《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008章 荀家

陈太忠这话一说出来,那二位登时就是一愣,旋即交换一个眼光:对啊,这个可能性,咱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过下一刻,那个子低一点的年轻人反应了过来,就赔着笑脸发话了,“陈主任您这就是开玩笑了,那天徳健就是冒犯了您两句,以您的能力和胸襟,肯定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

他这话一说,高个子的那位也明白了,陈主任这是说气话呢,再说了,那天人家走的时候摸出来个钻戒,那是不落下风的,正经是荀德健脸上有点讪讪。

“那天您走了之后,徳健还后悔呢,”他笑眯眯地解释,“说是不该冒犯您,只是您走得太快了,他没追上。”

“是啊,那天您……”矮个子的手抛两下,学的是陈太忠那天那个动作,正琢磨着合适不合适说陈主任您可是占上风头了,不成想被身边的高个儿一拉,“你少说两句吧。”

这些个学生,也都挺有意思的,矮个子反应快嘴上稍嫌没有把门的,高个儿稳重一点,反应却是慢一点——不过不管怎么说,做为学生,知道有些东西是该忌惮的,已经算得上是成熟了。

“什么?你们得罪过陈主任?”石亮听得面皮一沉,紧接着勃然大怒,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陈主任,对不起啊,我这就走。”

“老石你这是干什么呢?给我站住,我至于跟一个学生叫真吗?”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他不怕那俩学生怀疑他,正经是担心这个石老板心里有想法——毕竟,老石对他的能力,要比旁人了解得多一些。

石亮心里还真的有点隐隐的揣测,不过同时,他觉得陈主任不该是这样的一个人,反正不管怎么说,陈主任是自己的恩人,自己搞这么一出出来,实在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

当然,听到这一声,他是想走都不敢了,于是就转身过来,心里也有了答案,是啊,几个学生家的,也值得陈主任叫真?

“我知道您不会叫真,这也就是您前两天跟我说的,把华人的心捏一捏,我才带他俩来的,”说到这里,石亮自己都说服了自己:以陈主任的胸襟和对华人的爱护,至于下那样的黑手吗?这不可能!

一边说,他一边狠狠地瞪那两位一眼,“怪不得被绑架呢,陈主任这种心胸,你们都能得罪,这绝对是平常做事不够小心了,吃点苦头也好,有利于你们的成长。”

我的心胸……老石你确定自己不是在指桑骂槐?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他毛病挺多,但是还有几分自知之明,对自己的胸襟也有几分了解——宰相肚量陈太忠那不是白叫的。

那二位听得却是连连点头,说是小荀真的做得不对,等他安全了,必然要让其前来道歉——“把华人的心捏一捏”,这话一听,就是十足的一个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的领导。

你们……你们就前仆后继地挤兑我吧,陈太忠笑了——气得笑了,不过这个当口,他也被人挤兑得没有退路了,说不得哼一声,“荀德健……是叫这个名字吧?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他松口了,那两位忙不迭地解说了起来,敢情这香港荀家,也是个底蕴深厚的家族,到了荀德健父亲这一辈,家族资产也有百八十亿港币了。

荀德健的父亲是长房老三,由于精明强干,是长房一支里风头最劲的,不过遗憾的是,荀德健不是嫡子,他是老荀跟自己初恋情人生的儿子——后来老荀迫于家庭压力娶了别人,这也是豪门中屡见不鲜的事儿了。

不过由于有老爹刻意维护,小荀同学也没受过什么委屈,尤其是“私生子聪明混血儿漂亮”这一定律,在他身上体现得挺明显,也值得别人维护。

可是这么一来,他就遭到了其他人的敌视,荀老三虽然精明强干,可他当初扛不住家庭的压力而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人儿,自然也不合适为私生子出头。

于是,荀德健的初中高中都是在大陆上的,后来来法国留学,本来想着是拿个文凭回家族做事呢,不成想那边极力抵制,荀老三索性打给他一千万美元,“在你爷爷死以前,你老爸也就这么一点本事了,想做事就搞个摊子,不想的话,你就再上学好了。”

虽然小时候受过委屈,但是小荀是在大陆长大的,优越感还真有一点,而且他老爹没完全放弃这个孩子,有点这样那样的小麻烦也真能帮着处理了,于是就养成了他桀骜不驯的性格,才会跟陈太忠呛起来。

荀德健是今年毕业的,已经不是学生了,不过目前也没什么干的,就跟那帮校友混在一起,正琢磨着搞个什么东西呢,结果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儿。

“哦,也是一挺可怜的孩子,”陈太忠听到这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而他心头的那点怨气,终是不能完全消除,“怪不得那么喜欢惹事儿呢,敢情是平日里压抑得太狠了。”

“是啊,他不懂事儿,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高个子这么说,矮个子说的却是,“绑架他的人想歪了,小荀压根儿就沾不上他家多少光的。”

“这件事情啊,我爱莫能助,抱歉了,”陈太忠听明白这番因果了,但是指望他尽释前嫌那也不现实,而且蒙勇这家伙这么听话,在国外花销又大,捞点外财补贴家用是很正常的,所以很坚决地拒绝了——这五百万还有哥们儿的两百五十万呢。

“陈主任您帮着想想办法吧,”高个子的言行挺得体的,学生们就是这样,只要有可能帮得到忙的人,他们都愿意相求,这一点跟走上社会的人不同,大抵还是有些冲动和热血在内的,“他年少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计较。”

“没你们这帮人帮衬,他也走不到这一步,”陈太忠哼一声,他太清楚这种事情了,要没这些帮衬的同学,那天荀德健会至于那么得瑟吗?不可能的!

正说着呢,袁珏进来了,坐着听了几句之后,清一清嗓子发话了,“陈主任,刚才那谁的朋友打过来电话,说这次时装周几个重要展示会的入场券不多了,问咱们能不能找到担保。”

他口中的“那谁”就是尚在格勒诺布尔的安东尼,尊敬的唐离家多年了,不过在家乡还有一些势力,按说他要出马的话,搞定这点事情倒不算太难,但是……他不是卡在欧洲硅谷动不了吗?

袁主任听了一阵,知道这俩学生是为什么来的,自然就不可能报名字了。

“担保?有担保我都不用,”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又哼一声,“这针对中国人的歧视性政策什么时候才是个完?这次怕是不赶趟了,回头我得专门去一趟米兰。”

他不想跟那俩学生再说什么了,于是侧头看那三位一眼,“你们回去吧,我这儿还有工作呢。”

“好的,”高个子笑着点头,又小心地发问,“您说的是米兰时装周吗?要是那个的话,徳健能搞到入场券,他还带我们一起去看过呢。”

“行了,走吧,”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光解决我一个人的问题有什么用?我说的是米兰时装周对中国人的歧视……切,他搞得定组委会?”

“这个真不好说,”矮个子紧跟着来了一句,他还想说什么,可看到陈主任不耐烦地看着自己,只能将其他的话咽了回去,不过嘴里还是嘟囔了一句,“他们家跟那边关系确实不错……”

这两位悻悻地离去了,石亮待着也有点没意思,说不得转身去找刘园林聊天了,陈太忠跟袁珏又谈一会儿工作,紧接着邵国立和韦明河相伴着回来了。

原本,陈太忠还以为这二位要向自己打听一下那俩专家的去向——毕竟是这么大金额的资金,不成想韦明河抢先说了,合着那二位到了地方之后,已经给他们打去了电话,说是一切正常非常顺利。

在此之前,不管他俩再怎么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总是有点心不在焉,直到到了现在,两人才算真正地放下心来,晚上喝酒也豪放了起来,甚至有兴趣跟袁珏和刘园林开玩笑了。

不过,大家还是没谈及韦处长和邵总的来意,对于少了两个人也没人去说,说着说着,小刘就又说起来荀德健的事情了,“头儿,您要是能问就帮着问一下吧,这帮学生们在外面,也不容易……最怕是别人有样学样,那就不好了。”

有样学样?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原本他就觉得,让蒙勇绑架了荀德健,似乎是哪里有欠妥当的地方,被小刘这么一说,他终于反应过来,是哪里不妥了——不该让小蒙胡乱绑架人的。

小蒙有他自己的理想,那很好,但是在巴黎的华人,有些也生活得相当艰辛,这次不是有针对性地绑架官宦子弟,而是绑架了一个普通的商人的私生子,这是开了一个坏头。

像曹勇亮被绑架,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可能听说——曹局长哪里敢让人知道这些?可是荀德健被绑架别人就敢四下求人,也就是说,由于对荀某人身份的误判,导致华人圈里可能因此产生这样那样的恐慌。

最值得担心的就是,如果有人觉得这样来钱快,有样学样那可就不好了。

邵国立原本对这个实习生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听到这样的八卦,禁不住就要出声问一问,而这样的事情,刘园林也不怕说,所以大家很快就搞明白了事情经过。

“哦,香港荀家,”韦明河听得点点头,邵总的眼光多在政界,不太在意这样的家族——反正这个草字头要差一点,可是韦处长还负责一些招商、要钱之类的工作,眼皮子也驳杂一些,倒是知道这个家族,“这一家很衬俩的。”

“现在张子强这么多吗?”邵总眉头微微皱一下,他是被那个五百万美元刺激到了,“要绑架你绑架嫡系嘛,一个私生子也是五百万……没见过钱吗?”

袁珏也开口了——事实上他没见到荀德健的嚣张,所以说话也比较客观,“陈主任,荀家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像意大利那边,你就可以省不少心了。”

“我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的事情,被人家笑话了?”陈太忠狠狠地瞪了刘园林一眼,“不信的话你去问程小琳,你也真的是现代版的东郭先生。”

他已经有点微微的心动,就不计较那么多了,不过转变立场,那不是需要一个借口的吗?于是就要表明这不是自己的初衷,“对了,你俩注意一点啊……驻欧办的纪律,不用我跟你重复了吧?”

“可是我一个月就那么多钱啊,哪儿买得起大戒指?”刘园林没心没肺地笑一笑,显然他已经知道事情的缘故了,“小程跟我说了……她觉得太忠主任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还差得远。”

“你信不信我扣你工资?”陈太忠气得笑了,这帮小鬼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调戏起领导来没完没了的,说不得佯怒着拍一下桌子,“少扯淡了啊,你们就都欺负我吧……好了,我帮你们问一问还不行吗?”

饭后就是酒吧了,这都是不用提的,陈某人陪着那二位出去转一转,等十一点回来的时候,韦处长和邵总已经东倒西歪了——事情已经办妥,至于接下来的步骤,亏不亏的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了。

倒是陈主任一脸的正气,颇有一点“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老袁没睡呢?正好,商量一下过两天我回国的事情。”

阿尔卡特的人要到凤凰了,陈太忠有心去看一看,可是驻欧办这儿也是事情缠身,他有必要跟袁珏好好合计一下。

事实上,他只是想让大家看明白,这个夜晚自己是规规矩矩地在驻欧办休息了,没有乱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