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007章 高额身价

韦明河和邵国立,来得比陈太忠想像的还要快,第三天的早上就到了,由于大家要保密,也不住别的地方,直接住到驻欧办这里了。

此行一共来了七个人,韦处长带了一个伴当,邵总带了俩,剩下的两人,就是所谓的专家了,一个三十来岁一个四十出头,看起来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主儿。

四十出头的这位彭作新,居然是在美国华尔街打过滚的,操作过什么盘子不好说,但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是毋庸置疑的。

相互介绍完毕之后,邵国立发话了,“老彭,你俩的行动,一切都要听太忠的,没有大事的话,千万别烦我和韦处,这个没问题吧?”

这其实就是一种表态,太忠我相信你,你看这吩咐我也交待下去了,你该怎么搞就怎么搞——当然,若是有“大事”的话,你也得保证他俩跟我联系得上。

“也不用听我的,回头我把你的人领过去,就不管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想到凯瑟琳当时说筹了八亿来的那份傲然,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你俩也别紧张,这点钱我保你太平,就算亏也给你个说法。”

“不紧张是假的,”韦明河和邵国立对视一眼,又郑重地摇摇头,“止损线我俩就不说了,信得过你……不过你可千万别让我俩这几年白干了。”

反正大家都是敞开了说的,兄弟嘛,就应该是这样,这点钱两人是亏得起,但是真要亏了,也绝对够肉疼一阵的。

就这么随便聊了一阵,就到午饭的时间了,袁珏和刘园林都上桌相陪了,正好十个人——这是陈太忠有意安排大家结识,将来相互照应起来也方便,邵国立和韦明河都是挺傲慢的主儿,但这是人家太忠的兵,所以也能接受。

不过这人多了,很多话就不合适说了,事实上,就算陈太忠关着门单独接待的时候,有些话也没说透,大家心里都明白就行了。

由于各怀心思,酒桌上的气氛始终热闹不起来,这是陈太忠头一次看到邵国立也这么郑重其事办事,浑然没有了往日那份跳脱。

倒是于丽来上菜的时候,邵总饶有兴致地盯着看了两眼,一扭头发现陈某人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忙不迭笑一笑,“我说……放松一下都不行吗?”

喝完酒之后,其他人就休息去了,韦处和邵总坐在陈主任的办公室里,很随意地聊着,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你们这个钱,是怎么兑换成美元弄到国外的?”

资金外流这种事,以黄汉祥的身份,又是做远洋贸易的,做起来都不是很顺手,要不然也不会盯上即将到手的何军虎的钱了——别说逃避监管,只说国内资金普遍还属于紧张状态,这么大笔的资金能这么迅速出来,肯定有些什么技巧的。

“这你得问邵总了,”韦明河笑着看邵国立一眼,摇一摇头,“我只管把钱交到他手上,他也不跟我说是怎么操作的。”

看看,有些话不但不适合十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说,甚至三个人在一起,都要有点吞吞吐吐的不方便。

“交换,”邵总也没有多解释的意思,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之后,就是微微的一笑,“资金就没出国……我说,这种事情太忠你就不要操心了。”

但是他都说到这种程度了,陈太忠自然也就明白了,心说这资本没动就换了主人,果然是厉害啊,怪不得动得这么快,不过这种手段,一般人也玩不转,双方都得是有身份有大能力的主儿,才能取信于对方。

“赢利了还是要换回来的,”见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邵国立就笑了,“这个数儿有点大,国内发展还用得着呢,就是在国外留点闲散资金,吃吃喝喝的就行了。”

“吃吃喝喝的,你不怕被撑死啊?”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心里却是在琢磨,这家伙玩这么大的交换,别是又跟别的基金有什么关系吧?万一走漏风声就糟糕了。

不过,这个可能性早就被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想到了——事实上,她普通的防范手段,就足以打消某些人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带着那二位到了指定的酒店,凯瑟琳身边跟着两人,她一指身边的人,开门见山地发话了,“资金必须打到我们指定的账户,还要经过转移……你们只有监督权和置疑权,如果不同意就算了。”

“明白,”彭作新率先点头,他对英语的说听都是没问题的,倒是韦明河找的那位愣了一愣,才用不是特别流利的英语地回答,“没问题。”

那二位带着这二位走了,凯瑟琳才笑吟吟地看一眼陈太忠,“你的面子也不算小啊,一个人就担保得起一点二亿的美元。”

这感慨就像中午他对邵国立的感慨一样,能让人不闻不问就把这么一大笔钱砸出来,陈太忠这牌子也算是响当当了。

“那是当然的,”陈某人傲然回答,原本他只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听她这么一说,才猛地发现,若是这笔钱失踪的话,韦明河和邵国立也只能找自己。

当然,这样的压力对他来说是毛毛雨,关键是他发现自己在世俗世界里的地位和口碑,也承担得起别人如此的对待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还是他们求着借我的呢……不过,跟你比起来不算什么。”

想到这个,他有一点不舒服,不成想凯瑟琳笑着摇摇头,“我是靠着家庭的力量,而且这笔钱在中国,这可不是个小数字。”

她在大陆呆了这么久,自然知道,在时下的中国,这样庞大的现金意味着什么。

其实,陈太忠也是无病呻吟,他须弥戒里的那些玩意儿对方也是知道的,不过他喜欢听别人夸奖——尤其是这个古怪精灵时时威胁他要出墙的女人,就是这么简单。

如愿以偿的陈主任,志得意满地回到了驻欧办,韦明河和邵国立已经相伴着出去玩了,忙了一阵之后,超市老板石亮领着两个人进来了,“陈主任,有个事情……”

他还没说完,只听得那二位惊呼一声,“是你?”

嗯,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说不得仔细看一看这二位,眉头微微地皱一皱,“怎么,你们还找上门来了?”

这二位就是当时伴着嚣张年轻人的主儿,不过他一下没认出来,倒是那两人对他印象极深,一眼就辩出了此人。

“哦,那是个误会,陈主任你别放在心上,”其中一个个子高一点的家伙马上笑着摇头,他的同伴被绑匪绑架走了,还说报警就要撕票,几人实在有点惶恐,于是就四下找门路,想看一看有没有跟巴黎地下社会关系好的人。

这一来二去,就打听到说,凤凰市驻欧办的陈主任,那是一等一的大拿,又有人听说石老板最近跟陈主任关系好,就央着他来做引见。

逛街的时候,袁珏和刘园林都没跟着去,所以大家相互都没认出来,直到进了主任办公室的门,这二位才猛地发现——合着这个男人就是陈主任?

当然,那天大家不过是斗几句嘴,也没啥深仇大恨,正经是自己的同伴被绑架了,这是一等一的大事,所以他们认个错也是正常的,“荀德健那家伙就是嘴不好,人还不坏,请您别往心里去。”

“荀德健?”陈太忠不动声色地重复一遍,接着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往我心里去……凭他,也配吗?你们找过来,到底是个什么事儿?”

这二位肯定是求陈主任出面帮忙打听一下,那绑架的了荀德健的到底是什么势力,这蒙勇做事,也真够干净利索的,到了巴黎找到人认准了之后,当天晚上就直接出手将其绑架了。

要说也怪这帮人点儿背,喝酒玩闹到半夜才走,不成想才出了酒吧,直接被一个带了面具的家伙将枪顶到脑门上,“打劫,转过头去……”

这种事儿大家也听说得多了,打劫就打劫吧,只要不反抗,也没啥性命危险,不成想那位把大家搜一遍,觉得钱少了,直接将荀德健带走了,说是敢报警就撕票。

这种结果倒也正常,旁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不过被抓走的是荀德健,这就让大家感觉难办了,小荀的身份有点敏感啊。

果不其然,第二天大家就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要拿五百万美元来赎人,看来人家是知道了荀德健的真实身份了,“小荀是香港荀家的人啊。”

“荀家的人?没听说过这个荀家,”陈太忠很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心说也不知道你们牛个什么,好像别人都该知道似的。

反正这件事情有点阴差阳错,想到这厮不是什么贪官的儿子,他就有点意兴索然,说不得脸一绷,“怎么,你们找到我这儿来,是觉得……这事儿会跟我有关?”

他猜出了对方的来意,却是有意拿这个理由刁难一下——虽然这才是某人被绑架的真正缘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