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004章 亡命

蒙勇自从遭遇过打击之后,一下子就成熟了起来,做事也有板有眼得很,他隔三差五地去转一趟,远远地观察了那两栋楼很久,才下决心进去一探究竟。

由于将摄像头这些位置都观察好了,他选择死角位置悄悄溜进去,反正他也不是第一天做贼了,不成想女人的屋里居然养了一只狗,他还没开始翻腾呢,那边就汪汪地叫了起来——这是他没观察到的。

这就不用说了,女人肯定有问题,想当年蒙勇也是纨绔子弟,玩过狗啊鱼啊什么的,养狗的不遛狗,你那叫养狗吗?

所以,这狗是防盗的,这么一联系,他就明白了,不过,狗这东西大多时候没事也会叫,尤其听起来是小狗,所以他就是退走了之,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没过两天,女人离开了,这次是牵着那只不大的101斑点狗,蒙勇心说这可是机会了——在没调查清楚之前,他不愿意随便对那女人下手,盗亦有道,他只对付贪官。

当天晚上他就又悄悄地闯了进去,不成想才进了女人的房间,就是警报声大起,这下他可真傻眼了——上次不是这样的啊。

紧接着,四周就是灯火通明,还好他见机得早,拔出来手枪对着天花板就是一枪,随即转身就跑——小心点啊你们,我可是有枪的。

才冲出去,就听见四下里响起脚步声,紧接着就有人大声嚷嚷,说的是法语,“这家伙有枪,我们也可以开枪!”“捉活的,要活的……”

我靠,上当了,这时候蒙勇已经无暇去想自己到底是怎么暴露的了,见到来路上已经蹿出了不下三个持枪的保安,他心知坏了,索性不跑了,身子一横,重重地撞开一扇门,蹿了进去,试图跳窗逃生。

好死不死的是,他选的这一个房间的窗户,居然是从里面上了钢丝网的——应该是某一任租客自己安装的,那钢网可以拉伸,但是接口处上了暗锁。

情急之下,他冲着暗锁连开几枪,遗憾的是,锁没被他打开,这枪声反倒是惹得两、三个催泪瓦斯弹丢了进来,嗤嗤地冒着白烟——房间里的人还敢负隅顽抗,大家千万不能乱冲。

蒙勇就算再小心谨慎,也不可能随身带着防毒面具,用尽全身力气紧扯两下钢丝网,才觉得有点松动了,不成想窗户外面有强光手电照射了过来……完了,下面也有人了。

这可是被人瓮中捉鳖了,蒙勇的心有点乱了,捡个椅子向外面一扔,果不其然,门外就响起了枪声——人家既然扔了催泪瓦斯弹进来,就绝对不让他再往外冲了,小子你识相一点,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完蛋了,纵然是经过一点阵仗,可是被人这么堵住,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说不得枪口向嘴里一塞,心说得了,就交待在这儿吧。

不得不说,蒙勇做事还是很果决的,他不想杀人,更重要的是,杀人也不能保证他跑得出去,又不想被警察捉住,那么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最要紧的是,他真没想到对方居然设计了这么一个陷阱,来的时候没做好充分的准备,而且来抓他的阵仗实在太大了,他已经乱了分寸。

就在即将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他猛地想起,有个东西自己还没尝试过效果,说不得手伸向脖子没命地一拽,那里有一根红绳,红绳下拴着睚眦给他保命的小玉环。

对这玉片的可能产生的效果,他一直有点好奇,又是个小饰物,所以他就挂到脖子上了,反正是年轻人的玩闹,就算是便宜货别人看到也不能说什么。

将拽下来的玉片重重地向枪上一磕,玉环登时碎裂,紧接着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切写起来慢做起来快,也就是眨眼间的工夫,蒙勇就发现自己身体虚幻了,地上还多了一个替身,甚至连枪都是两把,手里一把地上一把——其实就是一个障眼法和一个隐身术,不但有替身的效果,也方便脱身。

这样的行事,对他这个没受过训练的年轻人来说,已经算是很果断了,遗憾的是由于一开始的心乱,他做得还是不够快,催泪瓦斯已经在空中弥漫开来了。

尽管眯着眼睛屏着呼吸,可还是呛得他嗓子发辣,眼睛发酸,下一刻,蒙勇没有再犹豫,身子向前一滚就蹿了出去——他没有时间考虑,那个玉片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滚出去的时候,果然没人开枪,接着他就向外冲去,由于跑得太快而嗓子发辣,禁不住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细微的咳嗽,引起了某个保安的关注,当下就看了过来,不过扫了一眼之后,又将注意力转到了那间房子的出口处。

果然是这样了!蒙勇证实了这个猜测,一时间热血澎湃,这玉环还真是一个好东西,这一刻,他甚至生出了再折回去翻看那女人房间的冲动——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然而,这也仅仅是个冲动,他能确定,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必然会有某些限制,比如说时间上的之类的,如若不然,他哪里能在这种状态下再生活几十年?

尽早离开才是真的,他收拾心情,蹑手蹑脚地离开,紧接着就一气儿跑出了四五公里,找到他事先看好的,一个暂时没人的废弃仓库才停了下来,至于说车,那是暂时不敢去考虑取了。

这通跑用了他将近二十分钟,坐在仓库歇了四十分钟,然后又等了一个来小时,他还是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地,一股无法克制的恐怖袭上心头——莫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再也回不去了?

不怪他这么胡思乱想,事实上,人类对未知的东西,总是难免这样那样的恐惧,他能坚持到现在才生出恐惧感,这神经已经算得上一等一的坚强了。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听起来很是不耐烦的样子,“我说,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吗?砸碎那玉片做什么啊?”

他侧头一看,才发现上次那黑脸的睚眦正靠坐在一张沙发上,怒视着自己,一时间他也顾不得考虑这沙发从何而来——大抵就是跟上次的躺椅类似罢,无中生出的有来,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然而,有个问题,他不得不问一声,“您……您看得到我?”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手一挥,得了,这下,蒙勇自己也看得到自己了,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的枪口正下意识地指着对方……

“呃,我不是有意的,请相信我,”蒙勇尴尬地咳嗽一声,收起了枪,“我刚才被保安包围住了,捏碎了那个玉环才逃生出来,这个玉环……真的很神奇。”

“玉环很神奇,可是我很生气,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手腕上的电子表——当然,这表只是个噱头,“六点……我说你到底干什么了,紧张成这样?”

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醒了,昨天葛瑞丝和贝拉有大姨妈来探亲,他是睡在驻欧办的,所以醒得比较早,正在迷迷糊糊盘算回国计划的时候,心动一下发现了不妥。

让他郁闷的是,他是用万里闲庭赶来的,巴黎和马赛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七百多公里也够让人吐血的,他现在的境界已经涨了不少,但是毫无疑问,用尽仙力也不过就是一个来回富富有余,两个来回是根本不用想的。

似此情况,他自然是要恼火,“你是闲的无聊,测试一下那玩意儿的效果吗?”

“不是不是,我发现了一个人,”蒙勇就算再桀骜不驯,却是不敢跟这龙组的人炸刺,再说那个神奇的玉环,也让他对此人生出了高山仰止的心思。

陈太忠静静地听他说完,好半天才微微点头,“嗯,这个杨秀秀,肯定是有蹊跷的,但是……她跟你有仇吗?”

他的意思很明显,就算这人有蹊跷,可是现在的贪官这么多,你哪里抓得完?而且你还不能断定人家的钱财来路不明,我说你就不能干一点靠谱的事情吗?

当然,陈某人能不远万里赶来,就证明了他对蒙勇的赏识,尤其是他上次毒打对方一顿又丢个玉环下去,原本就是矛盾心理的表现了,所以才会有如此的不以为然。

“我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肯定就要试一试,”蒙勇却是不以为然,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干一点什么,就觉得自己眼下从事的事情,还是有些意义的,“位卑未敢忘忧国,我也只有这么一点本事了。”

“嘿,这点破烂玩意儿,你也好意思说成是本事,”陈太忠毫不留情地耻笑他,一边笑,他的身影就一边模糊了起来,“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本事……那一家在什么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