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002章 缠人

游玩的女孩儿们没觉出什么不妥,事实上,只看陈太忠和克劳迪娅的年龄就知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她们笑吟吟地在商店里四处乱窜。

来之前,女孩们是精心打扮过的,不得不承认,她们的装束哪怕搁在北京都不算落伍了,毕竟每家都是有点底蕴的,然而在巴黎这时尚之都,总还是有一点若有若无的滞后感。

当然,若是不那么认真的话,这点感觉确实用不着计较,巴黎也是普通人多,女孩们的装扮也算得上扎眼,而且青春本身,就是最大的资本,任你仪态万千无尽雍容,也不敌那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尤其是这样的女孩,足足有四个之多,而伴着她们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和一个老女人,这样的组合,总是难免引起旁人窥视。

当然,能在香榭丽舍大街转悠和购物的主儿,一般涵养都不会差了,所以那窥视也仅仅是窥视,带着女下属逛街的某年轻男子,也时不时能收到异性投来的目光——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长处,为什么占据了那么多美丽的资源呢?

陈太忠没在意这些,他倒是有点奇怪,怎么这香榭丽舍大街上,会有这么多黄种人,一开始,他还以为或者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到最后,由于总是听到各种口音的汉语,一时才慢慢反应过来,敢情咱国家,确实是开始强大和富足了啊。

几个女孩儿的玩心很重,叽叽喳喳地不停地转来转去,对女人来说,逛街的兴趣在于逛,在于赏玩很多东西,至于说购物——不得不说,她们并不具备很强大的支付能力。

这四人中三人是借了上限的两千美元,只有林巧云只借了一千五,她在临行前似乎从家里拿了一些钱,反正不管怎么说,这点钱真的买不到什么像样的玩意儿。

一路逛下来,脚都快磨细了,女孩们手上也多了一些这样那样的袋子,袋子不是很多,但是基本上已经掏空了大家的口袋。

拐进一家首饰珠宝行,这个店面不是很大,店里还有十来个中国客人,看起来像是两拨人马,见到一个黄种男人傍着一个白种老太太,身边还跟着四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大家就禁不住多看两眼。

四个保洁工里,其他三人的个头相差不大,但是一米六三的林巧云略略有些低了,如若不然,众人定然会认为这中国男人是带了模特队出来采买的——大家不是没见过美女,但是随便四个女孩,个顶个都是美女并且风情各异,实在也没别的理由解释了。

女孩们相伴着四下走动,不多时,就有人以共同观看首饰为幌子,借故套问她们是哪里的,女孩们今天经的这种阵仗也不少,于丽就告诉对方,“在巴黎上班。”

那就是说我们在巴黎有工作,你是国内游客,就别瞎惦记了,身份这东西是双刃剑,仗势欺人是不好的,但是同时,也是摆脱某些不自量力的纠缠的有力武器。

事实上,真有能力惦记的,都未必会找她们,这不?另一拨里一个黄种人不找她们,直接找上了陈太忠,“兄弟,艳福不浅啊。”

“瞎说啥呢?”陈太忠看一眼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家伙,淡淡地哼一声,“咱俩又不熟,别乱说话啊。”

“啧,你这是威胁我吗?”这位倒是比他不讲理一些,居然就这么直接飞了一顶帽子过来,又示威似的看看身后六七个同伴,那意思挺明显,别以为你挺大个就敢乱说话,看到我身后了吗?

是学生吧?陈太忠看出来了,心说这年头的学生还真不学好,爹妈送你们出来上学容易吗?不过以他现在的涵养,自是不可能当真,说不得淡淡扫对方一眼,转头四下看店里的商品。

这位倒也是知道轻重,尤其发现一边腆着大肚子的保安警惕地看过来,于是转身得意洋洋地走了——既然对方不敢接话,他就觉得自己胜利了。

仅仅是这般,那倒也算了,陈某人也不需要对方知道自己的不屑,这四个漂亮小丫头,还就是我的员工,哼,有本事你也选这样四个跟着你嘛。

然而,不多时,几个年轻人又哄笑了起来,他侧头一看,才发现出了名不爱说话的程小琳买了一个戒指,这个店里的黄金首饰多一些,而她买的戒指个头不大——严格说应该是最小的。

当然,一般女孩儿们戴日常首饰的话,个头是次要考虑的,款式和风格才是重点,老土的纯金戒指的诱惑力,未必及得上新款K金的装饰性戒指。

然而,程小琳被遭到嘲笑的缘故,不仅是因为她买的是个小戒指,还是个男性戴的纯金戒指——花了一百二十多美元,也难为她能找到这么小的戒指。

似此情况,那些人笑一笑也就正常了,尤其刚才搭讪的年轻人,不屑地斜睥着陈太忠,很显然,他以为程小琳是为陈太忠买戒指的,一百二十多美元,“这样也拿得出手啊?”

咦,小子你上瘾了?陈某人就有点恼了,不过转念一想算了,当着这么多外国人,哥们儿我不修理你,倒是克劳迪娅有点看不过去,她虽然不懂汉语,可是这么明白的肢体语言还是看得出来的,于是走上前正色发问,“我们购买什么东西,需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她说的是法语,那年轻人愣得一愣,一旁就有人将法语翻译了过去,他笑着耸一耸肩膀,用法语结结巴巴地解释,“哦,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戒指,似乎不符合这位朋友的身份。”

“哦?”克劳迪娅转头看看陈太忠的手,发现他手上只有一个剔透的绿色戒指,虽然看起来很不平常,却是真的……没有别的戒指了。

“这显然不是问题,”她转头看一眼柜台上,将声音提得高了一点,“请给我拿几个好一点的戒指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