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9章 搞特区

约莫八点多钟,呼呼大睡的人该起来就起来了,有那不愿意起来的,被同学、室友什么的以吃早餐的名义叫了起来,还有两个,睡着就被同学架到了车上。

到最后,只有五个家伙是死活不愿意起来,而他们的同学又没车,于是就将人架进了三人间休息,在这一点上,驻欧办还是非常体恤这些学生的。

大概九点多的时候,驻欧办就开始热闹了,今天倒好,促进会的人没来,也不知道是黄汉祥的话传到了,还是那边实实在在地有心无力了——毕竟昨天的车祸不止是四人了,受伤的也很多。

虽然北京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但是这并不影响大家前来恭贺的情绪,其中还有不少法国友人,像罗纳·普朗克的执行董事爱德华先生,甚至有兴趣谈一谈发生在马路对面的车祸——遗憾的是,他目光的焦点也是那个艳星。

待得十点多钟,来的人就越发地多了,其中多还是华人华侨,然而,令陈太忠不爽的是,很多人来驻欧办的目的,并不是很单纯。

好吧,目的不单纯这并不是要紧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要说所有的人全部都是凭着一腔爱国的心思前来,这也不现实——请注意定语“全部都是”。

有些人在恭贺之际,还想麻烦驻欧办出面办一点事情,这就是令陈主任为难的地方了,同胞们需要帮忙,按说他是责无旁贷的。

可是,大家说的事情有点尴尬,有人吞吞吐吐地试探,有人旁敲侧击地打听,到最后总算是有个七十多岁、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老兵直接发话了,“小陈,听说你跟巴黎的不少黑社会有交情?大家可是被他们欺负惨了。”

“老爷爷,您这话是怎么说的?”好死不死地,林巧云端着一个托盘往桌上送茶水,听到这话,她先不干了,“我们是凤凰市政府的派出机构,是政府工作人员!”

“美国政府还跟黑手党打过交道呢,西西里登陆我也参加了,我是八十二空降师的,就是那些黑手党引着我们着陆的,”老头眼睛一瞪,看不出来,他还真是身经百战了,“这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要动机是好的,就行!”

“我这人的动机,从来都是好的,”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说的什么巴黎黑社会,可能有,但是我不太知情,回头了解一下再说吧。”

“老爸,话不是你这么说的,”老头的儿子也四十岁左右的模样了,他拽自家老爹一把,左右看一看,压低了声音发话了,“关键是大家被他们欺负惨了,陈主任你看能不能帮着斡旋一下?”

“这是我义不容辞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心里却说你连天南人都不是,要我出头还像那老头子一般理直气壮,就委实有点不合适,“我都说了,等我回头了解一下,今天这喜庆日子实在没时间说。”

“我还以为你会比大使馆好一点,”中年人听到这话,眼睛就瞪起来了,反正他都是法国人了,倒也不用怕中国的官员,“他们是一推六二五地不管,你也不管,亏得大家还说你是个有担当的好汉子呢!”

“呵呵,”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却也不着恼,为什么?因为没必要生气,人家说的是实情,但是,他也有隐衷不是?

在凤凰市,陈主任就是黑白两道通吃了,搞得无数人为之侧目,越传越悬乎,前一阵甚至连黄汉祥都知道“宰相肚量陈太忠”的说法了,这哪里还像一个国家干部?

总算还好,凤凰市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市,这传言基本上到了素波也就告一段落了,所以没有引起别人什么关注,但是要跑到巴黎如法炮制一下,那就不是地级市而是国际影响的问题了,陈某人就算再愿意出风头,这样的风头也是敬谢不敏的。

“大叔你这是怎么说话呢?”陈主任可以无所谓,但是放下茶水转身要走的林巧云又不干了,领导可以对诽谤不认真,但是她做下属的自是不能充耳不闻,“我们头儿不是跟你说了放一放?合着就你的事儿最重要,是吧?”

“咦,小姑娘你怎么这么说话?”中年人一听更不高兴了,一般人对政府官员打官腔,有着本能的反感,而且这小女娃娃也不过就是个服务员的角色,“我跟你们头儿说话,你合适插嘴吗?”

“她合适,”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就站起身来,“求助你要有一个求助的姿态,你的苦恼我能理解,但你也应该明白,你求助的东西,本来就不在我的责任范围内。”

一边说,他一边转身走了。

“官僚作风,”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嘀咕,但却没有瞒过他的耳朵,“一个服务员都能随便插话,一点规矩都不懂。”

规矩我还真懂,陈主任冷笑一声,向大厅外走去,迎接新的客人,毫无疑问,林巧云刚才的插话很不合适,也不礼貌,但是护短是每个人的天性,他当然要出面维护自己的下属。

而同时,明辨是非也是一个正常官员在神智正常时做得到的,不过遇到些尴尬事情,人家愿意不愿意跟你明辨是非,大抵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想那黄老要护短,要破格提拔夏言冰,那就是不讲规矩,蒙艺倒是想跟其明辨一下是非呢——结果就是堂堂的省委书记走人了。

而眼下也是一样,要我讲规矩?可以,我也可以训林巧云,然而——你有那个资格,要求我跟你讲规矩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还是没怎么生这两人的气,首先,这同胞在国外被人欺负,总不是让人愉快的事儿,其次,见识过个别人的官僚作风之后,有人心里有怨气,倒也是正常的。

只是,他心里的那点悻悻,终是难免,所以,当又有人提起自己的货摊被抢,希望他能帮忙维持秩序的时候,他很干脆地摆一摆手,“这不属于我的业务范围。”

做好事总要泪流满面,适当推诿也不合适,那哥们直接拒绝总合适了吧?陈太忠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到对方脸上那明显的失落,心里却又莫名地烦躁了起来。

中午会餐,以陈主任的身份,自然是在办公室里吃小灶,袁珏作陪,同席的还有尼克、亨利·古诺、巴尔特以及埃布尔等外国人。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不多时就说到前天蒙路达警官刁难驻欧办一事了,这次是亨利发话了,他说华人在少数族裔人中,地位确实有点低下,别的族裔受了委屈就能张罗起人来游行喊冤,但是华人中就很少见到这种行为。

他对华人的评价,倒不是说不抱团什么的,他有种感觉,华人更接近于犹太人,聪明勤奋、忍耐力强,就算受到欺负,只要没超出忍受范围,就愿意用勤奋弥补遭受的损失。

事实上,在欧洲形容某人像犹太人,这并不代表是褒义,当然,亨利先生也无意诋毁什么人,他只是很直观地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大意还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可是陈太忠就听出了不妥,合着你说我们华人怕事?不愿意折腾,就活该有眼下的报应?不得不说,同样的话听到不同的人耳朵里,那就是不同的效果。

想到这种话还是出名亲华的科齐萨部长的首席智囊说出来的,他心里就越发地不是滋味了,国家形象得维护,这民族形象也得维护不是?

于是等大家喝个差不多,走出门外敬酒的时候,陈太忠拎住了刘园林低声吩咐两句,要他查一查有没有凤凰人在唐人街总受外人欺负,“实在不行,天南的也算。”

哥们儿并没有那些官僚作风,也愿意出手帮助一下族人——当然,是那种认同自己华人身份的族人,黄皮白心的香蕉人就算了。

是的,陈某人终于忍不住想出手了,只是他还需要一个介入的借口,天大地大,不如有个名分大,而且他暂时没兴趣帮助天南以外的华人。

这固然是跟他严重的小集体主义倾向有关,但也不无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要将事态控制在可以发展的地步,总设计师能在地图上划特区,哥们儿为什么不能在人堆里按照籍贯划个小特区出来?

这么一来,也能借此试探一下上面的对此事的反应——当然,老黄要说不合适搞的话,那我就只护着天南人,到此为止好了。

要说陈太忠在官场这几年,真不是白混的,搁给穿越前他哪里会想到,自己想帮人都得绞尽脑汁?

也不知道是华人在巴黎过得真有那么苦,还是真就那么巧,这话吩咐出去没一会儿,酒席甚至还没结束,刘园林就领着一个矮胖中年人过来了,“陈主任,这是我的老乡石亮,跟他聊两句,正好他常遇到您说的情况。”

小刘这心思还真挺玲珑,知道变通地理解领导的吩咐,没错,这位不是天南的,是他的老乡,碧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