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7章 忍无可忍

不管怎么说,今天下午能赶到现场的,都是特别为驻欧办捧场的主儿,陈太忠能跟阿尔卡特的人放一放嘴炮,但是,当人家把诚意亮出来的时候,他也只能收起那一套了——好吧,或者我是误会了。

所以,当天晚上驻欧办再次灯火辉煌,又一次举办了酒会,下午出手“很好地维持了秩序”的混混们,获得了两百法郎的奖金和一套来自中国的餐具——奖励不多是个心意,当然,最重要的是下午的战斗,激烈程度差了一点。

于此同时,发生在驻欧办的事情被汇报到了大使馆,相关人等苦笑不已,“这陈太忠不回来则以,一旦回来就是这种不讲理的手段,幸亏凤凰驻欧办不在正式的外交序列里,要不然咱们还真的难免被动。”

谷涛参赞看问题的眼光极为毒辣,他提出了一个大家忽视——或者说不愿意正视的问题,“你们说下午发生的抢劫案,会不会跟陈太忠有关?我总觉得两者脱不了关系。”

妄图逞口舌之利的人,通常都会倒霉的,谷参赞也不例外,就在他说了这话的第二天中午,接到了来自国内的电话训斥。

“对自己的同志,不要无端猜测,你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质吗?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胡乱说话可能带来的恶劣影响,还需要我提醒你?”

谷涛听得冷汗就冒出来了,这个电话没有否认此事是陈太忠所为的可能,甚至隐隐有确认的意思,但是同时可以看出,有人对自己的表现相当不满了。

也不知道谁这么嘴碎!他只能苦笑着表示自己知道了,“关键是这件事跟咱们不对路……我只是担心搞得太大,到最后咱们会不会不好收场?”

“那家伙的背景,你还不清楚?”那边又是冷冷一哼,撂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他扛得住扛不住是他的事儿,对你的要求就是三个字儿,不掺乎!”

谷涛才放下电话,就有人过来汇报,“今天上午,那边又发生两起抢劫案,其中一起使用了枪械,不过这两起案子歹徒们都没有带头盔,三个白人一个黑人。”

“又是促进会的事情?”谷参赞讶异地问一声,获得肯定的答复后,张张嘴想说点什么,终于没再说下去,只是长叹一口气,“希望事情不要再恶化吧……”

第一次,他对那些目无祖国的家伙生出了一点同情心,陈太忠那是你们能随便招惹的吗?连大使馆都无可奈何的主儿,随便把何军虎抓走敲诈的主儿……算你们倒霉了。

然而,事态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最新消息传出,一辆疾驰的雪铁龙车撞到了正在集会抗议的促进会成员,三个人当场死亡,伤者十余人。

昨天的遭遇,并没有吓退那些向往自由和民主的中国人,恰恰相反,他们积聚了更多的人到驻欧办门口来抗议,今天就是三十号了,此时不恶心人,什么时候恶心人?

当然,有了昨天的教训,他们是不会再堵着驻欧办的大门了,只是在马路斜对面支起了摊子,亨利虽然伤重住院,但是他们邀请了律师来现场坐镇——这也是吸取了昨天的经验,身边没有顺手的法律专家,实在不太方便。

更为恶心人的是,就像昨天商量的一样,这拨人带了锣鼓和喇叭,还有三台摄像机,一时间锣鼓喧天热闹异常,也引得不少路过的人驻足观看,看黄种人怒斥霸权中国的独裁行径。

这人一多,摄像机也就多了,有人拿着小巧的数码相机拍个不停,驻欧办这边的混混才待上前闹事,不成想脸上包着纱布的刘园林走了出来,“算了,不管他们拍摄了,只要他们不凑到门口,咱就不管……对了,伊萨,还有你,你俩个子高,帮我们挂国旗和彩带。”

“陈主任可不是这么说的,”瘦高的伊萨有点怀疑,他就是昨天撒钢珠的那位,不得不说,听着这正宗外国人字正腔圆地说“陈主任”三个汉字,还真的给人一点喜感。

然而,他别无选择,这么称呼是对那个神秘的中国人最大的尊敬,而黑手党里,一向强调的就是上下尊卑,“小刘你不要害我们哦。”

“我害你们干什么?这就是陈主任的意思,”刘园林笑一笑,不过,脸上的纱布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滑稽,“陈主任说了,晚上加餐……黑海鱼子酱和意大利白松露,这是我们的节日,当然要让大家一起高兴了。”

“哦哦,白松露……强过黑松露一百倍的白松露,”这帮人大多是意大利裔的后人,对产自本国的白松露自有一种归属感,听到这样的话,居然唱起歌来,怪腔怪调的,浑然不管法国就是最大的白松露出产地。

然而,他们的歌声响了没几句,猛地听到对面一声闷响,抬头一看却才知道,敢情对面发生了连环车祸,正正地撞入抗议的人群中。

一辆疾驰而过的雪铁龙车不知何故(姑且算不知何故),一打方向就冲到了路边撞进人群,接着又一抖,正正地撞上道旁树,海碗口粗的大树被撞折,树根都翻了起来,车也侧翻在地,几乎在瞬间,机油就流了满地都是。

所幸的是,抗议的众人近期连连遭遇抢劫案,虽然喊得热闹,却也相当地警醒,眼见这车不要命一般开过来,忙不迭地跳开,只是很遗憾,大家扎堆扎得太密集了,还是被撞飞两个带倒三个。

至于车里的人,那也是不消说的了,司机被变形的车体和安全气囊挤做一堆,根本看不出什么形状了,车后座一个娇娆的混血女人躺在那里,生死不知。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又一辆小型商务车也撞了过来,居然还有人探着半个身子拿着摄像机在拍摄。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大家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商务车的司机却是老练,眼见要撞上前车了,说不得没命地一打方向,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车体蓦地横了过来,接着又是屁股一甩,居然是一个较为标准的急停漂移。

可是他光顾着自身的安全了,却是忘了这车是闯进了一堆人中,就这么一个漂移,硬生生地撞飞两人,更是将一个人卷进了车下,急刹再加碾压,当场就毙命了。

“不能怪我狠,实在是你们太聒噪了,”陈太忠看一眼窗外,遗憾地叹一口气,又耸耸肩膀,以他的眼里,自然看出雪铁龙车司机、被碾压的再加上一开始撞飞的那个中年妇女,三个人已经救不过来了。

要说这帮人也确实欺人太甚了,既然不敢堵在门口,那躲在不远处恶心人,就有点没意思了,要光是躲开也算,今天居然带了锣鼓和喇叭来,见驻欧办没啥反应,就越折腾越起劲,这区区百十米距离,哪里阻挡得住这般地聒噪?

让大家不要理睬的是陈主任,被扰攘得心烦意乱的也是陈主任,好不容易说中午了,你们吃一点喝一点,都消停一下吧,不成想那边竟然是连轴转——有种的你们去大使馆闹嘛。

如此一来,陈太忠真的按捺不住心里的火气了,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在打自己的脸,要是搁给穿越前的他,对这种利用规则上门踢场子的主儿,二话不说就伸手全灭了。

亏得他在官场待了不是一天两天,所以也知道顾全大局的重要性,不过眼见着对方越来越欺人太甚,心里这火苗子真的是越烧越旺。

他正琢磨着怎么才能出了这口恶气,猛地发现远处三辆车不要命一般地闯了过来,看一眼,哦,后面两辆车都有人探出身子在拍前一辆车——娱乐记者?

再看一看,三辆车里一个黄种人都没有……得了,就是它们了吧,说不得发个意念出去,那雪铁龙车第一时间就冲向了人堆。

做这些的时候,他心里并没有什么压力,反正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既然你们法国人要庇护这样的组织,容许它们存在,付出点代价也是难免的了。

一开始,促进会这帮人还以为又是什么人整了幺蛾子出来,可是眼见第三辆车上跳下的人,还在对那辆雪铁龙车拍摄,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可真的是意外了。

“报警吧,”有人尖叫着,现场登时乱作了一团,不多时,几辆警车渐次赶到,秩序越发地乱了起来。

当天晚些时候,巴黎的一些报纸上开始刊载这一事故,原来这次出车祸的是法籍某艳星,此女在丹麦发展——那里的尺度很宽松,这次回国,却不成想被记者们盯上了。

有人拿这次事件同戴安娜王妃的车祸相提并论,至于说那一群被撞的中国人是在抗议什么,没人关心,那个二流法籍女艳星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报纸上只是说除了司机还有两个路人当场毙命,另外有四个重伤,仅此而已——说得太多冲淡正文,那就得不偿失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