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4章 生存不易

那些国内不允许存在的组织,在大部分的西方国家,都是以半公开的形式存在着的,刘园林在外面奔走,碰上这种人真的是很正常的。

令人感到无力的是,这些组织周围,并不缺少捧场的人,反倒是小刘这种带有政府背景的主儿,影响力未必就能有多大。

这固然是因为,凤凰驻欧办还不算获得法国官方正式承认的机构,跟话语权不是很强有关,也跟那些组织有其他势力支持有关——凤凰驻欧办能让你政治避难甚至移民吗?凤凰驻欧办能给你活动经费吗?

好吧,既然都不能,那么你又何必搭理那些人呢?论起权威性,他们总比不过中国驻法大使馆吧?

人在异国他乡,除了一些年轻人,大多数人都现实得可怕,又由于凤凰驻欧办介于合法和非法之间的尴尬地位,搞得一些愿意见到祖国强大的人都不是很感兴趣——名不正则言不顺。

反倒是有些人为了那些飘渺的移民指标什么的,积极跟随那些组织,唯恐有什么机会被错漏了——有些回流到国内发展的外籍华人,获得外籍的手段真的无法宣诸于口。

真正为所谓的“自由民主”而战斗的人,很少,躲起来不问是非的倒是不少——这年头傻逼真的不多,人在国外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存问题。

扯得太远了,总之就是小刘同学这几天抱着一腔热情,在外面搞宣传,就被一些急于立功的主儿注意到了,今天去唐人街的时候,他被人堵上了,说什么“洲际导弹都拉出来阅兵的国家,有吗?这是暴政”!

搁在往日,有些人还会出来说个公道话什么的,但是今天那边还准备了摄影机之类的东西,大家见状,就不肯多事了——国外生存不易吖,被人惦记上总不是好事儿嘛。

于是小刘就跟人吵了起来,最后虽然被大家分开了,但是他气急之下骂对方是汉奸,结果那边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所以,他就被愤怒的民主斗士挠了两下。

陈太忠听了之后,半天都没有说话,他能说什么呢?陈某人是个很护短很要面子的家伙,但是都是黄种人,跑到万里之外打架给外国人看,这也太……令人无语了。

你说他们怎么就不找几个外国打手来呢?直到袁珏将护送小刘回来的两个男人送走,他才叹一口气,“让小刘带上四个人过去认人,白天别动手,跟着就行了……”

反正哥们儿也是个烂名声了,既然烂就烂得更彻底一点好了,端了谁的饭碗就要服谁的管,大是大非面前,总不能毫无作为。

不过巴黎也就是这一点好,鱼龙混杂,想做点烂事就有人可用,那些人才不管国籍信仰什么的,就是收钱办事儿。

只是,想一想安东尼若是因此被法国官方盯上,帮驻欧办办事就不太方便了,陈太忠犹豫一下,又拨通了尼克的电话,丫挺的总说自己在伯明翰挺不含糊。

“尼克,我需要你提供十个打手,特别能打,手黑的。”

“哦,这显然是别人在胡说,我不认识那些家伙,”现在的尼克,比以前道貌岸然多了,“什么……悲伤之夜的一件指定失物?好吧,其实,我很重视跟你的友谊,真的……”

袁主任见陈主任神色不对,一时不敢出声劝诫,将人安排好了,小刘跟着出发了之后,他才转回来,“太忠,现在稳定大于一切……那些人在西方支持者很多,太极端的手段,容易让咱们陷入被动。”

“这件事我不管对错,我只知道,我的人被打了,”陈太忠哼一声,他已经想好了借口,“我不跟别人扯什么政治不政治,我只知道,我丢不起这面子!”

既然事情复杂到有点难以处理,那哥们儿就将它简单化,也让大家看一看,做干部的并不是只会将简单事情复杂化!

“这会影响咱凤凰的形象,”袁主任的建议,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传回去的话,没准就让别人抓住大做文章了……说你不讲大局感。”

“讲大局感也不能讲成孙子吧?我就是一没文化的高中生,多的不懂,”陈太忠笑一笑,由于找到了借口,他的心情居然好了不少,“老袁你说说看,你要是被人欺负了,愿意不愿意我帮着你出头?怕犯错误的干部很多,但是我不是。”

其实,袁主任也知道将分歧扯到私人恩怨上的话,影响要小得多,但是付出的可能是陈主任的政治生命,眼见他如此坚持,终于叹一口气,“那用我的名义吧……反正冬梅也总不放心我在国外。”

“呵呵,有你这句话就行了,”陈太忠笑着站起身子,伸个懒腰,“你放心,你的老板可没那么弱不禁风,章尧东巴不得我多犯点错误呢。”

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点错误捅到凤凰市,肯定是要被章尧东拿来压制自己上进的,除此就没啥大事了,要是被大使馆捅回国内上层——以黄汉祥的性子,怕是第一个会为我叫好的吧?

说破大天来,了不得就是这个鸟官不当了,正好陪着小萱萱周游世界……嗯,还有天才美少女,也可以慢慢地去攻略了……

刘园林这次并没有走了多长时间,约莫就是一个半小时,敢情他离开后不久,那边的人拍了一些镜头,也跟着闪人了——并没有在现场等着。

按说一般这种时候,他们应该是站定立场,等驻欧办来找回场子的,不如此也不能显出他们的决心和反抗的勇气来,不能显示出被利用的价值来。

然而,发生纠纷的地方是在唐人街,这才是他们不愿意逗留的理由,混迹在这儿的多是华人,谁不知道谁的底细?能加入的早就加入了,不能加入的,你说破大天来人家照样充耳不闻,没有意义。

尤其是华人在国外的政治地位偏低,在唐人街就算折腾出花儿来,也造不出太大的影响,所以那边很干脆地就撤了。

撤了不要紧,刘园林知道这帮家伙的底细——在华人里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那四个混混恰好又知道大家说的所在,于是五个人开着车,去那组织的总部转了一圈,等了一阵不见什么人出入,怕陈太忠惦记,就回转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那帮人最近四处窜场忙得很,在唐人街生完事之后,直接去巴黎市政府门口游行去了——这里才是主战场,唐人街之类的地方,真的没意义。

哪怕就算拍个照片发回国内,身边没俩白人,你这算是在国外有广泛支持吗?

陈某人才不会管什么巴黎市政府门口的抗议,那是大使馆要考虑的事儿,他介意的是对方的来历,“自由XX促进会,巴黎十三区?切,地理位置也不怎么样嘛。”

十三区在巴黎真的差一点,跟第八区之类的富人区没法比,真要形容的话,也就是深圳宝安区和福田区的差别。

“往常那儿出入的人很杂,”刘园林脸上有一道抓痕极深,还是被人挖去表皮无法缝合的那种,虽然简单包扎过了,一说话还是疼得呲牙咧嘴的,“头儿,我这可是破相了,你得给我做主,收拾那群王八蛋。”

“那是当然,袁主任也是这么建议的,”陈太忠点点头,笑着看袁珏一眼,眼神中大有深意,老袁你看到没有?这是群众的呼声,像你那么想着四平八稳地当官,何以服众?

服众顶鸟用,巴结好领导才是真的,袁珏看出他的意思了,禁不住翻一翻白眼心里暗自腹诽,袁哥我当年在教委的口碑,人人服气的,没巴结好领导,可不也被冷冻了吗?

当然,腹诽归腹诽,他也知道陈主任这话不是将自己的军,而是想落个人情在自己身上,太忠已经决定出手了,这便宜人情,送一送也是无妨了。

可是他又怎么能生受了这一分人情?说不得冷哼一声,“陈主任你不要这么说,这都是我撺掇你干的,上面要找原因,找到我这儿好了,我就是看不惯别人欺负小刘!”

这话真的有几分勉强,袁主任跟刘园林的关系并不能说亲密无间,但是他就是这么说了,什么样的领导就带什么样的兵,领导有担当,下面自然就敢扛。

“破相嘛,未必,再说了,伤疤是男人的勇气勋章,”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我这个时候来了,让你脸上留道疤,去了仙界都得遭人耻笑,“好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正同葛瑞丝和贝拉在床上晨练呢,就接到了尼克的电话,敢情尼议员最近没什么事,不单派了人来,自己也来法国转一转,凌晨两点就到了巴黎。

现在的葛瑞丝和贝拉已经同阿尔卡特签了半年的期约,身价比往常不是同日而语了,不过这年头的事情,还就这么奇怪,两人勉强维持生计的时候,拼宿舍的人还不是很多,现在小有一点点名气了,反倒是有人上门要跟她们拼房间。

屋里原来的六个住客走了两个,一个是有归宿了忍受不了这里的淫声浪语,一个是彻底堕落了——反正这种事情在巴黎,就跟一般人吃喝拉撒一般,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接着又住进来的俩,对葛瑞丝和贝拉就巴结有加了,有实力的人在哪里都可以获得尊重,这也无需再细说。

反正陈太忠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没见过的女模特身着热裤擦身而过,微笑着向他的西服口袋里丢进一张纸片,顺便冲他挤一挤眼,有意无意地挺一下硕大的胸部。

皮肤不是很好!现在的陈太忠,是实实在在的花丛老手了,品评的名器都快数不过来了,很随意地看她一眼,也没吱声。

走出门之后,他摸出纸片一看,上面是个电话号码,还是用粉红色的口红写的,说不得双手一合,再张开手时,灰色的纸灰扑扑簌簌地从掌中落下。

尼克这次来,跟朋友借了一套塞纳河边的房子,他那朋友听说受量子基金的影响,最近日子很不好过,不过这跟陈某人就没什么关系了。

尼议员带的十个人,陈太忠只见到了一个,用尼克的话来说就是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了,这种事情安排下面人去做就好了。

当天下午,位于十三区的“自由XX促进会”门口,就遭遇了两起抢劫案,两起抢劫案都是飞车党所为。

在巴黎,飞车党是屡见不鲜了,抢劫案也多得很,但是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太正常,光天化日之下,歹徒居然拎着凶器,一起是铮亮的铁棒,另一起更甚,用的居然是黑色的、上了烤蓝的锋利小斧头。

小斧头砍破了一个人的肩胛骨,倒还好一点,那铁棒直接将某人砸晕了过去——颅骨粉碎性骨折了,治起来挺费劲的。

这啥啥促进会的自然不干了,不过十三区的治安一向不是很好,倒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情,不多时警察赶来,这边就说,位于第七区的某个中国政府机构很有嫌疑。

那就去查吧,巴黎警方的效率,一点都不比国内快,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赶到驻欧办,要里面的人出来配合检查。

里面的人倒是都出来了,不过陈太忠不在,他陪着尼克喝下午茶呢——英国人就是喜欢这个玩意儿,尼议员正试探着询问两件失物行不行,陈主任就接到了驻欧办打来的求助电话。

两人迅速地就赶了回去,尼克此人虽然是混混出身,对法律这一套也熟,于是出面指责,你们别搞这个有罪推断,有证据你拿证据,没证据就滚远一点,凭什么要我们没罪的举证呢?

所谓有罪推断,就是警方或者起诉一方假设对方有罪做出的推断,他们不一定要负责找你有罪的证据,你没罪可以举证,举证不出来,那就麻烦多多,甚至不排除做出有罪的判定。

西方国家里,值得用有罪推断逻辑判案的状况并不多,多半用的是无罪推断,也就是说检方首先要假设对方无罪——想说有罪可以,检方自己举证对方有罪,而不是嫌疑人自证无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