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3章 山雨欲来

“嗯,”荆紫菱点点头,她从未给人做过翻译,可是通过这一阵锻炼,她已经明白翻译的规矩了,除非不得已,千万别添加任何的个人意见,否则会给双方造成困惑,所以她只是点点头——这是双方都能看懂的动作。

“告诉他,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井部长不动声色地看一眼陈太忠,发现那厮在远处冲自己苦笑着一摊手,那意思很明白:我答应不下来啊。

你答应不下来,我就答应得下来吗?想到那厮一定拿自己副部长的位置说事了,他心里禁不住有点恼怒,“小陈没准可以,他有一些令人惊奇的……的能力,嗯,他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

荆紫菱听得就呆住了,井部长见她木呆呆的样子,微微一扬下巴,“照着翻译,你放心吧,小陈扛得住的。”

要是搁在往日,天才美少女就要为陈太忠辩解一下了——哪怕这是翻译规则不允许的,可是今天见了凯瑟琳,她心里实在有点五味杂陈,于是就照着翻译了。

紧接着,她就把科齐萨部长的回答翻译成了汉语,“我知道陈很神奇,但是他说这件事很难办,如果有谁可能帮得上忙,那就是您了……”

“不是这么回事,”井部长忙不迭摇头,他试图通过这个不需要翻译的动作,来表示此事的不容商量,“其他的事情好商量,这件事情,我想我真的无能为力。”

小陈你上午还去看过黄老的,怎么就把这个烫手山药丢给我呢?这一刻他真的有点理解黄汉祥说起此人时,脸上的怪异表情是从何而来的了。

遗憾的是,井部长忙着撇清,就有一点失神,却是没有发现此时此刻,科齐萨部长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地有一点怪异……

总算还好,陈主任正牌女友的出现,并没有给大家造成太多的困惑,唯一有能力同其相颉颃的,无疑只有普林斯公司的美艳女老板一人,然而,她是被提前打了预防针的,此番家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不甘,更与何人说?

似张馨这离异女人,伊莎这老板保镖不论,只说其他人等,就算隐隐猜到了点什么,可凯萨琳不但是今天的女主人,更是出身名门,谁还会不开眼到再在这种事情上当场叫真?

而且,除了刚进门时的一点反应,今天荆紫菱的表现也挺低调的,美貌不是她的错,而撇开这一点不谈的话,其他时候她的行止举动,更像是井部长的翻译而不是陈主任的恋人。

陈主任有兴趣在今天晚上将天才美少女变成自己“真正的恋人”,然而非常扫兴的是,某个做哥哥的家伙借口说老爸想试一试新买的电脑,视频看一下远在北京的女儿。

他在九点左右打了电话过来,催妹妹快一点回去,荆紫菱心知这是哥哥不放心自己,她有点不甘心放过女主人,才说自己没开车,坐的是太忠的车,一边的井部长及时地伸出了友谊的手,“那我送你回吧,正好时间也不早了。”

哥们儿的名声就这么差吗?陈太忠隐约感觉出了井部长的维护之意,心说小紫菱这次的事儿应该是没问题了,不过,老井你这么搞也太……那啥了吧?

当然,他若是真的想下手,有不下一百种手段吃掉美少女,只是凯瑟琳今天隐隐有点不在状态,他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众女——对小紫菱也要细嚼慢咽,陈某人现在已经是很懂情调的了。

于是,当天晚上凯瑟琳家的别墅里又是一场混战,女主人本来就有些愤懑,却偏偏碍着自尊不肯计较,再加上两人昨晚并没有去陈某人处,那么也只能用某种手段来惩戒某人了。

陈太忠和井部长都没有意识到,由于他俩的相互推诿,导致科齐萨心中隐隐生出了点不快,老科本来就正值政治低潮期,对某些事情相当地敏感。

在科部长想来,你们就算觉得我不配上那个主席台,那请示一下再告诉我总不错吧?实在不行你明说也算,这推来推去的是个什么意思?高卢雄鸡脆弱而敏感的自尊心,让他对今天的家宴有点失望。

当然,他还可以联系黄汉祥,再做一些努力,不过既然有了怨怼,他就对陈太忠托付的底线有点抵触,心说你给我难堪也就算了,怎么能再让我们法国公司遭受损失呢?对不起,这次我还偏偏要叮嘱伯纳德:阿尔卡特要坚持原则,坚持控股!

伯纳德总裁知道科齐萨跟中国人的关系,心说这正合我意,部长先生想必从中国人那里得到了一些内幕消息,坚持到最后这些黄种人最终是要妥协的——从科齐萨能撮合信产部跟阿尔卡特谈判一事来看,其在中国政府中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法国人一旦吃了秤砣铁了心,信产部这边登时又被动了,原本部里是想抓紧时间,在这两三天之内敲定框架,也算是个国庆贺礼,不过现在看来,怕是完不成任务了……

既然完不成任务,大家索性不再强求,将谈判拖延了下去,而科齐萨找到黄汉祥之后,黄总请示了一下,知道此事没戏,于是就明白告知——不是陈太忠和井部长不肯请示,事实上,以他俩在官场中的地位,连请示的资格都欠奉!

这对科部长就有交待了,而黄家老二觉得自己这算有点驳了法国人的面子,索性心一横,领着科齐萨去拜会黄老了——上天安门城楼黄某人做不了主,但是领个外人见自家老爹,他还是有那么几分把握的。

科齐萨以前对黄家不太了解,但是自打接触之后,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知道自己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中国的政坛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心里自然就平衡不少。

别看黄老老了,他对国内国际形势都有清醒的认识和判断,见了科部长之后,先是说你们法国人对台军售不对,又回忆了一下在抗法援越的战争中,一些老友和同事杰出的表现。

科齐萨不失时机地表示,他有一个堂兄,英勇地战死在了奠边府,是的,他的堂兄没有投降——当然,后脑中弹一事,他是不会说的。

“为了避免类似悲剧的重演,中法双方要保持密切的接触和顺畅的沟通,我看好你,”黄老笑眯眯地点头,紧接着又瞬移一下,“巴黎有个凤凰驻欧办,小陈昨天还来看过我,你是法国人,要多为他创造一些便利条件,这对中法友谊的发展,是有益的。”

科齐萨却是没想到,这样的老人都把陈太忠挂在嘴上,心里的那点芥蒂登时不翼而飞——事实上,自打知道黄汉祥出面都不顶事,他心里已经没什么怨念了。

“中法两国的年轻人,应该多接触一下,青年是国家的未来,”黄老谈兴挺浓,“你是文化部部长,在这方面多下一点工夫,历史会证明,你是对的。”

“我也坚信,我是对的,”高卢副部长坚定地点点头……

同一时刻,陈太忠已经来到了巴黎,他很高兴地发现,这里的情况没有大家说得那么糟糕,无非就是偶尔有那么三两个人在这里张头张脑,论诡异程度,未必就比上次DTS那两个外围成员更过分。

当然,别人未必就如他一般地认为,见陈主任终于来了,大家都是长吁一口气。

陈太忠先将给大家捎带的物品分发给众人,四个女孩儿见到家里捎来的小食品和衣物,又禁不住眼红了,倒是于丽粗枝大叶一点,见了家里拿来的衣服,嘀咕一声,“往巴黎捎衣服……啧,应该多捎点小食品嘛。”

袁珏的爱人也给他捎了几件衣服,一件是鄂尔多斯的开领羊毛衫,另一件却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是一条手工编织的毛线裤,厚墩墩的。

这是李老师回去之后连着熬了十天夜织出来的,她要陈主任转告自己的爱人,天冷之后务必穿上这个——不许嫌难看。

当然,她还有潜台词没说出来,不过这点小心思,又怎么瞒得过陈太忠和袁珏?你毛线裤穿在里面,哼哼……谁又看得到?

袁主任面无表情地接过几件衣服,顺手放在一边,指一指大厅里坐着的六七个家伙,低声解释,“安东尼说人手紧张,就派了十个人过来,门口站着的那四个……你看到了吧?”

“十个就十个好了,”陈太忠瞥一眼那几位,记得其中一个依稀是在葛瑞丝家门口见过的,不过这时候他也没兴趣了解这些,皱着眉问一句,“怎么一个个跟大爷似的坐在家里?”

袁主任才待解释,说是十个人倒班站岗呢,不成想陈主任很随意地挥一挥手,“把他们撒到门口去,注意观察周围动静……开什么玩笑?一周三千呢,随便站一站就完了?”

一周三千美元,一年下来除开节假日,合着就八九万,在巴黎也算是白领了,不过对混混们来说,这钱也不算多,一晚上三千大家也不是没有挣过。

不过,安东尼这次派来的人,还真的是比较听话的,那几位来了之后,见袁主任待人和善,虽然少了一点惴惴之心,却也不敢在驻欧办聒噪,就是没事儿蹭个饭,混点茶水什么的。

而眼下,见到传说中的陈主任来了,大家情不自禁地就多了几分拘束,又见人家根本不睬己方的人,心里越发地觉得此人不可小觑,要不说气势非常重要呢?

现在,耳听袁主任安排大家出去观察,于是众人轰然而起走了出去——其实,若不是雨雪天气,在外面随便转一转,也是很闲散的事情。

“小刘哪儿去了?”陈太忠一边审视两架摄影机的摆放位置,一边信口发问,却被袁主任告知,这两天小刘一直忙着跑外,发动留学生和华侨,说是国庆的时候,可以来驻欧办一起庆祝,这里别的提供不了,弄个大电视看直播,顺便提供一些免费的茶水,都是没问题的。

“告诉他注意安全,”陈太忠皱一皱眉头,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在小刘身上留一道神识,“嗯,告诉大家,这儿也提供饭菜……成本价,人工都不算。”

他的话才说完,就见刘园林跟着两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进来了,小刘一脸的气愤,脸上还有抓挠出的血痕,“袁主任,那些家伙们做事越来越下作了,居然动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