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2章 正宫

井部长从黄汉祥那儿也得了授意,这个凯瑟琳家是可以去的,但是呢,也仅仅是就事论事,注意在表面上跟那些人保持距离。

对黄汉祥的吩咐,他一向是很在意的,井某人本来就是奔知天命的主儿了,性子也不像陈某人一般地跳脱,当然知道“表面上保持距离”何解。

所以他给陈太忠打个电话,说是这个宴会我很乐意去,但是小陈你得来接我一下,引着我去,让我找上门那就不合适了。

换个别人,井部长都不会提这要求,别人自然会如此安排,只是这个小陈不但性子跳脱,还是个事儿妈,万一事到临头抽不出时间就没意思了。

陈太忠一听,这要求再正常不过了,说不得开车载了荆紫菱,在信产部的楼下等着。

六点钟正是下班的高峰时刻,众目睽睽之下,太多人看到井部长出来,撇开身边的随人,钻进了一辆不起眼的本田车里,车倒是北京牌子,但是绝对是杂鱼的那种。

井部长自己的奥迪座驾,则是跟在那辆本田车不远处,缓缓地驶了出去,大家看得真是有点不解,终于有个年轻后生轻声嘀咕一句,“索性开个2020来,也比这日本车装逼吧?”

要不说“京油子卫嘴子”呢,久在部委的人里,眼力价都是一等一的毒辣,见部里的二号人物居然自己开车门,上了这么一辆四六不靠的车,有点感慨也是必然的了。

井部长当然不会计较这些,坐进了这辆明显车主是女性的车里,才注意到前面副驾驶上还坐了一位个头高挑的年轻女人,他一开始只当是张馨呢,但是再看一眼,眼就有点直——一个青春靓丽到无以复加的美女。

“井部长,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荆紫菱,”陈太忠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他,笑着发话了,“是荆以远荆老的孙女,黄二伯和黄老都很喜欢她。”

“女朋友?嗯,不错,”井部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就敞亮了,敢情这才是小陈的正宫,不过这样的女娃娃跟了小陈实在是有点……好吧,除了小陈,一般人也消受不起这样的美女。

“井叔叔好,”荆紫菱最会讨中老年男人的欢喜了,转头冲着他甜甜一笑,信手递过一个小盒子来,里面是一支精致的金笔,“初次见面,这是我做小辈的一点心意,您可不能嫌少哦。”

“哈,你可是比小陈可爱多了,”井部长看着眼前的如花笑靥,心情一时大好,笑眯眯地接过那支金笔,看着那白皙修长的手指,晶莹如玉却又有些饱满,手指根部居然有浅浅的小肉窝,竟然禁不住生出了轻触一下的冲动,这种冲动,已经有很多年没出现在他身上了。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隐隐的冲动,井部长要是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那也枉为黄汉祥都看好的副部级干部了,不过接过金笔之后,他心里禁不住生出点不平来: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有这么好的女朋友,还在外面搞七捻三的。

然而,这不平也是短短的那么一瞬,看人看表面那是年轻人的习惯,老井也见过了太多表里不一的主儿,“娶妻娶贤纳妾纳貌”,老话说死了的。

“小荆你可是会将军,看好了井叔叔是两手空空上车的,”他笑一笑,惬意地伸直一下身子,又看陈太忠一眼,“小陈,你这小女朋友可不简单。”

“她就是干通信行业的,将来少不了麻烦您,”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您也别太惯着她,年轻人太顺了,容易得意忘形。”

得意忘形……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井部长微微一笑,很随意地发问了,“哦,原来是搞通信的,具体做什么的?”

“搞了一个网络公司,烧钱的,不太好干,就是勉强支撑呢,”荆紫菱笑一笑,“主要是自己喜欢,还好大家对我都算支持。”

“哦,”井部长微微点点头,他只当小陈把小荆引见给自己,是想从部里弄点活儿,眼下看来人家有自己的路子,于是心情越发地轻松了一点。

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愿意介绍一点小活儿,摆平一些人情,但是陈某人开口的话,那恐怕就不是小活儿能打发了的,所以眼见这女娃娃无所求,他心里当然舒坦。

既然舒坦了,他又是专门搞信息产业的,于是就跟荆紫菱随意地谈了起来,不多时就对小美女的公司比较了解了,没错,就是烧钱的那种网络公司。

这样的公司搁在别人眼里,就算了不得的啦,可是井部长是何许的眼光?心里对这公司的评价也就是尚可——再想一想小荆的背景,有这么个公司真的很正常。

不过,终究是少年创业,也算是比较值得人赞许的,再加上荆紫菱说起网络上的那些东西,一套套地不带打磕绊的,尤其是技术角度,吃得很透,井部长对这女孩儿的好感就越发地强了。

他本身也是个技术官员,对本行业理解得很深,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地方,下车的时候,荆紫菱还要跑过来给他开车门,他却是自己下来了,笑着摇摇头,“年轻真的很好,小荆你别学得那么市侩。”

本田车后面,远远地吊着奥迪车,井部长的秘书和司机看着领导自己上车下车,车上还有那么漂亮一个女孩儿,两人对视一眼:看来那女孩儿也不简单啊。

三人来得正是时候,科齐萨已经来了,还有阿尔斯通等公司的几个高管,阿尔卡特的人还在跟信产部的扯皮,估计要来也是晚一些时候了。

让井部长觉得有意思的是,女主人很漂亮,身边的伴当也很漂亮,但是一边帮着忙来忙去的那位是谁?张馨啊!

他很随意地看一眼身边的荆紫菱,才发现这四个女人个头都是一等一的高挑,一米七的张馨居然是四个人里最低的——这是要开时装展示会吗?

切,你们折腾吧,我只管看戏,看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对陈太忠的热情,井部长几乎在瞬间就反应过来黄汉祥的叮嘱指的是什么了,不过……今天怎么正宫出马踢场子来了?

听到陈太忠介绍荆紫菱是“我的女朋友”,凯瑟琳脸上笑容大盛,那热情劲儿简直盖过了对井部长的欢迎程度,“哦,这么可爱的女孩儿,陈……你真的太有艳福了。”

咳咳,陈太忠暗暗清一清嗓子,心说你要是再指桑骂槐,哥们儿就要考虑让你的喉咙出点问题了,不成想荆紫菱在瞬间,就笑眯眯地用英语针锋相对地回了回去,“米切尔小姐才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性,非常成熟的身材和相貌。”

天才美少女还真不习惯吃亏,对方影射她年纪小,她就要说你老了——至于这外国女人和太忠之间有什么事儿,她暂时不想去考虑,反正她才是他的女朋友。

“你也会成熟起来的,到时候,怕是我就要老了,”凯瑟琳笑眯眯地回答她一句,你现在还真不够成熟——比机灵跳脱,她怕得谁来?

伊丽莎白听出了话里的火药味,事实上,她刚才就知道陈的女朋友要来了,老板的情绪有点不稳定,忙不迭在一边用法语低声提醒,“老板,您要招呼客人,想跟她聊,以后会有机会的。”

下一刻,荆紫菱就向大家展示出了什么叫妖孽一般的存在,她冲伊丽莎白笑眯眯地点点头,用法语来了一句,“这位女士您好,听您的口音,似乎是西部的?”

啊?伊丽莎白呆呆地看着她,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看陈太忠,心里却是奇怪到一塌糊涂:你会把我住在昂热也告诉她?

阿尔斯通的比尔热见状,笑了起来,“这位女士的耳力真好,伊莎的发音只带了那么一点点口音,都被她听出来了。”

由于他的打岔,三个女人终于停止了“寒暄”,荆紫菱挽着陈太忠的胳膊,婷婷袅袅地走到井部长身边,“井叔叔,今天我给你做翻译好不好?”

“哦,好啊,”井部长笑着点点头,一边笑一边看一眼陈太忠,“你和太忠谁做翻译都行,你俩这是怎么配的啊……再想找这么一对儿出来,都难。”

这是他真心的赞赏,两人都年轻,都是才华横溢,也都有着大好的前程,就说这身高都是一等一的般配,小荆长得不错,可是想配上她的个头,十个男人里起码得涮下去九个。

按说,这等人的时间是最难熬的,可是张馨不知道跟谁学了功夫茶,而凯瑟琳家里专门就弄了一套根雕的功夫茶木几来,她在那边忙碌一阵,就告诉大家,来喝茶吧。

荆紫菱不好这个,井部长也不喜欢,说是胃不太好受不了,陈太忠见状,只能上去自己展示这功夫茶怎么喝了,科齐萨看他一口干掉小杯,上前也拿个小杯干掉,却是烫得吐一口气,“呼……嗯,不错,再来一个!”

不多时,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等人也过来了,这就算人齐了,于是亮晶晶的盖笼被取掉,各种自助餐品露了出来,大家各自开动,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

井部长出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这些都是门儿清的,根本不需要人教,先找些东西吃了垫肚子,然后就端着一杯酒四处晃悠,高挑的天才美少女伴着他,倒是陈太忠跟外国人扎在一堆儿,嘀嘀咕咕地说笑着。

约莫过了半个来小时,井部长觉得差不多了,看陈太忠一眼使个眼色,陈某人心里暗暗叫苦,心说老科太热门了,找他说句话,不容易啊。

不过领导既然示意了,他也顾不得那许多,抽个空子,拽了科齐萨到一边去了,两人轻声嘀咕两句,他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这就是了,小陈很坚持立场啊,井部长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不过显然,那科齐萨要其帮阿尔卡特关说,而小陈很坚决地推脱了……嗯?科齐萨怎么冲我走过来了?

我须得告诉他,这是私人宴会,咱不谈工作!他这主意早就拿定了,中间人是陈某人,我过来就是跟大家融洽感情的。

文化部副部长低声叽里咕噜地说了两句,天才美少女低声翻译,“井部长你好,不知道……不知道我有这个荣幸没有,在天安门城楼上看贵国的国庆大阅兵?”

什么?井部长心理素质算是极好的了,听到这话,手里的酒杯都禁不住微微晃了一下,他侧头看一眼荆紫菱,“小荆你……确定他是这么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