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1章 官腔

听到段市长问自己,刚才是见哪位首长去了,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黄二伯带我去见了一趟黄老,把凤凰市的近况,向黄老汇报了一下,卫华市长您找我,有什么指示?”

“哦,你先说一说黄老有什么指示吧,”段卫华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打问的机会,“对凤凰市的发展,老人家一定有全盘的考虑和打算。”

“听了凤凰市日新月异的发展,黄老很高兴,”年轻的驻欧办主任才待即兴发挥一下,不成想电话那边重重一哼,“太忠,你觉得你跟我扯这些,有意思吗?”

“呵呵,他真的主要是听了,而且情绪也确实不错,”陈太忠笑一笑,“没怎么说话,不过……”

“不过什么?”段市长听得心里就是一揪,多年一成不变的语速,终于略略地急了一点。

“不过他批评我了,说我工作有点散漫,”陈太忠干笑一声,“要我以后办事,多向组织请示和汇报,我听着猛然发现,确实平常向卫华市长汇报和请示得少了……”

“哦,这样啊,”段卫华听他这么说,自动过滤掉了无关信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不无淡淡的遗憾,下一刻,他咧嘴无声地苦笑了起来——黄老都单独指点你的工作了,我还能指示你什么呢?

于是,段市长的话题,终于回到了初衷上,“太忠,省外办的强调好几次了,驻欧办那里,形势有点严峻,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这不是我不放心你,是省外办说的哦。

“嗯,晚上有个重要的宴会,推不掉,明天一早我飞欧洲,”刚受过黄老批评的陈主任,态度那是真的很端正。

哦……嗯?段卫华刚要交待一句放下电话,猛地反应过来“重要宴会”四个字,又是一愣,“什么重要宴会,需要不需要……市里的支持?”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看表,心里快速地盘算着,现在是十点,放下电话赶路,快些的话一点能到达素波,若是能赶上三点的航班,抵达北京……还是能赶得上晚宴的!

段市长是很稳重的一个人,而且他的工作很忙,眼下又是大庆在即,但是陈太忠都有资格单独接受黄老的批评了,那么这重要宴会真的需要市里支持的话,他不会吝惜自己的体力。

反正,他有足够的理由去亲历亲为:巴黎的维稳形势很严重啊,为驻欧办的同志排忧解难,也是他这市长应该做的,不过……要不要喊上倩倩一起走呢?

“协调一下……信产部和法国人的关系,”陈太忠实在不知道这问题该怎么回答,可是段市长把话问到这个地步,他太遮着掩着也不是做下属的道理,只能一边干咳一边回答,“嗯,我其实就是中间传个话,咳咳,需要市里的支持的话,我会找驻京办张主任……”

“哦,是这样啊,”段卫华听懂了,他真的懂了,昨天晚上他就知道了,法国人跟信产部座谈的时候提到小陈了,这个事儿,“嗯,我知道时间紧了一点,不过国内的事情也不要留尾巴,现在正是组织上考验你能力的关键时候。”

组织上考验我好多次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无语,挂了电话之后叹口气,下一刻摇摇头,就将这个叮嘱撇到了一边,中午他还要跟青化集团的老总吃饭。

这顿饭是韦明河帮着张罗的,听说陈太忠拿下了临铝的项目,韦处长看着有点眼红,正好青江化工集团要上个项目,其中工业控制部分大概是一个多亿,他琢磨着蚊子也是肉不是?就撺掇着撮合一下。

青江是他的大本营,虽然他人走了,但是姜省长不是还在吗?对于其中的利润,他看得也很淡,就是撮合一下,反正就拿三个百分点也几百万呢不是?薄利多销才是王道,下面人得不到好处的话,省委书记的话也未必好用。

关键是这钱挣得轻松,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钱就到手了,那普林斯公司也不是野路子,大家都放心的嘛。

倒是凯瑟琳听到是这种小单子,兴致不是很高,不过有钱赚总比没钱强,于是带了公司四五个人来,算是相当给那老总面子了。

那老总年纪不大四十出头,看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明显地有点眼晕,不过,他也只有晕一下的资格,韦处长对那唤作陈主任的年轻人很客气——这俩一人一个也把俩外国美女分完了,能关我什么事儿呢?

不过,普林斯公司一下来好几个人,让他感觉有点压力,心说这单子要是谈不成,是不是不太给姜省长和韦处长面子呢?

倒是凯瑟琳大气,先将自家公司介绍一下,旋即又表示,大家这就算认识了,我们愿意珍惜这次合作机会,当然,贵公司若是资金紧张想上国产设备,那我们也期待下一次的合作。

这话表面上听起来客气,骨子里却是霸气十足,一个意思是你这单子我未必看得上,另一个意思更狠,要用进口设备的话,这单子必须得是我的!

要说这青江化工也是个正厅级的企业,不过地方官进京真的是啥用不顶,而且他们还需要省里的支持不是?饭毕韦明河跟陈太忠说起来,都不得不叹口气,“这凯瑟琳真不愧是肯尼迪家的,说话还真不漏气。”

这是小事一桩,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又见了一下碧空驻京办的徐主任,这位也是厅级干部,对他却是客气得很——不客气不行,蒙书记打了招呼的。

将碧空钢铁生产现状的一些资料给了陈主任,两人又聊一阵,徐主任这才知道,蒙老板委托这年轻人在海外寻觅钢铁厂呢,心说了不得啊,这家伙有二十岁吗?

说话像三十多的,相貌实在是……太年轻了!

反正,陈太忠只要呆在一个地方,就是忙不完的事情,就连晚上去凯瑟琳家,他身边都带了荆紫菱。

小紫菱最近是忙得很,她搞搜索引擎的易网公司,做全国推广的过程中遇到一点小麻烦,信产部的政策法规司在批文上似乎有点刁难的意思。

当然,部委里的人做事,还是很滴水不漏的,严格说起来,人家也只是对自己的工作负责——最多就是负责得有些过分,仅此而已。

黄老早就跟小紫菱说了,你在北京的时候,欢迎来看我,可是这种不大不小的尴尬事儿,别说惊动黄老,就是惊动黄二伯也不合适。

一开始,荆紫菱以为那位处长想要一点好处,于是先试探着送点购物卡代金券什么的,不成想人家根本不要,到最后荆俊伟帮妹妹出面公关,那位才侧面打听一下,想知道小荆总有男朋友了没有。

换个场合有人这么问的话,做哥哥的多半就是要告诉人家,自己也不清楚,但是现在显然不行,于是他就说了,妹妹有男朋友了,叫陈太忠,凤凰人。

所以这手续,办得继续磕磕绊绊的,荆俊伟好不容易托人找了一个副司长,那副司长略略打听一下就回过话来:小楚似乎对这个公司不是很放心,你们多做做工作,打消他的顾虑。

这才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荆家兄妹商量一下,最后大荆总拍板了,等一等再说——对方的刁难不显山不露水的,你真要告状也没个头绪,说不清楚的。

咱就这么拖着慢慢地办,也是给他一个悔改的机会,拖到一定的时间了,是个人就能看出里面不对了,再收拾这家伙——真惹急了,就找黄二伯或者爷爷出面了,现在先把理占住,师出有名是很有必要的。

兄妹俩的忍耐限度还没到,今天上午,那位副司长主动给荆俊伟打过来了电话:小荆啊,听说你妹妹的男朋友叫陈太忠?是不是凤凰驻欧办那个啊?

由此可见,这司长以前说什么楚处长对易网公司不放心,纯粹是瞎扯,正经是这家伙心里什么都清楚,只不过不愿意沾惹麻烦罢了——甚至不排除是这家伙授意的可能。

可巧的是,这司长也是怕荆家怀疑是自己使坏,才主动将电话打过来,意思是说这事儿真的跟我没关系,就是小楚自己有点想法,现在我跟你说:你妹妹想过这个手续,真的很简单,让你妹夫跟井部长打个招呼就行了。

井部长?陈太忠什么时候又认识个井部长了?荆俊伟琢磨一下,就回答说我妹夫那人太忙,您看您跟楚处长打个招呼合适不?

我知道他忙!司长当然知道陈太忠忙——科齐萨点名了都敢不到场的主儿,不过,他也是没了上进希望的人,更不相信那些奇迹,他只希望自己能安安稳稳地退休。

是的,他只是不想被波及,小楚虽然只是个处长,大司长用的却是较为顺手,而陈太忠这边明显地更不是善碴,你们神仙打架,别殃及我这路人啊。

所以他还是不肯帮忙出头——而且,原先不帮忙,现在出手,也显得有些市侩了,于是他就说,我这副司长是虚的,不顶用,你自家的妹夫,难道用得不顺手吗?对了……听说他马上要去欧洲了,你们得抓紧了办。

于是荆紫菱就打个电话给陈太忠,说是那啥……有人欺负我了,你得在走之前帮我引见一下井部长,这易网公司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投资了那么多呢——哼,中秋也不知道来我家看我一趟。

呀了个呸的,那厮好大的狗胆!陈太忠一听就有点恼了,说是你等着,我非玩残了丫挺的不可,不成想小紫菱说此人恶迹未彰,现在出手未免有点贻人口实。

天才美少女聪明是够聪明了,可以前长处也就是表现在博览群书和反应灵敏上,情商什么的实在不堪一提,比之当年的陈某人也强不到哪里去,不成想毕业没多久,就变得如此地通达世情——由此可见,这社会不愧是一个极大的染缸。

陈太忠一听这要求,可是有点头大,因为那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跟他的关系实在有点特殊,怕是瞒不过小紫菱的眼睛。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他向众人撇清的一个机会——我跟那俩外国女人只是工作关系,大家看好了啊,这才是我正牌的女友。

可饶是如此,去凯瑟琳家之前,他还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知有这么一桩事情,意思是说你得配合我做一做戏,别尽吃那些有的没的飞醋。

“正牌女友吗?听起来有些不同,很期待见一见,”凯瑟琳听得在电话那边笑,不过那笑声中,有掩饰不住的失落和哀怨。

“有点大局感啊,”陈某人懒洋洋地打个官腔,心说别的事儿我能忍让你,这件事可不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