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90章 临近

凤凰市知道驻欧办不稳,并不是从袁珏处得到的消息,袁主任就算做事儿再小心,捂盖子的胆子还是有的,他不会把驻欧办可能不稳的消息泄露出来。

这消息是从省外办传过来的,其实以往有重大事件的时候,也会有类似风波,比如说香港回归,或者同年再早一点,总设计师去世之类的事件。

但是以往,这样的事情真的跟凤凰市无关,大家就算知道了,也就是风吹过耳,最多有个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印象,也就是了。

但是凤凰多了一个驻欧办出来,不仅是市领导高度重视此事,省外办也多了几分关注。

再加上陈主任的工作作风非常蛮横,大使馆那边也有人不满,心知那姓陈的不好说话,就要将一些事情反应回国内,于是,章段二人居然对驻欧办现在遇到的麻烦,较为清楚。

段卫华没有联系陈太忠,只是将电话打到驻欧办,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下,袁珏倒是说老实话了,说是这边已经有了安排,临时雇佣一些社会上的人。

袁主任向段市长汇报,肯定是要说汉语,而汉语里这个“社会上的人”,是个很微妙的说法,当然,卫华市长一听就明白了,心说陈太忠果然把那一套乌烟瘴气的手段,带出国门带到欧洲去了。

什么时候中国男足能让陈太忠当教练就好了,奇怪的是,段卫华脑中居然第一个念头是这个,下一刻,他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不是一个市长该想的。

“既然他后天能回去,小袁你要坚守好岗位,不要辜负市里的信任,对了,陈太忠到了以后,让他给我回电话。”

段市长比较沉得住气,章尧东可就有点着急了,他现在的行情不错,而这驻欧办的设置,又是他最先提出倡议的,这个责任……那真是有点大的。

说穿了,大家还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对外面那些东西不太熟悉,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再正常不过了——这个节骨眼上,乱不得啊。

想着段市长一定联系陈太忠了,章书记就不联系小陈了,心说明天我给老段打个电话,叮嘱他一声就行了——我的关注到了,段卫华你主抓的驻欧办,出了问题可不行。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心里还是不踏实,老段可不是一个任由人扣屎盆子的主儿,说不得就打个电话给许纯良,“纯良,小陈怎么还没走啊?”

结果,许主任的回答,让章尧东实在哭笑不得,合着这家伙现在在运作鲁班奖,而且马上就要有眉目了!

这一刻,章书记真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麻痹的小陈你不要太能干好不好?驻欧办那儿没准就要大乱了,你还有心思搞这个什么鲁班奖……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能放一放吗?

好吧,这鲁班奖也不能放了,其实,章尧东对鲁班奖也知道一些,科委大厦盖得差不多了,而投资额上不去是致命缺点,既然先天不足,所以运作这个奖项也是赶早不赶晚的——难度真的很大。

可是,驻欧办那边,更是火烧眉毛了啊,章尧东心里这个乱,也实在没办法说了,沉默了半天才叹口气,“你催一催他,二十九号以前,必须赶到驻欧办。”

“嗯?好吧,”许纯良回答得不算太痛快,而章书记明显地听出来了,那一声“嗯”是小许的不解:驻欧办的事情……你让我这个科委的主任去催?

我这不是不方便催吗?往段卫华头上推还来不及呢,章尧东挂了这个电话之后,觉得还是有点不对劲,于是又给陈洁打个电话,陈省长您去过法国了,不知道去了驻欧办没有,要是小陈在工作上有什么缺陷,您一定得指出来,我们好对他做批评教育。

小陈……不错啊,陈洁可是有点莫名其妙,章尧东你没头没脑地给我打这么个电话干什么?从来没见过你对我态度这么端正。

难道说,他要对陈太忠不利了?陈省长摇摇头,这不可能的嘛,说不得不轻不重地夸了两句驻欧办,又顺口提一下,法国文化部的邀请,就是通过驻欧办发出的。

这也是陈洁多少有意表示出对陈太忠的支持,要不然她去法国访问的缘由,又何必跟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讲呢?这不是什么秘密消息,但是一般她也不会说。

嗯,我知道陈太忠很能干,他确实很能干……章尧东越发地无语了,他本来想再试探一句,陈省长您觉得他在欧洲,是不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过一时间心灰意冷,居然就懒得提了。

明天一定要早早地跟老段说一声,章尧东终于拿定了主意,于是将此事暂时放到了一边,不成想都九点多了,又有人打电话过来问起驻欧办……

放下电话之后,章书记的心彻底地乱了,法国的文化和通信部副部长在宴会上提到了陈太忠,好吧,这不算什么,我知道他跟那副部长有交情,但是信产部的井部长说……小陈会尽快地去欧洲,好吧,这也是好消息,但是……但是这家伙怎么又联系上了井部长呢?

这个部下,我是越来越没办法领导了,章尧东嘬一嘬牙花子……

第二天,他当然要打电话给段卫华,为了表示自己沉得住气,他还专门等到九点多才拨的电话,说是听说驻欧办的形势有点严峻,怎么小陈还不走呢?段市长心说这是你让我联系陈太忠的哈,于是才拨个电话。

不成想,那边接电话的并不是陈太忠,而是一个比较呆板的声音,“首长正在接见这个人,请你晚些时候再打过来。”

“首长接见?”段卫华听得就是一愣,“请问这位……这位同志,是哪个首长?”

“不该问的不要问,”那边倒是干脆,啪嗒一声压了电话,段市长愣了半天,眨巴眨巴眼睛,小陈混得不错嘛,首长接见的时候,手机还有人代为应答。

这也亏得是陈太忠的手机通讯录上,有段卫华的号码,要不然那边连“首长接见”四个字都不会说,虽然黄汉祥跟老爹的警卫交待过了——人家见来电话的是个市长,才这么回答。

大庆在即,从外地前来拜会黄老的人很多,黄总索性就领着陈太忠也来转一转,不过他虽然是亲生儿子,领来的人同样得排队等着。

既然得等着,黄汉祥就跟陈太忠一道在外面了,警卫拒绝电话的时候,他正跟陈太忠在二进的院里聊天呢。

“出来了,”黄总扬一扬下巴,迎了上去,出来的是一位中将,年纪看起来五十左右,见到他笑着点点头,“黄二哥,来了?”

两人寒暄两句,那位离开了,陈太忠心说这才是底蕴啊,看看人家黄老,中将都得一大早跑过来排队,而且他看着这位有点眼熟,说不得低声问一句,“这个人……王家的?”

“嗯,”黄汉祥满不在乎地点点头,一边伴着他往进走,一边低声笑道,“小时候我没少揍他,这家伙一直很恨我,也就是现在……唉。”

黄老的精神倒是不错,稳稳地坐在院里,不过身上还是捂得严严实实的,见陈太忠过来,难得地笑一笑,“小老乡来了……坐!”

坐下之后,由于早得了机宜,陈太忠就捡着驻欧办的事情说了几句,老爷子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也就是捡点稀罕事儿说一说,总共用了三分钟。

“嗯,穿针引线……不错,”又呆了一分钟,黄老才缓缓发话,这是他最近几天接见的人太多了,太多的信息要消化,而他的年纪又实在太大了。

“这是地级市里的第一个驻外派出机构,要搞好,”黄老说的速度比较慢,但是思路还是相当清晰的,“有什么困难,你找汉祥,嗯……汉祥跟你说了他哥的事儿没有?”

“我听说了一点,”陈太忠点点头,心说黄大伯比您也年轻不了多少,你让我去加拿大找他?“我会尽力想办法的。”

“尽力……”黄老哼一声,却是又陷入了沉思里,好半天才一指桌上的茶水,“喝点吧……你不太配合大使馆的工作?”

我说,您这瞬移比章书记还厉害啊,陈太忠听到这么问,犹豫一下点点头,“我答应黄二伯了,去那边以后挖掘一点好素材回来……大使馆,他们做事太僵化,而且会影响……”

“胡闹!”黄老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组织原则要不要了?有意见你可以保留,以后不许这样。”

啧,你……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恨恨地腹诽一句,那夏言冰上,也不是符合惯例的,您还不是要大力推荐?

大约又聊了五分钟,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样子,两人就出来了,黄汉祥见陈太忠一脸的悻悻,说不得笑一声,“他就是那么一说,该不理的人你照样别理……这是你不听他的话,不是他没说。”

“我估摸着,就算我听了话,万一有点啥……黄老也未必愿意管,”陈太忠又开始瞎琢磨了,“他不是不愿意跟凤凰人表示得太近吗?”

“这你才是胡说,你要听话他能不管?”黄汉祥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他一眼,“不过你级别太低,够不着,我管你就行了……老爷子让你跟我在一起,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

走出小院,外面又等上人了,其中有一个是熟人,黄家老三黄和祥,黄汉祥见了他,眉头一皱,“这时候你来北京干吗?”

“办点事儿,”黄和祥对他这个二哥,似乎也没多大的尊重,淡淡地回答,“晚上就走了……老爷子情绪怎么样?”

“情绪不错,”黄汉祥点点头,又看一眼老三旁边的那位,眉头微微皱一下,此人年约三十,神情有些畏缩,衣着也不是很得体,“这个人是?”

“梁阿姨的孙子,我找到人了,”黄和祥不动声色地回答,“正好这次来北京,就把他带过来给老爷子看看……”

将陈太忠带到门口,黄汉祥不走了,“你去吧,最近拜访老爷子的人太多,我得帮着应酬一下……晚上我不去了,就让小井去好了。”

这还真有点深宅大院的味道,陈太忠感受着这兄弟俩的谈话,从警卫处拿上自己的手机,一出门又见几辆甲A字头军车开了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