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88章 忌讳

陈太忠真没想到,黄汉祥居然会这么轻易就将自己的事儿答应下来了,一时间就有点感动,“黄二伯您有什么事儿要跟我交待的没有?”

“跟你交待的?”黄总看他一眼,思索一下摇摇头,“现在想不出来有什么,想到了到时候再说好了。”

他岂是个轻易求人的主儿?就像陈某人一直标榜的他要别人买单都是给对方面子一般,黄家人开口,那也是给别人面子呢。

这也就是黄汉祥看着小陈投缘,而且也得了人家一些好处,老爷子又让他看顾此人,又觉得这家伙挺旺人,所以连搞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这种事,都顺口就答应下来了。

至于跟蒙艺的那点旧怨,早就过去了,只不过黄家不说,无非是有意让小蒙提心吊胆着——你不是觉得翅膀硬了吗?既然让黄家老爷子不舒服了,那你就难受一阵吧。

不过这次再搞赵喜才,蒙艺可就能踏踏实实地放下心来了,当然,这也是无所谓的事情,黄家还是不会在意。

又喝了一阵酒,黄汉祥正琢磨着差不多该走了,小陈的手机响了,那厮看一眼手机,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他索性就笑眯眯地不说话,要看这家伙的尴尬。

电话是雷蕾打来的,陈太忠的犹豫可以理解,虽然老黄知道,他个人生活比较不检点,可是那边是个有夫之妇……略略迟疑一下也就正常了。

不过,老黄既然摆明态度要看热闹了,他也无所谓地接起了电话,“雷记者你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

“哦,刚刚才得到消息,能给你空出一点版面来,图片一张就够了,再要几条有代表性的贺词,反正你都发来吧,”雷蕾的心情听起来不错,不过显然,她知道陈太忠这边不是很方便,所以这情绪激动归激动,却是用的正常语气。

“好吧,我现在手边没有,让驻欧办发到你邮箱里吧,”陈太忠笑着答一句,就挂了电话,跟黄总解释一句,又给袁珏打了电话过去吩咐此事。

黄汉祥一听是这么回事,又来了点兴趣,少不得又扯着他问两句,才笑着点头,“凤凰这个驻欧办,职能越来越多了啊,努力吧,你要是能挖掘出来好东西,我能帮你递稿子。”

这就是越走越顺了,要不说人情在于走动呢?陈太忠整天四处乱窜,忙得焦头烂额,看似都是一些小事无用功,可是人脉攒下了,很多东西的发展,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黄二伯帮着递稿子,这事说起来真不是大事,难得的是,此事是人家主动提出来的,所谓的润物细无声,便是如此了——想一想当初陈某人跟着范如霜见黄总一眼,不但要受诸多刁难,还得打着荆家的旗号才能如愿。

黄汉祥喝酒喝到九点半走人了,不多时,马小雅过来了,倒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说是今天累了,不想再跑了——何保华那儿的女总工将两人请出去,酒没喝多少,话倒是说了不少,凯瑟琳对她的要求有点头大。

陈太忠对小马同学来得这么早,表示出了适度的奇怪,“南宫他们没开摊儿吗?”

“他们托我过来打听呢……你问了没有,广州那边怎么回事?”原来马主播这么早来,也是身负了重托的。

“阴总问不出来吗?”陈太忠听得一皱眉头,心说小马你这可不好,我从黄二伯嘴里掏东西,你也不能嚷嚷得大家都知道吧?

“前一阵他打听过一次,被黄二伯训了一顿,”马小雅见他状似不悦,忙不迭笑着走过来坐在他的腿上,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脖子,低声解释,“现在消息满天飞,谁也想确认一下消息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吃什么的,当然,你要觉得不合适说,就别说了。”

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黄汉祥说那话的时候,确实没叮嘱他禁口,不过,他可不是个嘴碎的,少不得就要问一问,那边涉入有多深。

“邢昶的活动能力,可是比报纸上登得大啊,”马小雅叹口气,说不得又将那边的情况介绍了一些……(编不出来,留白)

“没事儿了,”陈太忠听完之后,笑着摇摇头,“起码老黄跟我说的是,军演不错,就算要动,估计下面也不会怎么被波及。”

“能不能再跟我学一学,黄二伯是怎么说的呢?”马小雅眼巴巴地看着他,“想在这个圈子出头,就得有点独家的东西啊。”

“你的心态不对,”陈太忠很坚定地摇摇头,毫不留情地指责她,“南宫和老阴用了多长时间,才有了这样的地位?吃你这碗饭的,首先是要稳得住……我不会跟你说细节的。”

马小雅呆呆地看了他半天,才灿然一笑,樱桃小口在他面颊上轻轻一点,“谢谢太忠,你说得对,我的心态是有点乱了……以后,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吧?”

“听话的孩子,当然有棒棒糖吃,”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捏她的鼻子,心里却是在琢磨,这是谁撺掇她来问我的?

“怪不得阴总最上心呢,”不等他问,马小雅已经点出了人名,她嘴角泛起一个冷笑,“黄家是他的资源,我介入了啊……这男人阴起来,也挺可怕的。”

“是这样?”陈太忠听得有点恍然大悟,心说老阴被老黄训了之后不敢再问,估计是真的,可是这家伙撺掇马小雅,也未必存了什么好心。

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觉得有点头大,对阴京华的印象,除了头一面觉得那人有点阴森森,他一直认为老阴还不错,对自己也挺仗义,现在发现其可能阴暗的一面,心里真是腻歪……我说这人呐,你们就不能活得简单一点吗?

“你给阴京华打个电话,把我刚才说的说出去就行了,想要知道细节的话也可以,让他问我吧,”陈太忠摇摇头,哥们儿这话,说得算有水平吧?

马小雅呆呆地看了他两秒钟,才微微一笑,伸手去拿电话,“这个建议不错……”

以她的聪明,自然品得出这话的味道,既表示了对阴京华的尊重,又不着痕迹地敲打一下——别拿小马当枪使,想跟大家摆一摆独家消息?可以,那得经过你的嘴。

阴京华还真不含糊,接了电话就拐到个安静的地方,要从陈太忠嘴里知道细节,陈某人心说你这是真敢听啊——成,你敢听我就敢说,反正你是黄二伯的体己人儿。

学完刚才的几句话之后,阴总笑一笑,“谢谢了啊太忠,小雅真的不错,你得好好珍惜她,我以后也会多照顾她的。”

陈太忠放了电话,又将阴总最后一句话重复一遍,好半天才叹口气,“其实,丫挺的也是个可怜人儿啊。”

老阴悄悄地来这么一下,其实未必会起到什么效果,正经是小马同学闯进了人家的传统地盘,不但跟何雨朦有了点交情,陈某人又成了黄总的忘年交……这多少也是个忌讳,心眼小的郁闷一点很正常。

“谁都不容易,”马小雅也叹口气,接着就将嘴唇凑到他的嘴上,两人激烈地吻了起来。

约莫吻了十来秒钟,陈太忠的手轻车熟路地并分两路,正上下其手要大快朵颐之际,猛地听到旁边一声轻响,两人侧头一看,发现张馨将半瓶啤酒顿到了桌子上,眼中满是惊讶,“敢情……你们朋友之间,也这么算计啊?”

“哈,看你这反应速度吧,”陈太忠听了这话,笑得直打哆嗦,马小雅先是笑了一阵,不旋踵又叹口气,“馨儿,你早晚也要遇到这种事儿的,不过你比我命好,在天南,太忠时刻都罩得住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