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85章 网

这就是田立平的后手了,他知道,陈太忠不怕把事搞大,从某个程度上讲,事情搞得越大,对小陈越有利,陈某人在高层具有宽广的人脉——然而,他不行,田某人不愿触及也不敢触及那么高的层次,危险系数真的太高了。

所以他必然要把相应的漏洞补好,而媒体就是他非常重视的一面——陈太忠利用这个玩意儿,害他被动也不止一次了。

所幸的是,他知道祖宝玉跟陈太忠交好,两人又因为“戒毒中心贩毒案”有了交集,关系不能说不错却也能互通有无,所以就打个电话报个警。

祖市长当然要采纳这个建议,撇开跟陈太忠的私交不谈,只说眼下这个大气候,他多强调两遍原则也是应该的——出了事儿谁也承担不起不是?

于是,赵喜才盘算得再好,却是无法进行得下去,张兵甚至愿意出钱做有偿报道,可别人不是傻子——拿了你这一次的钱,今后可能再都拿不上钱了。

这里折腾得沸反盈天的,陈太忠却是施施然踏上了去北京的飞机,张馨要跟着他走,不过没买上同一趟的机票。

其实以他的意思,不管大小你好歹也是有了一个摊儿,有了一方的局面,再跟着我东跑西跑的就不合适了,这么着……心意我领了成不?

不成想张馨说了,单位才刚刚组建,想找事儿干都没有,这中秋之后紧跟着就是国庆长假,溜出去玩的也不止一个两个,多个我算什么?反正你又要去欧洲了。

这话可能是真的,但是她黏缠的意思也表现得一览无遗,这让陈某人心中窃喜之余,也有一些说不清的乱糟糟的感觉,唉……一枝一叶总关情吖。

想到“一枝一叶总关情”,他就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上一句“些小吾曹州县吏”,心中这份纠结真的是无以言表,甚至在走下飞机的时候,心情都没有放得很开。

这些空姐的形象和素质,看起来确实比我的驻欧办的保洁要差一点,他勉力让自己想一些开心的事情。

今天凌晨三点半,他还特地爬起来给驻欧办的同志们打电话,没办法,中秋节了嘛,陈主任人虽不在现场,总是要带给大家一些问候的……这个时间是巴黎的晚上八点。

袁珏和刘园林倒还好一点,毕竟是男同志,那四个女孩却是头一次出远门,面对天上的圆月,心绪惆怅,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的,陈主任不得不隔着电话挨个儿地安慰一下,劝了半个多小时才放下电话。

丁小宁倒还好,睡得极沉,张馨和田甜被这半夜里不住的嘀咕惊醒了,又听到他是在哄女孩子,等他放下电话之后,说不得就要略作薄惩,结果大床的震动终于将小丁同学惊醒……

“当领导,就得这样当,”陈太忠想到自己安慰别人时亲切和关怀的口气,心情就好了一些,不成想刚开机的手机又带给了他一个不好的消息。

来电话的是高云风,一张嘴就是问他在哪儿呢,等知道他刚下飞机,说不得叹口气,“啧,你这家伙跑得倒是快,对了,能不能求田立平帮着给办点事儿?”

敢情,那被撞断腿的老太太的儿子,就是宝兰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跟高公子认识,不但认识,上次帮着张馨教训电信局的李局长,跑到人家家抓赌的,就是这位!

高云风不知道所以然啊,心说我这个小弟现在被调查呢,求到我头上了,可是我跟田立平不熟不是?也不可能找上门去,对了,好像太忠不但上了田甜,还跟老田关系也不错……

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一直努力控制的烦躁心情登时又冒出来了,他腻歪得都想摔手机了,深吸一口气,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平和,“那家伙跟你关系好吗?”

“好也未必,不过他一直挺奉承我的,”高云风大大咧咧地发话了,要说听话听音的能力,这家伙现在已经远不如陈某人了,居然没听出来人家已经是婉拒了,“反正你也知道,这不是用着挺好使的吗?”

“要搞他的就是我,”陈太忠叹口气,心里也是感慨不已,这人际关系真的是一张大网,合着这混蛋还帮张馨出过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

“啊?”高云风听得叫了一声,真是要多诧异有多诧异了,好半天才迟疑地发问了,“莫非是……那家伙对移动的那个女娃娃做了点啥?”

“没有,”陈太忠笑一笑,心说你小子这也算是个想象力丰富的,不过听这么说,显然那厮不在云风旁边,所以他就直接回答了,“他老妈摔倒了,路过一个女人扶起她来,老太太说是人家撞的,这家伙就给法院施加压力,你说……你认识这点人的品味吧。”

“哦,这个啊,我知道,”高云风哼一声,“这小子这事儿做得不地道,我也懒得说他,不过……你啥时候变得正义感这么强了?”

“你这叫什么话,我正义感一向很强的吧?”陈太忠听得就笑了,“好了不逗你了,扶那老太太的是湘香……湘香,记得不?段天涯介绍给咱们大家认识的。”

“段天涯……介绍的谁呢?”高云风身边的女人,跟走马灯一样地换,反正用过就丢了,他真的想不起来那么多,“我记得你身边的女人里面,没这个名字吧?”

他知道小陈跟自己不一样,人家身边女人也多,但都是拿上不肯松手的,要说品花的数量,太忠你差我三条街都不止。

“记得齐国民的小女儿吗?被朱亦凯甩了,开了慢摇吧嗨粉的那个,”陈太忠笑一笑,“仔细想一想……咱们还要动手打架来的,白村长带了棒子队。”

“嗯……”高云风仔细想一想,终于想起来了,“那天我好像带走个小明星,哦,想起来了,那个主持人呐……她是被谁带走了?操……知道了,敢情是他托的你啊?”

“可不是咋的?”陈太忠哼一声,“看看,亏得老那没找你,要不然你还不是更难做?我说……你还要替他求情?”

“扯吧,老那可是我发小呢,这家伙活该,”听说了如此的因果,高云风的态度自然要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坑别人我不管,坑老那的人怎么能行……不跟你说了,我还托了人呢,得赶紧制止人家。”

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挂了电话,陈太忠撇一撇嘴,他很清楚,云风其实是个非常要面子也非常护短的主儿,一旦求人就想成事,而那帕里若不是蒙艺的秘书,“发小”二字也就是那么一说了——至不济,丫也要尝试调解一下。

而眼下,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陈某人摇摇头,心说没想到帮张馨出头的,居然是这样的鸟人,都搭上高云风了,你眼里真的就差那么几个?

社会真的是一张大网啊,他感慨一下,下一刻却是又开始走神了,我认识的人里,严格地说是我的圈子里——有没有这种因为人心没尽而欺负老实人的人呢?

或者有吧,陈太忠得出了一个令自己比较郁闷的答案,于是扭头看一看正在专心开车的马小雅,“我来北京的消息,老阴知道不知道?”

“我们都当你是北京人了,”马主播听得就笑,“只不过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时不时地得跑一跑欧洲啦,天南啦什么的……要不你把户口也迁到北京来吧。”

“不就十来万块钱吗?”陈太忠听得笑一笑,那个时候一个北京户口,确实也就是这个行情,“呵呵,我四海为家习惯了,哪儿都是家乡,哪儿都不是家乡……没个归属感。”

我倒是愿意做你归属的港湾,但是我容纳不下你身后庞大的舰队,而且……其他的港湾会答应吗?前美女主播听得苦笑一声,“那天苏总说了,别人是村村都有丈母娘,你是国国都有丈母娘。”

“纯粹扯淡,她是抱怨我没按倒她,”跟这帮人在一起,陈太忠学得越发油嘴滑舌了,而且为了对自己的形象负责,有些排遣郁闷的俏皮话,还只合适在北京说,说不得伸手轻轻一搭她的膀子,“她也不掂量一下,一个小雅就顶十个她了……我心里哪儿还容得下她?”

马小雅甜甜地一笑,直视前方车流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无奈,“阴总知道你来,不过黄总不在,他去加拿大了,今天就能回来。”

随着东南大案的风波渐息,黄汉祥可是憋不住了,他不管在外界眼中,东南大案正炒得沸沸扬扬,飞到加拿大看自己的大哥去了——当所有人都知道某些事情的时候,那事情其实已经算尘埃落定了。

“他估计憋坏了吧,”陈太忠听得笑一笑,旋即叹口气,“其实黄二伯也飞不了几年了。”

“他是从广州飞走的,”马小雅看他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一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