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84章 值得

当然,九龙公司的人如此危言耸听,不过是想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要知道,那可是香港人,在这么重大的节日之前被绑架,后果简直是太严重了。

当地派出所第一时间就派人过来了,东城分局的警察后脚也赶到,可是两拨人看到那传唤证,相互交换个眼神,分局的冲派出所的扬一扬下巴,“你们落实吧,要是假的,我们再接手也不迟。”

这态度不能说不端正了,分局都准备从派出所手里接案子了——错非大案要案,也得不到这样的待遇,可见香港人三个字还是有些威力的。

但是,这传唤证要是真的,分局绝对不会接这个案子,派出所要是协调不了,他们就直接上报了,反正九龙的老板眼光高,结识的都是大人物,咱们瞎掺乎什么?

落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一个电话足矣,横山那边将电话转到分管治安的副局长师志远那里,师局长回答得很简洁,“传唤证是假的?亏你们也是干警察的,真假看不出来吗?”

“但是,这个李总工犯了什么事儿呢?”派出所的知道对面是个副局长,不过那又怎么样?又不是东城分局的副局长,“现在我们的维稳任务很重。”

这就是在隐隐向对方施加压力了,你们带走的可是一个香港人,维护稳定顾全大局,明白不?不给我们一个交待可不算完事儿。

“哦,我们的维稳任务也很重,所以带走他了,”师志远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啪嗒一声压了电话,跟我这么说话,你当你是谁?

派出所的人登时就傻眼了,合着是为了维稳出手的,说不得转头跟分局的人交待两句,“……他们带人走,没联系咱们这兄弟单位,不太合适……这个案子我们管不了啦。”

一边说,派出所的人一边就往外面走,那意思很明显,我们回去向110接警中心交待一下就行了,至于剩下的事情,对不起,分局的你们爱管不管,那就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了。

这个时候,张兵的电话也打了回来,不过,除了破口大骂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他倒是想让分局的人出动,拦住那辆警车,但是这不现实。

分局的做不了主,那就只能再上报,终于报到的分管治安的市局齐副局长那里,副局长又联系一下凤凰,根据对等原则,他找的是凤凰市局的副局长刘东凯。

刘局长一听说,是古昕出手跑到素波抓人去了,惊讶得好悬没把舌头吞进肚里,答应对方立刻调查此事。

古局长倒是直承了此事,说派出去抓人确实是我的意思,不过,他跟刘东凯一直就不怎么对劲,所以也不怕直说,“陈太忠在开发区街道办的时候,就一直很重视维稳,我跟他学会了不少东西……比如说,要从大局出发。”

得了,刘局长一听就明白了,我说古昕怎么会抽疯到素波抓人,敢情是陈太忠的意思,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果断将电话打到素波,这问题我解决不了,你也掺乎不起,最好让孙正平找王宏伟吧。

放下电话之后,刘局长犹豫再三,最终给王书记打个电话,汇报了这桩怪事,王宏伟一听又是陈太忠,禁不住长叹一声,“他不是都去法国了吗?手伸这么长,有意思吗?”

孙正平却是滑头,听副局长说凤凰那边态度强硬,直接就打个电话向田立平汇报了,田书记听完之后,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对兄弟单位的维稳工作,我们要支持……孙局长你强调一下纪律,不许擅自行动,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那边放下电话了,孙局长却是傻眼了,他要是听不出来田书记深谙此事内幕,那也就不配做这个局长了,一时间犹豫一下:看样子老田也不欲沾手,这事儿后面,怕是还有说法!

不过不管怎么说,田书记的指示他必须吩咐下去,老田都不想惹的主儿,他吃多了去招惹?说不得向几个分局一一招呼了下去。

这吩咐还对了,张兵通过赵喜才的关系,还真是找到了两个分局,要他们出动在路上堵人,不成想人还没堵到,却接到了市局的电话。

这下,下面的人就有点腻歪了,都是领导,不同的声音,这不是让我们难做吗?其实,说难做也不难做,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大家就撒丫子走人了,反正就算领导追究下来,咱们也可以推到孙局长身上嘛。

有个分局的刑警队,是真想堵这车,不过得到消息晚了,于是拉着警报狂追,快追出素波地界的时候,有关系要好的朋友打电话过来了,“你瞎折腾什么呢,齐局长都不敢管的事儿,你倒是事多,麻痹的你要追上人,就惨了……”

孙正平虽然将话吩咐了下去,可是这事儿它蹊跷啊,说不得让自己的秘书打听一下此事的背景,不多时,秘书就将结果汇报了过来——古昕是陈太忠的人,最近九龙公司的张兵跟京华公司的丁小宁很不对劲。

而丁小宁跟甯家,跟陈太忠,都是特别特别好的关系……孙局您记得没错,就是那个跟杜书记一起吃过饭的美女,大名鼎鼎的孤儿企业家。

至于张兵——嗯,他对赵市长的工作比较支持,您明白了吧?

明白了,我简直太明白了,孙正平心说原来是陈太忠和赵喜才斗法呢,虽然这只是他的揣测,不过他敢确定,必然是这么回事,这点眼力价没有,还混什么的官场?

卢刚倒台他上来,孙局长对陈主任印象深刻得很,也没认为姓陈的真的扛不住赵喜才,反正有田书记顶着,赵市长找我,我往田书记那儿一推就完了。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孙正平心里还是有点隐隐的纳闷,我倒是听说了,田书记跟陈太忠有点关系,不过……为陈太忠硬扛赵市长,值得吗?

值得,简直是太值得了!田立平心里太明白了,昨天女儿没回家,说是陪同事联欢,他也懒得去琢磨到底有些什么样的“同事”,不成想今天一上班,女儿就打过来电话说,陈太忠要对赵市长支持的九华房地产公司下手了。

昨晚几个人都在一起,太忠跟小宁商量的事儿,田甜从头听到尾,自然知道紧接着会发生些什么,于是果断地打电话给自己老爸。

田立平马上就让她转告陈太忠,说是我知道了,让他放心,不就是请个人过去调查一段时间吗?没事,你尽管调查你的,素波这边我帮你做主——不过你们拿人的时候动静小一点,走得快一点,注意路上的安全。

田书记是实在怕了陈某人的折腾劲儿了,这林肯车上午才从西甲巷开走,晚上又是这么一档子事儿,想一想姓陈的在素波跟政法系统打的交道,那几件事儿随便哪一件,都是恶心人恶心到肝儿颤的地步。

所以,田书记认为自己支持陈主任,是值得的,他不求从里面捞到什么好处,只求事情别搞得太大——是的,他能睡几个安生觉,就是很值得的事儿了。

至于此事会逆了赵喜才的意,他才不会在意,姓赵的虽然是市长,可是能提前早早地就知道来天南上任的新省长是蒋世方吗?而陈太忠就能!

田书记甚至都想通报一下警察系统,让他们放水,只是想一想赵市长在里面也不可能没人,所以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不过,为了帮助小陈——其实也是为了自救,他还是用了一点别的手段……

事实上,赵喜才虽然很关注此事,却是不合适直接出面,就算所有人都确认张兵是他的白手套,他也不怕,你们没证据不是?眼下出面才是真正的授人以柄。

得知田立平在警察系统里宣布“维护大局”,赵市长气得直咬牙,他不是为那个小小的总工被请走生气,而是觉得我好歹也是个政府一把手,你姓田的欺人太甚!

他才不相信田立平会不知道九龙公司后面是谁,装着不懂才是真的——要是真不知道,你会那么快地宣布不介入凤凰的事儿里吗?这不符合情理!

不过还是那句话,他心里再明白,却是没办法拿此事当真,说不得就暗示张兵去发动媒体,让报道说光天化日之下,素波的香港投资商被某市警方带走,甚至连个理由都没留下来。

这样的投资环境,会让素波的城市竞争力大大地减弱,而那某市的警方,做事也很成问题——如何保障公检法权力不被滥用,是个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

赵市长也知道,现在稳定大于一切,可是田立平你不给我面子,那我就不介意一把火烧到你头上,反正从表面上看,他赵某人不会因此受到任何的牵连。

反倒是这文章若是能见报,他就有了公开关注此事的借口,九龙房地产正在积极地配合市政府解决积重难返的素纺问题,这个关键时候,出了这样的问题,田立平你是干什么吃的?

官场中行事最是讲个师出有名,没有名义的话,赵喜才跟九龙公司撇清还来不及呢,可有了名义,他就能以公正的姿态站出来为九龙说话——一面大旗可以遮住不尽的丑恶。

不过,这大旗也不是说竖就竖得起来的,他想曝光,报纸也得有胆子登不是?做媒体的最知道什么时候该忌讳什么。

上《天南日报》那是想都不用想的,就算被抓走的是省宣教部长潘剑屏的儿子,潘部长也不敢让在这个时候刊出,而其他的社会性报纸,是肯定没这个胆子的。

那么,也只有中不溜的一些报纸,合适报道这件事,赵喜才琢磨一下,上者为《素波日报》,下者为《素波都市报》。

《素波日报》和《素波晚报》为一母双生,能上日报最好,上晚报也不错;《素波都市报》是半社会性的报纸,是由市文化局牵头,市工商局、劳动局、质监局、消协、青联等一系列行局和社会团体协办。

要说娱乐的话,都市报是有意思一些,上面也不缺乏消费指南、招聘求职等消息,而那些协办单位,又能向下摊派这报纸——比如说由于工商局协办,企业里这种报纸随处可见,所以影响力也不容低估。

赵喜才一开始肯定是将注意力放在素波日报上了,他虽然不便出面,却是派了相厚的人去关说,还不忘暗示一下这是赵市长的意思——日报上不了,上晚报总不成问题吧?

不成想总编愁眉苦脸地解释了——没错,是总编,就是素波市委宣教部副部长,生了一个身材尚可面貌不太行的丫头的那位,一个报社主编可以有不止一个,总编却只有一个。

副部长说了,一大早田书记就将他拎了去,说是前一阵对公检法的负面报道也就算了,不过五十周年大庆前后,你要再报道别家我不管,但是敢再负面报道公检法一个字,哼……

组织派你去主持报社的工作,是让你正确引导舆论方向的,守不住党交给你的阵地,那么就交给别人干好了。

田立平一发话,总编哪里敢不听?田书记的排名可是比宣教部的老大还要高,就遑论他这副职了,而且人家提的也不是过分的要求,那种稿子登出来,他自己也有风险不是?

所以,就算是来人暗示,这是赵市长的意思,他依旧是顶了,眼下这局面,你让赵喜才写个条儿,我再请示一下领导,能行我就上稿子。

总编一顶,下面的主编,不管是日报板块还是晚报板块的,肯定就都不顶事了,于是素波日报这儿就算不行了。

那就只能把主意打到《素波都市报》的头上了,这也是半官方的报纸,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能摊派的报纸,就代表了一定的官方性质。

不过非常遗憾,文化局的大局长说了,今天分管文化局的祖宝玉市长临时召开了一个统一思想认识会,半小时的紧急会议,强调了从现在到十月末,还有整个十二月,不许出一条负面新闻——十二月是澳门回归,也是大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