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83章 维护稳定

挂了电话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咦?我没想着用许绍辉搞赵喜才啊,这老蒙是个……什么意思呢?

仔细回味一下蒙老板的话,陈太忠就明白了,用杜毅不行,蒋世方也不太合适,许绍辉又有点够呛,那么……说的可不就是让我找黄汉祥呢?反正总不能找蔡莉吧?

我本来是想用一点非正常的手段,让赵喜才身败名裂的,不过老蒙似乎希望我用正常手段,想到这个他又有点头大,我可真不习惯总去求人。

可是再转念一想,他将想动赵喜才的念头,已经告知了蒙老板,再整出点灵异事件,似乎也不是很好,想着自己在这官场未必能再呆多久了,索性是心一横,得了,我在国外追回来的那些钱,都给了你老黄,求你撸掉一个小市长,应该……或许不是很难吧?

还是那句话,难与不难,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这也是陈太忠在官场里收获的心得——当初罗纳·普朗克再离谱的条件都敢提,可不也是因为人家觉得,不提白不提?

有些时候,温良恭俭让是要不得的,你不提没人领情,提了大不了跟没提一样。

“谈下了什么结果?”丁小宁见他半天不说话,终于沉声发问了,她也知道太忠哥这个电话是为自己打的,张兵吹得再怎么牛皮哄哄的,终不过是赵喜才推到台前的一个小卒子,收拾了主人,那狗也就换东家了吧?

“再等一等吧,我去了北京就有说法了,”陈太忠笑一笑,不过,想到张兵那厮隐约还挂着一个“黑”字,说不得沉吟一下,“你等一等,我给老古打个电话。”

换个旁人的话,多半是要叮嘱一下丁小宁最近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在韩忠的港湾或者军分区招待所长住都可以,不过陈某人有个毛病,从来不习惯被别人找上门来找碴。

那些突发事件也就算了,像这种预知可能有危险的事情,他都是习惯把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中——等着你找上门,那我不是傻的吗?这世道,从来只有哥们儿主动欺负别人的时候。

所以他就要联系一下古昕,按说他给王宏伟打个电话的话,效果肯定更好,可是王书记跟他的关系有点微妙,而且人家级别摆在那里,终究不是他方便呼来喝去的。

古昕刚搞完一个中秋佳节警民联欢会——也是维护稳定迎接五十年大庆的意思,现在正跟分局几个领导开会,琢磨什么地方还有可能不稳,没错,现在都十点多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谁敢有半点疏忽?

猛地见到陈太忠来电话,古局长登时就是一惊,心说坏菜,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说不得站起身走出去接电话。

不过,听说陈太忠只是想让他去素波找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麻烦——哪怕无中生有也行,禁不住就笑一笑,“这可太简单了……反正我这儿要看管起一批人来,到时候让他们随便咬出来点什么就行了。”

这也是惯例了,每逢重大庆典活动,警察局里挂号的那些主多半都会接到通知,轻则让他们每天来报到,重则带上被褥来局里小住几天。

别看马疯子和古昕很熟了,他手下有几个家伙享受的也是这待遇,这跟私人交情无关,而是表示出一种严肃负责的工作态度,古局长也是有备无患的意思——他不这么搞,容易被别人抓住把柄歪嘴。

以前马疯子自己享受的也是这待遇,不过好歹因为近来身价大涨,免去了这番耻辱,有家有业的人终究不一样,这也就无须再赘述了。

所以这点小事,对古局长来说很是容易,但是有一点他还是不能确定,“让他们咬到什么程度呢?羁押几天还是……搞得大一点?”

“大一点当然好了,只要你那儿方便就行,”陈太忠听得就笑,他从来不是一个懂得适可而止的主儿,而且这次又是张兵挑衅在先,敢招惹哥们儿的人,你就得做好被报复的思想准备,“不过,这家公司可是赵喜才罩着的,扛不住了说一声。”

“我当赵喜才是个球,”古昕冷哼一声,以他的层次,还没有头疼赵市长的资格,而此事又是陈主任授意的,所以他自然也就不怕了,“不过眼下不合适大搞,先把几个小喽啰弄过来,太忠你要真想大搞,过了国庆咱们再琢磨。”

“我也没让你直接抓张兵,要不然赵喜才保他是没问题的,”陈太忠听得就笑,他这吩咐,不但是为了丁小宁找回场子,也是为了恶心和警告张兵——不用等你赶绝京华,哥们儿我先打上门去了。

找张兵麻烦的手段很多,之所以用古局长而不是用韩老五……好吧,大家都觉得官仙一书解释太多,这么浅显的道理就不说了。

不管怎么说,直接动张兵就没什么意思了,所谓敲山震虎,就是要告诉你我有这种能力,而不是直奔主题,这年头含蓄是王道,将打未打出去的拳头才是最吓人的。

而且,万一赵市长为了自家脸面,横下一条心死保张兵,容易把事情搞大,古局长懂得利用五十年大庆的招数,难道赵市长不懂得用?一旦事不谐,反倒折了自家的锐气。

说穿了,这就是给丁小宁上个保护符,正经利害见分晓的时候,是等陈太忠去了北京之后的事,上面的意志定了,下面才好打打杀杀。

古昕嘴上说得漂亮,搁了电话之后,也有点挠头,心说我现在最大的任务是维稳啊,抽出警力去素波抓人,这得找几个有担当的,而且事情得办得利索。

不过,他将消息悄悄地跟几个自己人一说,大家都是热情高涨,纷纷拍胸脯说交给我吧,古局长见状,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你看看你们,让你们加班巡逻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一说给陈主任办事,哎呀……恨不得打起来!”

做为陈系核心人物之一,古昕办事相当雷厉风行,当天晚上就找了两个混混,第二天上午就落实了九龙房地产那边的几个核心人物。

第二天中午,三辆车就来到了素波,一辆是挂着凤凰牌子的三菱吉普警车,另两辆就很普通了,跟丁小宁联系上了之后,很快就弄清楚了九龙的办公地点,又搞清楚了要抓的两个人面目特征,立刻采取了突然行动。

八个警察里只有一个穿了警服,警车里坐了四个人在开道,后面是一辆出租车,出租司机见这四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小伙子,本来就想拒载的,总算是看人家冲自己亮个牌牌——警官证,这才放下心来。

古昕派这么多人过来,还真的一点都没错,别看这九龙房地产新成立不久,却是非常讲究形象,办公室宽敞明亮,高级管理人员没几个,但是保安一大堆。

带头的警察亮一下工作证就要往进闯,不成想门口吧台的小姐伸手就拦住了,一边拦一边就去抓电话,“我不管你们是来干什么的,请你们先填会客单,这是张总再三强调的。”

小姐也知道自家老板不含糊,外籍华人呢,还有赵市长做靠山,怎么会把凤凰的警察放在眼里?

一旁有人伸手就按住了电话,穿警服的直接拿出一张纸来,在她眼前晃一晃,“认识这几个字吗?你确定要通风报信?”

白纸黑字,下面的小字看不分明上面大大的“传唤证”三个字,小姑娘还是看得清楚的,登时轻呼一声,又赶紧地捂住了嘴。

这时候,旁边过来两个保安和三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就要问发生了什么事,几个便装警察腰间和口袋一摸,有人拿出的是证件有人拿出的手铐,在空中晃一晃之后,“警察,你们五个,面向墙壁,双手放到墙上。”

有个混混犹豫一下,想拿过一个小个儿警察的证件来看一下,不成想这位攥住对方伸来的手臂,腰一沉腿向前一伸,直接就是一个过肩摔,别看个头小,这下还真是利索。

这位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一边又过来一个,眨眼间铐子一甩,两声轻响,直接就是“苏秦背剑”式背铐——要多干脆有多干脆。

“面向墙壁,双手放到墙上,”说话的人再重复一遍,周围几个警察就围了过来,眼见势头不妙,这四位乖乖转身,倒是有人嘴里还在问呢,“我说大哥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留了三个人看守这五个人,剩下的警察呼啸着就冲了进去,不多时就拎了一个人出来,将铐着的那位手铐一开,四个人拥着被抓的这位上了吉普车,剩下的警察打个车,登时就呼啸而去。

这时候,九龙房地产里面才乱了起来,大家纷纷打听是怎么回事,接待小姐却是看着手上的传唤证发呆。

这次古昕派人来,要抓的是总工程师和一个副总,那副总命好,现在不在公司,不过人不在无所谓,留下传唤证了,你要是不去乖乖报到,回头可以直接刑拘你。

要按丁小宁的意思,直接给张兵也发一张传唤证就完了——反正只是个吓唬的意思,赵喜才绝对不会同意让张兵去凤凰。

不过古昕不同意,古局长的意思是说,直接传唤张兵容易把事情搞大,现在这时刻,大家求的都是一个稳定,而且——万一那张兵胆子够大,真的来了凤凰,身边再跟上赵喜才的人,那反倒是可以冠冕堂皇地介入这个案子了。

坑人的案子,不方便认真,当然,拖过国庆之后,想认真也不是不行,反正说起玩法来,古昕不知道强出丁小宁几条街去——小姑奶奶,这次你听我一句,没错的!

当然,他们选的对象也是有理由的,那个副总和总工程师都是张兵从香港带过来的,据张总说,总工会把新的设计理念和小区管理模式带给大家。

旁人都道,说这香港人不好惹,是不是该慎重一点?可古局长冷哼一声,别自己吓唬自己了,真有背景的香港人,会跟着这土棍张兵回素波来打工吗?

正经是因为他是香港人,才可能做出对维护稳定不利的事情来,普通素波的老百姓,那就是连卖国都是无门的,你说人家不稳定,不合适。

反正,这总工请得干脆利落,除了当时暂时制服了一名可能影响大局的路人甲之外,没有遭到任何的抵抗,短短三分钟,总工就被请上吉普车开走了,根本没有留给别人反应的时间。

这次横山分局来了三辆车,将人带走之后,就把嫌疑人转移到了另一辆车上,那两辆都不是警车,带人火速赶往凤凰,只剩下穿警服的这位,慢悠悠地开着吉普车往回走。

赵喜才在素波势力太大了,从市区驶出素波界,开得再快也得一个多小时,为了防止人被劫走,这一招金蝉脱壳,却是必须使用的。

穿警服的是经侦大队副大队长,最近跟古局长走得很近,好不容易排除重重阻碍接到了这个活儿,所以一边开车,一边四下看,心说这素波警方的反应,怎么这么慢呢?

他想的是我们截人走,素波这边肯定是要出面维护的,甚至他都打定主意了,我可以跟你们回素波,但是想知道其他人去了哪儿,对不起,我偏偏不告诉你。

有机会能卖陈太忠一个面子,那可是天大的机缘!

遗憾的是,他的愿望是好的,可两个多小时之后,他都开出素波界了,也不见什么响动,心里不禁暗暗叹口气:我靠,孙正平你是吃干饭的吗?这叫个什么效率啊!

其实,他这么想,还真是冤枉了素波警察局局长,他们离开后不到一分钟,市110就接到了报警电话,说是有人绑架走了九龙公司香港来的总工程师。

是的,这很可能是一起绑架案,对方有人穿警服,也有传唤证,然而,这从侧面证明……可能的绑架案,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