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82章 蒙艺放手

事实上,丁小宁并没有把张兵当回事儿,姓张的身后除了赵喜才,也就是港澳那边一点地下势力——可是在素波玩黑道,谁还大得过韩老五?

当然,九龙公司的背后还有一些不大不小的官僚,是利益共同体,这也是正常的,赵喜才做了这么多年官,现在又是省会城市的市长,没些人帮衬也是不可能的。

比如说建委主任陈放天的副手,常务副主任就是赵市长的人,若不是陈主任搭上了许纯良又搭上了许书记,没准就被自己这个副手架得难受,不得不投奔伍海滨或者其他人去了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利益纠葛多了,丁小宁也不好对张兵下手,还是那句话,私人恩怨的话,怎么折腾都行,抽宋嘉祥司长的耳光都没问题,但是牵扯上集团利益,就是棘手的事情。

这件事只是恶心了她两天,今天喝得有点多了,就稀里哗啦地说一说,也没要陈太忠帮着出头的意思——丁总虽然是女性,可小小年纪就混迹社会,很是有点光棍气质。

她认为,从来没有人能在所有事上都占上风,混社会的,越拉风的死得越快,张兵你想嘴上占便宜由你,老娘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记住,你说过这样的话。

“你这境界比我都高啊,”陈太忠听得就笑,眼中却是一缕寒光掠过,“不过,小宁不闻不问也不好,那家伙没准以为你真怕他了呢,多少要还击一下嘛。”

“还击肯定有了,”丁小宁点点头,才清醒了一点,她就伸手去抓桌上的啤酒瓶,“要不他还当我怕他呢,哼,别的我怕,比狠……谁怕谁啊?”

“他无非仗着一个赵喜才,”陈太忠心中的烦躁感尚未尽去,听到这话,又生出了“不如归去”的心思,说不得冷哼一声摸起了手机,“我只是想给老蒙留点面子,赵喜才……在我眼里他算个什么东西?”

一边说,他一边就拨通了蒙艺的电话,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不过,蒙书记尚未休息,接电话接得还很快。

蒙艺正在陪同尚彩霞赏月,虽然碧空这里薄云笼罩,那圆月朦朦胧胧不甚分明,可这毕竟是他近八年以来头一遭在家,往日里蒙书记的时间都是不属于自己的,尤其是节假日,需要走访慰问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也就是碧空初定,蒙艺又是外省来的老资格书记,有些底蕴在里面,非是那新上任的书记可以相比的——他倒也能微微摆一下谱。

张沛见是这种点钟来的电话,一时就有点犹豫,陈太忠是谁,他实在是太清楚了,可是老板好不容易有点兴致陪着爱人,这个……该不该打扰呢?

不过,蒙艺的耳朵还算好用,听到了手机铃响而小张又没有干脆利落地出声拒绝,于是就发问了,“谁的电话?”

“陈太忠说他……有点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张沛的回答有点迟疑,“这么晚了……”

“啧,是他?”蒙老板禁不住皱一皱眉头,却是不着急接电话,而是转头看一看自己的爱人,“呀,每次这家伙找我,都是……都是让人头疼又好笑的事情。”

“接个电话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尚彩霞已经看到自己的爱人将手伸了出去,于是笑一笑,“他才给勤勤的同学介绍了点小活儿……我说,快点儿把勤勤调过来吧,她一个大姑娘家的,呆在天南算怎么回事啊?”

“姑娘大了不由爹啊,我倒是想把这小子调过来,”蒙艺笑一笑,将电话放到了耳边,声音顿时就变得严厉了一点,“我说,你不看现在几点了?”

“晚是晚了点儿,但是我看着天上的明月,这莫名其妙地就想到了老板,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陈太忠的声音自话筒中传出,“睹物思人……就禁不住要打个电话问候一声,中秋快乐合家团圆啊。”

蒙艺听得也“禁不住”地翻一下白眼,接着又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我说你这家伙……今天喝了多少?有什么事儿直说。”

“也没啥事儿,就是想……咳咳,素波的赵市长,他跟您联系还多吗?”陈太忠的问话,还算较为委婉。

“嘿,你终于还是憋不住了,”蒙艺听得就是一声笑,没错,他人是离开天南了,可是天南那边大大小小的事情,又怎么能瞒过他的耳目?

陈太忠跟赵喜才不对劲,早在他还在天南的时候,这苗头就有了端倪,现在越来越弄不到一起,也是正常的了,既然小陈打电话过来了,他少不得就要表个态。

“喜才在通张高速等一系列事情上,比较配合省里的行动,我把他调到素波,是工作需要,并不是对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支持……你俩之间怎么回事,我不想知道那么多。”

其实,他都知道赵喜才最近为什么跟陈太忠不对劲,而素纺那一块发生的事情,也让他对赵喜才的行为有些不耻,不过还是那句话,赵某人是他调到素波的,要是他支持陈太忠搞下去此人,那岂不是在自打耳光?

没错,他蒙某人是离开天南了,但是天南还有他经营过的势力,他护不得周全很正常,但是自己出手或者支持杜毅蒋世方等人打压,那令人寒心之余,也未免有损个人形象。

事实上,有损形象都是轻的,万一上面人看在眼里,保不齐都要小小地嘀咕一下,你和杜毅一起打压你的前一套人马——这会是个什么意思呢?

所以他要表示的意思就是,你们斗吧,我不管,这总可以吧?

“我的意思,也不是想让您知道那么多,”陈太忠听得就笑,他今天还真不是告状来的,“我就是想说一声,那家伙欺人太甚了,我这不是怕老板你看着我们同室操戈,心里不好受,才提前打个招呼吗?”

“你们又不是才开始同室操戈”,蒙艺冷哼一声,“行了,招呼算你打到了,对了……别用杜毅或者蒋世方的人收拾他。”

其实,蒙书记心里很清楚,杜毅和蒋世方,都容不下赵喜才,赵某人在通德扣发所有公务员一年工资的百分之五十,已经得罪了太多的人,搁给大多数人看,赵市长就是他蒙某人麾下的一条忠犬。

赵喜才已经将身家性命孤注一掷地投到了他身上,他不管的话,赵市长就无路可走了——服从省里的命令,却落到眼下这步田地,别人看着也寒心不是?

而蒙艺当时将赵某人调到素波,不仅仅是要向大家表示,服从省里的指挥就有好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赵喜才得罪了太多的人,只有选择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份儿,这样的人未必会是多么好的干部,但是用着绝对会很顺手。

说句实话,就算蒙老板依旧在天南,赵市长想再上半格,很可能都是遥遥无期的事情,这种人用是可以用,但未必合适大用。

然而天意弄人,蒙艺在天南的一系列布置,不能说不是很成功,他也有意在剩下的几年里将天南打造得更好,可到头来却被黄老逼得不得不远走碧空。

就像现在天南那俩不可能重用陈太忠一样,赵喜才也得不到重用,因为在大多数人眼里,他就是脑门上刻字的蒙系。

说得更难听一点,从某个角度上讲,陈太忠得到那俩的重用,可能性都要比赵喜才大——别看姓赵的位置很关键,那是靠捧臭脚捧出来的,小陈起码是实实在在地弄出了点东西来。

不过,这些因果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赵喜才就算再该下,不能由杜毅或者蒋世方动手,否则,那就是在否定他蒙某人以前在天南的业绩,在打他蒙某人的脸。

好吧,再退一万步讲,赵喜才在升任省城市长之后急速腐化堕落,罪大恶极该下了,杜书记或者蒋省长也忍无可忍了,但是推动这件事的,不该是另一个脑门刻了蒙字的家伙——否则,这里面就难免又有点说不清楚的事情了。

所以蒙艺必须强调一下,你用蒋世方或者杜毅来达到目的,不合适,尤其杜毅是绝对不合适,那样的话,味道会怪得一塌糊涂。

要是用黄家人,倒是能简单一点,陈某跟黄家关系也不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而蒙某因黄家而出走碧空,黄家随手撂到赵某人,那是天经地义的捎带了,蒙老板这边对黄家的歉疚,也就会因此而变得越发无足轻重。

“可是,他明明就是老板你提拔起来的,”陈太忠听到这话,就又开始胡搅蛮缠了,“要是不让那俩搞,那麻烦您那个……中纪委的朋友一下?”

“许绍辉查他,肯定是不合适的,”蒙艺心说这小子是在试探我,许绍辉出手成不成,不过以你跟小许的关系,查个副厅长副市长的可能问题不大,查省会城市的市长,还真不行,“你觉得他现在……该有这么的大手笔吗?”

“也是哦,一个正厅一个副省,才差半格,”陈太忠听得长叹一口气,虽说赵喜才和许绍辉的地位,真的是相差悬殊,可那是综合盘算的结果,真说行政级别,那就是半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