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80章 独食和盛宴

县长和书记双双入院,这动静可就大了,不过正应了秦连成的说法——天岗县的情况已经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地步了。

这两起车祸是相当惊人的,影响力不知道比市电缆厂的那起抢劫案大多少倍,秦市长都提心吊胆了一阵,毕竟这两人是跟他谈话之后出的事儿。

所幸的是,其中一起车祸验证了他强调的问题——田县长那是座驾出了问题,倒也还罢了,赵书记可是自己的车压上了村民们挖的沟,这就是问题所在!

其实,据后来抓的到村民交待,他们挖沟只是想让车减速,从而收取过路费,而且就算收也不敢收县委书记的费,但是……谁让他着急往回赶呢?

赵书记因为脾脏受损,做了切除,三个月后转入市政协养老了,田县长本来是有机会接任书记一职的,怎奈他自己肋骨骨折也没好彻底,没能力四下跑动,所以眼睁睁地看着县委书记一职旁落。

反正,秦市长一个电话,就间接地端掉了天岗县的县委和县政府一把手,这个消息在第二天就不胫而走,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都不敢轻易触怒秦市长——这人太邪行了。

当然,天岗县出事并不能阻止市里调查拦路抢劫案,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县里就送来了嫌疑人的照片,要杨司机指认,照片不算太多,六百多张——其实就是一百多人,正面、两个侧面和背面各一。

据警方说,嫌疑人不止这些,这些是嫌疑较大的,其他的实在没办法洗了,他们用完了县里唯一一家有洗相设备的照相馆的资源,正在市里洗呢。

会计认出了其中拿铁管戳老杨的光头,被带到市局指认真人去了,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华握着司机的手,很真诚地安慰他,“老杨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给陈主任一个交待的。”

这是陈太忠再三强调过的,司机的眼睛没他想得那么糟糕,手术过后,医生说由于送治及时,将来有微弱光感可能性极大,将养得好的话,不排除有恢复微弱视力的可能。

但是这个性质实在太恶劣了,陈主任在对现代科学表示出适度赞赏之后,就说这人下手就是把人往瞎里捅呢——这么说都是轻的,伤了脑子,那就是故意杀人了。

他这意图表现得非常明显,就是要往死里整这帮人,尤其是那首恶绝对不能放过——就算你判他二十年,放出来的时候,人都不能是囫囵的。

李局长昨天恶了陈主任,今天就有意补偿,忙不迭地答应了,他原本还想让陈主任从头到尾旁观过程,怎奈陈某人不得不离开了。

这是秦市长撵着他走呢,自打想到“瘟神”那个绰号,秦连成心里就很是腻歪,他承认,天岗那边虽然连着出事,但对他而言都不是坏事——反倒是造成一点有利局面,可是再这么折腾下去,他承受不起啊。

于是,陈太忠不得不在九点被撵出了正林,心里还在嘀咕:啧……也不知道赵书记这么一摔,捡到什么武功秘笈没有?

他这胡乱嚼谷,自然是因为心里郁闷:这两起车祸真的不是我干的嘛,总不能灵异事件都推到我身上吧?

不过陈太忠今天也不得不走了,田甜一天两个电话地催他,要他赶紧把堵在路上的林肯车开走,中秋国庆这双节本来就是官场人情往来的高峰期,你这车横在路上,真的是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要多扎眼有多扎眼了。

陈某人自然不肯答应,说是没见那大队长遭报,我一定要挺过这个节日去,结果田主持悄悄地告诉他,马路那头的施工要完了,林肯再横在这儿,怕是效果就不如以前大了。

虽然明明知道,田甜是在变相地帮她老爹的忙,要尽快消除影响,不过陈某人既然跟她亲密异常,就觉得这个借口倒也不错,好吧,我去把车开走。

去了素波之后,还有人接待,那就是王浩波了,这次陈太忠和杜和平联手,冲着正林水利局下手了,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很高兴看到这个局面。

想跟陈太忠共赏中秋明月的还有一位,那就是省移动公司的老总张沛林——反正领导们的时间都不是自己的,跟谁过节也是个过。

目前,省移动跟市交通局已经初步达成了意向,给出租车上GPS系统,如果不出意外,本月就可以运作招标事宜了,只是不清楚素波警察局打算不打算插一脚。

张沛林来,肯定是要带张馨的,反正他也不做太多的解释,陈太忠是跟着田甜一起来的,倒是王浩波是孤身前来,五个人在港湾大酒店的天台支开烧烤摊子,动手的是韩忠派来的两个服务员。

烧烤、啤酒再加上西瓜、葡萄等时令蔬果,共赏明月,远处还有一个女乐师在弹扬琴,实在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三个人也很熟稔了,很放松地聊着。

说着说着,张总就想起来凤凰移动公司的事情了,说那边的经验值得借鉴,还问他有没有兴趣放马疯子的施工队来素波干活。

“马疯子都已经办理移民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只当张总试探自己有没有进入这一块的领域的野心,所以很果断地摇摇头,“这活儿也赚不了几个,而且……我都占住了,张老板你手底下的人喝西北风啊?”

“他们喝西北风无所谓,我得对得起太忠你,”张沛林现在说话也直接了很多,他现在的位子是坐上了,不过据内部消息,下一步移动会加大投资力度,海外上市也是迟早的事情。

张总没别的想法,只想安安生生地在老总的位子上呆到退休——或者临退休了再升上半格,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但是想要坐稳这个位子,怕是也不容易,张沛林也见多了热门部门领导的下场,在那些炙手可热的位子上,不管你犯错没有,干上几年必须要调整——一大锅肉不能你一个人吃了,利益均沾才是王道,想吃独食的,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有了这样的认识,他对陈太忠巴结得就越发地紧了,只求自己能多干一两年,或者就算调整,也调整到一个好一点的位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不过,他这么问也确实是出自公司发展的需要,“现在的移动,什么人都缺啊,张馨都能去机房操作两下,底蕴远远比不上电信……底子太薄。”

“那我弄俩施工队,帮你施工算了,”王浩波听得就笑,他现在的身份,比张沛林要差一点——将来会差得更远,不过熟人了嘛,随便说说无妨的。

“行啊,不过,最好是你们水利厅通信站的人带工,专业还是很重要的,”张沛林笑着点点头,“反正,浩波你的人来干……只要质量能保证,什么都好说。”

“那我回头问问吧,”王书记却是没想到,自己随便坐一坐就接了这么一个活,他现在级别上去了,跟张国俊关系也很好,但是分管的口子不行,没有来外财的地方,日子过得还真不算宽松。

他们这么说着,张馨在旁边却是感触颇深,别家的施工队打破头要进场,要接移动的工程做,各种手段都使上了——甚至都有人求到她父母的门上,因为听说她是张总眼里的红人。

可是王浩波随随便便一句玩笑话,张总就拍板了,看那架势,还有把全省的单子都包给他的趋势,想一想别人的辛苦钻营,她没点触动才怪。

最近张经理接触了一些这样的人,很多人不求大包或者一包,只求能得到二包或者三包,也就是说,王浩波竖一杆旗起来,直接将大部分的活儿包出去都没问题的,厅级干部的人情……那真不是盖的。

事实上,张馨有一点没有想到,王书记却是想到了,这个活他自己不能完全吃下去,也不该完全吃下去,还是那句话,独食不肥,吃多了要遭报应的。

再说了,施工这活儿本来就是赚点人工费,素波还好说一点,要是下放到下面各个地市,成本就太高了,不如他大包下来,分包给各地的移动分公司,利润少一点却是省心不少,而且不遭人记恨,排排坐吃果果才是王道。

说完这个话题,就转入了今天的正题,张沛林联系了几个手机方面的业内人士和专家,有人表示了,如果企业出得起钱,倒是能考虑去做个顾问或者总监什么的。

不过,让陈太忠吃惊的是,这些人很有一部分在通地集团里,而且有那有点身份的居然表示了,你凤凰想自己搞手机不现实,最好跟通地联营搞个手机企业——反正通地旗下,现在不止三两家在上手机生产线。

“将来的准入也是个问题,”张沛林说到这里,叹一口气,“挂靠上通地是个不错的选择,要不然大网入网证……未必好办。”

通地集团?那家公司猫腻可是大了去啦,陈太忠心里太明白了,而且他都惹了通地的副总了,听到这儿不由得冷哼一声,“挂靠……不就是剥一层皮吗?我还就不信了,这入网证就那么难办。”

真的不好办啊,这可不是电话、小交入网那么简单,张沛林心里太明白这点事儿了,这里涉及的利益太多了,不过,想一想陈太忠的能量,他还是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笑着点点头,“反正,要是能挂靠上阿尔卡特的话,总是不错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