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8章 威胁

李华知道陈太忠来头不小,能让杜和平着急着迎过来的主儿,绝对不会差了——尤其这杜市长是个臭脾气,你光来头大,人家老杜都未必鸟你,还得是老杜服气的人。

所以他对此人的态度就是,千万不能怠慢,却也不需要多认真,反正就算再认真,人家杜市长也未必领情,反倒觉得是我该做的一般。

而且,说你陈主任厉害,这话不假,可是受伤的又不是你,那个家伙无非就是凤凰电缆厂开大车的工人,跟你关系特别近的话,会落魄到那个地步吗?

说穿了,案子不算太大人也没死,眼睛瞎没瞎都是一说呢,抓紧时间破案是应该的,但是限时十二个小时或者二十四个小时……那不是开玩笑吗?警力不是这么浪费的。

“难说多长时间破案?”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了半天,又是哈哈一笑,“看来李局长对下面的同志没什么信心?”

“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而是它存在个流程,大案要案优先,”李华听这话头不对,只得沉声解释,“案子性质很恶劣,但是还排不到重中之重去,我只能答应陈主任你尽快破案。”

有蔡主席撑腰,他可不怕陈太忠——毕竟办案的是警察不是你陈主任,当然,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至于说此人是秦连成的老部下,那麻烦您把秦市长喊来再说吧。

“哦,正林的大案要案很多吗?”陈太忠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灿烂了,“举几个例子出来?”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正林的大案要案很多”?李局长听到这阴阳怪气的话,越发不满了起来,索性不看他了,侧头看一眼杜和平,“杜市长,情况我大致了解了,局里会调集精兵强将,尽快破案。”

“你还是给陈主任一个期限吧,”杜市长见这家伙有点炸刺的意思了,心说我今天帮陈太忠是帮定了,合着我杜某人亲自到医院了,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杜市长,那里是天岗县,不是市区,”李华叹口气,看起来颇有一点为难的样子,“就算是神仙,也不敢打这个保票,说什么十二小时二十四小时破案。”

“这话是你说的?”陈太忠一听,越发地火了,这是欺负哥们儿跌落到凡尘了是吧?“破不了案光知道强调困难,你的工作就是这么干的?”

“我不能行,那你来干啊,”李局长一听这话,也火大了,屁大一点事儿,你倒拿着做起文章不放手了,“你知道警察局每天要接手多少案子吗?”

“不需要你跟我说这些,我又不是没干过政法委书记,”陈太忠摸出手机来,斜睥他一眼又冷哼一声,“要是我二十四小时破了这个案子,你是不是要引咎辞职?”

“你!”李华好悬没被这话气晕过去,他有心答应下来,可是还不敢这么赌,谁知道人家有什么路数没有呢?凭良心说,这案子真下工夫的话,二十四小时破案……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个可能的代价,是很高的,得买通各路牛鬼蛇神,才查得出作案的嫌疑人,是的,只是查出,抓捕那就是另一说了。

而且,事发地段在天岗县,不是在正林市区,打听起来太费劲了,消息也零散,真是限制在二十四小时内的话,相当不容易——你说为了这么件小破事儿,值得吗?

“我什么我?”陈太忠抬手一指他,不屑地哼一声,“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我这个外地人是怎么破案的。”

他的话说得非常不客气,这是跟警察打交道太多了,他知道要是现在拧不住对方办案,那等破案就是遥遥无期了——杜和平在场都是这个结果啊,或者……将来因为什么别的案子,能牵扯出这案子来,也就是如此了。

临泉那小偷县就可以为力证,警察们不知道那儿有什么东西吗?知道!有人管了吗?没惹出天大的事情来,没人去管!

一边说,他一边就拨通了秦连成的号码,“老主任,我太忠啊,您托我问的山货的事情,我没办法帮忙了,你们正林的投资环境,太差了。”

“投资环境?”秦连成在那边听得就是一愣,关于山货,他前一阵给陈太忠打电话的时候,确实说过这件事,正林山区多,有纯天然野菜,有多年生灌木可做无烟木炭,有中药材……这些东西,在欧洲有相当的市场。

但是,正林人走不出去啊,秦市长自己就知道,省药材公司有几个不得志的小干部辞职下海,专跑欧洲做中药材生意,不能说赚得盘满钵满,起码一年百十来万美元是有的。

所以他托陈太忠帮着问一问,说是我们手上有这些东西,你看能不能帮着在欧洲打开一下销路,到时候哪怕凤凰定向收购,也是不错的不是?

可是,这说的也只是收购,却是跟投资环境无关,不过秦连成也是反应机敏之辈,听到这里就明白了,“呵呵,那个案子,李华不愿意下功夫?”

敢情杜市长都将他的事儿跟秦市长说了,只是两人都是副市长,不合适走得太近,而这次是杜和平邀请陈太忠来的,秦连成就没冒头。

但是,说是没冒头,两人却已经商量好了,晚上也不喊别人,就是三个人一起坐一坐,不成想临到下午一上班,就得了这么一个消息。

“李局长说,案子很棘手,给不出来具体破案时间,”陈太忠斜睥着李华,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老主任,不是我胡说,正林的名声,我以前一直听说过了,总觉得未必吧,现在才知道,有些地方确实有失控的危险。”

李华已经听出来他在给谁打电话了,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抖动两下,有心辩解又不能说人家说得不对,心说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给我告黑状?

他可以不卖杜和平的面子,但是绝对不能不卖秦连成面子,秦市长本身就挂着常务二字,听说省里还有强力后盾,本来他火得都有点甩手走掉的意思了,只是琢磨这样会不会让老杜记恨,结果现在听到这电话,却是不敢走了。

不过李局长心里也真的奇怪了,心说秦市长原来就是你的老主任,现在也比你强出这么多,你怎么就敢如此危言耸听呢?

“失控的危险”——你这不是在打脸吗,有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而且,这家伙又说什么投资环境的,你不是干部吗?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就是在胡说,”秦连成在电话那边听得就笑,他对陈太忠的秉性算是相当了解了,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家伙又要犯浑了,“行了,我也有意整顿一下正林的社会风气,你说打算让我做点什么吧?”

秦市长这话不假,谁也不愿意出去之后,脑门上顶个“小偷之乡”的帽子——而且他新官上任,就跟周勇一样,抓社会治安和抓经济,都属于绝对不会犯错误的,最多最多,注意控制好力道就是了。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对陈太忠的破坏力太清楚了,要是不管那家伙,任由其胡来,最后捅出的篓子指不定能上天。

不过这个理由他就不能说了,所以很自然地开口,要小陈提要求,心说这是老领导我对你的关心和照顾,你得领情。

“我跟李局长吹了牛了,二十四小时破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老主任,我记得您总指示我,‘只要我们党认真起来,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这也该认真一把了吧?要不我真的会怀疑有点失控了。”

“啧,你这是威胁我呢,是吧?”秦连成声音变得严厉了些许,旋即叹口气,“好吧,我被你威胁了,怕你把事儿捅到天上去,这总可以了吧?”

这是秦市长跟我串供呢,陈太忠听得明白,心说老主任也仅仅是个常务副,要大动的话,怕是还要面对一些压力,所以让我帮他分担一点。

这简单嘛,他笑一笑,“什么威胁不威胁的?看您这话说的,我是知道,老主任最关心我们这些老部下的成长了。”

“不跟你扯了,两个小时以后,你来我办公室,”秦市长放下电话之后,扭头吩咐自己的秘书,“打电话给天岗县的赵书记和田县长,要他俩两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我的办公室。”

小陈肯帮我分担责任,我要不借着这个机会整顿一下治安,顺便敲打几个人,那我不是傻的吗?如陈太忠所要求的一般,秦市长根本没考虑市警察局那边,直接从县委县政府下手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冲杜市长微微一笑,根本不看一边脸色发白的李华一眼,“老主任居然说我威胁他,我冤得慌不是?”

“我也听着,你好像是在威胁他,”杜和平点点头,黑着脸,不过眼里却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太忠,你这家伙胆子不小啊。”

李局长的神经比较粗大一点,一开始还没注意“威胁”俩字儿,只当是秦市长跟陈太忠关系不错,所以才有这样没大没小的玩笑,不成想电话撂了之后,这两位居然一个“没威胁”一个“有威胁”地聊起来了。

有问题啊,李华神经粗大可人绝对不傻,听了两句就反应过来了,姓陈的刚才话里说了两次“失控”——这,这他妈的的真的是有所指啊。

丫挺的居然有威胁秦市长的本钱……想到这个可能,李局长只觉得背心一阵发凉,看一眼杜和平,讪笑着发话了,“杜市长您看……我也没说不办不是?”

“你强调了实际困难,”杜和平点点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小陈要你定期破案,那难度是大了点,我个人……能理解。”

能理解是不错的,但是杜市长唯恐他听不出是反话,特意加了“个人”俩字,说完转身走了,“太忠,这儿有我带的人招呼着呢,走吧,去我办公室坐一会儿。”

“杜市长,您指示一下我接下来的工作啊,”李华紧追两步,眼见对方头都不回,终于止步,直到不见了对方踪影,才悻悻地哼一声,摸出了手机,“领导家丢一罐茶叶都是大案子了……贾秘书吗?有个事情,我要向祁市长汇报一下……”

李局长接下来的反应暂且不表,单说陈太忠一行人跟着杜和平走了,等到了杜市长办公室的时候,水利局局长已经来了,正等着呢。

将吕鹏介绍给局长之后,两人就到小接待室聊去了,陈主任和杜市长坐在里间,说起刚才的事情,副市长有点唏嘘,“还是常务副的话顶用啊。”

“关键是,秦市长也想有一番作为,”陈太忠笑一笑,开导着他,“反正我折腾习惯了,老主任也就借机整顿一下。”

“哼,”杜和平哼一声,信手从桌上拿起烟来,才要给他丢一根,接着又是一笑,“忘了你不抽烟了……正林这个风气太坏了,反正领导受不到影响,就没人出这个头。”

他将烟在桌上顿两顿,才叼在嘴上点着,一边喷云吐雾一边感慨,“本来能理直气壮打击的黑恶势力,现在居然要套上个人恩怨的名义……都是什么事儿嘛。”

“那为什么不正面打击呢?”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解,“黑恶势力胆子再大,也没胆量跟政府对抗吧。”

“打击了没好处嘛,”杜和平回答得天经地义,“尤其是外面的小偷,你知道他们能给正林带回多少钱来吗?多少人指着收他们保护费过年呢,这个带动经济的效果,比外出打工……要强。”

“发展经济,不能靠这种歪门邪道,”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他觉得老杜有点辩护的意思,“这么长久下去,迟早要出大乱子的!”

“他们现在不就惹出大乱子了吗?”杜市长看着他就笑,“得罪了你,这麻烦可不小,你猜秦市长……会怎么处理此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