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7章 震怒

陈太忠却也没想到,自己碰到的人居然是老杨的侄儿,说实话,他接触了这么多人,身上老式干部作风最浓的,当属助力车厂生产厂长李天锋,第二就排得上这杨华了。

这二位的事迹,说起来那是有点食古不化,陈某人也觉得这二位有点跟不上时代了,可是说起心里的感觉,他认为在这么浮躁的年代下,还能坚持一些东西的人,是值得钦佩的。

见了是凤凰人他都要救,那现在瞎了眼的是杨华的侄儿,陈太忠心里这个火是再也憋不住了,上了素正路,手机有了信号之后,他先通知了杨华,又打了电话给杜和平,“老杜,我朋友的侄儿,就这么出事儿了,你看该怎么办吧。”

杜市长一听吓了一跳,再问一问,就只能苦笑了,“他要抄那样的路嘛,要是走省道和一级路,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行了,我安排医院,安排最好的医生,嗯,再跟警察局说一声。”

“不是说一声,我要破案,”陈太忠听他说得有点轻描淡写,就不答应了,又将自己在路上遇到的闹心事说一遍,“……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我就奇怪了,这正林还是在咱市委市政府的有效领导之下吗?”

“穷山恶水出刁民啊,”杜市长听得长叹一声,“这话我在驻欧办就跟你说过了,不是我不想管,是我没这个能力,好了,咱们见面说吧,我总要给你个交待的。”

陈太忠也知道,杜和平说的是实话,怕是给自己“交待”的时候还要咬着牙,上次丫不就是说谁谁被偷包了,结果也是追回包没追回人吗?

可是,听到这样的回答,他心里面这痛邪火烧得越发地旺了,抬手就又想给秦连成打个电话,不过想一想,不知道老杜和老秦关系走到哪一步了,他又硬生生地将压制住了自己打电话的欲望。

上了素正路,那速度就快很多了,约莫一个小时就抵达了正林市区,这是山区中的一块小盆地,面积不算太大,可由于建筑较为集中,看起来景象也不输于通德市区。

司机得了吕总的吩咐,知道要着急救人,又由于开着凤凰牌子的车,一路喇叭长鸣,在车道上左冲右突,也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冲进了正林市第一医院院内。

这家伙开的是如此地快,张爱国在后面咬着咬着就看着远去了,不过这么一来,桑塔纳也闯了几个红灯。

要说这事儿也怪,三菱车开得那么嚣张,交警不去管,反倒是追着的时代超人,被一个警察盯上了,骑上一边停着的摩托就追了过来。

不过,张爱国开车技术比那司机有所不如,可对付这摩托还是不成问题,那警用摩托想超车,被他狠狠地别了一下,差一点骑到马路牙子上去。

第二次,警察要超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心眼,果不其然,那时代超人又抖了一下方向盘,警察气得停下摩托就去摸对讲机。

他正盯着时代超人念车号呢,不成想见人家一把方向盘,钻进了市医院,所以,这位又骑着摩托追了过去,等进了市医院,见时代超人停在那儿,两个小伙子刚刚下车。

“驾驶证,”交警火了,手一指张爱国,心说要不是老子干了几年有点经验,今天就让你小子祸害了,这事儿啊,不能就这么完了。

“老板的朋友急救呢,我们送钱的,”张爱国对付这种场面,那是轻车熟路,他笑着一指走向三菱车的陈太忠,顺手又拍过去两盒硬中华,“兄弟,那是救命呢,你担待一下啊。”

“驾驶本儿,”交警吸一口气,一脸正气坚持要看,却是不收那两盒中华,接过驾驶本翻一翻就要往口袋里揣。

“我说兄弟,面子我给你了啊,”张爱国笑嘻嘻地发话了,这个表情他是学自陈主任,因为他觉得笑着发狠比较酷一点,一边说,他一边一指车前脸,“麻烦看一下通行证。”

交警听到他的解释,又见三菱车上有人满脸是血地往门诊里走,早就有点理解了,只不过心里气儿不顺罢了,听他这么说,走到前面看一看。

他瞥一眼通行证,心里琢磨一下,一辆时代超人就够我头疼的了,再加一辆三菱吉普,这势力估计不好扛得住,于是试探着问一句,“嗯,省委通行证……你老板是做什么买卖的?”

“凤凰的陈太忠,处长,”张爱国笑着解释一下,见对方还是一脸迷瞪,说不得又补充一句,“你可能没听说过,跟杜和平跟秦连成都很惯。”

“是吗?”交警半信半疑地看他一眼,见对方神情不似做伪,抬手接过两盒烟,往口袋一揣,手又伸出来了,“不行,再给两盒……你差点把我的车别翻了。”

“哈,好好,”张爱国笑着点头,拉开车门又摸出两盒烟来,“真不骗你,你看,那辆O牌是不是杜市长的车?”

医院门口又驶进来几辆车,面前是辆警用吉普,紧跟着的就是一辆黑色奥迪车,交警一看,迅即地抓过烟,随手将驾驶本丢给张爱国,一边揣烟一边往那边跑,也顾不得说话了。

“啧,还是穷啊,”张爱国摇头感慨一声,要是在凤凰如此折腾一下交警,哪里会如此容易说话?

来的还真是杜和平,他走进五官科的时候,正撞见陈太忠出来,脸色铁青的那种,禁不住出声发问了,“怎么样,要紧不?”

“左眼估计保不住了,”陈太忠咬一咬牙,他对眼科不太熟悉,想帮忙也无从帮起,“还好没有伤到脑子。”

“这是市警察局副局长李华,分管刑侦工作的,”杜和平简单地介绍一下身边粗壮的汉子,“这是凤凰科委主任陈太忠,连成市长的老部下。”

只这一句话,就知道杜市长不太用得动警察局,要不他还用说什么连成市长吗?

李局长身着便衣,不过身上那不怒而威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他沉着脸点点头,“没伤到脑子就好……你们谁最了解情况?”

最了解情况的,肯定就是那会计了,李局长带着人,找一间房子进去做记录,陈太忠看着这些人离开,转身冲杜和平发问了,“这姓李的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早就听出苗头不对了,再说了,丫带了那么多人,做个记录还要你这个副局长亲自去吗?不愿意陪着领导说话,态度明显不端正。

“他表妹以前是蔡主席家的保姆,”杜和平面带苦笑地答一句,“他只听祁市长的话,其他人想用他很难。”

蔡主席自然是正林系的领军人物蔡莉,祁市长则是正林市政府一把手祁勤奋,原省纪检委副秘书长,由市委副书记到市长只用了一年时间。

就是这次,杜市长拎人出来也是亲自打了电话,他在警察局不是没熟人,但是小陈很生气,拎个个头小一点的出来,怕是不能让人家消气。

市长混成你这样,窝囊不窝囊啊?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的,不过最终还是冷笑一声,“合着他们把正林搞成这样,还有道理了?”

了解情况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儿,笔录的时间要长一点,没过多久李华就出来了,冲杜市长面无表情地摊一下手,“又是天岗县的案子,那里地形太复杂,调查很不容易开展。”

这是天公地道的大实话,山路的地形不复杂才怪,而这路段一般经过的车辆也不多,出了事认倒霉的司机也不少,大家都知道那里不太平,尽量少走就是了。

事实上,李华心里还埋怨呢,老杜你出马,我以为是多大的案子呢,合着就是凤凰电缆厂一送货的车被人抢了——没抢货只抢了点钱,你至于这样吗?

当然,要是那司机死了也算,抢劫杀人是大案子,司机只是挨了两棍子,了不得瞎一只眼睛——这案子性质恶劣不?够恶劣了,但是咱正林好歹三百多万人口呢,每天发生的案子,比这恶劣的最少有那么五六起。

医生当得久了,对生生死死的事情就无所谓了,分析起病情来很冷酷,警察也是这样,当得久了,这点小案子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可是陈太忠听得不干了,“你也别跟我说那么多,我就问你一句话,什么时候能破案吧,十二小时还是二十四小时?”

“呵呵,”李局长还他一个笑脸,冷笑的那种,“这种案子……难说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