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6章 路难走

杜和平敢说这话,还是跟上一次王浩波去正林,没见到分管副市长有关。

正林地区百分之七十都是山地,水不是太多,却也有四五条大一点的河,由于降雨量不是很充沛,平日里就没有多少水,而一旦遭遇暴雨山间小溪暴涨,又要防备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水利工作不好搞。

所以为了保障用水,正林有七八个大一点的水库,但是小水库就不好搞了,万一有个情况,小水库基本上起不到蓄洪作用,反倒容易形成隐患——说穿了还是穷,预警系统不完善。

这些水库里,只有两个是正林自建的,所有权和调度权完全属于市里,其他的水库都是水利局代管,水利厅在这些水库上有话语权。

当然,这个话语权,厅里也不是很看重,水库建起来就是让人用的嘛,除了出现特大旱情要协调下游地区用水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就是当地水利局做主了,反倒是维护的时候,水利厅不能只等正林市政府出钱,自己也得拿出点银子来。

王浩波去下面考察,水利局局长为了体现出自己的尊重,就想请分管市长出面来陪,结果那市长接待林业厅的考察团去了——林业厅的投资多,而且手里掌握着砍伐林木的指标,这可是他手里一项重要的财源,而水利厅一个副书记,见不见吧。

水利局局长也挺恼火的,又知道自己不受市长待见,索性就在王书记面前歪嘴了——一个是我面子不够大,一个就是人家觉得,林业厅比水利厅重要。

王浩波一听这话,自然是恼了,心说你不拿村长当干部,行,回头咱们慢慢地算这个账,他为此都跟陈太忠抱怨过。

而陈太忠在驻欧办的时候,跟老杜聊得兴起,问一问知道杜市长跟那位副市长也不搭调,随口就说出来王书记的感慨了——当然,他的用意是说,这年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得太过,对省里下来的领导,多少要有个样子。

他随口说一说,可老杜就记在心里了,人家陈主任对他也没什么需求,再看看人家接触的人层次,人家就算有麻烦,估摸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算正林有事,找秦连成不比找他好用吗?

所以他回来之后,略略打听了一下,意思是想了解这水利局、王书记跟陈某人会有什么样的交集,丫怎么就能知道这个典故呢?

杜市长一打听才知道,合着王书记跟陈主任关系不是一般地铁——蒙艺提拔上去的人,而水利局今年跟厅里要钱维修水利设施,钱下得很不痛快,说是你们往常挪用得太多了,这次市里补吧,甚至连农网改造的钱都拖着呢。

偏巧地,有人找到杜和平,也想搞这个农电网,这人跟水利局的不熟,不过杜市长是分管工业,小水电——勉强也能算到工业里吧?

杜和平本待说你这是异想天开,不成想那位说了,省里已经出现类似的公司,承包甚至是自建小农电网了,生意人对类似的新项目都是特别敏感的。

水利局……王浩波?杜市长隐隐觉得,里面似乎有点文章可以做,说不得一个电话把水利局长拎了过来,想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等他听明白,建福公司起家于凤凰,王书记不但监管农网改造,还跟建福公司有较深的联系,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痛打一顿求自己办事的那位——你小子办事就不打听一下水深水浅?

正林的水利局长并不知道建福的后台是谁,但知道那是个大能人物,扛得住凤凰市电业局,似乎省电业局对这个公司也无可奈何,省水利厅还在推广这个经验,当然,得到厅里认证的也就只有这么一家公司。

反正,别人家的事儿,他是不怕说的,说到最后,还不忘记请示一下杜市长,“您要想彻底了解建福的情况,我可以帮您问一问。”

杜和平心里已经有底儿了,于是就让他当面打听,很显然,这个答案并不难获得,局长的回答也正在他意料之中,“可能凤凰科委的陈主任……比较支持这个公司。”

杜市长第二次涌起了打人的冲动——不是假打是真打,老杜的工作作风其实不是特别温柔,而且求到他的那家伙不是外人,吃他两脚肯定不敢吭声。

那小子差一点让我恩将仇报了!杜和平撇开这个念头,盯着面前的水利局局长,半天方始发话,“那你们为什么不联系建福公司合作呢?”

“梁市长……咳咳,梁市长没指示,”局长干咳两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了,“厅里也没下硬性规定,我们下面办事的,不好做主拍这个板。”

“要是我让你办呢?”杜市长哼一声,直截了当地发话了,经过这一难,他反倒是将很多事情看开了。

“这个……我个人表示支持,但是梁市长那儿,”水利局局长脸上也有点为难,“恐怕还得您跟他打个招呼。”

“水利厅那几座水库,你做主不就完了?出了事儿你推到我这儿来,”杜市长也不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一边说,他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相信,王浩波到时候也不能不管你吧?”

“可王书记跟梁市长……”局长的话说到这儿,就实在没办法说下去了,那俩都是他的领导啊,他只能希望自己的暗示能被杜市长听懂。

“嗯,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事儿了呢,”好嘛,杜市长岂止听懂了?人家似乎连里面的因果都清楚得很。

于是,杜和平就能喊陈太忠过来坐一坐,不过这几座水库的小水电较大,又是才经过农网改造的——甚至这改造尚未全部竣工,要是马上卖的话还真是麻烦,所以就是先租后卖。

不管怎么说,这就是又拿下一个地区来!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心里也是美不滋滋的,虽然涂阳和正林的农电网,运作模式跟凤凰的都不相同,但是毫无疑问,建福公司已经张大了嘴巴,开始蚕食天南各地市了。

什么叫不可阻挡?这就是了,哥们儿的势力在急剧地膨胀,年轻的驻欧办主任不住地提醒自己,一定要管理好,不能让这两个地区砸了建福的牌子……嗯,要戒骄戒躁吖。

这次去正林,他就带上了张爱国,还有吕鹏,让他郁闷的是,凤凰到正林的路也不好走,不是坑坑洼洼的就是在修路。

吕鹏坐着的是辆三菱越野吉普——走私货,倒是还好点,陈太忠的时代超人可就痛苦了,进了正林不多远,吕总的车停下来了,“陈主任,不行咱们绕远走素正一级路吧?”

素正一级路是得过鲁班奖的,现在修修补补也挺破烂的了,不过再怎么说,也比眼前这路好走一百倍,唯一麻烦的是他们眼下走的是凤凰到正林的省道,想穿到素波到正林的省道上,不但绕远,中间的路恐怕会有点不好走。

不过,吕总的司机是从马疯子那儿临时雇的,为的是抬高身价,司机倒是对路途挺熟,说虽然绕远但绝对会快一个小时以上。

那就走吧,陈太忠心说桑塔纳虽然是公家的,但也没必要可劲儿折腾不是?他索性坐到了三菱吉普上,让张爱国开着车在后面磕磕绊绊地跟着。

这正林不愧是山区多,就没多少好走的路,好不容易走上一段不错的路了,前面又塞车了,司机探头看一看,咂咂嘴缩回头来,“收费呢,也不知道是又压住谁家的猫狗了。”

这革命老区觉悟就是高,民风也彪悍,村子旁边有人家猫狗被压死的话,村民们就要拦住过往车辆收费,什么,你说肇事车跑了?跑了就收你们的啊,我们请你路过村子了吗?

不过这次他猜得有点错,拦路的是个少一条腿的瘸子,也不说别的话,就拿两根拐杖站在那儿,一根支地一根拦车,你要不停……可以试试压死人家不是?

总算还好,瘸子见了三菱吉普和时代超人,拐杖就收回来了,看起来也是个做长久买卖的,知道什么人的钱能收,什么人的钱不能收。

又走了不到一个小时,路断了,旁边用土垫出来一条小路,上面还有铁板,过大车都没问题,俩男人站在一边收费,这次,就连陈太忠这两辆车也不能幸免了,司机不想给,就问你凭什么收费呢?

“不交钱你别走,”收钱的人挺气粗的,吕鹏听得有点恼火,探头出来发问了,“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呢?那路也不是我们弄坏的,”这位见他气粗,却也不含糊,不过总算婉转解释了一下,“这路是村民们集体修的,你当就我们俩拿着花呢?”

人家将“村民们集体”五个字咬得极响,显然也猜到这几位有来头了——可是你越是领导,就越不敢跟村民们叫真,市长来了都不好用,要来的是乡长……估计还能有点作用。

“给他,不就五块钱吗?”陈太忠听得麻烦到不行,心说这正林也太那啥了一点吧,怎么都是这种人啊?

这还是好的呢,又过一段路,就快要上素正路的时候,前面过个弯道,一眼看到一辆大卡车停在那儿,一个女人站在路中间没命地摇手,路边坐着一个男人,满脸是血。

三菱车司机根本不带犹豫的,一脚油门就轰了过去,那女人见状,忙不迭地跳到一边去,结果她一让开,前面就是几块大石头挡着路,总算还好,石头都不在正中间,三菱车过得去。

“停下,”陈太忠哼一声,“那车挂的是凤凰的牌子,看看怎么回事。”

人不亲土亲,陈某人一向是比较护短的,当然,要搁在往日,他也许没心情管,但是今天遇到的两件事让他挺心烦的,又见乡亲出事,心里这一团火就有点按捺不住了。

见三菱车停下,后面的时代超人也只得停下了,陈太忠胆子大,不管不顾地下车走上前一问,才知道这俩被打劫了。

两人是市电缆厂的,要给正林送电缆,结果走到半路见大石头挡路,司机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想一想是白天,就下车就搬石头,结果路边猛地跳出十好几个人来……下面的事儿也就不用说了。

最为可气的是,这帮人上来,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打,光打还不说,有人拿着钢管直接就对着脑袋捅,司机的一只眼睛已经被捅得血流不止了,瞎没瞎不好说。

总算是女人知道不好了,她是跟车来要钱的,包里也有两千多的现金,供路上加油住宿等花用,忙不迭掏钱出来,“别打了,别打了。”

那帮人拿了钱,自然呼啸而去,临走之前将汽车钥匙拔下来扔进了山沟,更有人嫌钱少,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砸得稀烂。

女人站在这儿拦车,也等了两辆车,不过司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见状反倒是加速离开了,女人着急同事的病情啊,想把石头搬到中间阻路,但是她的力气又太小,正没命地搬石头呢,陈太忠等人到了。

“现在的人,真的太冷血了,这也是革命老区?”女人义愤填膺地吵吵着,陈太忠听得哼一声,心说这算什么,你还没见到甄宫正那判决呢——这是一个良心泯灭的年代。

“行了大姐,你碰上陈主任算走运了,”吕鹏有气无力地回答她一句,“我们去正林办事,只能把你们送到正林……这老哥的眼睛得快点治。”

还治个什么啊,瞎了!陈太忠心里明白,怕是我出手都弄不好了,想到这个,禁不住一时动了怜悯心,转身向桑塔纳车走去,“老吕给他们拿五千,你们两个……回了凤凰,把钱还到建福公司。”

“建福公司?”男人一直沉默着,听到这话才惊讶地问一句,“你们认识杨华吗?”

敢情这位是杨华的侄儿,市电缆厂的效益一直不怎么样,由于开发区又引进了一家电缆厂——这还是余凤霞的项目,日子越发难熬,不过妙的是,那家电缆厂开工,这家居然能揽到外协了。

总之,就是不死不活的样子,做侄儿的还说想去叔叔那儿干,结果杨华说公司草创前景还不太好说,你先捧着你的铁饭碗,要不弄个内退再过来也行。

“老杨的侄儿啊,我是吕鹏,今天还真的救对人了,”吕鹏转头看他一眼,叹口气,他是总经理,杨华是副总经理,两人配合得还不错,合同谈判方面的事情他管,跟农民打交道的事情,是杨华负责,“费用我帮你垫了,先上车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