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5章 拍脑门(下)

那是我敲诈出来的,就算建个电缆厂他们也得认!陈太忠才待洋洋得意地解释一下,猛地反应到了不妥,说不得一皱眉头,“这个嘛……其实谈了的。”

“初步定下的,是阿尔卡特交换设备的配件厂,”他重重地叹口气,随即换了一个刚毅的面孔出来,“我再去做工作,争取让他们改变主意。”

阿尔卡特的交换设备?章尧东拿起笔,刷刷地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嘴里却是在发问,“哦,这个东西的利润和科技含量怎么样?”

“法国人是最讲究利润的,应该不低,”陈太忠这话就是在胡说了,他刚才那话,无非是想向领导表示,我们都谈好投资项目了,我要硬生生地改变用途——章老板,你得看到我工作的辛苦啊!

是的,他这就是个胡诌的东西,无非是小小的邀功之举,总算是他最近一直在跟通讯口的人和事打交道,比如说信息产业部、阿尔卡特、沃达丰和曼内斯曼之类的,所以对这行业不算陌生,诌的名词倒也没什么错误。

可是要说利润,他哪里能知晓?见章老板居然做记录了,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你不是惯常瞬移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反倒是不瞬移了?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继续睁着眼胡说八道,“因为,还涉及到他们跟信产部的谈判,这件事,咳咳,就没有完全定下来,而且他们倾向于独资,我是想着……把资金引进来才是重点,暂时就没有顾得上了解利润。”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许纯良,“纯良主任经常指示我,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所以没了解这个利润……是我失职了。”

纯良主任气得狠狠地瞪他一眼,我说太忠,你自己疏忽了,就推到我身上?我早晨说的话你居然就这么断章取义,这兄弟能不能做了?

扯淡不是?许纯良来了你就走了,你俩同时在科委的日子,怕是一只手就数得过来!章尧东心里也清楚,不过这种枝节末梢的东西,他是不会在意的。

“那行,你了解一下这个东西的产值和利润,我也帮你了解一下,”章书记很痛快地点头了,旋即又跟着陈太忠瞬移了一下,“信产部和阿尔卡特的谈判……这又是怎么回事?”

从来就没有万年不易的上风头,以前陈太忠跟着章尧东的话题跑,那不但因为章书记是领导,更是因为他没有拿得出手的话题——他跟蒙老板关系不错,然而很遗憾,这并不能做为一个话题,所谓脏活,就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他不便说领导也不便听。

但是现在他说的内容,章书记愿意听,部里的决定……市委书记也有八卦之心的嘛,再说,随时掌握上层的动向很重要,积淀相关的知识做底蕴,同样重要。

能不能主导话题,不仅仅与身份相关,哪怕是在等级森严的官场里,这定理同样适用,所以,陈太忠少不得又略略地解释两句,意思是说驻欧办在欧洲牵针引线的工作卓有成效,比如说……撮合了一下阿尔卡特公司和信产部的谈判。

“哎呀,看来把你放到驻欧办,还真的是物尽其用啊,”章尧东听得也颇有点动容,心说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地能折腾,离开凤凰,在欧洲照样能闯出一片天地来,这种大事都能掺乎,怪不得阿尔卡特肯买他的账。

要说章书记对陈太忠能力的欣赏,其实并不比蒙艺少多少,换个人来,也是跟他和段卫华保持相等距离的话,怎么可能在凤凰市混到如此风生水起的地步?

但是他跟蒙艺不同的是,蒙书记对小陈赏识,不怕表现出来,因为两个人就没有交集的圈子——若有交集也是私活性质的。

可章尧东不行,他是对陈太忠赏识,但是在拉拢未果之后,他必须要跟此人保持距离,原因很简单,小陈就是他麾下的一名干部,你不靠着我,我为什么要表现出对你的赏识?正经你折腾劲儿太大,要适当打压才对。

直到此刻,他发现陈太忠一飞冲天的架势,是他无法阻拦也拦不住的时候,说话就直接了很多,套话明显地少了,“那这个事情你充分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吧,不过我认为,搞个手机企业,应用面要宽很多,发展潜力也非常巨大。”

“谢谢章书记指示,”陈太忠点点头,他很明白对方的心理,既有点舍不得那个无中生有的配件厂,又非常强烈地想上手机项目,毕竟,做领导最愿意推行的还是自己的意图,“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努力。”

“嗯,你忙去吧,我再跟小许说两句,”章书记见他领会了自己的意思,笑着点点头,却是随口将他撵了出去。

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陈太忠心理有点别扭,脸上还得不动声色,站起身走了之后,他想一想不甘心,找个厕所进去,反锁了隔断门穿墙溜了出去。

他担心得一点都不多余,章书记果然是想让科委投资来搞这个手机企业,市里当然也要支持一部分,但是市里的钱,要算到对科委火炬计划的拨款中。

凤凰市拨给科委的钱,没有创新基金的份额,走的全部是其他名分,这几乎是全国独一份儿,没办法,别人家的创新基金是不要回报地撒钱,偏偏凤凰科委这里相当于贷款,要回报的。

总算是凤凰科委名气在外,省里市里支持的力度也很大,少了这一块,都比别的地市多出来这一块儿还要强——所以科委的人对此并无怨言,榜样就得有个榜样的样子。

市里拨款算到科委的头上,这一点并无不妥,但是市里还要占相应的股份,这就有点那啥了,那我们火炬计划的资金岂不是虚胖了?

不过,许纯良犹豫一下也答应了,反正都是公家的钱,但是他要求市里不能控股,“最起码在获得稳定收益之前,我觉得没有什么部门能比科委更好地建设这个企业了。”

“但是那样的话,企业的级别上不来,”章尧东对小许,真是什么都能说,科委下属企业和市政府下属企业,绝对是两个概念,“反正这事儿不着急,还要看法国人那边的意思……小陈也真厉害,跟驻法大使馆不对劲儿,还能弄出这么大动静。”

“您也知道了?”许纯良听得有点微微的惊讶,这事儿并不算很秘密,但是流传得也不广,错非有意关注还真的不可能知道——国外的事儿,跟咱国内能有什么关系?

“你说等驻欧办稳定下来了,再搞个驻美办,让他去开拓,好不好?”章书记突发奇想瞬移了一下,却害得某人身子巨震,好悬隐身术失效。

我说,不带这么玩的啊,合着你们都看见我好欺负?你要真敢这么搞,哥们儿立马撂挑子不干了……

这就是陈太忠回凤凰以来,接到的最艰巨的任务了,然后他随便一打问,就有点傻眼了,搞这么个手机企业,不算占地费什么的,最少最少也得投资三千万——这三千万是要啥没啥,就跟他老爸那个装配车间类似。

“真想上规模,最少得一个亿,这样你就可以OEM别人的产品了,”张沛林这么告他,“而且营销的费用很大,三五千万根本不够看的,三五个亿都不多,而且天南并不是电子产品集散地,搞这个缺乏成本优势。”

甭管缺不缺的,领导决定了要上,他就只能硬着头皮去努力了,然而,这还不是让他最郁闷的,更郁闷的事紧接着就来了,章尧东要他尽快回法国。

这是不是章书记着急上手机,那实在不好说,但是市里也有充足理由让他尽快离开:普天同庆的日子就要到了,驻外单位要防着别有用心的人搞破坏。

段卫华也催着他回去,太忠啊,马上就是十一黄金周了,驻欧办草创伊始正是打牌子的时候,没啥要紧事儿就回去坐镇吧。

我本来想着过了中秋才走的,没想到你们这么迫不及待,只剩两天就是中秋了嘛,陈某人悻悻地叹口气,打起背包走人了。

不过,他显然不会那么规矩,别人说是啥就是啥,他根本没往素波跑,第一站先去的是正林,杜和平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杜市长作风正派,那些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于是没几天,杜和平就紧跟着回来了,他知道该谢什么人,又知道陈太忠也在凤凰,就强烈要求陈主任来正林坐一坐。

这不是他觉得自己安全了就拿乔,不肯来凤凰拜会,实在是风波刚过,他要是四处乱跑的话,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歪嘴——老杜其实是有问题的,不过有人帮着摆平了,你们看,他这一没事儿了,就得谢各种人情了不是?

不过杜和平人虽死板,出手却也不小气,太忠过来谈一谈吧,带上建福的老总,条件合适的话,正林的小水电就包给他了。

杜市长只是分管工业的,分管农林水的市长另有其人,他跟水利局的局长也不搭界,但是,他就是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