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4章 拍脑门(上)

“唐姐,早上好,”王伟新慢悠悠地追上唐亦萱之后,按着惯例笑嘻嘻地打个招呼,顺便瞥一眼她身边的女人——他确实看着眼熟嘛。

不过,他不看不要紧,一眼扫过去之后,禁不住放慢了脚步,“我说,晓艳……蒙校长,原来是你?”

“是啊,我陪我妈跑步来了,”蒙晓艳笑着点头,想起昨夜的荒唐,她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下一刻,她又不服气地看唐亦萱一眼,哼,现在你可是我妈,有负罪感没有啊?

你妈?王伟新听到这话,一对眼珠子好悬没掉到眼眶外,自打他知道了蒙晓艳的来历,三十九号的那点恩怨是非,他就打听清楚了。

一个是叛逆心理强烈的小公主,一个是得不到女儿承认的继母,天下间也就这么一点事儿,外人看着可笑,当事人却偏要认真。

这娘儿俩听说不怎么合拍七八年了,今天怎么就一起早锻炼来了呢?王市长心里这个奇怪啊,那也真的没办法说了,不过,官场中最是考验人的心性和定力,越是这种古怪的事儿,他越是沉得住气。

“哦,一日之计在于晨,多锻炼锻炼不错,”他笑着点点头,猛地似乎想起点什么,又跟蒙晓艳吩咐一句,“对了,听说陈主任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三期的款子该到了,能在国庆节前付了就付了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不停地原地慢跑着,见蒙校长微微一愣,王市长就知道自己不该再呆下去了,笑着点点头转身,一眨眼就跑得远了。

“哈哈,”蒙晓艳愣了一愣之后,笑了起来,又看一眼身边的唐亦萱,“你听到没有?他可是说了,一日之计在于晨。”

有意无意间,她将那“计”字念为一声,又将“晨”字咬得极重,她越想越觉得好笑,到最后居然笑得蹲在了地上。

“好了晓艳,跑完这半圈吧,”唐亦萱脸上青光一闪而过,笑吟吟地发话了,不过那话听起来怎么都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跑完妈带你吃饭去,咱娘俩很久没有一起吃早餐了。”

“明明凌晨刚一起吃过的,”蒙晓艳笑吟吟地答一句,又冲远处王伟新的背影一努嘴,“连王市长都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下流了?不要老学别人讲那些乱七八糟的段子,”唐亦萱绷着脸,看得出来,她真的极力想扮演好母亲这个角色的。

“你好,你不乱七八糟,”蒙晓艳轻哼一声,咬一咬牙,接着又是微微一笑,“一直以为你有多么……”

“你再这么说,我不介意再给你找个后爹,”唐亦萱真的有点受不了她的调侃,又扫一眼她手上的翠心戒指,“要不打个赌……他会不会跟我结婚?”

“哼,”蒙晓艳被她说得有点郁闷,悻悻地一撇嘴,想一想任娇手上戴着和眼前这女人脖子上挂的小戒指,居然都有那样的功效,她就禁不住生出点失落,总算还好,我现在也有了,“好了,妈,咱们跑步吧,回头还要陪你去欧洲散心呢。”

“要不……你还是叫我唐姐算了,”唐亦萱犹豫一下,叹口气,经过昨天的荒唐,她也觉得,自己似乎实在不合适做这个继母了……(某些地方留白,嗯。)

这母女俩在折腾,陈太忠却是神清气爽,一大早就跑到了临置楼,叫上许纯良,两人在楼下找个早点铺子,叫了清汤云吞坐在那里边吃边聊。

谈了谈关于对化肥厂扩建项目技术上的支持之后,许主任放下手中的小勺,满足地吁一口气,“我现在觉得,最好吃的就是早饭了,午饭和晚饭要喝酒不说,吃得根本不香。”

“饿你两顿,你就吃啥都香了,”陈太忠轻笑一声,也丢下了手里的勺子,“对了,无线模块的进展怎么样?能行的话,回头我去联系张沛林。”

“样品随时能出……我说,咱不谈工作行不行?”许纯良撇一撇嘴,“整天琢磨的都是这些事儿,你让我轻松一阵儿吧。”

“许主任,”他的话刚说完,远处就有人招呼,两个人笑吟吟地走过来,一个年纪大一点,看起来三十出头,一个二十八九,年轻的那位手里拎个包,胳膊肘下又夹一个,正是时下最流行的生意人的扮相,“这么巧啊?”

许纯良无奈地看陈太忠一眼,才冲那二位点点头,“老李,你的事情,要跟邱主任谈,我不负责这个口儿的……”

“呵呵,我也是来吃早点的,”这位笑一笑,不过,这话也得有人信不是?临置楼附近,根本就没有宾馆什么的,最近的凤凰市政府一招,也离着有五百米,而这两位说话,明显地带了通德口音。

这两位坐下之后,陈太忠就站起来了,他不想打扰许纯良可能要谈的事情,不成想纯良同学也跟着他站了起来,“走吧,去上班。”

紧走两步,许主任才随意地解释一下,意思说这俩通德人想搞保健品,只是现在缺少资金,就打上了科委创新扶持基金的主意。

“那个东西,我总觉得有点虚,”陈太忠笑一笑,“听说利润很大,不过大部分成本,都是花在了营销手段上,不是个正经干的。”

“老邱也这么看,我倒觉得无所谓,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许纯良摇摇头,“可是邱主任既然心理抵触,我就懒得搭理他俩了。”

这个猫的理论,也就未必那么正确,陈太忠想说点什么,不过想一想,人家纯良对政策的理解并没有错,只是自己的想法有点另类罢了,“呵呵,老邱很看重高科技三个字啊。”

“他们搞的保健品,也是高科技,”许纯良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说什么都很认真,只是下一刻,他也不屑地笑一笑,“起码……没有高科技的卖点,就会影响他的销售,唉,老邱是太认真了一点。”

是你太急躁了一点吧?陈太忠想说这话来的,然而这话说出来的话,显然会有损兄弟情谊,他心理不禁暗暗叹口气,怪不得人人都想当一把手呢,原来再亲近的人,对有些理念的理解,也会有分歧。

当然,许纯良做事讲究,一般不插手其他领导的业务,而陈太忠对别人的业务也没兴趣——甚至老邱把钱贷给那二位,他都无所谓,只要手续没问题就行。

也正因为这样,两人理念的不同之处才能暴露出来,总算还好,他是浅谈辄止隐隐表示出对邱朝晖的支持,而许纯良却是表示了一点淡淡的不满。

他在考虑问题,许纯良也不说话,走到车前,才轻轻拍一把他的肩头,笑了起来,“真的不想跟你谈工作,不过你放心,老邱初审过的项目,我一般不会不买账。”

这话就是两层意思,一个就是他不会完全放手,毕竟,他是名义上的大主任,既然坐镇科委,就不愿意将所有的权力都放出去;二来就是,邱朝晖那儿初审不过的话,找他也没用,这就算对下面的工作很支持了。

“你复审的时候,还可以借故刁难他们一下嘛,”陈太忠听得也笑,顺便胳膊肘碰一碰他,许主任不满意地看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吧。”

帕萨特和时代超人相伴,一前一后消失在早晨上班的滚滚车流中……

陈太忠在科委还没坐热屁股下的椅子,就接到了章尧东的电话,“小陈,你过来一下,有点事情跟你商量。”

啧,坏了,陈太忠放下电话就开始自责,我这回来还没来得及拜访大老板呢,却是等来了大老板的电话,被动吖……

不过,章尧东找他,却不是为了这种小事,就在他出门的时候,见到许纯良也走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去市委?”“章老板连你也叫上了?”

这下,陈太忠也不开车了,直接坐上许主任的帕萨特,一路来到市委,章书记却是已经在办公室等了一阵了。

“前两天去素波开会,听说现在通信产品是个朝阳产业,”这次他也没拿什么架子,直接开门见山地发话了,“未来几年,手机市场会很火爆……”

原来,章尧东听人说了之后,心说凤凰很久没有搞出像甯家工业园一样的热点了,要是能建个手机企业,岂不是不错?

于是他就将这个想法交待给了自己的秘书,要其注意搜集相关信息,秘书得了领导的吩咐之后,就忙乎起来了。

一般而言,很多领导都时常有这种拍脑袋的想法,做个指示下面就开始调研,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是另一说了。

这次秘书布置下任务,很快就得到了相关信息,现在有好几家都在上手机生产线,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可以预见的是,将来国产手机会像几年前的国产彩电一样,面临极其激烈和残酷的竞争。

这显然是个坏消息,但是同时,也有一个好消息进入了秘书的耳中,那就是说凤凰科委在无线模块的开发上,有较为深厚的底蕴,而科委生产的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更是全国独一家,别无分号。

有人甚至打听到了,陈太忠同省移动公司的总经理张沛林,有相当亲密的关系,看在一般人眼里,这就是了不得的资源啊——省移动可以帮着强推凤凰的手机。

当然,这样的认识,其实也是官僚主义的本位思维方式,手机市场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但是有这样的惯性思维很正常,而且必须承认的是,张沛林跟陈太忠的关系若真的是传说中那么好,必然会对凤凰的手机生产和销售有较大帮助。

这个报告是章书记昨天得到的,今天一大早就将陈太忠和许纯良同时叫了过来,要他们考虑能不能搞这么一个企业。

听章老板说完,两个年轻的主任交换一下眼光,陈主任手心向上笑着一伸:纯良主任您先说。

“我们这个无线紧急呼叫系统,是工业模块的,”许主任还真是沉得下心的主儿,来了时间不久,居然对科委大部分的产品都比较熟悉了。

事实上,这也是陈太忠给他留了一个好底子,不用将太多心思放在人事上,下面就能很配合,这使得他有大把时间去了解科委的工作,所以此刻他能侃侃而谈,“这个无线模块,还在不断完善,以便开发新的市场,不过手机……用的不是这个。”

“这两个模块……差别很大吗?”章尧东微微一笑,看似漫不经心地发问了。

“只能说有相通之处,具体差别,我暂时还说不好,”许纯良说话一直都是很老实的,“我们现在主攻的,是GPS定位系统,下一步的目标是天南省的交通系统。”

“哦,这是个好东西,”章尧东的思路被带歪一小下,随便问一问,知道是先上出租车系统,利润点也很可观,不由得点点头,“突破口选得很好,这是大众化产品,值得认真对待,市里会大力支持,有困难尽管说,不过……手机真的不好搞?”

“手机模块和工业模块,根本是两回事,”陈太忠说话,就相当不客气了,这件事原本就是他操作起来的,怎么能不清楚呢?章书记你不能一拍脑袋就是个点子啊。

然而,眼见老板追得这么紧,他也不能不拿出一些消息来抵挡,“不过,我在欧洲,跟阿尔卡特的董事长谈过了,他们有意在凤凰设一个投资不低于两百万美元的厂子,我想,可以向合资搞个手机企业的方向努力。”

“阿尔卡特?”怪不得缪加先生那么郁闷呢,连章尧东都没听说过这样的公司,当然,随着驻欧办主任的解释,他很快就明白了这家公司的性质和规模,不由得笑着点头,“好,不错,不过……你们谈下了意向,居然没有谈项目的具体内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