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3章 上得山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陈太忠将业务二科的人带出去吃饭,大家在饭桌上,纷纷义愤填膺地讨伐周主任。

这样的话偶尔有一两句,陈主任是很欢迎的,但是一直是这个话题,那就有点索然无味了,说不得他咳嗽一声,“大家少说两句,人家好歹是一把手,嗯,说说看,最近你们都在跑些什么项目?”

不知不觉间,他也在有意无意地维护自己所在的阶层了,姓周的不是玩意儿,但是我收拾他可以,你们嚼太多舌头可是不好。

这样的思维方式,让他越来越像一个官僚了,然而,这种思维是在潜移默化中形成的,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他要跟得上别人的逻辑,判断、理解别人的意图和用心,有些东西是不得不接受的,哪怕他再不情愿。

所谓体制,不仅仅是等级森严,也不仅仅是威力巨大,改造人的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悍,哪怕你是曾经的罗天上仙,也抵挡不住那无处不在的规则的影响。

大家听到领导发问,目光齐齐地转向吉科长,不再是七嘴八舌的样子,陈太忠看得心里也有点感触,这二科还越来越有模样了,也不知道是小吉有手段,还是周勇的规矩,多少影响到了大家一点?

凭良心说,二科这个转变是值得肯定的,毕竟是越来越正规了,可是陈某人想到,这个转变不是在自己手里出现的,心里居然泛起了一点酸不溜丢的感觉。

于是,在吉科长大致介绍了一下最近情况之后,陈主任先是沉思一下,旋即展颜一笑,“嗯,不错,不过大家都说一说吧,老科长回来了,都不要那么拘束嘛。”

小吉不动声色地看朱月华一眼,我最近强调的这一套,好像陈主任不怎么认,你这纯粹是馊点子的嘛。

朱月华白他一眼懒得理会,心里也冷哼一下,我的建议是让你用来对付周勇,表示二科团结的,你自己官瘾上来了,怪得谁来?

当然,不管这二位是怎么想的,影响不了大家倾诉的欲望,又过一阵,陈主任猛地想起,自己手里有点资金要找项目,“谁手里有合适的项目缺资金的……十来个亿的,小的不要。”

他第一句话出口的时候,起码有三个人的嘴巴动了一动,似乎要说什么,不过第二句说出来的时候,就是一片寂静了。

好半天之后,小吉才苦笑一声,“头儿,这种项目,哪儿有什么合适的?就算有也没人跟我们说啊,几十个亿的倒是有……汽车产业,咱们搞不起不是?”

“像合成氨啊,电解铝啊这些,都可以考虑,”陈太忠才懒得想什么汽车产业,那玩意儿……怎么说呢?未必要上百亿,全部山寨的话他认为比电动车难不到哪儿去,七八个亿尽够了——不过汽车工业,这个批文可不是一般的难搞。

真想要形成产业链,拥有大批的自主知识产权,并且打出品牌去的话,别说几十个亿,上百亿也就是刚起步,基础工业设施的建设,知识和人才的积淀,熟练技术工人的培养,那可不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或者花点钱就能解决的。

而且这是个涉及到管理能力和资源整合优化能力的项目,这种项目,陈太忠一想就头大,接手这样的摊子,其中光是各种人际关系和部门协调,今后十年我啥都不用干,估计也未必忙得过来,哥们现在已经够忙的了。

用套话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会餐,是一次完美的聚会,业务二科的同志们统一了认识,确定了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并为之制定了一系列可行性计划。

说句实话,就是联络了一下感情,陈主任向大家表示出了负责任的态度,也依旧是以前的做派,其他的……还没真没什么可说的。

也就是小吉和余凤霞谈下来一个投资为八千万的粮食综合加工项目,一期是三千万,这算比较拿得出手的项目了,还有就是大家强烈要求陈主任在欧洲联系几个经贸会的名额回来——自家头儿有这关系不用,真的太浪费了。

聚餐完毕之后,按惯例是要去玩耍找酒后节目的,不过陈太忠惦记着跟唐亦萱的约定,眼看就八点了,就说这两天东跑西跑地累惨了,一定要回家休息一下。

大家纷纷责怪头儿未免脱离群众了,那位却是不管大家的反应,很坚决地脱离了群众,将车开回横山区宿舍之后,直接一个万里闲庭就穿到了市委大院。

三十九号果然是黑乎乎的,不过书房里还隐约有微弱的灯光渗出,陈太忠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发现唐亦萱身着雪青色睡袍,翘着二郎腿仰靠在躺椅上,一手持书,一手持着小手壶,正非常惬意地边喝茶边看书呢。

睡袍的下摆分得比较开,修长的右腿从中穿了出来,在空中缓缓地抖动着,笔直而不失圆润的小腿,在雪青色的衬托下越发显得雪白,温润如玉,却又耀得人两眼发亮……

“来了?”她头也不回就问了一句,旋即放下腿站起身子,缓缓地转身,冲他微微一笑,“等了你几个小时了,跟我择菜去。”

“你穿成这样,陪你择菜真的很辛苦,”陈某人见开得很大的衣领处大片的雪白,说不得苦笑一声,转身就往外走,不成想身后的人伸手就环住了他的腰肢,“哈,逗你呢,我吃过了……要再吃一点吗?”

“我现在最想吃的就是你,”陈太忠猛地转身,将她拦腰抱起,昂然走进了卧室……

一番激情之后,两人还紧紧贴在一起舍不得分开,不知道过了多久,唐亦萱才微微叹口气,“这个官,你还没做够吗?”

“我觉得……也差不多了,”陈太忠认真地琢磨一下,认为自己算是相当老于人情世故了——当然,比那些老狐狸还是要差一点,最关键的是,对很多事他还不能很自觉地形成下意识的反应,多少要带一点刻意的味道。

不过达到这个效果,基本上就算可以满足了,然而,他有离不开官场的理由,“可是现在我身上,背负了太多人的期待和责任,就像今天……”

唐亦萱静静地听他说完,紧一紧环着他肩头的双臂,轻叹一口气,“其实,像小吉小朱这些人,如果没有你的支持,他们也能应付得了领导,随便离了哪个人,都不会对这个体制造成任何的影响……你不要责任感太强。”

“可是,离开我,他们会活得不太有尊严,也会不开心,”陈太忠笑一笑,“我这人毛病多,但还是很护短的。”

“可是,最不开心的是我,”唐亦萱用力地用双臂箍着他,漂亮的丹凤眼直勾勾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棱角分明的年轻面庞,“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周游世界的,我想趁着年轻的时候去,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会一直年轻的,”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不过下一刻却是灵机一动,兴致随之大增,“要不这样,等我回驻欧办以后,你可以去欧洲玩嘛,手续我给你办。”

“我一个人去吗?”唐亦萱苦笑一声,一个人去北京还不要紧,要是去欧洲……这实在不太好解释,但是跟了别人一起去,还有意义吗?

就像事先排练好的一样,一个声音在门口冷冷地响起,“哼,原来这就是我的继母啊?也会在家里藏野男人,还是在我爸的床上?”

一边说,卧室里就大放了光明,陈太忠扭头一看,蒙校长站在房门口,手才从大灯开关处拿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俩。

唐亦萱啊地尖叫一声,音量不大频率却是极高的那种,她竭尽全力地一推陈太忠,人嗖地一下就钻进了被子里……

第二天一大早,王伟新市长照常在西郊公园里跑步锻炼,最近他不是每天都要陪着唐姐跑步了,但是见面之后,总是要寒暄两句。

毕竟,王市长才咸鱼翻身不久,对被边缘化的感觉有深刻的体会,等闲不会表现得太势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跑着跑着,他有看到了,前面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套熟悉的运动服,奇怪的是,唐姐身边还有个人也在跑步,穿着一套簇新的运动服……嗯,这是谁啊?怎么我看着背影这么眼熟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