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71章 阴柔作风

小吉一直就怀疑,周勇有意扶持一科打压二科,他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认为张玲玲跟周主任有点不清不楚,只不过没有证据谁也不敢乱说,其实,他还为此跟陈主任歪过嘴。

既然你想从我手里拿这个,我就不得不反抗了,想到陈主任临走的时候交待,有事情可以直接找吴市长。

吉科长还真就去找了——他也是个无法无天之辈,堂兄吉建新人望又高,当年啥都不是的时候,他就敢跟业务科的副科长冯罗修打架。

对周勇的一系列改革,吴言虽然不怎么表态,但是都看在心里了,对抓考勤她就不怎么以为然,心说你这明显地是把省委办公厅那套带到这儿来了,打考勤有时候会影响工作效率,你这有点本末倒置。

不过,吴市长也能理解周主任这胡乱放炮,坐惯了办公室的人,真的未必了解基层,要不然干部提拔,要特别强调任职经历?就怕不懂的瞎指挥。

而周勇初来乍到,除了带了俩意向来,其他的啥也都没有了,不懂业务又急于树立权威,不抓这纪律和作风才怪——要知道,抓这些东西,从来不存在个犯错的问题。

吴言以前是搞组织工作的,对抓纪律和作风一直都很重视,所以,虽然她对周主任的行为很不以为然,却也没觉得不能接受。

那家伙要是不管不顾,一头扎进业务里瞎掺乎,那才更可能是灾难——手高眼低的干部她见了也不止一个两个了,人贵有自知之明,吴言心里非常清楚,怕是连自己,都搞不了具体的招商工作。

同时,她也认为二科那帮家伙确实是散漫了点,自家情郎惯出来的毛病,她能忍受也不想管,但是有个人管一管也不错。

可周主任针对二科的苗头越来越明显,这就让她有点看不下去了,不过她也不习惯事无巨细都去插手,要不然,不但下面的干部会有情绪,具体办事的人也容易无所适从——吴言是很强势,但是强势未必要体现在事事插手上,那么搞不叫强势叫事儿妈,她的强势更多体现在绝对意志上。

遗憾的是,周勇把她的沉默当作了变相的鼓励,当吉科长主动上门汇报工作的时候,吴言就不能对二科的情绪视而不见了。

当然,她跟小吉没什么可说的,听完之后,也就说了四个字,“嗯,你去吧。”

她跟周勇也没多说,只是在周主任来汇报工作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听说你想收了二科的财权?这个事情你最好跟陈主任打个招呼。

响鼓不用重捶,聪明人一点就透,周勇别的不行,办公室政治这一套玩得绝对顺手,一听就确定了两点,一点是小吉背后告黑状了,至于告状对象是陈太忠还是吴市长,这并不是特别重要——反正那二位谁也不会告诉他周某人不是?

第二点就是吴言确认了,这业务二科是陈太忠的传统地盘,吴市长支持不支持他跟陈主任掐,那不好说,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分管市长表态了:这件事你绕不过陈太忠。

可是,真有三分奈何的话,周主任也不想去撩拨陈太忠,于是小金库这事儿就暂时放下了——你不还回来财权,总还是要报账的吧?等着我慢慢拿捏你吧。

这事儿他没办法去找陈太忠,要不然别说陈太忠那名声在外的操蛋脾气,只说还他两句风凉话,他也受不了。

不过同样,他难为小吉,也不怕陈太忠站出来,到时候就是他说风凉话了——麻烦你搞一搞清楚,谁才是招商办的正职。

这就像蒙艺当年为了陈太忠的事儿,不动声色就逼得蔡莉走投无路一样,在类似的事情上,一把手占了太多太大的优势了,周主任确信,自己在这种条件下的斗争中,输不了——姓陈的远走欧洲,吴老板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立场,这还不够吗?

大大前天,吉科长就去报账了,周主任事多顾不上;大前天还是顾不上,前天的时候,周主任听说陈主任回来了——但是他又想歪了:合着陈太忠从巴黎回来都快仨礼拜了,一直就没回凤凰来?

于是他就训斥了小吉一顿,你这报的都是什么东西嘛,拿回去重收拾一下,明天再过来报,认真一点啊。

要不说这高智商的人刁难人就是狠,周勇压根就不说你哪儿不合格,反正就是不行——我不玩残你算你小子命大,陈太忠都不管你们了,也不知道你牛逼个啥?居然背后说我小话?

小吉也知道,自己是犯到周主任手里了,心说算你狠,爷不报这个账了,陈主任说了,欧洲是暂时的,迟早他是要回凤凰这一亩三分地儿的。

吉科长敢跟周主任叫板,也不是一点底气都没有,这次他报的账就是十六万多一点,小金库里还有十来万,而且业务二科现在大小也算个消费大户,满打满算十个人不到,一个月消费十六万,谁能小看,谁敢小看?

他手里还剩点钱,又有很多地方能签单——以前总是钱不顺手才签单,现在多签几个单子,谁能有意见不成?说实话,就这点钱和二科的口碑,他有信心再撑三到四个月。

有这三到四个月,就算准备过年的事宜,陈主任也该回来看一趟了,到时候不信有摆不平的事儿,再说了,着急了他还可以再找吴市长不是?

——周勇打击报复二科,一点都不给报销,我们的工作没法开展了,吴市长您得给我们做主啊。

所以,昨天和今天,吉科长就不去周勇那儿自讨没趣了,可是他不去,周主任又不平衡了,等今天临到下班了,又把小吉拎过去了——你得每天被我虐,这才叫态度端正,要不然就是眼里没我这个领导。

这些话杨晓阳没全说出来,不过陈太忠现在的分析能力可不比往昔了,又有小朱等人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补充,真相在几分钟之内就浮现在他脑海里了。

“切,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小杨你去找吉科长,就说……算了,我自己去吧,”他听得真是有点恼火了,本来想吩咐杨晓阳去叫小吉的,意思说我给周勇你个台阶下,也不面对面地让你下不来台。

可是他转念一想,以姓周的这家伙的阴毒,我吩咐杨晓阳简单,但是那厮记住小杨了,以后有事没事弄双小鞋给小杨穿,那也没意思不是?

杨晓阳背后是站着杜毅,但是那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省委书记也不可能为了屁大一点事儿就跳出来,哥们儿是副处的时候,老蒙都说不上话呢。

杨晓阳倒是实诚,见陈主任有所犹豫,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转身就向外走去,“没事,我去,陈主任你等着就行了。”

为了科长的位子,他跟小吉以前有点小疙瘩,吉科长后来还有意跟他缓和一下,现在疙瘩解开没有,谁也说不清楚,但是对收回科里小金库一说,他也是大力反对的。

小金库在的话,从程序上讲,大家有什么票据在科里就直接报了,吉科长当然要审核的,但是只要单子填完整了,就算有疑问随便解释一下也就完了,可小金库收上去之后,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至于说吉科长怎么跟上面报账,那就是领导的事儿了,大家就只当没那道程序了。

业务科没小金库,那边怎么报账大家也都看在眼里了,填了单子以后先是张玲玲签字,然后再找周勇签字,周主任签完了李继峰再审核,李主任签了才能去财务领钱——你说这费事儿不费事儿啊?

这是报销的流程,借款的流程也大同小异,大家不是不知道,这小金库有点不合政策,但是它确实……方便啊。

所以杨晓阳不怕冒这个头,陈主任你要撺掇我出头,我心里未必情愿,可是你肯为我着想,那我还真就豁出去了,不就是个小处长吗?

“你给我呆着,”陈太忠哼一声,向门外走去,嘴里嘀咕一句,“某些人还以为我呆在欧洲就不回来了呢,真那么迫不及待吗?”

大家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说得了,头儿这又是要暴走了,不过这个心情谁也能理解,搁在陈主任的角度看,周勇收的不止是财权,这是赤裸裸地打脸呢:小样儿,我就知道你被边缘化了,怎么着,不服气吗?

别人能这么想,陈太忠当然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事儿就怪在这里了,别人认为他该大为光火的事情,他倒没那么在意——边缘化?切,有没有被边缘化,你们说了不算。

敲一敲主任办公室的门,他就很随意地将门推开了,面对两张惊讶的面孔,他先是冲着周勇点点头,“周主任,忙呢?”

还不等对方发话,他冲小吉招一招手,“走,小吉……吃饭去,还有点儿活交待给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