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69章 差不多狠

孙家人怎么追悔莫及姑且不提,陈太忠在回到临铝之后,再次证明了他能“旺人”的名声——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已经是他张张嘴就能提拔的了。

像跟他去青旺的司机就是,说实话,陈主任挺待见这司机的,不为别的,只为这位巴结得他开心,而且操蛋起来,也颇有一点水平。

真要比起气人的水平来,陈某人自信不输于任何人,不过他现在身份不同了,明面上跟某些人叫真,还真是抬举对方呢,同时也显得他没有领导气度。

可惜啊,徐师傅的年纪,真的是大了点儿,于是,等回到临铝他又甩给对方两盒烟,等见了马厂长之后,又随口来了一句——老徐挺会办事儿的。

就因为他这一句话,检修所等着升正主任的那个副职,硬生生地被卡到了那里,徐师傅不久之后成了徐主任,虽然只是一个副科,手下也才二十来号人,但是……这是一把手哦。

等铁秘书把收取资料各个单位的联系人名单和资料明细交给他,那就是第二天早上的事儿了,一摞资料足有一尺厚,陈太忠转手就递给了何保华。

接着他又将赵经理托付的事儿说一遍,小铁毫不犹豫地头答应了,都没问两人的关系,“既然是陈主任你的事儿,没问题,市政府那边我熟人很多。”

都处理好就能走了,原本他是想捎上雷蕾去素波,再折返凤凰,不成想雷蕾蹭上了临时增发的、专门接送零散领导的临铝接送车,于是他就直接奔赴凤凰,中午十二点正好赶到。

十二点就是饭局时刻,不过显然,陈太忠回凤凰的话不需要考虑有饭局没有,他要考虑的是去哪里吃饭的问题。

像中午这顿,他就推了好几家,而选择了同父亲共进午餐——当然,这并不是他的孝心爆棚,实在是省成套设备管理局的人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省成套局原本说好是今年下半年帮着疾风电动车统一招标的,不过那边出了点变动,而科委这边也换了领导了,一时这件事就放下了,暂时定下的意向,就是明年开春再说。

不过,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一打——还有外国美女捧场,省里又听说国庆节前第五万辆就能下线,这就开始认真了,这个统一招标,今年就搞起来吧。

搞起来就搞起来吧,可是成套局今年换领导了,新局长出手不凡,一上任就搞定了几个大企业的统一招标,就不怎么看得上凤凰这儿的小钱了。

于是,省成套局对疾风电动车厂发个函,说你们过来敲定一下吧,我们打算为贵厂的这个采购把一把关,也是为你们负责。

前期你们说的可是想借此扩大权力范围,走个形式而已的!许纯良来科委有段日子的,这些东西也都听说了,就觉得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呢?

要说科委还真幸运,陈太忠撒手了,来的却是许公子,许主任虽说比较纯良,但是做事也认真,于是就吩咐下面人一声,不要鸟他们。

成套局也有做事认真的人,知道新局长上任,因为能力挺强就难免有点刚愎,这个函是不敢不发,可是发出去之后,就挺注意科委这边反应的。

一听说科委这边没动静,办事儿的人就着急了,说不得专程跑过来一趟,许纯良晾了他三天才见人,而且一句话就打发走了,“新局长上任啊?哦,能理解能理解,不过……我们是跟以前的局长谈的。”

这就算完蛋的啦,办事儿的人心里也痛苦,走了一个狠的来了一个差不多狠的,于是只能叹口气回去汇报领导了。

新来这局长牛逼,是抓住行业了,不是说人面儿有多广,又由于凤凰科委的单子不大,直接就吩咐下去了,等听到回来的人汇报,登时就恼了,一拍桌子,“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疾风电动车厂……是许书记的儿子在那儿?”

敢说话的几位不是都让您收拾了吗?办事的人腹诽两句却是死活不敢直言,新局长也猜出大家的想法了,一时也顾不得丢人了,“前面毛局长怎么谈的,咱们就怎么答应它。”

又来了?许纯良这次倒好,直接就不见了,这位等了几天不得要领,又回去汇报新局长了,新局长这下猛地一拍脑门,反应过来了——我这不是傻的吗?人家凤凰科委就不想让我插手,上次我怎么为了争个面子,就又派人去了呢?

可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现在再停手太晚了,人也得罪了事儿也办不成,事儿办不成倒无所谓,碰上这种主儿了谁也不能笑话我。

但是,得罪了人这才叫麻烦,那是省里的第三把手许书记啊,这个后果真的是有点太严重了——你说许书记与人为善?那是你没看见人家狠的时候,而且……人家手里还有纪检委呢,真要弄你根本不可能给你翻盘的机会。

这下,新局长就坐蜡了,少不得通过人跟许绍辉打个招呼,那个啥绍辉书记,我不知者不罪啊,科委这边我该怎么做呢?

许绍辉的回答,必然是中规中矩的,孩子大了,不但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还是大小是个干部了,跟我不相干,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可是人吓人就要吓死人的,许书记要是个性分明一点也还好说了,偏偏他儒雅得紧,这不疼不痒的话说出来,新局长更害怕了,我到底是该管还是不该管呢?

这件事一定得处理好了——他为此事定下了基调,仔细琢磨半天,终于决定完全按着上一任局长的路子走,不但条件还要宽松,而且用老人来办此事,把罗副局长派过去。

原来跟陈太忠谈此事的就是罗局长,罗亮当初能做主办了这件事,证明在局里还有点地位,新局长一来之后看他不顺眼,就夺了他手里分管的活儿,将人踢到了一边去。

做出这个决定,新局长也算是自打耳光了——我搞不定了罗亮你来吧,可是他现在吓得魂飞魄散,已经顾不上计较那么多了。

罗局长谨慎地表示了,为单位出力是应该的,不过我这没名没份的过去,算怎么档子事儿呢?新局长知道,这是人家要说法呢,少不得就又跟他坐一坐,许了他两个口子管理。

老罗出马,那真的是不一样,许纯良听说此人就是跟太忠谈判的主儿,心说我冲着太忠的面子,见他一见吧。

许主任既然决定见人了,罗局长的荣幸也就不用再提了,说不得又把以前那套搬出来——我们帮你招标,走个过场,货款还是我们成套局垫付,这是以前跟陈主任说好了的。

许纯良知道,太忠以前确实就是这么答应的,他顶了成套局,主要也是因为那边不但态度不好,连货款垫付之类的都不提了,合着你们觉得我比陈太忠好欺负?

眼下又听到原来的条款,他心里又生出一点感触,太忠可没有我这么一个老爹,也能跟成套局谈出这样的条件来,可见那家伙在科委这一摊上,是下了多么大的辛苦——而这个桃子,是我摘了。

反倒是我上来了,成套局居然想不认账了,麻痹的,见过欺负人,可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领导变动你有苦衷?滚一边去,我还有苦衷呢。

所以,许主任就想表示出来一点,太忠将这个摊子交给我了,我只能比他干得好,不能比他差不是?

于是他就很痛快地表示了,“罗局长说的这些,很有诚意,我们也愿意支持成套局的工作,不过电机这一块,不需要走统一招标了。”

电机这一块,就是陈太忠的老爸在搞,两人都知道这个,现在疾风的电动车分几个型号,高档次要打牌子的,还是用的铃木生产的电机,约占总产量的百分之六十。

不得不承认,这山寨货比原装的是要差一点,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态度决定一切。

陈父原本就是个认真的人,有点小毛病啥的就不说了,他知道自己的电机质量关系到儿子的前途——老伴提醒他多次了,宁可这买卖不做,也不能做砸了。

再加上他在电机厂干了近三十年了,该懂的都懂,所以眼下这电机是越做质量越好,堪堪可以媲美原产的了,不过碰上李天锋这么个死脑筋的生产厂长,一定先要把国产的电机铺到附近各县区,说是便于就近观察维护,他也实在没脾气。

所以,现在电机的采购比例,还是比较灵活的,就是说没有固定下来,再加上这是太忠老爸的产业,许主任又想多争取一点东西回来,就不肯答应。

这个,罗局长可是不能答应了,电动助力车厂能统一采购的东西本来就没多少,按明年产量十万辆算的话,光电机这一块就是两千万左右,哪能把这一块撇开呢?

许纯良有点不耐烦了,“你跟我说这么多太脱离实际,我知道不占我们的资金,可问题是……你得把下面工作做通了不是?”

这就是他交底儿了,你光跟我说没用,去找陈太忠吧,兄弟之间,就是得相互捧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