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68章 追悔莫及

陈太忠听到这话,抬头看一看此人,又皱着眉头想一想,猛地点点头,“啧,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红星厂的……你是赵经理,对吧?”

“没错,”这位笑眯眯地点点头,拽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倒是挺不见外的,“来青旺办点事儿,刚才听别人说,我就怀疑是你,出去一看你那时代超人……啧,果然,咦,你的林肯哪儿去了?”

“赵经理给介绍一下啊,”赵经理背后,跟着的就是市政局的于局长,他没跟着刘主任凑热闹,而是去看了一下来人的座驾,心里禁不住有点疑惑,这是凤凰的车嘛,怎么就捎着天南日报的记者过来了呢?

不成想赵经理见了这牌子就往里走,他紧追着都没跟上去,又要考虑自己的身份,慢了半拍也就是常事儿了。

“哦,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赵经理也不等张秀丽发话了,自己直接介绍,“科委也是我们民品公司的固定客户。”

这话一说出口,那刘主任就倒吸一口凉气,青旺就挨着凤凰的,他可是知道陈太忠是什么角色,于局长听得也是眉头一皱:凤凰科委那是鼎鼎大名了,不过这个陈主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任?

“林肯啊,还在素波扔着呢,”陈太忠笑一笑,他对这个赵经理有印象,自然还是因为科委买红星厂的焰火,那次因为要上例会耽误了付款,老赵直接就要拉货走人,结果被牛冬生的交通局把车扣下了,闹得动静挺大的。

不过到后来,由于有那帕里的老爹那书记出面,双方终于协调成功了,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后来陈太忠去素波又订货,赵经理还请他吃了一顿价值三千的“便饭”。

“你就是能到处乱跑,”赵经理对陈太忠倒是没那么多忌惮,伸手就去拿桌上的茅台,“服务员,拿个杯子来……我说,铝厂那个项目开工,你没凑个热闹?”

敢情,临铝八十万吨氧化铝项目,他也去了,不过没等奠基仪式开始就被人撵出招待所了——没办法,要给领导腾地方呢。

当然,赵经理也是要走才那么好说话,他去不是参加奠基仪式的,是给临铝送焰火去的,要上钱以后也没兴趣呆着了,想着青旺市政府这边还欠着厂里二十万,心说我来要欠款得了。

“去了啊,还得再去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边还有点项目要谈,对了,你怎么会来这儿呢?”

敢情这赵经理跟张家有点渊源,这次来赶上张家的孩子过十二,原本他来不来都无所谓,份子随到就行了,不过听说市政局的于局长要来,也就凑个热闹过来了,青旺市的欠款从年初拖到现在了,他也着急找门路要钱呢。

他虽然是张家的宾客,但红星厂好歹兵器工业集团的厂子,身后有军方背景,他又想跟于局长等人聊聊,所以就被邀请进了领导的包间。

听陈太忠说去了临铝奠基的现场,赵经理也没觉得奇怪,陈某人的大能,他在凤凰就见识过的,不需要陈主任开口,交通局那边就敢无事生非地扣下车来——这能量怎么能简单得了?

“见青旺的领导没有?”他关心的是这个。

“见了,住一起的,不过人家是厅级干部,”陈太忠听得就笑,也不管四周人的眼光,“我就是台上观礼的。”

“陈主任,进包间里坐吧,”刘主任终于逮个机会插话了,他是教委的,听说过自家老板的老板的分管省长陈洁,很看重陈太忠,一时也就顾不得考虑于局长的感受了,率先出口发出了邀请。

陈太忠看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张秀丽在一边忙着打圆场,“陈主任一会儿还要往临铝赶呢,就这儿吧,吃一会儿就走了。”

刘主任被这一眼臊得有点想钻地洞,可是他还真不敢得罪陈太忠,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凤凰教委是对陈太忠的操蛋脾气最了解的单位之一,青旺教委做为兄弟单位,刘主任怎么可能没有耳闻呢?

“那就一起坐一坐吧,”于局长倒是不见外,扬一扬下巴,自然有人给他端过个凳子来,小赵坐在这儿死缠烂打不走了——这是军工单位的,而小刘虽然只是个副处,也是眼高于顶的主儿,都这么能忍,他自然也要识趣一点。

孙鹏见到这一切,后悔得都要钻地洞了,侧头狠狠地看自己的堂弟一眼,麻痹的老三,你看你帮我得罪了什么样的人!

先前,他以为陈太忠是太子党之类的,心知惹不起,也就断了攀附的念头——有些东西知道归知道,离普通老百姓确实挺遥远的,但是眼见平日里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处级干部低声下气的,这份能真实感受的震撼,真的无法形容。

陈太忠真是不欢迎这些人,不过还是那句话,人在官场你不能太特立独行了,所以也没阻止这些人加塞,总算还好,这几位都有点眼色,一个坐在了张秀丽的左边,一个坐在了右边,孙鹏没地儿可去,只能站在老婆背后了。

身边就是一个赵经理,是素识,陈太忠也就不能再绷着脸了,心说左右不过一顿饭,吃完就走人了,也不能让张馨的小姑太被动不是?

“太忠,知道你贵人事多,我就不客气了,”两杯茅台下肚,赵经理就敞开说话了,他身上也带了点军人作风,直来直去的,“青旺差我二十万的货款,你跟这儿哪个领导惯一点?”

“二十万?”陈太忠看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不过,想到这人是张家的关系不是孙家的,心说我得替张馨绷住这个面子不是?

而且,老赵这人并不招他讨厌,于是沉吟一下,“农业局老贾说话管用不?他还差着我点儿人情呢。”

贾局长其实不差他人情,人家还要交门槛费呢,不过段卫华半中间架了一把,驻欧办损失了三分之二收入,这个账当然要算在老贾身上。

“贾局长说话……差不多管用,”刘主任笑着点头接口,顺便拿起茅台给自己斟一杯,倒是真不见外,“我们青旺可是农业大区呢。”

于局长心里纳闷了,心说这小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皮没脸的了?不过看一看桌上撕扯得乱七八糟的红盒熊猫,心里暗叹一口气,转头冲徐师傅一笑,伸手去拿烟,“老徐,再蹭一根啊。”

我操,你好歹也是个局长,没抽过烟吗?徐师傅心里大骂,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随意地摆一下手,“随便抽……一包烟嘛。”

孙鹏看得心痒痒的,心说等一下我也再弄一根,回头跟朋友卖弄去,不成想他走个神,再回头看,发现徐师傅不动声色地从桌上拿起烟来,抽出一根,接着就很随意地把烟往上衣口袋一揣……

陈太忠听说老贾能行,就摸出手机打个电话给驻欧办,不成想巴黎那边才六点,半天死活没人接电话,气得轻骂一声,“睡得太死了吧?”

“贾局长好像去欧洲了,”于局长见他打电话没人接,点起熊猫烟来,轻吐一口烟雾,“跟粮食局老周和唐市长去的。”

“还去了个市长?”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旋即点点头,“收他们钱少了,他们去欧洲是我安排的,我能不知道吗?”

收钱少了?刘主任听得就是一呆,侧头看一眼于局长,于局长的烟一抖,好悬没掉到桌上,“是陈主任您安排的?”

“啊,”陈太忠点点头,去拿酒瓶,却发现酒瓶空了,一时间也有点意兴索然,“算了,喝好了,走吧……”

“别介,再喝一阵儿吧,您车里没了,我现在去买,”张秀丽站起身子来就要走,陈太忠哪里容得她走掉?心说我就是要让大家看你的排场呢,说不得冲徐师傅扬一下下巴,“再拿一瓶,就这了,喝完得赶紧走。”

徐师傅拿起桌上的钥匙转身出去了,赵经理却是赶紧抓住时机求人,“我说陈主任,那这件事儿就拜托你了,回头去素波,我请你打炮。”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哆嗦,老赵啊老赵,不是我说你,这话真是要多粗俗有多粗俗了,再说了,哥们儿也不是那种人啊,你这是埋汰我吗?

“这个……四零火、八二无,我说的是真的打炮,”赵经理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满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他愣了一下,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们这帮人啊,思想真复杂……我跟三旅的人挺惯的,炮弹每年有消耗指标的。”

“陈主任不会打炮的话,你还能找人教他,是吧?”于局长乐得前仰后合,陈太忠听得又咧一咧嘴,酒桌上刚才那份隐隐的尴尬,也因为他这话消失不见了——要不说这荤段子用来调节气氛,真的不错呢?

“算了,我跟军分区那帮人也熟悉,”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看一眼赵经理,“你要着急的话,等我晚上见了临铝范董,让她跟刘老板说一声,才二十万嘛。”

“你老弟家大业大的,我可折腾不起,”赵经理听得苦笑着摇摇头,“不过,这点儿钱真用不着找范老板,她的秘书就管用……”

“哦,那这一句话的事儿,”徐师傅拎着一瓶酒出现了,不失时机地夸张一句,“铁秘书整天跟陈主任在一起呢。”

满桌又是无语,范如霜那是什么人,青旺的人谁不知道?跟市长市委书记平起平坐的主儿啊,进刘书记办公室都不用秘书通报的——而且临铝是青旺一等一的大企业,每年市里不知道要跟那儿化多少缘呢。

陈太忠看徐师傅一眼,伸手去拿酒,不成想赵经理手疾眼快,站起来抢过酒瓶,“来,陈主任,我再敬您三个……于局,杯子拿过来。”

由于气氛大为缓和,陈太忠也就不再计较了,只是他喝酒极快,别人见了,也是咬牙陪着,随便聊两句,刘主任眼见一瓶酒眨眼就剩下瓶子底儿了,就有点着急了,“陈主任,听说您跟陈省长关系不错?”

“嗯,领导比较重视我的能力,”陈太忠一听扯到这事儿上了,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陈省长喜欢脚踏实地做实事儿的。”

“听说凤凰的校园网,资金都是科委监管呢,”刘主任笑一笑,接着又叹口气,“唉,我们青旺也想上这个,两年了没批下来。”

陈太忠又看他一眼,又看一眼张秀丽身后的孙鹏,微微一笑,对这个问题不予回答,举起了酒杯,“好了,干了这杯,就要走人了。”

说完他一饮而尽,站起了身子,雷蕾却是已经抢先将一百块钱塞到了服务员手里,站起身跟着往外走,走了两步之后,转头一指桌上的大半瓶红酒,冲张秀丽微微一笑,“这瓶子好像也值几百,你收起来吧……”

众人闹哄哄跟着出去送人,马路对面的桑塔纳已经启动,眨眼就消失不见了,那老三见一堆领导出来送人,恨恨地轻声嘀咕一句,“不知道装什么呢。”

“你就是个混蛋,”好死不死地,孙鹏听到了这句,气得转身一指自己的堂弟,“你知道今天你……你知道个屁!”

“你招惹他了?”刘主任正失落着呢,听到这话,登时恍然大悟,他一直觉得陈主任今天表现太反常了——你再牛逼,也不能太那啥了吧,真当我们是三孙子吗?

“教委的尾款,你自己要去吧,我管不了啦,”他真的气得抓狂了,看一眼孙鹏,也懒得再说什么,转头向酒店外走去,“要钱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说你认识陈太忠。”

“啧,”于局长同情地拍一下孙鹏的肩头,他其实跟孙科长不怎么惯的,“农业局老贾、唐市长、范如霜、刘老板、军分区、陈省长……你说说你吧,唉,真是的。”

说完这话,他也转身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