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67章 无须张扬

人到中年,就知道有些人是自己不该招惹也不能招惹的了,孙鹏四十岁了,这点事儿也就算看明白了,不惑了嘛,当然,若是此人是来找事儿的,他也就未必怕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年头谁怕谁?

但是人家不但不是来找事儿的,还是来帮忙送书的,是自己老婆侄女儿的关系,而自己的堂弟又做错事在先,孙鹏就不得不低声下气了。

当然,若是这年轻人不是一副领导的派头,他就又未必认为是自己堂弟做错事了——女人嫁了人可不就是由着男人使唤的?人心之微妙,由此可见一斑。

“你也没必要知道我是谁,”陈太忠摆一摆手,漫不经心地发话了,“夫妻一场,不容易啊,你该好好珍惜,知道不?”

“那是,您指示得对,”孙鹏见人家待搭不理的,知道这梁子自己化解不了啦,也就不再强求敬酒了,转头吩咐自己的爱人一声,“秀丽,你招呼好这位领导和雷记者……我是青旺化肥厂生产科的副科长,有什么事儿您言语一声。”

这家伙来的时候,自我介绍就没说工作,现在有心巴结了,才这么说一句,陈太忠轻点一下头,却是眼皮都不肯抬一下——副科长?亏你也好意思挂在嘴上。

张秀丽自然就坐下了,她已经决定了,今天什么人都不陪了,只陪这一桌,那徐师傅有眼色,知道这位是不能挑衅也不该挑衅的,于是,等服务员将碗筷拿上来之后,笑着给她倒上酒,“嫂子刚才可是说要敬几杯的哦。”

张秀丽今年三十七,不过看上去也就是三十一二,可是论辈分她却是张馨的姑姑,而这司机看起来也是三十出头了,这叫法实在有点乱。

不过这就都是小事了,她喝得也挺痛快,雷蕾见她情绪似乎有点不高,随便问了两句,才知道果然像大家想的那样,这两口子的家庭,最近还真是不太和谐。

青旺化肥厂的效益并不怎么样,孙鹏这副科长当得也没啥意思,从前年开始在外面接一点小活儿,也赚了点钱,不过去年年初被合伙人坑了一把,又回到了赤贫的状态。

总算是孙家兄弟帮衬了他一下,张秀丽也从娘家借了点钱,重打锣鼓另开张,到今年买卖就来了,于是麻烦也就来了。

孙家兄弟认为,大家是孙家人,帮衬了你一把,你穷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衬俩了,得给个说法吧?比如说算个股份分个红什么的,实在不行,带挈你几个弟兄一把也算不是?

张秀丽觉得不公平啊,你们都能进公司拿工资分红,我家人为什么就不行呢?撇开夫妻关系不谈,当初你们都怀疑他,不看好他翻身的时候,是我第一个从娘家借钱回来的,还钱也是先紧着你们还,到现在我家的钱还差两万没还完呢,怎么这产业就成你们孙家的了?

这就是扯不清的事儿了,尤其要命的是,张秀丽还是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的,自古以来,这婆媳关系就是最不好相处的,而婆婆的胳膊必然又要往孙家拐,所以两口子现在关系,真的是有点紧张。

“像那个小三,勾着我家孙鹏找小姐也就算了,还劝他包小姐,说我跟他不是一条心,”张秀丽说得垂泪欲滴,“男人在外面难免有应酬,这个我能理解,可是你说他做的这叫什么事儿……”

“算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这些事儿,忍一忍也就过去了,”雷蕾听得眼睛也有点红了,长叹一口气,“你又不比张馨没孩子,可以离婚。”

她这话貌似在劝人,其实也是在开导自己,不过张秀丽可不知道,听到这话猛地抬头看向陈太忠,“陈主任,你是有办法的人,能不能帮着把小馨的爱人弄出来?”

陈太忠面无表情只当没听见了,雷蕾听得却是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话?你让他把张馨的前夫弄死,或者还容易点,说不得笑着打岔,“张馨那也是为了那三十万嘛,她跟她爱人又没感情,要是当年建军啥条件都不说就借钱,那我现在就能劝陈主任帮忙。”

张秀丽听得嘿然不语,她也知道这是实情,不过青旺这里民风淳朴一点,尤其是那些大一点的家族,总是要忌惮颜面——除非就到了打打杀杀的程度,一般都不会离婚什么的,本乡本土的,丢不起那些人啊。

“小馨现在听说是副经理了,马上就是经理,”她终于不再谈那些闹心事,勉力笑一笑,“雷记者,她说是经理了的话,就是科长了……她这孩子怎么一下窜得这么快呢?”

“这个……”雷蕾打个磕绊,心说你问我这个才叫问错人了,少不得冲扬一扬下巴,小虎牙一呲,脸颊上出现两个酒涡,“陈主任跟她领导的领导关系好,他说一句话,别人都要买账。”

雷记者知道张馨的顾忌,也就不捅出她跟陈太忠的身份,但是能暗示的时候,她也不介意暗示一下,都这样了,张馨你还指望着近期内再嫁人吗?

“哦,”张秀丽点点头,却是明显地想歪了的那种,她看得出来,雷记者比陈主任年纪大,两人关系也似乎有点……那啥,于是就当雷蕾在里面出力了,说不得冲陈太忠点点头,“那还要多谢陈主任了。”

她都是徐娘半老的主儿了,这一笑梨花带雨,却也有无限风情在里面,陈主任看得心里微微一动,说不得很严肃地咳嗽一声,“张沛林说张馨的业务能力不错,她的提拔是公平的。”

她在床上的业务能力不错吧?雷蕾见他这副人模狗样的做派,就琢磨着是不是该出声刺他一句,不成想远处稀里哗啦地走过几个人来,却还是孙鹏带着头。

“那啥,雷记者,几个朋友想看一下红盒的熊猫,”孙鹏点头哈腰地解释着,脸上满是笑容。

合着,他夹着那根令徐师傅心疼不已的熊猫烟回了包厢的时候,包厢里几个领导正不满呢,说小孙你这样不好啊,怎么就把我们撂在这儿不管了呢?

领导们话没这么说,可是这意思随随便便就能表达出来不是?于是孙科长忙不迭地把耳朵上夹着的熊猫烟拿下来了,外面真是贵客……您几位看,这大熊猫啊,人家散的。

“我操,不是吧,你老孙家祖坟上冒青烟了?”要不说这基层的干部,素质就是低呢?市政管理局于局长把烟拿过来看一眼,眼角抽动两下,将烟递给了身边教委的副主任,“刘老板你看看,这是真货吗?”

刘主任是市政府出来的,有点眼力价,这是大家公认的,不过他也没见过熊猫烟,倒是听说过,接过来打量两眼,将烟还给了孙鹏,微微一笑,“白皮儿的,上面就是内供熊猫或者军需特供四个字,对不对?”

“不是,红皮儿的,上面没汉字,”孙鹏忙不迭地摇头,“就是英文和一些数码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外烟呢,也就是看这过滤嘴儿长,问了一下,人家没带理我……”

“哎呀,红皮儿的熊猫啊,没听说过,”刘主任摸一摸下巴,又摇一摇头,接着眉头又是一皱,“不过这个也难说,数码……是带编号的吗?”

“看起来像编号,”孙鹏也拿不准,只能点点头了。

“那就难说了,”刘主任也挠头了,他可是比较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儿,人家带个编号就是一个批次,内供熊猫未必会有统一包装,说不得侧头看一眼于局长,“于局,咱去看看?”

“我觉得,够呛能是真的,”于局长摇摇头,不过对这种随便散大熊猫的主儿,他还是有兴趣见一见的,万一……人家是真的呢?

当然,这也是领导喝得差不多了,又是在这种私人宴请的场合,要不然,先打听清楚来人的身份是必须的——为了自己维护的面子,也为了对领导表示出应有的尊重。

反正,刘主任撺掇两下,孙鹏就出来了,现在酒宴已经到了尾声,四处窜桌子的也不少,几个人就奔着陈太忠这一桌来了。

一盒烟倒是无所谓,雷蕾就做主让他们拿着看了,徐师傅眼见已经这样了,又知道这几位估计都不含糊,说不得一横心一咬牙,手一摆,“都尝一尝吧,”心里却是安慰自己,还好,还有一盒呢,老子今天也在领导们面前牛逼一把。

刘主任看一眼那盒子,就知道是假冒不来的东西,就算假冒大熊猫,你弄得靠谱一点不是?弄到眼下这种样子,看似不三不四,实则才是正经的无须张扬的底蕴。

“小张,也不给介绍一下,”他笑嘻嘻地拍一下张秀丽的肩头,他已经知道了,在座的有个《天南日报》的记者,那女人估计就是了,可是这两位……是什么来头?

张秀丽张一张嘴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得远处一声大笑,“哈哈,我说是谁呢,原来真的是陈主任,好久不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