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63章 大场面

要说陈太忠的速度,确实不慢,他赶到临铝的时候,沙省长的车还没到呢,不过,这次临铝来的贵客太多,范如霜也腾不出时间专程接待他。

倒是动力分厂马厂长一直在等他,然而,让陈主任略略感到惊讶的是,小铁居然也跟老马呆在一起等着自己,你不是范如霜的秘书吗,这种关键时候你跑出来?

当然,这个怀疑他是不会问的,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偶然得知,范董喜欢用帅气的男秘书,这是临铝众所周知的,有些人还以讹传讹,将事情说得非常不堪,不过范董强势惯了,对这样的传言不屑一顾——我就是喜欢看英俊男孩儿,难道就许你们看美女?

可是眼下这种大场面的情况下,就算强如范如霜之辈,也不得不收敛一下,总局领导到了,分管省长到了,不能让别人抓住这点小毛病大做文章不是?

反正陈太忠和马厂长是扯不开啦,范董放了小铁的假,铁秘书一琢磨,招呼其他人都扯淡,还是陈主任值得投资——何保华倒是黄家的女婿,跟他也见过,可听说在黄汉祥眼里,何院长的地位还不如陈主任呢。

而且最难得的是,陈主任年轻啊,铁秘书也年轻,心说只要陈太忠不倒,就能罩我一辈子啊,反正其他年过半百的大领导们身边也不缺服侍人儿,我不掺乎那些也不稀罕那些,陈主任才是最值得我关注的。

于是他就主动找到马厂长了,要跟他一块儿接待陈太忠,马厂长心说你是天子近臣啊,我能反对吗?

事实上,铁秘书为人有点傲,他自认这是在维护董事长的威严,但是别人免不了背后嘀咕两句,大意就是说你丫不过是一个弄臣,也不知道得瑟什么。

但是,别人怎么认为是别人的事儿,自打知道小可乐是荆紫菱的同学,而马厂长也挺得陈太忠帮衬之后,铁秘书对马厂长都是非常客气的,比如说今年过年,还将老总级别的年货分给他一份。

虽然那些年货很值几个钱——还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那种,可是动力分厂的厂长也不怎么稀罕,他稀罕的是,小铁惦记着给我呢,这是对我身份和地位的一种认可啊。

有这样待遇的中层干部不止他一个,但绝对是相对少数,马厂长自然会领这一分情义,于是两人一起来接待陈主任。

陈太忠自是不会计较那么多,事实上,经过很多场面之后,他已经能理解,临铝这边面临的场面会有多大了。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沙鹏程的车队才到了彩旗飘飘的临铝二招,这时候陈太忠已经住进房间了,二招会议楼。

临河铝业一共四个招待所,一招和二招最大,一招的设备设施要好一点,但是设备设施最好的,还是夏天才完工的临铝二招会议楼——花了四千多万,不但不对外开放,而且原则上不接待处级以下的干部。

饶是如此,陈太忠能住进去也不容易了,这次青旺的党政班子一把手全部到场,省里沙鹏程的车队,省冶金工业厅的一干领导,临铝本部的领导,有色总局天南分公司的领导,其他兄弟单位来观礼的领导……

再往上,还有有色总局的一干领导,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二局的副局长,ABB中国公司总裁以及一干专家……像临时决定来的何保华,能在会议楼里挤出一个套间来,那都是仗着他身后的身份了。

普林斯公司的老板也到了,她和她的保镖倒也住了进来,不过凯瑟琳一见住的是标间,就有点不满意,想要换到临铝一招住套间去——然而,这显然不现实,就算加上三招四招以及临铝生活区的私人宾馆,花钱能住到的房间人早就满了。

当然,细数一下各领导,也不见得就真有多少,副厅级以上的干部不会超过二十个,但是各个领导都带着人呢,比如说沙鹏程的车队里,大部分人全住进了会议楼,连雷蕾都住了进去。

这么一来,再大的会议楼人都得满了,超出的人有点身份的住一招,挤不进会议楼的随员们,就住在二招就近招呼领导。

陈太忠住的也是标间,另一张床名义上是订给马厂长住的,但是老马特意问了小陈一下,说是你觉得我晚上住这儿合适不?我这人可是爱打呼噜。

事实上,马厂长也隐约从范董处听到过只言片语,说是陈某人跟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的关系,有点……那啥。

老马很清楚,别看这次ABB的总裁住的是套间,而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住的是标间,那是人家不欲声张,一个公关公司强行出头,也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但是这次厂领导去瑞士,普林斯的人就跟去瑞士了——是的,搞定临铝的不是ABB中国公司的人。

所以他这么问,也是个试探,他是真想留下来陪陈太忠聊天,上进之心人皆有之,马厂长惦记再往上走一走,那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毕竟他才五十不是?

陈太忠能明白老马的心情,但是他太需要静一静了,喜欢被人无休止奉承的,那都是渴望得到别人证实的主儿,陈某人也喜欢被人奉承,但是……总得有个度吧?

他正犹豫着该不该拒绝呢,雷蕾推门进来了,他看得吓了一跳,心说眼下闲杂人这么多,你都这样进来啊?

不成想雷记者才不管那一套,冲他笑着点点头,“听说陈主任来了,我就过来看看,您这是……在忙呢?”

“不忙,”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将身边的两位向她介绍一下,那二位听说这是《天南日报》的记者,那也是相当客气的,不过某人觉得这二位的眼神里多少有点古怪。

等雷蕾解释说,她是陈主任的对口记者,采访他不止三两次了,那两双眼睛里的怪异就变成了恍然——陈太忠心里却是叫苦不迭,我说我的大记者,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聊了没几句,就到饭点儿了,众人又去二招餐厅就餐,跟陈太忠上次去省里参加火炬计划动员大会一样,顶级的领导进了包间,厅级干部在小餐厅,其他干部就在大餐厅自助了。

铁秘书想给陈太忠要个包间,还说咱自己点几个菜吧,管食堂的不认别人可没胆子不认我,不过,陈太忠吃饭只要有酒就行,对菜没太多挑剔的。

他自己带了两瓶茅台过来,心说你们既然那样看雷蕾,索性让大家都看到就完了,也能表明哥们儿问心无愧,于是笑着摇头,“咱就在大厅吧。”

凭着胸牌排队领上餐具,四个人打好菜之后选一张长方形的桌坐下,倒上酒正要开动,有人过来跟雷蕾打招呼,却是其他媒体的记者。

这倒也是无所谓的,反正桌子一边俩人,别人想再坐也没位子了,不成想又过了五六分钟之后,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走了过来,见没地方坐了,索性一人拖一张椅子,坐在长桌的两头了。

按说,这两位是该在小餐厅吃饭的,可是就在路过大餐厅的时候,伊丽莎白眼尖,一眼发现了陈太忠,胳膊肘捅一下老板,又使个眼色,凯瑟琳就转头问身边的翻译,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吃饭?

这答案显然不需要猜测,倒是跟她同行的ABB的人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又跟张总聊了起来——这次,陈太忠在临铝驻京办见过的张总也来了。

小铁识得这二位,可马厂长不认识,一介绍才知道,敢情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普林斯公司的老板,于是大家站起身先喝一个,然后才坐下开吃。

话说这人要出了名,想低调都难,这次临铝八十万吨奠基,来的外国人有二十多个——还有外国记者呢,可是最出风头的,就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了。

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她俩才是关键性的人物,但是随便一个人都知道,这俩外国女人,真的是漂亮到可以上挂历了。

而且,餐厅里就餐的并不乏临铝的干部,也有人认出了铁秘书和马厂长,所以这六位是想求清净都不能了,一拨接着一拨的人过来敬酒。

临铝的会议自助餐不包含酒水,想喝酒就得自己买,别人不是掏不起这个钱,关键是陈太忠的桌子上摆的是飞天茅台,这种凤凰宾馆都限量供应的酒,临铝二招的吧台根本见不到,想喝茅台?我们这儿有啊——红星的。

然而,这种规模的场面,能坐在这儿主儿,一般都分得清红星和飞天的区别——呦,铁秘书你这儿是飞天啊,不行,我得蹭两杯。

分得清飞天和红星的主儿,其实未必稀罕这两杯,大家图的不过是个乐呵,再加上有外国美女可以近观——基本没有人敢想亵玩的,也就是近观,这可不比周敦颐家池子里的莲花。

可是这么多人凑趣,两瓶飞天眨眼就见底儿了,陈太忠觉得自己还没喝呢,怎么就没了呢?不行,我得再拿几瓶去。

飞天茅台,陈某人须弥戒里就有,但是他肯定不能当着大家拿出来不是?说不得出门,假巴意思地在桑塔纳车跟前转一圈,再回来的时候,他就有点毛了:两个外国鸟人,站在自己桌子边,跟凯瑟琳说说笑笑的,而且这俩是男性,年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