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61章 声威

甄宫正事件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虽说当事诸人信誓旦旦地表示,甄庭长当时确实跌断腿了,但是仅仅靠证言是不够的,因为最重要的证物“被掉包了”。

有人建议,可以通过法医手段,对底片上的指纹进行查证,做进一步的分析,不成想樊主任直接就否决了,“就算被掉包了,那请你向我解释一下,短短的六天,甄宫正是怎么好彻底的?共产党人不讲迷信!”

提建议的这位登时无语,这个现象实在不好解释,不过他这么建议,主要是从大局来考虑的,甄庭长托的人情倒是在其次了,“关键这涉及到咱法院系统的形象问题啊。”

“他做这破事儿的时候,就不考虑形象了?”樊主任白他一眼,总算是想到两人往日关系尚可,说不得点他一下,“田老板比你更懂得大局,法医……法医一查,那事儿就大发了,不管查得出来查不出来,你想到过后果吗?”

“那是,还是小樊你想得周到,”这位登时恍然大悟,查不出来掉包的话,消息传出去,凤凰的那瘟神又要折腾了——你们信不过我?反正那种事的话,可就功亏一篑了,要知道这人田书记都头疼啊。

退一步讲,就算查出来是被掉包了,能怎么样?这腿伤的恢复还是无法解释,反倒是甄宫正觉得得了理,折腾起来,那可就破坏了眼下的平静了——而那陈太忠又是个受不得气的,多半又要天下大乱了。

“常跟领导在一起,你的长进可比我快,”这位讪讪地一笑,却是又起了点八卦的心思,既然大家都是追求个大局感,那么,“照你这么说,甄宫正跟刑事案子搭不上边吧?”

“你拭目以待就行了,现在不方便跟你说,”樊主任笑一笑,却是死活不肯多说了,他跟这位关系不错,可是你既然是帮人关说来的,那就要做好被冷遇的思想准备——唉,不是我说你,这种事儿你怎么也敢掺乎呢?

“呵呵,我猜也是内部处理,不过不确定,就问你一声,”这位叹口气,轻声嘀咕一句,说实话,都在体制内混,谁还不知道政治生命终结的意义?

说句诛心的话,就算被判刑了,只要有领导念你的好,后半辈子照样能过得滋润——再混回体制都不是问题,改一改档案罢了;可要是因为惹人而政治生命被终结,就算你想开了,愿意去混商界,那也……最好去外地混吧。

所以,这指纹一事,查不查都不会对后果造成多大影响,那么,田书记自然不会容许有人多此一举,而陈太忠在这一方面造假的仙力,算是彻彻底底地被浪费了。

没办法,眼界窄小大局感不够,就是这样的报应了,陈某人自信算无遗策,却是根本没想到别人的政治觉悟是如此地高,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画蛇添足罢了。

总之,田立平能确定这甄宫正被撞伤是涉嫌碰瓷,接下来的事情就太好办了,敲打一下西城区的政法委书记:那个人不能再用了啊。

甄庭长应该感谢,事情是发生在这么个敏感的时候,田立平又是个比较注意公检法司系统形象的主儿,所以他后来也就是被找了一个借口撤职了事,副科的级别却是保留了下来,只是打入冷宫而已。

当然,若是某人不晓事,不反省自己是惹了什么样的人物,一定要再折腾的话,那田书记不介意再追究一下此人的刑事责任。

甄宫正敢吗?他不敢,就别说陈太忠这瘟神的名头,只说蒙艺的女儿当时也在场,还大力支持陈某人,就足够打消他任何负隅顽抗的心理了。

他一个小小的民庭庭长,都有能力往乐于助人者的头上扣屎盆子,人家扣屎盆子的能力不知道比他强大多少倍,善于玩法的人,最知道里面的轻重,说得极端一点,人家一旦认起真来,具备让他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能力。

恰恰相反,他现在要担心的是,组织上对我这么处理,那厮应该不会不满意了吧?要是还不满意,那麻烦才大——我确实不是碰瓷,但是人家要是不这么认为呢?

陈太忠对这么处理此人,还真有点不满意,不过田书记解释得很到位,“这个人的名声,就算臭了大街了,换谁来当领导都不会再用了……就算他亲爹来了,也得考虑一下物议。”

在事不关己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能够辨清楚是非的!陈太忠想到这个论调,终于叹口气不再追究此事,“谁要敢再用他,我连提拔他的人一起拉下马。”

这小子倒是真霸道了,田立平也只有苦笑的份儿,“我说太忠,你把你的林肯开走吧,成不成?天天堵到那儿也不是个事儿啊,太影响交通了。”

“等等看吧,还有些人,你没处理呢,”陈太忠听得哼一声,“立平书记,我真的挺委屈的,你看,被人碰瓷我都认倒霉不声张了,那谁谁敢要挟组织,您也得处理一下不是?”

“这次,他可没有要挟的本钱了,”田立平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几件事是相关的,等甄宫正被弄下来之后,那位就该明白出什么事儿了,你要敢再跟组织讨价还价,对不起,等风头过了就要内部立案查你了。

甄宫正的所作所为已经涉嫌敲诈勒索了,组织上不计较是为大局着想,真要不知道死活的话,随随便便就内部处理你了——你还真当自己光着脚,就什么都不怕了?信不信把你的事例弄进内参去?

所以,事情到此就算告一段落了,倒是一边旁听的王启斌点点头,“没事太忠,就算你再去法国,这边我帮你盯着,顺便帮你造一造舆论,老田他不能视而不见。”

以前,王处长是真不方便出头,可是陈太忠跟人家卯上,他就好出面了,老王心里本来就有点内疚,有负那处长的委托呢,现在有了如此的借口,他要再不出手,怕是小陈心里都要有成见了吧?

倒是钟胤天和王艳夫妇俩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见两人终于停止了嘀咕,说不得笑着发问,“爸,陈主任,你俩想吃点什么?我们去买。”

“我今天一定要喝点,”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有人要是有大局感,那么,发生点灵异事情都会忽略的,哥们儿以后采用非正常手段的时候,一定要多考虑怎么才能借上势,那样就安全多了。

就说这田立平吧,我估摸他没准心里就在怀疑,我跟这几起怪事有关——毕竟这前因后果的老田都知道,但是人家就不说,这才叫处事老道……

等陈太忠出院,就是当天晚上的事儿了,就这还是医生不让走,最后陈某人假意说出去散步才溜出的病房——开什么玩笑,昨天已经冷落了那几位一晚上了。

与此同时,吕鹏那儿也传来了好消息,涂阳市那边终于同意了陈太忠提出的条件,建福公司涂阳办事处即将开张了,事实上,此事本来还在扯皮,但是吕总耍了一个小手腕。

他跟对方说为了保证建福公司品牌的信誉,你那个水电建设的设备设施,必须购买建福指定的厂家,不能乱买——这一年下来,建福跟不少厂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那边一听着急了,这怎么可能呢?这点事大家心里都明白,你介绍的厂家,我必然砍不下来价钱,这不是又割走我们一块儿肉吗?

当然,明白归明白,话还不能这么说,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鲁经理说不得就要婉转一下:那个啥,吕总,我手上就没多少钱,正琢磨着订货的时候要跟厂家签协议,请厂家用产品投资参与分红呢,咱不带这样的……

这话一来是哭穷,符合他的一贯策略,二来就是挤兑吕鹏,你们建福的支付能力有口皆碑啊,就不怕我们这么搞,传出去丢你们的人?

吕鹏哪里吃他这套?表示了理解之后,就说你要真没钱的话,我们帮你垫付嘛,你当我们这点钱都出不起吗?至于说参与分红……你稍微给得宽松一点就行了。

这个年代,全国的资金都紧张,多少人想借钱借不到,又有多少人借钱出去收不回来而倾家荡产,若非是供求关系,鲁经理想跟厂家张罗点钱,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别说没钱,有钱谁愿意借给官方背景的主儿?

可是建福就敢,人家背后有陈太忠支持,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陈主任在北京不愿意跟那些投资公司打交道,可是回了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他怕得谁来?

不过这年头的事儿就是这么古怪了,吕鹏你愿意借钱出来是吧?但是鲁经理不敢借啊,借了别人的钱,我们可以琢磨着坑人,借了你建福的钱,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我得防着被你坑了啊。

以前鲁经理并不知道陈太忠的名头,可是着意打听一下就明白了,陈主任最喜欢那啥……师出有名和以德服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