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59章 弄假成真

王启斌也来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女儿王艳和女婿钟胤天都跟着来了,反正都不是外人——那俩的婚礼,陈太忠还参加过呢。

不过,陈主任烧得有点厉害,神智也是迷迷糊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沉睡,直到十点左右,才彻底地清醒过来,一睁眼正好看到王处长一家人进来。

这次他的精神头就好很多了,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等到了十一点四十的时候,他居然想出去喝酒了,王处长当然不能坐视这个年轻人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于是就劝说他等一等大好了再出去。

正纠缠着呢,陈太忠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个似曾相识的号码,接起来一听,那边就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呵呵,陈主任,我是小姜啊,立平书记让我问一下,领导指示了什么没有?”

“没来得及问呢,”陈某人苦笑一声,“我从昨晚十点开始发烧,夜里两点的时候烧到四十度,等我歇一歇,过一两天吧……我把田老板的难处跟领导汇报一下。”

“不用汇报了,陈哥,”小姜找他,原本就是通知此事的,听说他还要把老板的“难处”汇报上去,登时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回答,“这事儿老板已经搞定了。”

“啊,是吗?”陈太忠很吃惊地叫了一声,旋即清一清嗓子,“不太可能吧?我是不想放过那俩的,立平书记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他要让步的话,我真的会很失望的。”

“让步?那不会让步的,”小姜笑一声,停顿一下发话了,“等一下啊陈主任,田书记要亲自跟你说话。”

原本,田立平还想着,要自己的秘书说一声就行了,他一边拿着文件看一边听免提里传来的声音,不过,听到陈某人要汇报自己的难处,他登时将文件放在了一边,冲秘书招招手——我来吧。

“事情有了新的进展,”田书记拿起听筒来,微笑一声解释,“就像你说的那样,甄宫正的骨折可能是假的……等调查清楚了我会通知你一声,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养病。”

“我就知道他是假的,”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心说那混蛋骨折是真的,不过胯骨脱臼可确确实实是假的,这是他早就确认了的。

昨天知道了那个大队长的消息后,他就意识到了这几件事的关键之处——此人所倚仗讨价还价的依据,不过是二十多天前的撞人事件。

那老太太不是湘香撞的,但是既然甄宫正这么判,那就表明这件事是可以扯皮的,除非,有人能证明甄庭长和大队长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想证明这种东西,就是陈太忠出手也要大费周折,而且很容易弄出一些灵异事件来,这动静一大,就容易起别人的奇思怪想,招致一些本不该有的关注——毕竟甄宫正凌空飞起落地时跌断双腿,已经是非常难以解释的事了。

然而同时,陈太忠又不想放过甄庭长,他想一想,自己曾经指控过那厮“碰瓷”,索性心一横,得了,我就把你弄成真的碰瓷吧。

如此一来,你错判在先碰瓷在后,就算再没有想象力的人,也能从两件事情的惊人的相似程度上,自由心证一些东西吧?

于是,昨天夜里,陈某人悄悄地潜入甄宫正的病房,甄庭长住在素波市第二人民医院,这里跟凤凰中心医院一样,都是交通事故的定点鉴定医院。

这定点鉴定,肯定也有猫腻可言,陈太忠早就知道,那股骨脱臼不过是甄某人强调伤势严重,反正脱臼这东西,是接上就完了,死无对证的事儿,倒是腿上的骨折做不了假。

当然,甄庭长无事生非也不是没目的,股骨脱臼的性质是比较严重的,这不比膀子的小臂或者大臂脱臼,吊个膀子注意少用力就行了,腿是用来走路的,理论上讲,股骨脱臼起码要卧床休息三个月。

摸进病房,等到没人的时候,隔着厚厚的石膏,他悄悄地将那位的腿骨修理好了。

总算是他当时考虑到在法院宿舍门口,搞得开放性骨折的话,血乎啦嗤的就没什么意思了,手上的劲儿用的不是很大,而甄庭长还算年轻,身体协调能力和小脑反射弧都属于正常范围,这骨折没有多厉害。

一边修理,陈某人一边抱怨,我这仙力把你腿弄断,又把你的腿接好,你这混蛋够幸运的啊,黄老都享受不到的待遇,你享受到了,还是两次!

完事儿之后,陈太忠就溜回来了,等到一大早七点多的时候,又伪作昏迷溜出去了,因为甄宫正醒了。

甄庭长醒了不久,就要去小便,前两天他腿肿得厉害,大小便都在床上解决了,这两天好点了,他也不想每次尿液淋漓到身上床上,猛地一个念头上头,就让人推着他去公厕了——尿完之后可以到草坪处呼吸点新鲜空气嘛,天天憋在屋里闻来苏水味儿,真是难受。

不成想他在小便将完未完之际,坐的轮椅猛然晃动了一下,身后的人没把持住,眼瞅着就要摔倒,他伸手去扶墙,同时下意识地用石膏腿点了一下地,却猛地发现几乎没感觉到疼。

这些肯定都是陈太忠搞的,他要让甄宫正明白,你的腿好了,是的,你得有心理准备——嗯,就是这样。

果不其然,甄宫正即将出口的惨呼,硬生生地被咽了回去,前几天他可是痛得死去活来的,今天感觉好一些了,却没想到这么点一下都不疼。

惊喜之下,他都忘了尿撒到裤子上了,而是愣愣地琢磨了起来——今天一大早起来,好像腿不疼了耶,“咦,好得这么快?”

推车的那位正自责呢,听到他说话,赶紧出声相问,才知道甄庭长今天感觉不错,两人惊喜地交谈了好几句之后,甄宫正才反应过来,使个眼色给对方,“嘘,别说了。”

现在才想起来别说,那可是晚了,这不是别的地方是公厕啊,一大早起来,进进出出的人挺多的,听到他俩这么说话的,也不止一两个人。

其实,腿伤好得快一点也无所谓,甄庭长不过是为人谨慎,心说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那多少也是麻烦不是?

不过非常遗憾,“别有用心的人”是一定在场的,当然,半个小时后,这个人就该称之为“有正义感的知情者”了,举报电话直接打到了政法委的办公室。

“什么?甄宫正最后说,他的腿就没有受伤,你在厕所听到的?”办公室主任也是田书记的体己人儿,知道老板在为某些事闹心呢,这消息真的太重要了。

“嗯,其实我也是咱法院系统的,不过就别问我是谁了,我纯粹是见不惯这种恶心事儿,”那位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这边办公室主任愣了好半天之后,抬手拨个114,“我是市政法委,给我查一个电话号码……”

来电很快就查了出来,对方没有说谎,这是市第二人民医院门口的公话号码,很显然,那位在厕所里听到消息,就跑到门口打公话来了。

那个年代,手机没像后十年那么普及,又有不少乡村来的病患,每个医院的门口,都有大量的公话,不过,办公室主任追查举报人的兴趣不大,他只是想落实一下情况,省得万一田书记问起来,自己无言以对,那这汇报就有点冒失了,有不稳重之嫌。

田书记听他汇报了此事之后,确实也问了这个电话的出处,旋即点点头,“这个情况必须重视,要是真的属实,那就是在玷污公检法司的声誉。”

陈某人能想到的,田立平统统想得到,老田几乎在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针对他眼下的困境,这个消息是破局的关键,一旦属实,所有的问题会迎刃而解。

如此一来,他不高度重视才怪,细细打问几句之后,伸手一拍桌子,抬眼看向办公室主任,“小樊,给你个任务,三个小时之内,我要知道真相……嗯,同时要注意方式方法,也不要寒了基层干部的心。”

“保证完成任务,老板你就听我的好消息吧,”樊主任郑重地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对他来说,此事真的不难办,首先,有心算无心他就占了大便宜了,再就是他有了田老板的授意,很多资源都方便调动的,有尚方宝剑在手,他也不怕人歪嘴。

大约在九点半左右,樊主任的好友、市中院民二庭的庭长打了电话过来,“我去看甄宫正了,现在才出来,坐了半个小时吧,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他倒是承认了,今天恢复得不错,而且回答的时候……神态有点不对劲。”

小樊充分相信自己朋友的能力,其实他跟中院刑一庭庭长的关系更好,做出如此选择,看重的就是这位行事老道,于是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

下一刻,他协调好的人马就出发了,专门的骨科专家,不信看不出来造假的痕迹,现在的状况和过往的病历,将是重点调查的目标。

现在的状况,那肯定能查出来大问题的,而且,以某人连大熊猫香烟都能造假的能力,过往的病历……伪造一下似乎也不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