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57章 怪事多

当天晚上,那大队长在家睡觉,睡到半夜猛地被屋子里的怪味儿惊醒,禁不住抽一抽鼻子,“这……这是什么味儿啊?”

他的爱人也被他惊醒了,闻到屋里的气味,不禁大惊失色,“坏了,液化气跑气了,老头子快去关了阀门……”

她的话没说完呢,“嗵”地一声,厨房传来一声巨响,家里发生爆炸了,总算还好,爆炸的威力不是很大,也就是厨房玻璃被炸没了,连带着又掉了几块儿窗台的砖头下去。

火哔哔剥剥地烧了起来,眨眼间厨房就火光冲天了,要知道,一般人家里,食用油什么的,都搁在厨房的。

这边忙着救火呢,邻居们也都被惊醒了,知道别人家走水了,赶紧往门外跑,跑到楼底下之后,冲他家指指点点的。

有人无意中低头,发现脚底下有点怪异,说不得仔细一看,“我靠,谁家的钱啊,这么多?”

这大队长住的是老婆单位的房子,要说他平日里也没做了什么好事,这种心性的主儿,能跟邻居处得开心才怪——就说年初的时候,素波难得地下一场雪,几个孩子打雪仗,不小心碰了他的车划了一道,邻里邻居的,家长都被讹了一千块钱出来。

看到满地的钱,别人也不敢动,人家那是刑警大队长呢,这钱会是别人家的吗?不可能啊,只能他家的,大家都琢磨着,这估计是把钱藏到厨房了,结果一爆炸,咣地撒到楼下了。

不多时,119的赶到了,于是这消息立马就传开了,一场火灾,炸出来差不多二十万的现金,你说你家这么多钱是哪儿来的呢?

陈太忠原本是打算自费出这口气的,他的须弥戒里人民币不多,几百万也有的,花上十万搞掉个大队长,那也值了。

不成想他进家之后,四处扫一眼,就发现衣柜顶上一个鞋盒子里,满满当当全是钱,他将鞋盒子拿到厨房窗口防护栏伸出的那一截上面,还非常“好心地”将其中几扎捆钱的封条扯掉,接着就是人为纵火了。

是的,放火不是目的,把家里的钱显摆出来,才是陈太忠要做的,眼见现场闹得沸沸扬扬的,他笑着转身,一个万里闲庭就奔回军分区招待所了。

第二天一上班,那副大队长就被组织上叫去谈心了,不多时,湘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主动打电话给刘晓莉,“晓莉姐,那个人出事儿了……”

昨天陈太忠说要砸掉此人的饭碗,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两个人实在不能不往此人身上考虑,不过此事有点过于灵异,所以大家就直奔主题聊了起来。

这次可就不是私人恩怨了,而是涉及到了警察形象的问题,等刘晓莉赶到警察局的时候,不止是她来了,还有两家媒体在那里等着呢。

警方的回答依旧是正在调查中,无可奉告,可是刘记者就开始白活了,说是这个大队长素来品行不端,我最近采访的一件事情,恰恰就跟他有关……

听她在那儿白活,负责接待的警察急得抓耳挠腮,却偏偏又不敢出声制止,只能将她们撵到大厅了事——那倒了霉的大队长敢找《天南商报》老板的麻烦,都不敢找刘记者,别人自然更不会多事。

那俩记者却是对她的消息欢迎之至,自古同行是冤家,有人愿意分享信息自然不错,不成想两人越听越心惊,心说要按社会影响来讲的话,刘姐说的这件事,似乎更具有新闻的轰动性啊。

讲到最后,刘晓莉甚至从包里拿出了修改过的稿子,随便晃一下就装了回去——她还没有大公无私到让大家细看的程度,“看,稿子我都写了的,不过我们老板没担当,不让现在发,说是得过一阵。”

都是搞媒体的,谁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刘晓莉算是民办报纸里一等一强势的记者了,她坦承老板怕事,反倒是证明了她的话的可靠性。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刘晓莉,我们来晚了,你能不能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大家转头一看,身后又多了几拨人,发问的是素波电视台《今日素波》的栏目主播梁靓,田甜调到省台之后,梁靓接手了这个栏目——至于说湘香,那时她刚解决了编制,还在四下寻找上镜的机会呢。

按说,梁主播是不会出现在现场的,现场有现场的采访人,当然,特殊情况下是可以例外的,而眼下她的出现,多少还是让人感到意外。

可是刘晓莉知道湘香的出处,她这次的风头也出得差不多了,就再没有复述,只是微微地一笑,“话我都跟他俩说了,这儿看来不怎么欢迎我,正好我还约了点别的事儿,梁靓你问她俩就知道了。”

陈太忠只是想制造舆论出来,刘记者非常清楚这一点,稿子是不是由她发的并不重要,眼下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留在现场,不能说毫无疑义,也可以说意义不是很大了。

当然,大家都是搞新闻的,自然知道,眼下众人不过是在收集素材,能不能发该怎么发,那都是要由上级来决定的——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既然这么多同行在关注了,万一被别人抢先发了,这个意义重大的报道,就要跟自己擦身而过了。

不过跟刘晓莉昨天遇到的问题一样,下面的愿望再强烈,上面还是要考虑服从大局,于是,各家媒体的负责人就纷纷地打电话给主管部门请示。

主动请示这种事,在媒体中并不是特别常见,事事请示的话,有些擦边球就没法打了,上面也不好装聋作哑了,不利于媒体发展——反正真正的敏感事件,样稿要送审的。

然而,是个人就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敏感时期,刘晓莉算相当不含糊的主儿了,不是也卡住不让发了吗?所以大家都觉得稳妥一点的好。

于是,在不久之后,田立平也得了消息,一时间大为光火,我说你们有没有点脑子,这个东西现在能发吗?

今天早上,他已经从某些渠道,得知宝兰分局刑警队某副大队长家里失火,下了一场钞票雨,不过,那是宝兰分局或者宝兰区政法委头疼的事情,了不得再加上市局局长孙正平,反正是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当然,他可以借此事发难,再趁此整顿一下班子都是可以的,不过,孙局长对他尊敬有加,两人虽然不是一个派系的,但是他是老书记,孙正平是新局长,警察局那边他如臂使指用得很方便,这种关系能维系下去也不错,光会打击异己不会和光同尘,那是做不好领导的。

可是再加上另一个区的法院系统,这事情的发展,他就无法坐视了,两件事一重叠,目标就直指他田某人了——这素波市的公检法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再细细地一了解,田书记也郁闷了,合着这件事又是刘晓莉弄出来的,我说……怎么陈太忠一回来,你就跳腾得这么厉害呢?

老田知道陈某人回来,还是从女儿最近的行踪上得知的,老妻小心提醒过他,说是有一天半夜给女儿住的地方打电话,那边没人接……

田书记知道,自家的女儿跟陈太忠有点不清不楚,姓陈那小子啥不敢干?都敢直接带了女孩子给自己介绍——还被女儿撞个正着。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体有什么问题,心说反正甜儿是过敏体质,弄不出来人命官司……算了,谁还没年轻过呢?过一阵收收心也就完了。

想到甜儿,田立平就反应过来了,她以前就是素波台的嘛,看看她能不能跟湘香做个思想工作,把这事儿压下去就算了,好端端地折腾什么呢?

田甜最近跟陈太忠厮混在一起,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因果,于是只能苦笑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湘香找到了陈太忠,刘晓莉不过是被他撺掇出来的。”

“这家伙难道不能跟我说一声吗?”田立平一听,越发地恼怒了,你小子要是不认识我,或者说跟我说不上话也算,你让我办什么事儿我没办了?结果你现在给我闹这么一出来,这是有心要我的好看吗?

“他说不好意思总麻烦你,”田甜说的可是陈太忠的原话,而且她也支持这话,我总给老爹找事,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是啊,小事儿不好意思麻烦我,现在麻烦大了不是?”田书记气得狠狠地一拍桌子,“你跟他说,这个盖子要捂……这件事情我会给他一个交待的。”

这个电话才放下,又有电话进来了,却是祖宝玉市长打来的,祖市长分管科教文卫,跟广电口儿沾边,也接到了类似的消息,“田书记,听说你那儿最近……有点事情?”

“你们就都不要让我消停吧,”田立平气得都快骂娘了,他知道祖宝玉跟陈太忠的关系,说话自然不见外,“又是陈太忠弄出来的,宝玉市长,你可千万得给我卡住了啊,弄出来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麻烦……那家伙的折腾劲儿,不用我跟你细讲吧?”

“可是,你得给他一个说法吧?”没错,祖宝玉这个电话打过来,也是想捂盖子……

陈太忠听到田甜传来的话,愣了半天之后,笑了,合着我不想求田立平,就轮到他反过来求我了,可当时我要是求他的话,那就是我领人家的人情了。

可见这官场中的主客易位强弱转换,也不存在个定数,大致还是要看谁能撑到最后,谁的手段更多一点吧?

当然,这个转换最关键的所在,还是他所主张的事情占理了,于是他笑一笑,“好了我知道了,让你老爹尽快处理吧,我帮着做一做工作,关键是要把这口气出了,啧,你看看他手底下都是些什么人吧,害得我又得领人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