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52章 大罪

邓检一听蒙勤勤这话,心里登时就明白了,这是正经的“不是不报时候不到”啊。

甄庭长接手的那个案子,是前天判的,这案子判得委实有点离谱,尤其是湘香本人也有些身份,托了一些这样那样的朋友说情,还威胁说要电视台曝光什么的,闹得动静挺大。

所以,西城法院的人都知道,甄宫正弄了这么一出闹剧出来,不止法院,连检察院的不少人都知道,像这邓检,是法院出去的人,目前在宝兰区任副检察长,都听说了此事。

邓检不知道这两位是不是冲着民庭庭长甄宫正来的,但是很显然,人家说的虽然非常不讲理,却是有人家自己的逻辑,借用的还是甄庭长判决理由——老太太摔倒了,不是你撞的你扶什么?人不是我撞的,我为什么要让路?

会是打击报复吗?邓检搞了检察工作,对这些事特别敏感,他正琢磨呢,一边有个女同志发话了,“咱先不说是不是你撞的,这大家都要上班,你看后面堵了几辆车了?你这人有没有点公德心?”

“要说这公德心,我真有一点,”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顺手指一指蒙勤勤,“也就是跟个朋友打个招呼,要是没这档子事,我立马就让,可是有了这档子事儿了,那我还真就不能让了……听说西城区前几天有个法官,案子判得挺有水平,我这也是自保的意思。”

甄庭长正痛得死去活来呢,也听说了,眼前这位可能就是肇事司机,听到对方如此说话,禁不住大怒,艰难地将手伸出车外,指着陈太忠,“这家伙涉嫌打击报复,小刘小张,给我弄起来他。”

“谁敢?”蒙勤勤哼一声,手一指甄宫正脸一沉,“你涉嫌诽谤他人,我就是证人,我会建议让你停职反省,而且保留起诉你的权力。”

“我说,你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很是不屑的样子,“别看他受伤了,再胡乱逼逼,我照打不误,打完了再去起诉……两不耽误。”

“这个同志,请问你是哪个单位的?干什么的?”邓检听到对方说话如此不含糊,强压着心里的火气,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想招惹你这人王,但是你指望在我面前装逼,那也是混不过去的。

一边说,他一边探出手来,指一指自己车顶的警灯,沉着脸发话了,“看到没有?别逼着我拉警报撞你的车啊。”

“想撞你就撞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你撞过去,那不是我让的,不过,麻烦你想清楚后果哦。”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邓检抬手就要打火,猛地想到一件事,就呆在了那里,犹豫一下叹口气,“老甄,不是我不敢撞他……撞了他的车以后,他车的外观就算被破坏了。”

“算你识趣,”陈太忠冷笑一声,接着又指一指蒙勤勤,脸上笑得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要不,撞她那辆车吧,高尔夫比林肯便宜!”

“陈太忠你差不多点啊,”秦科长本来正义愤填膺地帮他说话呢,见他居然唆使别人撞自己的车,小性子登时就发作了,“我的车停得规规矩矩的,凭什么撞我的车?”

“小姑娘,这儿就不合适停车,”邓检一看两人内讧了,说不得沉声发话,再转头看一眼后座的甄宫正,脑子却是借此机会急速转动着:陈太忠,这个人名儿……我好像听说过?

结果就这么一侧头,他发现后边这位疼得呲牙咧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时间心中生了许多不忍出来,转头又看向蒙勤勤的时候,脸上也多了几分肃穆,“麻烦你给让一让,别影响我们救人。”

“我又没撞人,”蒙勤勤却是不理这碴,冷哼一声,“让出毛病来,算你的?”

“算我的,”邓检倒是有担待,抓住这个机会点点头,不成想陈太忠死活不愿意让车开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知道这让一让,要担多大政治风险吗?”

中央委员的声誉,要是因此被败坏了,再给一百个你也赔不起啊!

陈太忠不但要对那帕里有个交待,他对那甄庭长也真的是恨,我要不让你多疼一疼,你丫的不长记性,你居然敢以违反道德观念的逻辑,去判定案子?

通过逻辑来判案,本来就不太站得住脚,福尔摩斯够牛逼了,逻辑分析也挺厉害,但还是要通过逻辑找到证据,才能破案。

所谓信仰的缺失、道德的败坏、社会风气的沦落,根子在哪儿?用法律的形式去泯灭人性的良知,你这是多么大的罪恶?

正纠缠着呢,110的警车到了,听说是这样的事情,看一看现场,又随便打问两句,有人看出来陈太忠和蒙勤勤的不含糊了,谨慎地表示,“目视的话,看不出来这车撞过人了……我说,你把车让一让,让人家赶紧把人送医院。”

“滚一边儿去,你掺乎不起,”陈太忠瞪此人一眼,不屑地挥一挥手,“我这车今天就不让了,我好好地开着车,一堆人诽谤我?这事儿我跟他们没完。”

所谓的牛逼,那不是装出来的,是真有那么牛逼,在场的人都感觉到这位的嚣张了,却是没想到此人能嚣张到如此的程度。

那位觉着自己也是持平之言,不成想吃了这么一句,冷着脸看了林肯车一眼,不声不响地退到一边的树后,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了,才悄悄地摸出手机来。

这是老成持重之举,那年轻人嚣张得过头了,这位就算想打听,也得捡个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打听,以免惹火烧身——老警察了,就算没见过公子哥,也听说过不少了。

倒是一个二十八、九略胖的女警察,不满意地看了陈太忠一眼,转头对邓检发话了,“开不过去,就把人背过去吧,怎么,没车就救不了人啦?”

人家这话虽然难听,却也是好意,邓检也顾不上计较她的语气,说不得又将车门打开,自然有那手脚勤快的,架着甄庭长绕着路边走了。

直到这个时候,122的摩托车才到,可见这交警的效率是要低一点,来的这位还不满意呢,“让一让让一让,这一大早的,到处堵车你们还给添乱……出什么事儿了?”

110的那位打通电话了,揣起手机之后,见到来了个骑摩托的同行,咳嗽一声,冲自己的人一摆手,“行了,交警接手了,咱们该走了。”

是个人就能感觉到今天的事儿蹊跷,110的警员纷纷上车离开,女警察虽然还是有点恼火,可是见头儿绷个脸也不敢问,只是,在憋了半天之后,她终于轻声发问,“这到底是谁啊?”

“瘟神,别问了,”这位不动声色地摆一摆手,继续开自己的车,又过了一阵之后,才轻叹一口气,“唉,还好,122的过来了,要不又要腻歪死人。”

“瘟神?”女警察皱一皱眉头,又不解地眨一眨眼睛,却是没再问了……

接下来,交警队那位也呼叫支援了,没办法,能堵着马路不让民庭庭长去治疗的主儿,那可是他惹不起的,再看一看两辆车上,都是挂着省委的通行证……这都是什么人啊?

他想问陈太忠的身份,陈太忠不说,问蒙勤勤,蒙勤勤也不说,反正就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说实话,秦科长掺乎进此事有点冤枉,她不说是太正常了。

支援喊来了,现场也拍摄了,再来的人就是要验看陈太忠驾驶执照了,陈某人先索取了对方的警官证,翻来覆去地看一看,点点头之后,才拿出了自己的驾照,“我记住你了……这是我的驾照。”

这位一见是这副模样,不动声色地看一看,又将驾照递给了一边的警察,“先帮他拿着,调查清楚了还他……”

天公地道,人家只是想借机调查一下这叫陈太忠的是什么人,而且,既然有车祸嫌疑,暂时收了本儿也是正常的。

陈主任有点不满意,不过也没炸刺儿,他对认识甄庭长的这帮人不客气,那是因为他估计到了,那些都是西城法院的,西城区出了甄宫正这么个极品,你们身为同事坐视他的操蛋判决,不能提出合理的异议,那都是点混蛋!

至于那些试图救治甄混蛋的主儿,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是这交警队人家来了是工作,哥们儿得学会理解,于是他轻哼一声,“要说撞人,你看我的车有碰撞的痕迹吗?”

主事儿的那位看他一眼,也不说话,倒是拿了他的本子的小警察,拿起电话拨打,不多时走到领导面前,“驾驶本没问题……”

一边说,这位一边就将嘴巴向领导的耳边凑了过去,那就很明显了,有些话不合适当着别人说,只能悄声嘀咕了。

“这家伙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还兼着招商办的副主任,现在是驻欧办的主任,他在凤凰警察系统里,有个不好的外号……”陈太忠其实也能听到一点,一时有点感慨,现在这年头,还真是信息时代了啊。

听明白眼前这位是谁,主事儿的交警也头大了,能让凤凰市政法委书记咬牙切齿的主儿,暂时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说不得他点点头,又在现场问几句,就喊人扯绳子围车了——没办法,甄庭长的车祸,可能涉及到恶意报复,这个问题的性质,是很严重的。

蒙勤勤眼见自己的车也要圈起来,就不满意了,“陈太忠,这是我朋友的车,你跟他们说一声,不许围我的车。”

“我说你到底是哪位啊?”主事儿的交警有点不满意了,不过,他不满意,蒙勤勤更不满意,“怎么,我车停这儿犯什么法了,你要圈我的车?”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会向你解释原因的,”这位坚持自己的立场,话说得坚定而不失立场。

“我要是你,就不问她是谁,反正你惹不起,”陈太忠笑着插嘴了,“要不要我给田书记打个电话,让他提醒你一下,秉公执法的重要性?”

“你先让田书记给我打电话,咱们再说别的,”这位也不怕说得明白一点,公检法司全是归田书记的管的,别说他交警队了,就是被撞的法院这位,可不也是归田书记管?

“算了,不用你找人了,”蒙勤勤出声拦住了陈太忠,从车里摸出手包掏出手机,看一眼那位,很随意地拨个号码,“夏叔叔,我勤勤啊……”

紧接着,这位就从蒙勤勤手上接过了电话,电话那边是个威严的声音,“我不管你是哪位,我就问你一句,她犯什么事儿了,你不让人家走?”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儿耳熟,这位壮着胆子问一句,请问你哪位,结果那边的回答让他吓一大跳——陈太忠说要请市政法委书记田立平出马,这女娃娃更狠,直接请出了省政法委书记夏大力!

蒙书记的女儿?接下来,他算明白女娃娃为啥不报人名儿了,传出来这影响真的不好,说不得讪笑着将手机还给对方,“不好意思啊,您……不知者不罪。”

蒙艺是走了,但是走了还不到半年,这省里面肯买账的肯定不少嘛,再说了,人家就算走了,那也还是省委书记、中央委员,他又怎么敢放肆?

蒋世方走了之后,就算他的人马被打散,也没人去找蒋君蓉的麻烦,足以证明在某些层面的官场上,讲究的是全国一盘棋。

“我可以走了?”蒙勤勤的性子,其实比她堂姐蒙晓艳还跳脱,不过一直是被老爹老娘压着罢了,眼下这一句问话,纯粹就是为了恶心人的。

“嗯,我就是随意问一句,”这位的汗都快下来了,姑奶奶你走吧,我们肯定会给陈太忠一个公道的。

“陈太忠,上我的车,”蒙勤勤冲某人一招手,顺手将车钥匙丢了过去,自己转身开门,就坐到了后座上。

陈太忠自然不会客气,开了车前门扮演司机,主事儿的交警琢磨一下,心说这年头不讲理的人太多,说不得招手喊过一个人来,“你在这儿盯着,现场要是受到破坏,我唯你是问。”

这话一出来,不止是被招呼的人愣了一下,其他人的脸上都不好看——你这是怀疑,我们西城区法院的人,会有意破坏林肯车而达到栽赃的目的吗?

主事儿的却是不在乎,转身上车走了,他没办法向别人解释蒙勤勤的身份,但是他绝对不能容忍事情砸在他的手上。

这一刻,他才隐隐地想到一件事:凤凰科委好大的名气,那可是蒙书记在的时候蹿红的,这个陈太忠,好像比传言中的还不好招惹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