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50章 忍不得

以陈太忠现在在天南的行情,党校这课其实上不上都是无所谓的,王启斌、高云风以及王浩波等人都跟他说过,要是省委党校那儿如何如何了,你尽管说话。

不过,陈太忠既然回来了,哪里舍得那么容易地就走掉?他原本打的主意就是少去驻欧办,不成想在那里一被羁縻就将近一个月,真要长此以往,想不被边缘化都很难。

于是,陈某人的一干同学很惊讶地发现,班上多出来一个“新生”,每天规规矩矩地上下课,大家似乎从没见过这个人——当然,总还是有个把人是记得他的,比如说王浩波的侄女儿王思敏,又比如说曾经试图追秦科长不果的中行员工何振华。

不过就在开课第四天,该新生又神秘失踪了,何振华很奇怪地向王思敏打听一下,“太忠今天怎么没来?他不是中午要请咱们吃水煮鱼的吗?”

“我也不知道,”王思敏皱着眉头摇摇脑袋,“我觉得他不来倒是挺正常的,连着来几天,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这话在理,陈太忠也不想天天来,不过没办法,陈洁直到昨天才坐上飞机飞北京,他若是不想陪着陈省长去法国,规规矩矩地上课,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陈省长十有八九心里有数,这小子就是想偷奸耍滑不想去欧洲,只要是个智商够用的主儿,就不会相信省委党校成教班的考勤能难住陈太忠。

但是就是那句话了,领导信不信,那属于逻辑问题,而陈某人去不去上课,那是态度问题:既然打着上课的幌子不陪着领导去欧洲,而你又不去上课……不带这么欺负省长的啊。

所以,陈省长前脚离开天南,陈太忠同学后脚翘课,那也是一种必然了,不过这一次他是真的有事,因为他一大早涉嫌开车撞人,被带进交警队了。

有人说了,作者你写得不对了,陈太忠的车技早练出来啦,又是仙人有种种神通,可以防止意外事故的发生——好吧,就算这些都是扯淡的理由,他不是还认识素波政法委书记田立平吗?田书记的女儿也在他胯下称臣,怎么可能被交警队扣住不放呢?

孩子没娘,说起来话长。

说起事情的原委,还是要从二十多天前说起——二十多天?没错,就是那么久,那时候陈太忠正在欧洲忙着调教几个保洁工呢。

那帕里的相好,素波电视台的栏目主播湘香有一辆夏利车,这一天湘香正在开车上班的路上,前面刷地开来一辆公交车——其时,素波的公交车尚未有公交专线,也不存在谁占了谁的道儿的问题。

可是这公交车开得极其野蛮,超过夏利车之后,急速地向右边靠去——前面就是车站了,所以湘香硬生生地被公交车别住,减速停在了那里。

没办法,这年头的司机,最横的就是公交公司的,遇见交警都敢吹胡子瞪眼——行业规矩,扣车不扣本,扣本不扣车,想扣你就把这辆大轿子扣了嘛,看车上的人民群众有意见没有。

其实,就算连车带本扣了都无所谓,公交公司的司机,那是有组织的,不是那路边见人就停的出租车,欺负也就欺负了,公交公司连党组都有,交警你敢不支持公共交通事业,那你等着组织找你说话。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湘香停下了,公交车停下又开走了,站台上就摔倒一位老太太,要说湘主播也没那么好心,会停下车搭救,可是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她的夏利到了老太太身边的时候,有人横穿马路,让这车又刹了一下。

又这么一刹,湘香就看到了,旁边有个人,拿着个疑似DV的东西在东拍西拍的,心里咯噔就是一下——见死不救无所谓,但是被人拍到就有所谓了。

就是前一阵,素波台一个比她有名得多的女主播——据说跟前一任常务副市长丁厚德有点关系,在自家车库门口出车的时候,撞到一个卖早点的摊子,两人吵起来,被人拍到了,豆腐花、辣椒酱撒了一地,又是白生生又是红灿灿的,看起来怪瘆人的。

于是,那女主播目前是停职反省中,台里还专门开会了,说是公众人物要讲究公众形象,湘香一见有人可能拍到自己见死不救了,说不得停下车来,扶起那老太太问一问,要紧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什么的。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不需要细说了,按《官仙》一书的风格,这老太太必然是南京徐老太一般的人物,就讹住她说,姑娘,事儿都是你干的,你得对我负责啊。

湘香这一下不干了,扯住旁边那个拿DV的,我说大哥,刚才的事儿你都拍到了,是不是我撞的人,您给个公道说法。

结果那位大哥冲她苦笑一下,妹子,我这是二十块钱买的玩具,哥这四下拍来拍去的,是正打算找个冤大头,告诉他这是赃物,千儿八百地随便卖了就算了。

哥也就是见你漂亮,人心肠又好,所以告你实话了,说完这话,拍照哥转身就走,“哥身上还背着案子呢,别说见过我啊……哥拍的不是车祸,是寂寞……”

结果,这事儿就说不清楚了,老太太送到医院,那必然是骨折之类的,反正挺严重的病情,湘香这就算招惹到麻烦了。

按说以她的地位,也识得两个小有办法的主儿,不过那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正经的人脉可没多少——如若不然,她也不会被段天涯一个电话就叫出来,任那帕里予取予求了。

不过说良心话,自打跟了那处长之后,湘主播真的是洗心革面,很少跟人夹缠不清了。

尤其是,台里有个副台长,惦记她很久了,该台长也是号称百人斩了,倒不一定就非要跟她有个结果,图的就是有那么一个过程,日记里再加上一个就是了。

那帕里本来就行事稳健,现在又是远赴碧空了,再加上该台长对湘主播余恨未消,她就算是孤立无援了,不过还好,她的手帕交小王,跟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王启斌处长关系好。

王启斌一琢磨,这事儿也见不得人啊,我为你出面关说倒简单,问题是它不值得不是?于是就劝湘香:你就咬定你没撞人,他们要打官司,咱奉陪,现场不是还那么多见证的吗?

说穿了,王处长心里真的有点忌惮,我帮你找人倒也不是不行,但是别人问起我来,怎么认识你的,那我该如何解释呢?了不得赔点钱,就拉倒了嘛。

结果,就在前天,法院判决了,判得挺那啥,就是湘香撞了老太太,赔四万八,法官无视那么多人的证言证词,一口咬定一个道理:要是没撞她,你吃撑着了上去扶她?

光赔钱,那倒也好说了,问题是台里有人拿这事儿做文章,说是某人不注意公众形象,于是某个欲望得不到满足的台长就开始琢磨了:湘香这是不合适做某些工作了吧?

湘香这下就不干了,跳脚了,老娘挣点钱不容易啊,四万八足够我辛苦四五个月了,万一把我从栏目组撤下去,啥时候再上,能不能再上,那真就不好说了——说句实话,就算不撤她也不能善罢甘休,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那帕里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只是不方便表达意见,等听到判决结果的时候,他也没生气,只是笑着劝湘香一句,“好了,甭气着自个儿,太忠不是回来了吗?”

于是,陈太忠就接到了来自碧空的电话,那处长也没别的意思:太忠,咱兄弟一场,别的我就不说了,你看着处理吧,你能忍受的结果,就是我能忍受的结果——这不是将你的军,是实话,咱哥俩不见外的。

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老那此人,可不是像别人看见的那种温良恭俭让的主儿,而知道那帕里心重手狠的,也真没几个人。

那处真想和平解决此事,有的是办法,别的不说,打个电话给高云风,省长公子出面,什么事情搞不定,为什么偏偏找我“宰相肚量陈太忠”?

丫是想让我出口恶气呢,陈太忠非常明白这一点,于是,他就琢磨怎么把这事情摆平了,还能出得了气,哥们儿不能让老那觉得人走茶凉,所以单单找人打招呼,那可是不行。

琢磨了一阵,他认为这件事情最操蛋的不是那个老太太——虽然她已经很操蛋了,比哥们儿还要操蛋很多,但是更操蛋的,是那个判决的法官。

所以他就打听了一下这法官姓甚名谁,住在什么地方平日里又有什么爱好,还好,湘香最近一直在跑这事儿,也托了些人,对这法官还是比较清楚的。

这法官年纪不大,四十岁不到,目前住在西城区法院的宿舍,法院宿舍离法院挺近的,步行也就是七八分钟的路程,这天一大早,他正走在路上,只觉得身后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上了天。

在天空中,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一辆灰色的汽车自眼前疾驰而过,紧接着双腿就是一阵钻心的剧痛,登时就晕了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