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49章 两可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是真的看不顺眼林海潮,虽然气已经出了,但是心里还有点疙瘩——这也正常,大家都知道,某人的心胸一向不怎么宽广。

不过,提这建议的是曹振京,这让他心里又有点腻歪,陈某人不怎么恨贪官,他一向认为,有能力的贪官,比尸位素餐不作为的清官要强——当然,前提是你贪的不能超过你创造的效益。

然而,这曹局长不但贪,做事也不太讲究,起码外界对丫的评价就是霸道,而陈太忠也亲身体会到了,那家伙行事确实不算低调——贪不要紧,你低调点关起门来发财,又贪还高调,这不是找着连累你的战友吗?

所以他也见不得曹振京,要这两者中不得不选一帮忙的话——为什么要帮忙呢?谁的忙我也不想帮。

不过他倒由此想起了一点事儿,就是谁跟他说起过,林海潮似乎在京城有背景,说不得就开口问一问,想着这几位保不齐就知道。

“嗯?”这几位相互交换个眼神,接着就齐齐地笑了起来,陈太忠正被笑得莫名其妙,韦处长开口发话了,“我说太忠,这种问题,应该是我们问你吧?”

“可是我不知道嘛,”陈太忠有点恼火了,悻悻地撇一撇嘴,“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问你们?”

“那你问人问得也不对,”邵国立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北京这边消息是多,但是这种事下面打听不到,上面更不好打听,而且……你放着现成的人不去问,问我们?”

“现成的人?”陈太忠下意识地轻声重复一边,才觉得抓着点线索了,徐卫东就笑着补充,“你也不想一想,天南是谁的地盘啊?”

“啧,那倒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怪不得人家都怪怪地看我,这事儿我该问老黄啊,省内首富多少也算号人物了,就算不是体制内的,可是黄二伯肯定清楚那家伙的路数——别的不说,老黄连“宰相肚量陈太忠”这话都能知道。

哥们儿这也算是当局者迷了,想明白这一点,他讪讪地笑一笑,心里琢磨,这个问题需要不需要问一问老黄呢?

不过很遗憾,接下来的几天里,黄汉祥再没有去他的小窝里呆过,到是后来何保华说起来,笑着品评了一句,“太忠你纠集几个小毛孩子打群架,这事儿太不着调了。”

合着黄汉祥听说此事之后,很有点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年月了还搞这一套?“陈太忠这小子,走到哪儿折腾劲儿都挺大的。”

陈太忠为什么要找何保华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氧化铝的项目要奠基了,范如霜请他和何院长观礼,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想在凤凰弄个大项目出来。

按说,他应该早一点就回素波了,不过他一直惦记着再偷会一下唐亦萱,就多呆了一天,结果没等到唐亦萱,反倒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从瑞士回来了。

于是,当天晚上他的别墅里又是一场乱战,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自打被他开发出来之后,或许是熟得太晚的缘故,战斗力直线上升,比自己的女保镖也不遑多让,陈某人费事三个小时才搞定这二位,不成想马小雅又推门进来了……

一番激情过后,四个人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陈太忠猛地想起,“凯瑟琳,你说从曼内斯曼弄了资料来以后,能不能搞这么一个企业出来,就生产这些东西呢?”

“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凯瑟琳对这个行当还是有相当认识的,“这个行业需要很强的基础工业做支持,同时还需要大批量的专业技术人才……当然,钱也不会少了。”

“钱倒是好说,”陈太忠想到了黄汉祥的承诺,只要我能搞到足够大的项目,就给我介绍大投资商,再说了,哥们儿也可以想办法弄钱嘛,至于说专业技术人才,“我回头问问何院长,看他有什么好建议没有。”

所以,他就找到何保华了,何院长一听他这问题,犹豫一下方始发话。

“你要搞这个,也不是不可以,甚至都未必需要那么多钱,不过呢,想要拥有自己的技术,开发出属于自己的产品……这就不光是钱的问题了,现在国内市场里,别人家的底蕴,你十来八年内追不上。”

总之就是,现在国内市场是被几大企业掌握着,其中有一家是民企,何保华建议陈太忠学一学这家,走这个代理加OEM的路子,这样崛起比较方便一点,至于说底蕴,那赶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慢慢地来,先闯市场。

其实这个工业控制自动化加仪器仪表的安装,固然需要大批的基层技术人才,但是更需要的是顶尖的人才,面对各个项目不同的需求,设计出不同的工控配套方案和整体流程,那绝对不是一般人搞得出来的。

何院长表示,这一方面他能有限地帮上一点忙,他手底下专家多,不过有一点是他的人都爱莫能助的,那就是整体的整合和管理能力。

这一点,非常考验专家们对市场上现有产品的认识和熟悉程度,有些东西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哪怕你理论知识再丰富——比如说相关的零部件、电路匹配,对使用环境的要求等等……

“上仪的董事长,是我清华的师兄,”何院长也给不出太多的建议,“可是你搞这么个东西,就算他看在我面子上愿意帮忙,也不好跟公司交待不是?”

这才叫乘兴而来扫兴而去,陈太忠得了这个回答,灰溜溜地回去了,他对做新市场兴趣不大,这需要费心费力地去打通各种路子——哥们儿的事儿已经够多的了,别再自己给自己找事儿了。

反正,在北京呆了四五天,他基本上没做什么事儿,还忙得要命,等赶回素波的时候,第二天就是党校开课。

开课定在周六,所以陈太忠在素波居然碰上了从凤凰回来度周末的许纯良,正好高云风也在,听说陈某人回来了,就撺掇着大家一起坐一坐,陈主任这一去欧洲就不见人影儿了,好不容易回来还是因为开学不得不回,这机会一定要抓紧了。

陈太忠本来是想单人前往的,不过想一想北京别墅干净敞亮的样子,没的心里一软,就给张馨打个电话,张经理一听自然是没口子地答应了,还要他前去接她。

“你的本儿还没办下来?”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张沛林可是答应了,她学下本就给她配车的,“那个智海电脑还真是欠收拾。”

“配了一辆车,富康,”张馨听他这么关心自己,柔柔地笑了起来,“不过跟你出去的话,我就不开车了,别人看见……不好,你要不方便我自己打车去好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陈太忠轻笑一声发动汽车,心里却是不无感慨,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张馨今天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连衣裙,越发显得身材颀长,肌肤胜雪,陈某人看得有些把持不住,在车上就手眼温存一番,等车停在万豪酒店张经理下车的时候,双颊微带潮红,也不知看呆了多少人。

高云风带着一个小姑娘,已经在包间等着了,许纯良来得略略地晚了一点,却是带着许久不见的李英瑞,正好三男三女,倒也登对。

高公子最近又做了点事情,搞了两个外国的代理,不过这家伙也不好好地做市场,直接交给下面人的去搞了,总算还好,下面人的争气,就这半个来月,已经拿下了七十多万的单子,这点钱他未必看得上,但这是正经事儿不是?说不得就要卖弄一下。

许纯良也不打断他的话,等他说完了,才说起科委那边的事情来,电动助力车厂在十一前第五万辆车铁定下线,科委大厦的电子版施工资料也开始搞了。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从招商办离开的秦连成,许主任唏嘘几句,笑着问陈太忠,“听说你在法国,还能把手伸到正林去?真厉害啊。”

“嗐,不是那么回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将他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我就是觉得吧,那人挺顺眼,秦市长刚到那地方,也需要帮手不是?”

“秦市长让他去你那儿,也有这么一层意思,”许纯良听得微微一笑,很明显大有深意的那种,“要不他怎么会联系你?”

高云风本待说一个副市长,会算计又能怎么样?他现在还是比较爱听官场中的八卦,不过,自打他老爹荣升副省长之后,他的眼光就放不到那些相对太低的层面了。

不过,想一想人家许主任的老爹都是省里第三号人物了,可纯良还这么半遮半掩的,他又觉得这话有点说不出口,于是笑一笑,“那是怎么回事?”

敢情,这杜和平确实是被匿名举报信连累到了,而且举报他的人,十有八九跟葛市长有点关系,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杜市长这人有点死脑筋。

既然此人比较执拗,脾气也不是很好,又没有够份量的人说情,许绍辉、秦连成肯定就懒得搭理他了,心说大浪淘沙,能下去就下去一个,空出的位子可不愁没人争。

然而,正林那儿本土的势力有点强,这杜和平也是正林人,却偏偏跟葛市长顶成那样,秦市长琢磨一下,觉得这人不加以利用一下,也就可惜了。

出于这种考虑,他才安排陈太忠给帮着联系一下出国,心说老杜要是脑瓜够用的话,就知道该跟小陈处好关系,从里面觅得自救的良机。

秦市长绝对不会贸然出手搭救这个人,他有许绍辉撑腰,倒是不怕惹人,但是影响他出手最重要的因素是杜和平的口碑:杜市长太拗了,又有主见,本地人又是老市长,我出手帮了他,他会因为感激而一门心思跟我走吗?

所以这个人管不管都行,要管的话也得先磨一磨他的性子,而陈太忠是出名脾气暴躁的——老杜要是知道痛改前非,那就得想办法跟小陈处好关系。

当然,若是这人想不到这一点,那就是寡妇死了儿子没得救了,对自己政治生命不珍惜的主儿,秦连成绝对没有兴趣伸手去管。

说穿了,他就是要借此考校一下杜和平的政治敏感性,而且不忘交待一下陈太忠,给老杜一个适中的态度,他深信小陈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会买自己的账的。

这些事情,许纯良不是全知道,但是他说出来杜和平此人的口碑,又说秦连成就算不理会这家伙,人家也未必就过不了这一关——当然,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过不了,就算杜市长的心性高洁得有如白纸一般,但是他屁股底下那个位子太诱人了。

可陈太忠一听,隐隐就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次八成又是被秦市长利用了,好死不死的是,他还把自己的人情搭进去了,“我说这老主任做事……怎么就不跟我交个底儿呢?”

“上礼拜他跟我说了,说你挺帮忙的,”许纯良很正式地解释一下,表情也很认真,“老秦说了,关键时候,还是太忠办事实诚。”

那不是废话吗?陈太忠咧嘴想笑一下,却是没什么心情——我做事实诚,那是因为我真想帮老秦,所以我都不跟你父子俩联系,硬把人情安到他头上,早知道老秦一开始把人派过去还有这种心思,哥们儿还真就……

我就管不管呢?下一刻,他就陷入了沉思里,好像不管也不对……不过,你就不能先跟我言语一声吗?

其实,他能想到秦连成为什么不说明白,可心里总是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