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48章 新目标

阴京华不愧是吃消息饭的,也不过才一个小时就知道加油站的事情了——事实上北京城原本就是个对各类消息异常敏感的地方,所以,他就打个电话过来问一下,“太忠,这事儿就这么完了吧,这次小杜的人丢得挺大的。”

“呵呵,这可是他自找的,我最烦背后阴人的,给我上眼药?”陈太忠听得哼一声,“黄二伯都说我是‘宰相肚量陈太忠’了,我怎么也得对得起他的夸奖不是?”

“哈哈,”听到“宰相肚量陈太忠”七个字,邵国立和韦明河同时笑了起来,他俩都是去过天南不止一次的主儿,尤其是韦明河,更是知道知道陈某人的种种事迹,听到这种评价,真的是再也忍不住了。

“黄二伯?”齐晋生用眼神问一下徐卫东:是那个凤凰的黄吗?徐总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细微至几不可见:没错,就是那个黄。

“你少扯吧,黄总说了,你是正义感过剩,见不得他卖国营厂子,”阴京华在电话那边笑,这种感觉他俩昨天就有,“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找人跟他说一声,不要在阿尔卡特谈判的事情上作梗,行吧?”

“喂喂,阴总,这不是一码事儿,”陈太忠一听,心说你都知道我在意什么了,反倒拿法国人说事?“他刁难得越狠越好,为咱国家争利益,那是好事儿。”

刁难得狠了,怕是黄汉祥都坐不住了吧?他一边说,心里一边暗笑,这事儿虽然是他发起的,但是显然,老黄是得了上面的人的意思,或者是一号或者是X办,要极力促成此事。

所以他当然不会在意这件事,反倒是恶人先告状了,“主要吧,这姓杜说要我等着,要给我好看,我这人皮糙肉厚的,经得起,可是……黄二伯的面子掉不起不是?”

“我靠,菜军儿刚才说这话了吗?”齐晋生悄悄问一句徐卫东,徐总皱着眉头琢磨一下,摇摇头,“好像……没有吧?他当时要是敢这么说,我就抄家伙收拾他了。”

“我印象中也没有,”齐老二点点头,轻声嘀咕着,“那丫挺的一开始就被胖揍,说了两句也是硬撑的话,哪敢这么炸刺儿?”

他俩能确定,可是现场那么乱,像这种吹牛皮找场子的话,其他人谁还能记得杜大卫说了没有?倒是有人记得杜总当时没有跪地求饶,多少算有点骨气。

所以,阴京华一听这话,也有点不辨真假,于是苦笑一声,“那成,我让他打别的厂子主意,这总成了吧?嗯,他没胆子动你,就算他姥爷活着,想动黄家的人也得掂量一下。”

话说到这个地步,再说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两人随便扯两句挂了电话,陈太忠觉得有点意兴索然,事实上他还没想好是不是再找杜大卫的麻烦,临走撂下的话也是为了恶心对方——大抵还是随心随性地行事的意思。

反正,他被这个电话扫了一点兴,就没兴趣说刚才的事情了,正好听到齐老二问韦明河,“韦处,怎么听说这菜军儿以前惹过你?”

真比当年底蕴的话,韦家在这帮人里算挑头的,所以他这话问得不算离谱,凭那姓杜的,敢惹你韦家的人?

“那时候小,有同学被大孩子逼着从家里偷烟出来孝敬,”韦明河不好意思地笑一笑,“有一次我帮同学,结果被人揍了,其中有没有他我不记得了……不过卫东说有他,那就是有了。”

这下,齐老二总算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踩杜红军了,合着都是冤有头债有主的,他正琢磨呢,就听那年轻的处长发问了,“老邵,你昨天找我有事儿,是吧?”

邵国立找他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最近跟韦明河接触得多一点,听说韦处正跟太忠琢磨着去欧洲的股市折腾一番,登时就心动了。

要是一般的小活儿,他绝对不会在意,混到他这个地步,没有自己来钱的渠道,那才叫跌份儿,要说起素纺那档子事儿来,也是被邵红星忽悠进去的,他觉得那地方能赚俩,当地又有人脉,心说这总算是做实体了吧?于是才插那么一杠子。

可是一听韦处说,人家打算去外国股市兴风作浪去了,邵国立就心动了,跟他一起玩的主儿,有玩国外上市的,可是外国股市审核严规矩多,大家又不便抛头露面,就算圈了钱回来,花的时候还得跟董事会交待,那多不自在啊?

可是在国外炒股就不一样了,不但赚了能随便花,而且这事儿说出来,也是倍儿有面子的——哥们儿这钱,是实打实从外国股民手里赚来的!

所以就算知道有风险,他也愿意掺乎一下,于是就打听一下里面的路数和风险系数什么的,遗憾的是,韦明河说了,你别先琢磨是赔是赚,太忠说了,不带别人玩儿!

你这么做不是朋友之道啊!邵国立本来有五分心思玩一玩,结果就被搞到七分了,眼见陈太忠回来了,就想打问一下这个事儿。

陈太忠一听是这种事,脑子也有点大,犹豫一下发问了,“老邵,我是不跟那些基金打交道的,咱玩的就是自家兄弟手上一点私房钱,你要扯上别的,那咱就不说这事儿了。”

“明白,我能不明白吗?明河都跟我说了,基金那些家伙们,都是事儿妈,又阴得很,我也不喜欢,”邵国立笑着点头,“我也就能搞个七八方,现在就是搞不懂,这些东西赔赚,是个什么样的概率?”

严格来说,那些基金背后,不是没有邵总这些人的影子,但是他们对基金的态度,就是稳坐抽头,根本不带出面的,赢了我要拿钱,赔了的话……麻痹的你得给我一个交待。

这也就是说,黄汉祥不让陈太忠接触基金,防的就是邵国立这种人,当然,区区一个邵总,陈太忠搞得定,但是再加上方方面面的利益共同体,那可是比对付邵国立一个人麻烦多了——没错,那些人可能没邵总能量大,但是架不住人家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

而邵国立眼下的态度,就是想拿他自己的钱玩儿,不过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他知道七八方就是七八个亿的意思,一时就愣了一下,“有这么多?”

他这问题,是针对以前素纺那个项目去的,素纺那边你说死说活不过打算扔三个亿,还不是一次性支付,现在就能搞出七八方出来了?

“现在财政政策宽松了一点,我手头就宽松一点了,”邵国立笑着答他,对政策动向把握最清楚也最敏感的,就是他们这样的人,一有个风吹草动马上就有对策出来。

反正政策总是一级一级传达的,等到普通小市民和农民能切实感受到财政政策变化的时候,他们已经赚得差不多盘满钵满了。

“而且,房地产这东西来钱不够快,”看看人家邵总的口气,九九年底,房地产升温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挡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过没多少人能想到,几年之后的房地产市场,会逐渐变得狂热乃至于不可理喻。

邵国立知道房地产迟早要成为暴利产业,这是日后一个长久的政策,但是暴利时代何时到来,他却把握不准,就觉得跟着陈太忠到外国股市试试水也不错——起码钱来得快不是?

“赔倒不至于,可是不敢保证赚啊,”陈太忠听他说完,也对这家伙的胃口咋舌不已,这才三个月不到,这家伙能动的钱就又多了这么多,不过,没准还有别人的钱呢,这厮不跟我说就是了,“反正有机会了,我提前跟你联系。”

“算我一个吧,不过我没钱,就五六吨,”齐老二听得也有点热乎,他见陈太忠看自己一眼,说不得笑着解释,“其他钱都套着呢。”

“你就是一财迷,”邵国立笑着摇摇头,显然,他这是在暗示,齐老二身家不止这么一点,不过是胆子不够大而已,不过,陈太忠没心思理会这个暗示,因为就在同时,他又接了一个电话。

“这是又有事情了?”韦明河看到他脸上神情有点古怪,禁不住出声相问。

“你们谁知道天南首富林海潮的根底?”陈太忠笑一下,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在桌上,刚刚打来电话的是沙洲市交通局局长曹振京。

合着曹局长一直想跟他商量的,就是怎么收拾林海潮一下,只是现在沙洲有事,曹局长出来时间不短了,必须回去了,所以就打个电话,将意思表达一下,希望两人得空的时候坐一坐,好好地商量一下此事。

林海潮是张州人,但是在沙洲玩得也极好,前文说过,张州的煤发往沙洲方向,用的车皮都是海潮集团的,其能力就可见一斑了。

林总肯定是什么地方恶了曹振京了,所以曹局长才打这个脑筋,难得的是,老曹居然能知道他陈某人和海潮集团发生过不愉快,可见天下无难事,怕的就是有心人。

毋庸置疑的是,曹振京说的收拾那位,肯定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收拾,别的不说,只说林海潮脑门上顶着“天南首富”四个字儿,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曹局长这是送一场富贵给陈太忠呢——当然,也可以说两边合力对付此人,人家老曹也不可能白忙乎不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