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45章 打吧

敬了这一杯,大家就都散去了,只剩下阴京华留下陪着,接下来也没什么话可说,直到九点半黄汉祥要站起身走人了,陈太忠才出声发问,“黄二伯,这杜健这边……是不是有意为难人家?”

“为难就为难呗,有什么大不了的,”黄汉祥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又不是咱上杆子求法国人,他们多拿点诚意出来嘛……这不是好事儿?”

“太狠的话,是不是容易谈崩?”陈太忠当然知道是好事,但是万事不能太过,谈崩的话,别说对科齐萨会影响很大,对老黄你也不好啊。

“谈崩?”黄汉祥听得愣一愣,侧头看着他就笑起来了,“我听说凤凰市流行这么一句话,叫做‘宰相肚量陈太忠’,你这是……不想放过小杜的侄儿吧?”

“这都是谁瞎编排的?”陈太忠听得老脸一红,他当然知道这话,可是却万万没想到,这话居然能传到黄家人耳朵里去,“黄二伯,这是别人……好吧,我就是不想放过他。”

“哈哈,那可是你的事儿了,”黄汉祥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我头一次发现,你也会脸红,真是难得了……对了,搞轻一点,早就有人看杜健不顺眼了,不过他家也是受过治的,所以吧,几个厂子,拿去也就拿去了,不搞得太不成体统就行。”

几个厂子,拿去也就拿去了?将人送出去之后,陈太忠细细地品味一下这话,心里竟然是生出了点凉意,这就是老黄的大局感吗?

估计不是吧,陈太忠可不想把黄二伯想得太糟糕,一定是别人护着杜健,老黄这人做事又讲究,也就找个理由无视了。

陈某人是习惯回护自己人的,都说胳膊肘向里拐的嘛,想明白这个,他就撇开了这份儿纠结,其实也是哈,几个厂子,又不是我家的,上面的人都默认了,我吃多了撑的去管?

关键是,哥们儿看杜大卫不顺眼!陈太忠很坚决地认为自己不是在做好事,是的,这只是个人恩怨,你小子做事不讲究,我不想帮你,然后你就跑回来背地里偷偷地说我小话?

而且,老黄也默许他动手搞事了,如此一来,他是再没什么忌惮的了,于是就开始琢磨,该怎么样收拾一下这家伙。

不过遗憾的是,当初他根本没把此人放在心上,只觉得就是随便一个路人甲而已,自然也就不会丢个神识过去——虽然丢神识几乎不用仙力,但是没必要不是?

琢磨一下,他就给阴京华打个电话,想知道这杜大卫在哪儿住什么的,谁想电话响了半天,阴总死活不接,当他第三次要按“发射”键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老黄不想管此事,那么,阴总也就很乖巧地袖手旁观了。

“这个阴京华,”陈太忠悻悻地撇撇嘴,心说这家伙太会见风使舵了,不过,想一想正是此人通知的自己,哥们儿这么抱怨,似乎也不是很厚道。

“难道逼着我去通地集团找杜健?”他正琢磨呢,马小雅推门进来了,她刚才是躲出去了,现在黄汉祥走了,她自然就偷偷地溜回来了,听他嘴里嘟囔,就要问一问怎么回事。

“这简单啊,”听他说完,马主播微微一笑,“只是阴总不帮你嘛,南宫刚才还说你做事地道呢……再说了,你在北京不是还有那么多朋友吗?”

“有道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隐隐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只是,看到马小雅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心里一动,伸手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淫笑着发话了,“妞儿,给哥笑一个……要刚才对黄二伯的那种笑……”

第二天,陈太忠又连着打电话,将消息散布了出去,中午时分,韦明河请他吃饭,陪客有徐卫东,合着这二位就认识杜大卫。

这北京城说大就大,说小还真小,他俩不但认识杜大卫,小时候还打过架呢,用徐卫东的话说,“杜红军其实就是一渣,跟着别人没羞没臊地混,早就想抽丫挺的了。”

“扯吧,我怎么记得是你被打了?”韦明河听得就笑,不成想徐总瞪他一眼,“我说明河,当初还不是我要给你出气,结果被101那帮家伙围攻的吗?”

“怎么搞他一下比较好?”陈太忠沉吟了起来,“居然敢在背后阴我,他在北京有什么买卖没有?”

“好像……四五年前有个公司,在德胜门那块儿,”徐卫东摩拳擦掌地哼哼,“我找人帮你打听一下,到时候你搞他的时候,千万记得叫上我。”

“算我一个,”韦明河也哼一声,他年纪比徐卫东小好多,当初他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但是架不住徐卫东大了,对一些人和事还是很有印象。

你俩行吗?陈太忠有点怀疑,徐总说话办事间,倒是有几分江湖气,一看也是小时候不学好的那种,不过韦明河个头身板虽然不错,“可是我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你是被人追着打啊。”

“那不是酒喝多了吗?手软,”韦明河笑嘻嘻地回答他,一点不以为意,“而且人家人多啊,还净是外国人。”

“反正你跑得不慢,”陈太忠听得就笑,他又想起来自己帮韦主任赌博的事儿了,“不管外国人追你,还是警察追你,跑得都不慢。”

“这事儿吧,你要是想打他一顿出气,还就得是我俩上,”徐卫东也听说过陈太忠的身手,倒是对这一架很有信心,“别人说起来,哦,小时候的恩怨,正好赶上他嘴碎说我朋友坏话,欠揍,打他一顿也就打了……要是别的缘故,你弄他还不好弄。”

“哎呀,黄二伯也跟我说过这话,说是谁亏欠他家了?”陈太忠听得有点疑惑,少不得就要问个究竟。

其实说来很简单,杜健兄弟娶的是姐妹俩,他俩的老丈人在那场浩劫结束后不久,是相当红火的,后来因为两个凡是的问题,受了牵连,不过人家说退就退下得利索,又由于在之前保护过不少老人,大家也念他的好。

可是有这么一层背景,杜健想再往上走,那也是做梦了,总算是他哥有个把念旧的同学,能走到眼下这一步,现在就专心混企业了。

也就是说,杜大卫的姥爷曾经是很叱咤风云的,虽然人已经亡故了,杜家也被边缘化了,可是老人们又没死完呢,所以对杜家的那点小打小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打他一顿?”陈太忠觉得不太合适,哥们儿是干部,要用阴人的手段才好,“明河,咱俩可都是处级干部,光天化日的打人……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韦明河哼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处级干部就不是人了?说实话,你不打他这口气是出不了的,人家的基业就不在内地,就算在,你最多小刁难一下,刁难得狠了,自然有人找你说话了。”

“男人嘛,这辈子谁还不打两架?”徐卫东喝了点酒,也跟着在一边撺掇,“太忠,我听说你以前不这样的啊。”

“打就打呗,谁怕谁?”陈太忠哼一声,他总算明白过来自己碰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怪不得昨天黄二伯和老阴是那种态度呢。

他甚至想起了素波的管志军,那厮也是个破落户,一般人真的是拿这种人没办法的,这杜大卫其实也是一破落户,不同的是,这家伙还有叔叔手上有点小权——天下间,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不过是层次有点差别而已。

“就咱三个,不能叫人,”韦明河强调一下,“这是个人恩怨,警察都没法管,叫人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

说定此事之后,这二位挺兴奋的,尤其是徐卫东,不断地打电话催朋友调查杜大卫,摩拳擦掌地表示,见了那厮要如何如何。

等三人酒足饭饱了,消息也传来了,说是杜红军在某处有个小办事处,人家的产业全去了香港了——连名字都改成杜大卫了。

不过,这一阵杜大卫是在北京,昨天还有人见过他呢,于是三个人在茶座里小坐一阵,看着三点估计对方上班了,驱车赶往办事处。

徐卫东打头,韦明河跟后,三个人横冲直撞地走进了办事处,“杜红军呢?叫他出来,就说老相好找他来了。”

接待小姐一见这架势,战战兢兢地表示,“杜总走了,去香港了……您三位谁是陈太忠?”

“呀哈,”陈太忠站在最后,听得就是一愣,这混蛋居然知道我要来找他?“我就是,他留下什么话没有?”

“杜总说……”接待小姐小心地看他一眼,低声回答,“他说……您有本事就去……去香港找他,别为难我们这些打杂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