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37章 外人眼中

陈太忠这话还真没说错,一点不带吹牛的,驻欧办房价确实如此,不过这个房间的设施说起来,比那每天二百的房间还不如,别的不说,只说除了两个套间,其他房间连个上下水都没有,就非常折磨人——盥洗室、澡堂和厕所都是公共的。

总算是房间分两层,所以二楼是女厕女澡堂,一楼是男厕男澡堂,倒是省得再做一个牌子,正反面地翻了——事实上,套间没人住的时候,陈主任鼓励大家进套间洗澡,毕竟方便一点,当然,前提是洗完之后得把房间收拾干净。

事实上,这并不是陈太忠舍不得花钱,实在是房东说了,这是受市政府保护的建筑,你要改管道可以,但是……麻烦先去申请施工手续成不成?

可纵然是这样的条件,陈主任还想多收一点呢,反正,这里的住客又不用交现金,能住进来的全是市里的头头脑脑,不收白不收——从驻京办的收费就可以看得出来,能内部转账的主儿,买单的价格比现金买单的要高出好多。

当然,他也有他的道理,我这房子大宽敞,住着舒服啊——巴黎的宾馆房间小,那是世界有名的,甚至很多房间里除了摆得下床、电视柜之类的必需品外,想要在房间走动一下,都得跳来跳去的。

可是段卫华不支持他这么搞,段市长说的话也挺有道理,“太忠啊,驻欧办的接待工作,只是次要的,不管钱多钱少,那只是一个意思,是一个对你工作的肯定,不影响大局……”

“你该把工作重心放到外面去,不要在这种事上斤斤计较,只要有我在,做出成绩来亏不了你,当然,你要认为业务不好开展,宰自己人比较顺手,那……就当我没说这话好了。”

要不说政工干部出身的,就是厉害呢?驻欧办主任知道,这是段市长在用激将法,可就算明明知道,年轻的他却没脸说出来“我对业务没把握”——那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的。

所以,现在驻欧办的房间价格就是这样,说贵是真不便宜,可是说便宜也有点委屈,不过,有人上杆子要来挨宰,陈主任怎么可能不做买卖呢?

杜和平来得很快,其实,杜市长并不是很清楚驻欧办是怎么回事,他甚至不知道驻欧办的主任是陈太忠——要说起陈太忠的名号,省里大部分厅级干部都有点耳闻,没耳闻也多少有点印象,知道那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

不过,他既然决定要来了,自然就不在乎那一星半点儿的费用了,说不得就直接吩咐埃布尔的人,“把我送到凤凰驻欧办吧。”

事实上,杜市长也想打电话问一下人,看看这凤凰驻欧办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那负责保护的特警就在他身边坐着,他不能确定,此人除了保护自己之外,是否还肩负了别的什么使命没有,所以不想让其知道太多,于是就强自忍着了。

等到了驻欧办,门口那法国门卫识得埃布尔先生的车子,自然是放行了,杜和平下了车向里面走去,心里有点微微的惊讶,啧,派头果然不小,门卫用的居然是法国人。

进了大厅,杜市长就越发地讶异了,大厅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两个漂亮的女孩,正叽叽喳喳地聊天,见他进来,两个女孩同时站起身来,异口同声地发问了,“请问你找谁啊?”

“登记,住宿,”副市长的回答,稳重而不失威严,可是那俩女孩对视一眼,其中矮一点的女孩发话了,“抱歉,我们这里不对外营业。”

“埃布尔先生的客人,”今天当值的又是勒夫,这家伙知道不能打这帮女孩的主意,可是没事看着养养眼总是可以的吧?眼见林巧云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忙不迭出声解释一下,也算是恪尽职守。

林巧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埃布尔”三个字她还是听得出来的,犹豫一下才待发话,不成想她身边的于丽冲着勒夫微微一瞪眼,手一指门外,“请出去。”

勒夫的中文也不行,可是这仨字儿,这两天他已经听了N遍了,只能讪笑着耸一耸肩膀,转身走了,杜市长看得心里就暗暗纳闷了:这凤凰驻欧办厉害啊,搞接待的女孩儿,都敢冲外国员工呲牙咧嘴。

就这么一耽搁的工夫,刘园林就走出来了,一见来人中有一位,明显是有点领导的派头,也顾不得问那俩女孩儿,笑着点点头发问了,“请问领导找谁?有预约吗?”

这次,杜和平不说话了,倒是一旁的小翻译憋不住了,“这是正林的杜市长,想在你们这儿开个房间,怎么你们不对外接待?”

“哦,没办那些手续,就是个联络点儿,”刘园林笑着解释,“主要是为市领导和机关干部服务的,内部结算的。”

“开两个房间吧,费用好说,”杜市长淡淡地发话了,“要不要我给杨波打个电话?就算我结算不了,他也要认这笔账。”

杜和平和杨波都分管工业,虽然两人关系很一般,但是这少少的一点费用,谁还不给谁个面子?反正是公家的一点事儿。

“都是天南的领导,无所谓了,还打什么电话?”刘和平听得就笑,事实上他跟陈主任接触很紧密,知道正林有个姓杜的市长要来巴黎,登时就做主了,不过再多的话,他也不肯说了——官场确实挺锻炼人的沉稳,尤其是陈主任挺欣赏他,又免不了时不时指点一下。

可是他这一口京腔,听到杜和平耳朵里又有点别扭,于是点点头,示意那特警将行李拿进来,接着顺口就发问了,“小同志在这儿负责什么?”

等他听说刘园林只是个实习生——是实习不是见习,心里这纳闷就越发地多了一点,总觉得这凤凰市的驻欧办实在太诡异了一点,外国人当门卫倒好说,当前台接待的中国小女孩,敢直斥外国人,就有点罕见了。

接着再来一个实习生,却是能做主,直接将那些接待小姐不敢拿主意的事情敲定,这些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不过,当杜和平听说,这里的负责人叫陈太忠的时候,登时就是一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陈太忠不是科委的主任吗?”

“领导还兼着招商办的主任呢,”刘园林笑着回答,转头冲着于丽和林巧云点一下头,“给杜市长安排一下……先订一个套间吧,再加一个标间。”

“可是,”林巧云想反驳来的,心说两个套间一个是陈主任住的,一个是袁主任夫妇在住,你让我腾哪个?

不过,想到陈主任吩咐的,所有事情都由小刘负责,她只得按捺住心中的不快,笑着点头,“标间三百美元一天,套间是六百美元。”

“嗯,”见她一副服务员的样子,杜市长点点头,也没把这话当回事,而是转头看一眼刘园林,“你这儿提供国际长途服务吧?我先打两个电话。”

刘园林将他引到自己的办公室,才转身出来,林巧云翘起小鼻子,冲他哼一声,“刘主任,套间该腾哪个出来?”

“把一号腾出来就行了,叫我园林,不敢乱叫,”刘园林笑着回答她,“怎么能腾二号?冬梅阿姨后天就要回了,我可不想让袁主任记埋怨我不会做事。”

“那陈主任睡哪儿?”林巧云讶异地张大了眼睛。

不过,小刘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莫测高深地微微一笑,心里却说陈主任早就习惯夜不归宿了,你天天给领导预留房间,那可也算是拍错马屁呢。

那特警守在门口,翻译却是在四处转悠,听到几人的交谈,心中却是生出一点小小的不忿来:这女孩儿真不懂事,这儿就是个处级单位,你居然觉得两个主任比副市长还重要?腾一间房子还这么麻里麻烦的。

副市长的电话也没打了多久,大约十来分钟,人就微皱着眉头走了出来,冲着那特警一摆手,“你们安置去吧,我了解一下情况。”

两个女孩儿带着两个男人上楼了,杜市长不动声色地冲刘园林点点头,“陈太忠主任……他在哪儿办公?”

“陈主任出去了,”刘园林恭敬而不失分寸地回答,“五十年大庆要到了,上面有指示,要我们做好各方面的协调工作。”

“哦,这个是应该的,”杜和平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接着又微微一笑,“那袁主任呢,也不在吗?”

你想追究袁主任的责任吗?刘园林有点想不明白,不过,跟陈主任待了这么一阵之后,他也养成了不卑不亢的习惯,事实上,年轻人总是有那么一段血性张扬的青春的,“袁主任的爱人从国内看他来了,两人出去逛街了,陈主任批准了的。”

这话真有点夹枪带棒的意思,不过他却是不知道,杜和平压根儿就没听说过袁珏这么人个人,知道这袁主任,还是要拜托刚才那几个电话。

杜市长听他这么说,淡淡地看他一眼,心说小家伙你护主心切倒也正常,不过我说,你竖个空靶子在那儿打,有意思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