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35章 牵动

“巴黎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绑架呢,国际大都会,”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南宫毛毛说的就是曹勇亮,“中国留学生又这么多。”

“哦,是个姓曹的,巴黎第一大学……花钱上的那种,”南宫满不在乎地把人名点了出来,果不其然就是此人,“你要方便的话,帮着给问一问。”

“第一大学三、四万人呢,”陈太忠一听说对方的语气,就没直接说明白——你都不是很在乎,那我何必那么嘴碎?“怎么着,有人求你帮忙了?”

“也不是,就是好奇问一问,”南宫的话依旧是轻描淡写的,“反正你什么时候方便了就帮我去问一下……”

可是南宫毛毛越是这样,陈太忠心里反倒越是不踏实,这到底是谁托南宫问的?当然,他能肯定托人的绝对不会是曹局长,因为南宫实在太有点后知后觉了,那么……难道是,又有人注意到了龙组的睚眦?

“瞧你这话说的,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他一边信口回答,一边就打定了主意。

反正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只要南宫愿意,早晚能打听到,他藏着掖着倒是枉做小人了,也不是朋友之道,“不过你说的这个姓曹的,我还真知道,才被救出来,受了点儿小委屈,人倒是没事,这件事还找到我帮忙了,只是最近我手边事儿多,就没怎么管。”

“哦,”南宫毛毛在那边拉长了声音,接着又笑一声,“既然没怎么管,那就是关系一般了,太忠你是这个意思吧?”

陈太忠那说法,本来就是模棱两可的意思,既算是没帮上忙的解释,又算婉转的立场表示,无非就是看人怎么听了——不管来的是敌是友,都能化解得了。

南宫毛毛品味类似的话,也是个中老手,于是马上给出了答案:那我就认为你跟他关系不怎么样了啊,要是理解错了,你尽管说。

两人是老朋友了,基本上属于无话不谈的那种,可是遇到这种可能有利益交集的事件,也只能先相互试探,是的,谁都不喜欢这样做,这么做真的太见外了,然而大家还不得不这么做,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就是了。

总算是两人还算熟惯,微微试探一下就能大致了解彼此的底线,接下来说话也就能畅所欲言了,陈太忠率先表态,“南宫老板你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我是只有俯首帖耳听话的选择。”

“你少扯吧,”南宫毛毛在那边听得就笑,倒依旧是一副没什么所谓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了解一下事发经过,好奇而已,你捡能说的说一说就行了。”

“你别是帮华书记打听吧?”陈太忠超强的记忆力,在此刻终于发挥出了作用,有一次他曾经帮南宫捧场,接待的就是沙洲市委的华副书记,据说那人是南宫的老友,送孩子去政法大学上学的,大家在一边趁了个热闹撑了撑场面——绝对不是收费的那种。

“好家伙,太忠你这记性好啊,”南宫毛毛笑一笑,先夸奖他两句,方始回答,“其实也没啥,老华没准是孩子想出去留学……你可别想歪了。”

没准想出去留学……以你俩的交情,还能不确定这点儿事?陈太忠没想歪,他直接就弄明白了,这老华指不定惦记着什么呢,都在沙洲混的嘛,于是干笑一声,“要是不着急,那等我回北京了,咱慢慢说……其实也没啥可说的。”

“那成,”南宫笑了起来,看来他是真不着急,居然顺口转移了话题,“对了太忠,再帮着买点松露,孙姐有个朋友挺喜欢的,票你随便开。”

“什么票不票的?一点松露,至于吗?”陈太忠也笑了起来,“不过夏天的松露可是不怎么样,味道太淡,我可丑话说到前面。”

“啧,反正能报销,多大点儿事?”南宫毛毛叫真了,语气居然难得地严肃了起来……

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曹勇亮在巴黎花天酒地,原本是没什么事情的,但是一旦被人绑架勒赎,那一切那还真就不一样了。

华书记跟曹局长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一点都不想去猜,不过只冲华书记如此后知后觉,可以知道两人绝对不会是铁杆朋友,这个毋庸置疑。

倒是老华知道了此事之后,也想拿这件事做一做文章,说明这交通系统果真是是非之地,想到这里,陈太忠也不禁暗暗地心惊,这种情况,才是曹局长极力想避免的吧——丫甚至都不敢来法国,但还是被人惦记上了。

不出事儿则已,一出事儿就到处是事!陈主任苦笑着摇摇头,官场里的事情,果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过总算还好,他并没有过深地介入这件事情。

放下电话不久,刘园林带着曹勇亮进来了,“头儿,这就是我校友的舍友,想在咱这儿住几天,愿意负担相应的费用。”

陈太忠看一看那胖小子,三天没见,整个人就瘦了一圈,看起来精神面貌似乎也不是很好,说不得淡淡地点点头,“行,你安排吧,不过,过几天有相关领导要来的话,到时候该腾房间就得腾,咱们这房子,主要是用来搞政府接待的。”

他这话说得慢吞吞的,但是话里那浓浓的、不容辩驳的官味体现得淋漓尽致,连曹勇亮都生出了更多的敬畏之心。

其实,小曹虽然纨绔跋扈,但是骨子里对政府官员就有一种天然的敬畏,越是官宦子弟,越是明白其中的利害,再加上他老爹又再三耳提面命地告诉他,千万要敬重陈主任,所以,就算知道面前的驻欧办主任比自己年纪还小,他也不敢生出半点小觑之心。

等到听得这话,他心里那份感觉越发地强烈了,说不得陪着笑脸解释一下,“陈主任,我现在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我父亲跟我说了……回头他跟您处理这件事情,您看?”

没那么多现金吗?你就跟我胡说八道吧,陈太忠看他一眼,心里却是明镜一般地清楚,你老爸都能筹集到一百万现金来赎你,怎么可能还差点儿住店的钱?

老曹这是儿子被那啥了,来救人的,怎么可能只带一百万?有个突发的事情怎么办?要知道这是在国外,等着国内汇款过来?还是说在当地临时筹借?

无非是现在关注的人多了,既然你都被救出来了,你老爹自然不愿意再露富了,陈太忠太明白里面的因果了——连华书记都琢磨上曹局长了。

曹勇亮也提心吊胆地等着对方的回话呢,心说人家要是不买账可就没面子了,却不成想陈主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嗯,你歇着去吧,园林……招呼好你朋友。”

他这话说得淡淡的,没什么感情,只有最后一句,似乎有点人性化,但事实上,这么想的人才是真的错了,陈主任是在婉转地提醒刘园林:你告诉这个人,咱驻欧办的规矩到底是什么!

陈太忠很清楚,曹勇亮基本可以算得上是色中恶魔——从丫能泡朋友的马子一点上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驻欧办里漂亮女孩倒是不多,满打满算也才四个,但是只要有一个出问题,他陈某人就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可是这种认识,他想得到却是没办法说,因为知道曹勇亮和蒙勇恩怨的人或者很多,但知道这次绑架主谋的是谁,又是为了什么缘故的人,太少!

他不想让对方猜到,自己就是那个黑脸人,那么在相关事情上,自然不好做太过明显的提醒,总算还好,他好歹是驻欧办的一把手,这语气虽然略显冷淡,倒也符合他的身份。

不过,其实这也是他多虑了,自打曹勇亮知道了陈主任的难对付,哪里还敢把注意打到驻欧办身上?没错,这里的女孩个顶个地漂亮,但是,都是他曹某人招惹不起的吖……

陈太忠嘴里说的“相关领导”要来,并不仅仅是指青旺农业局和粮食局的领导,这帮人据说要来八九个,或者分管副市长也会来,人这么多,未必会住在驻欧办这里。

青旺的领导什么时候能来还不好说,倒是正林负责工业的杜市长可能要比较早地来了,这个线儿是秦连成给牵的。

秦连成去正林做了常务副市长,不过,他在凤凰市几年,也积攒了一点人脉,尤其是跟许纯良关系又好,就知道凤凰驻欧办承揽这样的代人邀请的任务。

所以他打个电话给自己的老部下陈太忠,要他帮着联系几家大公司,邀请正林分管工业的市长去考察,当然,要是部委的邀请就更好了。

陈主任一接这电话,心里就有点纳闷,分管工业的领导,连抬头都不用写,直接送交正林市政府,“……老主任,这事情好办,不过这费用谁出啊?”

厅级干部呢,一个就一万,这买卖可是比较少见,接待一个这样的市长,就顶得上青旺的一大帮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