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31章 绑架案(上)

陈太忠费尽心机打听出来的消息,凯瑟琳却是没多大兴趣,都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里面不会有太多文章可做,以这两家的块头,发现股市上的异动是很容易的。

“我求人一次也不容易,你看到我在中国的第一单有多么难了吗?”她苦笑着解释,“我不怕冒险,但是可能的收益不大的话,不值得我冒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你在我身上押宝,算是押对了,”陈太忠笑着点头,心里也有点暗暗的感慨,这肯尼迪家族,骨子里都是充满了冒险欲望的啊,怪不得前仆后继地挂了这么多,全是非正常死亡的呢。

凯瑟琳很想邀请他到旺多姆酒店共度良宵,她明天就要去苏黎世了,不过陈某人非常心硬地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昨天出来没事,今天举办完酒会出来,那不是摆明告诉别人,哥们儿的私生活那啥……很白璧微瑕吗?

不过,他这个决定还真的做对了,第二天一大早,外面就有人叫门,是的,一大早,天还没放亮,也就是五点出头不到六点的模样。

门卫是没有房间的,只有一个PVC做的小隔断,五平米见方的模样,按说里面只有一张行军床,也只有一个人下夜,只是有时候两个门卫图了省事,经常两个人挤在里面休息,今天也是两人都在,勒夫本来不当班的,不过……这不是刚出了事想表现吗?

让人感到有意思的是,这么早来打扰驻欧办的人,找的居然不是陈太忠而是刘园林,这个驻欧办编外人员。

不管怎么说,来人的响动挺大,而陈太忠才又受了DTS的骚扰,警惕性高得很,几乎在人到的同时就醒转了。

刘园林是睡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的,直接就在房间里接待了来人,聊了没几句之后,两人就坐进了大厅,陈太忠在办公室里就听明白了,这是小刘在等着自己出去呢——眼下时间太早,敲领导的门是不合适的。

其实,陈主任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听得七七八八的了,不过,他当然不能表示出自己已经知情,歇了一阵之后,推门走了出来,一边打哈欠一边嘟囔,“这一大早的,怎么回事儿啊?”

“头儿您醒了?”刘园林赶忙站了起来,笑着回答,“我大学校友来找我,打扰您休息了。”

“嗯,没事,也该起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又四下看看,“今天钱主任他们就要走了,你费点心招呼一下,能不打扰袁主任就不要打扰了。”

说完,他又走回了办公室,拿出牙刷牙缸刚要到盥洗室去,刘园林跟着就推门进来了,声音压得挺低,“头儿,我这同学有点事儿,您看能不能帮他一把?”

“嗯?”陈太忠看他一眼,将牙缸向手边一放,微微地点一点头,“你说吧,我先声明啊,不合情理的事情我不管。”

其实他都知道了,不过小刘不是不知道领导知道吗?说不得又将事情经过说一遍。

他这校友低他一届,研究生直接到巴黎来上了,目前在巴黎第一大学就读——陈主任适时插嘴,以示自己见闻广博,“嗯,索邦四所大学里最大的……你继续……”

今天这校友来找刘园林,为的不是他自己的事儿,而是跟他同一学生公寓的另一名华人留学生,被人绑架了——目前正勒索要钱呢。

要说这被绑架的学生,也是有点咎由自取的意思,那家伙的老爸在沙洲市当着一个什么官,平日里拿钱不当钱花,大手大脚的,所以那边绑匪开价,就是一百万美元。

这就是陈太忠有点不解的地方了,你说你要求助,在巴黎有警察局,也有大使馆,怎么偏偏就……找到咱驻欧办来了呢?“这沙洲不是地北省的吗?”

“主要他那舍友的父亲是干部,”刘园林听了皱一皱眉头,事实上他也问过校友这个问题,“勒索这么多钱,闹到大使馆不太合适,找法国警方吧……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没那么多钱就别得瑟……这些孩子,出了国也不知道收敛一点,他老爹折腾那么一点,容易吗?”陈太忠哼一声,端着牙缸出去了,“我刷牙先,把你校友叫进来,一会儿我问问他。”

他当然能确定对方是贪污受贿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别的不说,只冲那孩子能让人勾起勒索一百万美元的欲望,就可想而知其花钱的手笔了,就算是省级干部,也不可能挣到那么多钱供孩子挥霍吧?

不过,这件事他还是有管一管的兴趣,这欺负中国人的事儿,咱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坐视不是?贪官……贪官的儿子也有人权的嘛。

等他回来之后,刘园林的校友就坐进来了,这位叫李强,挺普通的名字,不过看那言谈和举止,也是很有点章法的样子。

随便聊了两句之后,陈太忠听得有点意思,“照你这么说,被绑架的这个……这个曹勇亮,也不让你报警?”

“他说要报了警,他老爹的麻烦可就大了,”李强很坦然地看着陈主任,心说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就是说让筹钱,大家现在是这么想的,一个是看看能不能少给一点,另一个就是担心……绑匪收到钱还要杀人,嗯,要撕票的话,那就太欺负人了。”

“打算给钱了?那钱还真是多啊,”陈太忠冷笑一声,心说那丫的老爹没命地在国内搜刮民脂民膏,送给外国混混却是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这个抱不平我还真的就打定了。

当然,主意虽然拿好了,可他也不能表现得那么主动不是?说不得又哼一声,“为什么你觉得找到我,就能保证他们不撕票呢?”

“这个……”李强看一眼刘园林,却不敢说这是师兄跟我吹牛时说起,说他的领导在巴黎黑道上有人——这话校友间聊一聊无妨,可要是当着领导说出来,那就冒昧了。

还好,他的反应不算特别慢,下一刻就生生地找了一个理由出来,“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听说刘师兄在巴黎实习,想着没准他能帮个忙,然后……师兄说您正义感挺强的,在巴黎的人面儿也广。”

然而,他这一番做作,又怎么瞒得过陈太忠的眼睛?李强虽然年纪比他大那么几岁,可是论起察言观色来,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几年的陈某人,强出他不止一星半点。

“你就给我找事儿吧,”陈主任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下属,神色甚是不豫,事实上,他心里也确实有点憋屈得慌,哥们儿我在国内就干脏活,合着来了巴黎,在你们这些小屁孩的眼里,还是一个干脏活的料?

不过,他既然都决定要管了,自然也就懒得在这枝节末梢的事情上计较,于是冷哼之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这么着吧……”

“要交赎金的时候,向我汇报一下时间和地点,不过我先说明白啊,天底下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万一曹勇亮早被撕票了,那也没辙……对了,他老爹是什么干部?”

“应该是沙洲市交通局局长,”李强不可能在这种问题上骗人,以人家陈主任的手段,落实这种事情真的很简单,“沙洲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了,就是小曹的父亲,可能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他当然来不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开什么玩笑,堂堂的处级干部行局领导,没有正当的理由,哪里是你说走就能走的?外事办管着你的护照,那是有原因的,这不是说信不过谁,那是森严体制中的一环,少了这一环,那就是缺陷!

这交通系统,还真是腐败问题的高发地带啊,陈主任心里略略感慨一下,冲刘园林点点头,“咱们的业务,可以拓展到外省……好了,你跟你朋友出去吧,我一会儿还得送人去。”

姓曹的赎金都出到一百万了,咱弄个十万的门槛费不贵吧?要知道那都不是其他地市的了,是外省……是外省的吖!想必小刘是能体会到我的意思的,本省的厅级干部一万处级一千,外省的干部翻十倍也不难吧,谁要他着急找个邀请函呢?

其实,陈太忠心里还有一点问题想问,比如说对方是些什么人,又怎么会如此狮子大张口?其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恩怨纠葛没有。

不过,既然能赚一笔门槛费,那又何必急在一时?反正他都已经做出黑吃黑的打算了,若是能不暴露自己就坚决不暴露,给人看出自己很有插手欲望的话,反倒是不美了。

而且,最近驻欧办的调门比较高,要是自己表现得太过热心,被中国的或者法国的有关部门惦记上,那岂不是很不美了?

刘园林带着人走出了房间,李强小声地问一句,“师兄,你这领导算是答应了,还是算没答应呢?”

小刘同学看一眼自己的师弟,笑着点点头,“我们头儿的事儿多着呢,有兴趣问你就算是好事……对了小李,有这么一档子事儿,你问问曹局长,要不要我们驻欧办发个考察邀请函给他?不过我先说明,加急的话怕是会有点费用……”

小刘不错,陈太忠收回了自己的注意力,笑着点点头,这么快就学会乘人之危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