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30章 惩戒和警告

这个叫于丽的,是跟林巧云一组,是四个女孩儿里个头第二高的,也是最丰满的,一米七零的身高,一百一十斤冒头,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有点傻大姐的味道。

不过她人倒是挺活泼,手脚也算勤快,一般时候提防人的心思不是很强,这估计是家里条件不错,很少考虑类似问题。

像现在就是,四个女孩儿在那儿布置场面,刘园林在一边指指点点,那个叫勒夫的门卫假意在一边帮忙,手和肘就时不时地挨挨擦擦一下,她也不在意。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来了,两人站在一边看着,偶尔有两句话,也是小伊莎跟刘园林说,肯尼迪家的女孩儿却是不跟他们交谈。

陈太忠进来的时候,正好见到勒夫在于丽身后,几乎整个身子都趴到她的身上,帮着她摆酒塔,那动作实在不文雅得紧。

“你给我离开她,”陈某人冷冷地一哼,门卫听到他的声音,讶然回望一眼,才从她身后离开,“陈主任,我在帮忙。”

“你混蛋!”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于丽也扭转了身子,听到这句汉语,她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怎么回事,一时脸就有点红了——其实这是她工作得有点用心,没有感觉到。

伊丽莎白刚才也觉得有点不合适,只是那勒夫的动作实在有点小,她也不好说什么,听太忠骂人,才反应过来事情的重要。

不过,没等她开口解释,陈太忠就将她拽到了一边,黑着脸看着她,“行啊,小伊莎,你来这儿一趟,这居伊的朋友,胆子都大了不少。”

这话倒也不能说就错了,一般情况下,陈主任一发话,那俩门卫都要规矩很多,而刚才勒夫的反应,明显有点慢。

“我……我不认识他的,”伊丽莎白慌不迭小声解释,凯瑟琳跟着走了过来,闻言也出声相劝,“算了,让那家伙道个歉就完了。”

“哪儿有那么简单的?”陈太忠恨恨地一瞪眼,犹豫一下,才低声将自己的担心说了一遍,“……这个DTS,跟你们美国的CIA有点像,听说戴安娜王妃的司机,就被DTS渗透了,我觉得,这个人不能用了。”

“是跟FBI有点像,CIA主要对外,”凯瑟琳纠正他一句,侧头看一眼伊丽莎白,“小伊莎,你说说看该怎么办吧?”

“我想……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吧,”伊丽莎白心地其实很好,乡土和家族观念也有一点,不过,既然陈发火了,她自然也知道此事不能这么善罢甘休。

“你,过来,”她冲着在门口张头张脑的勒夫勾一勾手指头,勒夫不想过来,可是看一看一边黑着脸的陈太忠,只能磨磨蹭蹭地走过来。

“你是在给居伊丢脸,知道吗?”见他走近,伊丽莎白抬腿一脚踹在他右腿的迎面骨上,顺势又是一个侧踢,一百六十多斤的汉子居然被她两脚就痛快地踹倒在地。

“你……你敢打我?”勒夫知道这位是居伊的表妹,却是没防住人家居然说打就打,一时间大怒,奋力从地上爬起,“就算你发我工资,也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我要报警!”

他本想发两句狠话的,可是想到陈主任跟那些地下势力有来往,却是又有点不敢,不过,当着众多美女的面被一个女人打,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蠢货,”伊丽莎白身子往前一蹿,腿向前插,身子一弯,攥着他的手腕一发力,就将人又摔了出去,“你真的不想活了?”

勒夫被摔得七荤八素,还待往起爬,却觉得自己的背心处被顶上了一把匕首一般,痛入骨髓——那是伊丽莎白细细的鞋跟在用劲儿。

“如果你还想要这份工作,那么,道歉,”小伊莎的声音冷冷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要不就拿起你的东西,滚蛋!”

“你……”勒夫这一刻,真的是羞刀难入鞘,可是想一想这份年薪三万的工作,想说走又有点舍不得——这工资在巴黎也不算低了,而且,它清闲啊。

他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好半天才叹一口气,“好吧,我道歉,你先放我起来,好吗?”

其实,勒夫的身材还是满壮实的,这也是他遇到了能打的伊丽莎白,又是猝不及防之下,当然,现在陈主任在,他站起身也不敢炸刺儿。

说不得,他只能皱着眉头走到于丽面前,很认真地鞠个躬道歉,遗憾的是,于丽听不懂法语,也只能那么呆呆地看着他,旋即摆摆手,用汉语回答,“算了,下次不许了!”

见他转身向外走去,陈太忠冷哼一声,“你给我站住!”

“她是为你好,”见他愕然回望,陈主任手一指伊丽莎白,脸上泛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下一刻,他伸手拿起一个小酒杯,啪地一声捏碎在手里。

几个女孩儿吓得一眨眼,心说坏了,陈主任的手要破了,倒是伊丽莎白和凯瑟琳心里有数,知道这家伙肯定没事,脸上反倒是带了两分笑意出来。

陈太忠双手一合,对着搓揉一下,不见如何用力,手指间却是有白色的粉末窸窸窣窣地落下,待再张开手的时候,掌心完好无损,那酒杯的碎片却是已经不知了去向。

“你要懂得感恩,”陈某人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勒夫,你应该庆幸动手的不是我,现在我想问你一句,会有下一次吗?”

“不会有了,绝对不会有了,”勒夫忙不迭地摇头,脸色是要多白有多白了,他这时才知道,陈主任不止有黑道上朋友,自身也有远超旁人的实力。

“嗯,去吧,”陈太忠点点头,门卫转身离开,冷汗却是不由自主地从背心冒了出来,心说总算还好,挺过这一关了,他正暗自庆幸呢,不成想身后又传来一句话,“要是我真想找你麻烦,任何人都拦不住……希望你好好珍惜这份工作吧。”

这话不但是个警告,还藏着另一层意思,将来DTS找到你的话,希望你想得起我这句话,要是你还不晓事,那哥们儿也不算不教而诛了。

陈太忠看在伊丽莎白面子上,不欲过分追究此事,可是一边的四个女孩看得就傻眼了,她们可不认为这是“不过分”,沾女孩子便宜被毒打一顿,已经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了——漂亮女孩谁没遇到过类似的骚扰,大多还不是不了了之?

纤细苗条的伊丽莎白居然能两次打倒那个壮汉,已经让女孩子们大跌眼镜了,不成想自家领导最后又来了一手,保护员工之意一览无遗。

女孩儿们眼中的陈主任,是年轻豪爽,同时又不乏领导的威严,加之此人高大魁伟,大家心里都有不少的好感,眼见这一出,心中的好感越发地倍增——陈主任真的很有男人味。

她们不是没有听说过陈太忠在凤凰的事迹,也知道领导很彪悍,但是那都要归到传言一类了,终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谢谢陈主任,”于丽最先反应过来,笑嘻嘻走过来,猛地在他脸上亲一口,转身一溜烟地跑了,身影过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啧,现在的孩子们,”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顺手摸一下被女孩亲吻过的部位,脸一沉,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另外三个,又重重地咳嗽两声,“咳咳,下次谁要敢再这么骚扰领导,我……我扣她工资!”

“哼,”凯瑟琳在他身边轻哼一声,低声跟伊丽莎白嘀咕,用的却又是他刚刚好能听到的音量,“我觉得他本来能躲过这一个吻的。”

“是啊,老板说得对,”伊丽莎白居然连连点头,“我也觉得,他是故意被人吻上的……那女孩很漂亮,不是吗?”

“啧,你俩的思想太复杂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俩一眼,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嘴里悻悻地解释,“我怎么能想到,现在的孩子胆子都这么大呢?”

当天晚上,当钱自坚主任等一行人九点多回来的时候,登时就有点傻眼了,驻欧办里灯火通明,男男女女一大堆人在大厅聊天跳舞,大多都是金发碧眼高鼻深目的外国人,其中还有六、七个身材一等一的美女,疑似时装模特。

倒是同行的袁珏见得多,他一眼就看清了大厅里的摆设,说不得轻咳一声,“这是在举办酒会呢,没办法,人家法国人就认这个。”

“嗯,”钱主任点点头,侧头似笑非笑地看一眼李冬梅,“冬梅,这小袁确实有点危险啊……啧,这么花钱也有点奢侈吧?”

“花不了几个钱,”袁珏听得就笑,“咱国内找俩外国人不容易,这巴黎满大街都是,这都是来说事儿的,你看那个小个子,是罗纳·普朗克的执行董事爱德华,那个是埃布尔,除了军火生意什么都做……咝,我说,冬梅你拧我干什么?”

不管袁珏夫妇怎么看待这个酒会,但是在陈太忠心里,这个酒会是挺成功的,爱德华喝得二麻二麻的时候,居然吐露出一个消息,“赫斯特和罗纳·普朗克合并已经是定局了,年底之前肯定能完成,新公司应该叫安万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