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8章 大人物们

科齐萨兴奋,伯纳德的兴奋也不次于他,中国市场终于出现缝隙了,阿尔卡特有机会进入了,不过,同副部长不同的是,总裁先生在兴奋之余,也免不了些许的忐忑——中方要我们拿出足够的诚意……但是,什么才是足够的诚意呢?

所以,他对今天的酒会也很重视,因为听下面人说,凤凰那个驻欧办要农业部发了一个邀请函,一时间他真有点后悔回来得晚了,巴黎大区的管理局,级别还是不太够啊,要是我在的话,直接就找总局的伯纳德局长了。

不过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也不可能在再追回来了——事实上,总裁先生并不知道,在半天之前,追回来是完全可能的,因为那邀请函从大使馆转到了驻欧办。

所以,伯纳德就邀请了自己的老友共同前来,不管怎么说,这种场合也是结识人的地方,而且已知能来的大人物,就有科齐萨和他本人,无论如何不算辱没了邦尼特。

事实上,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安多瓦和执行董事爱德华,那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而且有些人像皮埃尔家族的讷瑞,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身后的皮埃尔家族也不可轻侮。

科齐萨笑吟吟地同陈太忠聊了一阵,然后走掉了,他才一走开,安多瓦端个杯子过来了,遗憾的是陈某人刚跟副部长先生碰了杯,说不得从侍者的托盘处又拿一杯酒起来。

酒是啤酒,这种场合,就算他想装逼地喝白酒,也得考虑别人的感觉不是?酒会的主角是科齐萨和凯瑟琳,不是他陈某人,那么还是不要太特立独行的好。

“哦,你的美丽的女市长呢?”安多瓦笑吟吟地发问了,这家伙还真的惦记上吴言了,“凤凰市,哦,她就像你们城市的名字一样迷人……我听科齐萨先生说,他的文化和通信部邀请了几位中国客人,陈,需要我向你们的市长发一张正式的邀请函吗?”

“哈哈,”陈太忠干笑两声,心里在腹诽,嘴上说得倒是很热情,“我想,凤凰市的分公司成立的时候,您应该有机会再见到她……”

“哦,你太让我失望了,”安多瓦听得翻一翻白眼,和夸张地耸耸肩膀,“难道她负责的不是你的驻欧办吗?我可听说,中国的副市长跟法国的一样,有责任划分的。”

“她所分管的部门,好吧,坦白地说,现在在场的人里,大约是邦尼特先生比较跟她对口,”陈太忠轻啜一口杯中的啤酒,笑眯眯地回答,“安多瓦,这是政府事务,本来属于国家机密的,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不过,谁要我们这么熟悉呢?”

两人说到管理局长,说不得齐齐侧头看一眼邦尼特,邦尼特正在跟阿尔斯通的法国非执行董事长比尔热聊天,不过却也感受到了这两道目光,说不得侧头看一眼,笑着点头,远远地举杯示意。

又聊了两句之后,安多瓦见死活打听不到吴言更多的消息,只能略带一点悻悻地离开,然后就见伯纳德伴着安迪走了过来,“哈,陈主任,看起来你很忙碌的样子。”

阿尔卡特的总裁等着跟他私聊很久了,直到现在才发现机会,也顾不得别人怪异的目光,以较快的步伐走了过来。

陈太忠对他的到来没感觉到意外,无非是阿尔卡特的心思不死,想多套一点消息出来,不过,他还有别的合适说的消息可以奉告的吗?显然是没有了。

他的应对还算热情,而伯纳德先生也知道眼前的年轻人不但能量惊人,而且脾气也不是很好,所以两人很愉快地聊了聊天气什么的,又交换了一下对欧元汇率的看法——不得不承认,这一刻陈某人有点后悔,自己没有足够的金融知识了。

总之,聊得时间不算长却是还算愉快,最后,总裁先生热情地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去阿尔卡特公司坐一坐,“……大家都在巴黎,缪加先生已经去过你那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邦尼特先生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他先同自己的老友打个招呼,随后又跟陈太忠碰一下杯,“哦,陈,很高兴见到你,我一直觉得,巴黎大区的管理局的邀请函,有点草率了。”

这是伯纳德先生来之前就请他说的一句话,局长先生曾经认为,实在有点小题大做的嫌疑,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确定,这个年轻人,或者真有让伯纳德如此重视的能力。

酒会的主角,当然是艳光四射的凯瑟琳,但是如果不是被美色冲昏头脑的话,一般人都会通过交谈的对象,来判断到底那些人才是酒会中真正的核心——这样的社交场合,抓不住真正的核心,真的有点白来一趟的感觉。

邦尼特就是以此断定了陈太忠的重要性,尤为奇妙的是,当刚才他同比尔热先生在交谈,见到陈和安多瓦看向自己,他随便笑一笑举一举杯,居然引起了非执行董事长的关注,“哦,邦尼特局长,您跟那个中国人很熟吗?”

这个问题引起了局长的好奇,说不得两人又聊一阵,他才知道,合着比尔热也知道陈太忠此人,只是尚未谋面罢了。

这可太令人惊讶了,要知道阿尔斯通也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虽然比尔热只是法国公司董事长,还是不负责管理只负责监督的“非执行”的这种,可是能让此人耳闻,并且留下深刻印象的人,那身份绝对简单不了。

不过,董事长对邦尼特局长的问题,只做了含含糊糊的回答,大意就是说,我今天主要是来捧米切尔小姐的场的,这个陈嘛……听说他跟凯瑟琳的关系不错。

事实上,这是比尔热不欲让局长大人知道得更多,阿尔斯通和ABB公司可是有合作的,两家的电力部门更是在上一个月合并了,这是比尔热今天来捧场的真正原因。

董事长先生知道,凯瑟琳在中国打开了局面,第一个单子虽然不算大,但也不小了,那合同的金额,足以让ABB在今年全球的销售额上增加接近半个百分点。

对这个女孩儿能做出这样的成绩,他是有点好奇的,再加上他也很想借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她,说不得就同ABB微微地了解了一下。

不过,ABB那边不告诉他太多东西,只跟他说凯瑟琳小姐在中国拥有很强的实力——要知道有色这一块,从来都是西门子的天下,能抢下这样的单子,足以说明问题了。

可是,比尔热是个肯动脑子的人,见到今天凯瑟琳居然邀请了一个中国人,两人关系看起来还很不简单,说不得缠着伊丽莎白聊了一阵,又很惊讶地发现,两人竟然是昂热的老乡,略略地问一问,就知道那个陈是凯瑟琳小姐极要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

能泄露出这一点,不得不说小伊莎有点不懂深浅,不过,这也实在怪不得她,她知道陈太忠最忌惮的,是让人知道他跟两女的私情——凯瑟琳也不止一次抱怨过,说政客们都是这样,但是抱怨归抱怨,这并不妨碍她俩对陈的思念。

既然不能拿私情说事,那么伊丽莎白肯定就要强调一下,双方是“合作伙伴”了,可是,董事长先生知道凯瑟琳才拿下了什么样的单子,心里对陈太忠的重视,一下就飙升到了满值——中国的合作伙伴吗?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也无需赘述了,是的,会用眼角余光观察整个酒会的,并不止邦尼特局长,比尔热先生也发现了陈太忠虽然只是站在那里,但是各个大人物都是排队一般,主动上前攀谈。

他甚至发现了跟自己攀谈的局长大人,也是将注意力放在此人身上的,不过,比尔热现在要公关的主要对象,还是放在了凯瑟琳身上,所以才暂时放过了陈太忠。

至于他跟局长吹嘘的“听说过此人”,倒也未必全是假的,凯瑟琳在中国是得了贵人扶持的,无非是以前他不知道这贵人是谁,今天知道了,就这么简单。

邦尼特局长往陈太忠身前一站,不走了,伯纳德总裁就知道,自己的老友也对此人产生了兴趣,眼见一时半会儿地说不出个长短,所以站了一阵之后,笑着点点头离开了。

所谓酒会就是这样,这有助于大家的交际,却不是攀交情的最好时候,大多情况下只起个纽带作用,至于认识之后,怎么巩固双方的交情,那就看各人的手段了。

不过,陈太忠对邦尼特的兴致不是很大,毕竟他只是为了收点门槛费,才把青旺的活儿接过来的,又不是他凤凰的事情。

虽然吴言负责的农林水,跟邦尼特局长有很强的关联,可是,就在向农业部要申请的时候,陈主任大致了解了一下法国农业部的情况,发现从里面能得到的东西并不多——这也是他惦记着自家小白的仕途,原本是想挖掘出来点好东西的。

在这一点上,青旺农业局和粮食局了解到的消息一点不假,法国农业部是真的很重视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的——可也正因为重视,所以只合适考察,却不合适做别的。

由于这个重视,所以法国人将良种之类的技术藏得很好,坚决不让别人分享他们的成果,你们觉得法国小麦不错?那么来买吧,不过种子是不卖的。

又由于这个重视,法国的农产品质量普遍高一点——当然要说远超过了别的国家也未必,但是他们卖出产品的价格,却是比质量更要强一些。

由于卖价高,所以他们就越发地注意不让技术流传出去,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说这种情况,陈太忠觉得,自己能帮吴言做的事情,实在不是很多。

当然,陈某人现在的谈话技巧远非昔日可比,纵然对邦尼特局长不感冒,他还是笑吟吟地跟对方攀谈着,半点情绪不带泄露出来的。

倒是安多瓦见两人在一起说话,没过多久就又走了过来,“邦尼特先生,陈主任是个很不错的人,非常乐于助人。”

“哦,”邦尼特局长点点头,有点不摸头脑,心说你跟说这个做什么?不过,能得到罗纳·普朗克执行副总裁这样评价的主儿,总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陈太忠却是知道,这厮还惦记着吴言呢,说不得又聊了两句,转身走开。

这次是他主动找人了,见到爱德华站在那里又跟亨利·古诺掐起来了,他走上前将爱德华扯住,低声发问了,“你们跟德国的赫斯特谈得怎么样了?”

“也许成,也许不成,谁知道呢?”爱德华一听他问这个问题,声音登时低了下来,不过也不肯好好地回答他这个问题,“如果你明天能再举办酒会,我就考虑可以悄悄地告诉你。”

见这个出名乖戾的家伙,居然被那个中国人拽走,而且还笑嘻嘻地说着什么,一旁的人看向陈太忠的眼神,越发地好奇了起来。

两人正在瞎扯,音乐声响起,却是已经到了跳舞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晚会的核心人物冲他微微地点点头,那意思很明显:太忠,来陪我跳舞啊。

凯瑟琳不这么表示还好,她这微微的一点头,几乎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陈太忠身上,各种眼神错综复杂,有艳羡的,有嫉妒的,有厌恶的,更有那好奇的:我靠,这是谁家的傻小子啊?居然能得到如许美艳的佳人的青睐?

陈太忠犹豫一下,这个风头似乎出不得,哥们儿不能太高调啊,于是他看一眼科齐萨,微微一扬下巴,顺便轻轻鼓两下掌:老科,你先跳吧。

科齐萨肯定是当仁不让了,原本这个酒会,就是以他的名义欢迎凯瑟琳的,虽然这似乎有点逆了美艳佳人的意,但是谁也不能说他做得不对。

当然,第二支舞曲,陈太忠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两人翩翩起步之后,凯瑟琳将嘴巴贴到他的耳朵处,轻声嘀咕一句,“今天,你的风头似乎比我还足啊。”

刚才她一直跟陈太忠离得挺远,不过,在酒会上东张西望是女士的特权,所以,她自然注意到了一些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