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7章 夜宴

凯瑟琳这次回美国,不但是告诉家人,她做成了一单买卖,同时还有一点,就是联系一些资金来,以准备插手可能发生的超级大收购。

不过,她游说的过程不是很理想,主要是大环境有点不对劲儿,虽然那些游资已经从金融风暴中抽身出来了,但是现在又有个卖点,那就是经济全球化。

从今年开始,大公司的并购屡屡出现,更有愈演愈烈的架势,这是一个风向,欧洲经济也有复苏的迹象——所以,那些手里有钱的主儿,不会答应什么长期拆借,这是大气候决定的,跟凯瑟琳的游说能力无关。

可饶是如此,她也敲定了一些资金,“有保证的,大概就是六七个亿,不过到时候,突破十亿问题不大,再多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同时,凯瑟琳来欧洲还有一件事情要办,那就是去ABB公司的瑞士总部一趟,过两天,临河铝业的几个领导和有色总局的两三个实权干部会组成一个考察团,去ABB公司考察——这是她的普林斯公司发出的邀请。

按道理说,这种规模的项目,直到大功告成了才来考察的主儿,都不是特别顶事的,里面有实权人物这一点不假,但是也没谁就能实权到推翻组织的决定——最多不过能制造一点不和谐音符罢了。

这样的人物,凯瑟琳已经派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陪同了,她是没有来的必要的,不过,既然来欧洲会情郎来了,那么顺路去一趟苏黎世,倒也是正常了。

不过,考察团去瑞士还有两天时间,所以凯瑟琳还有兴趣在法国停留一下,“陈主任,亨利·古诺可是答应我了,如果我来法国的话,他会做一个热情的主人,你陪我去见他吧?”

她这番话也不是突发奇想,事实上,肯尼迪家族在法国的影响力很一般,当然,这跟上一个凯瑟琳·肯尼迪没有丝毫的关系——虽然她和她先后两任男友三个人都死在了法国。

这主要还是因为法国人一向喜欢标榜自由、独立什么的,不太买美国人的账,凯瑟琳此来,公私兼顾之余顺便拓展一下影响力,那也是应有之意,大家族从不缺乏那些明争暗斗,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也不能免俗。

所以,饭后略作休息,陈太忠就被她扯着去见亨利·古诺,古诺先生正在办公室忙碌,听说凯瑟琳·米切尔来访,愣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迎了出去,“真是的,明明是肯尼迪,非要叫个米切尔……什么习惯嘛。”

亨利正在计划发起一个爱国运动,跟凯瑟琳谈了两句之后,猛地就想起上一个凯瑟琳·肯尼迪的丈夫,一个什么什么的英国勋爵,二战时是死在法国战场的,少不得又聊了两句这个,不过,这个凯瑟琳对此话题不怎么感兴趣。

她不感兴趣不要紧,古诺先生可是知道,自家的老板对她挺感兴趣——大家不要误会,事实上,科齐萨部长对豪门和各种大人物一向都很感兴趣,上次没见到凯瑟琳的遗憾,能使得他在驻欧办里念叨起来,足以证明他的某些心态了。

科齐萨一听凯瑟琳来了,登时就挺激动,“我想,我需要搞一个酒会,来欢迎可爱的凯瑟琳……听说她非常地迷人?亨利,你问了她住在哪里吗?”

当听说凯瑟琳住在旺多姆酒店,副部长先生很痛快地拿定了主意,“好吧,那里环境很不错,就在那里欢迎我们美丽的客人就行了……对了,陈一定也要去哦。”

当晚,科齐萨在旺多姆酒店的行政楼层包了一个厅,为漂亮的美国客人接风,他这边出席的人不但有古诺、埃布尔等,还有刚刚回到巴黎的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

陈太忠本来有点不想来,要考虑影响嘛——我跟凯瑟琳公然出双入对的实在不太好,不过想一想借此能结识不少人,也就硬着头皮来了。

反正他为教委等人提供的服务,只是驻欧办的正常业务,他可没有全程陪同钱自坚主任的义务,开展别的业务是很正常的,再说了,大家都是正处,他也不能那么掉价不是?

既然决定参加了,又想到凯瑟琳很在意宾客的质量和数量,他琢磨半天,打个电话给爱德华,罗纳·普朗克的执行董事一听说是她来了,几乎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好吧,我一定前往……嗯,陈,你邀请了安多瓦没有?还是邀请一下吧,你知道,只有他才能对付了那个讨厌的亨利·古诺。”

我倒是忘了,这俩还是冤家呢,陈太忠又联系几个人,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安多瓦能来,但是克劳迪娅不在,讷瑞·皮埃尔也荣幸地接受了陈某人的邀请。

于是,当天晚上的酒宴就比较壮观了,到场的男男女女几乎有差不多三十号人,妙的是,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将农业部农业、食品及地区总管理局的局长邦尼特也请来了。

邦尼特先生对陈太忠很感兴趣,他今天本来是有点事情不想来的,怎奈架不住伯纳德再三地恳求,说是这关系到阿尔卡特在中国的发展,才好奇地过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多年的好友放下身段,主动来求自己。

凯瑟琳·米切尔是很美艳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并不是所有南人都是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局长先生在大部分时间里,还是将注意力放到了陈太忠身上。

科齐萨部长在一开始,确实被凯瑟琳的美艳眩晕了,眼神也是色迷迷的,不过他今天是带了女伴的,就是那个模特伊莎贝拉,小模特在他身前时不时地晃一圈,就足以提醒他某些事情了。

事实上,这还是该归咎到凯瑟琳长得太漂亮的缘故,尤其是她还有一个显赫的家世——虽然她只是一个私生女,但是她的身上,流着的是肯尼迪家族的血液,这一点不需要怀疑。

这种有地位的漂亮女人,最是容易勾起成功男人的征服欲望,科齐萨早就听说此女美艳惊人,为了抵御对方的诱惑,他特地将自己的小情人带了来,不成想还是有点无力抗拒。

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好色,特地分出了一半注意力来默默地观察此人,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居然在鼎沸喧嚣的人声中,听到了亨利·古诺微弱的声音,“……您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她并不适合您,我认为在这个场合,陈太忠更值得您重视。”

“这是当然的,虽然亨利你的建议听起来,总是有一点不近人情,”科齐萨笑着点点头,端着酒杯四下扫视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同爱德华侃侃而谈的陈太忠。

爱德华是很想跟凯瑟琳接近的,但是偏偏还想摆出一副“我不稀罕”的样子,眼见凯瑟琳身边挤满了人,他就端了酒杯到陈主任身边,大声地谈笑,以示自己并不像别人一般,非常在乎肯尼迪家的女孩儿。

不过,谈笑归谈笑,他的注意力却还是关注着全场,有意思的是,与他热烈交谈的年轻中国人,也是心不在焉——事实上,这种状态出现在这种场合,并无可指责。

所以,爱德华第一时间发现了科齐萨的动向,禁不住厌恶地皱一下眉头,“这个古诺,真是一只讨厌的苍蝇,怎么我在哪儿他就往哪儿跑?真的很有教育他的冲动……”

一边说,执行董事一边扭转了身子,“不过算了,看在凯瑟琳的份上,我忍了……做一个绅士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包括对苍蝇容忍,但是请相信我,不会有下一次的。”

爱德华厌恶地离开了,科齐萨却是一脸笑容地走了过来,“哦,太忠,听说缪加先生对你很重视,我都有点嫉妒了……好吧,为了我们的友情,我认为应该干掉这一杯酒。”

科齐萨当然不会嫉妒,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的黄种人在阿尔卡特公司面前,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他这个副部长的作用,说实话,他真的很感激这个年轻人。

正是因为如此,他今天才邀请了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来参加这个酒会,一来巩固一下双方合作的基石,另一方面也是想介绍一下陈太忠给总裁认识。

他真的很兴奋,中国人卖给他的这一个面子,其实并不仅仅限于阿尔卡特公司本身,此事的意义非常地重大,甚至,成为商业上的破冰之举也不为过。

法国公司在中国是有些企业的,比如说罗纳·普朗克这几年就建立了一些分公司,但那多是地方政府为了拉动地方经济,想法设法求爷爷告奶奶不辞辛苦地拉到的。

这些公司赚钱了没有?赚了!但是若论影响力,并没有一个真正拿得出手的品牌,用句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几年前军售的影响,真的是太严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