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5章 来客

“头儿,你好像对这个人有意见?”袁珏送走杜大卫之后,回来笑着问陈太忠——杜总最终还是没在驻欧办吃饭,说是跟别人有约会。

“那就是个大忽悠,”陈太忠头都不带扭一下,一边心不在焉地在电脑上玩着“纸牌接龙”,一边信口回答,“沃达丰是运营商,不生产通信设备,他去英国,找马可尼倒是还算靠谱一点。”

原本他就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在沃达丰和阿尔卡特之间挑选合作者——这两者关系很近,但是经营的种类,却是有从天到地那么遥远,一个是制造商一个是运营商。

所以,他才有了那么一个问题,他甚至略带期待地想像了一下,若是真能找出两者的共同点来,那他还有机会通过阿尔卡特向沃达丰施加压力。

遗憾的是,杜大卫的答案,就跟陈太忠听到的往事一样,此人在国内找到了一个缺少资金的厂家——严格一点说,那并不是一个厂家,只是原电子部的某个研究所下属的公司。

这其实是国字号的企业,该研究所在通信领域的产品研发能力,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怎奈生产工艺不行,管理不行,销售能力更是跟不上去,现在就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既然是这种情况了,现在又是市场经济的社会,那研究所就想将这一块剥离出去推向市场,正好,这个情况让杜大卫了解到了。

由于这公司本身就位于市区,如果拿来做房地产开发,也有七八千万的价值,再加上公司本身的技术储备,算个一亿二、三的不为多,可是想搞房地产的开发的主儿,谁还会在意什么通信技术?就算在意,也没人有推广产品的能力。

而杜大卫认为自己有推广产品的能力,这地能卖多少钱倒是其次的事情,所以他就想拉个公司注资进来——他也可以投入一部分资金,算是背书吧,因为他在信息产业部有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产品销售不出去,至不济这地搞房地产也能赚两个,绝对不是亏本的买卖,所以他才信心满满地来找投资商——地产也是他嘴里的卖点之一,否则陈太忠不可能知道。

可是陈主任一听这路数就毛了,根本就不想跟此人多说半句:你让沃达丰去中国搞房地产?好吧……兄弟你厉害,我陪不起不行吗?

其实,陈太忠都猜到了,这家伙又想借着此事炒一把了,他甚至怀疑,就算那个公司能够借此起死回生并且大赚特赚,恐怕杜大卫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所占的股份。

这不仅涉及到了经营理念的问题,更是涉及到前期运作中的种种可能的承诺——得已的或者是不得已的承诺,杜大卫或者算是小有办法的主儿,但是在阿尔卡特或者沃达丰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他想翻悔就要面对可能严重后果。

哪怕杜总在京城有背景,都无济于事,一等洋人二等官,这话说死了的,就算强如黄汉祥之流的老牌太子党,也绝对不愿意对抗类似这样的国外大资金。

就算再是太子,硬不过一号吧?人家动一动别人,黄总就得在家里呆一阵,而中国政府是注重国际影响的,偏偏地,那些商业巨头们,有通过本国政府施加压力的渠道和能力。

所以,最终的结果十有八九是妥协,差别或者只是在股份出售的价格上,仅此而已,不过以陈太忠对杜大卫的了解,他并不相信一个崇尚搞“资本运作”的家伙,会有心思做实体去,赚惯了轻松的大钱,谁会脚踏实地地去搞实体?那太累人了。

杜总也没想到,尼克会将他过去的底子泄露出来,他找议员先生,也是为了游说,所以当然要将自己的一些业绩展示出来,证明自己值得支持。

而尼克却不认为搞资本运作就有什么错——《资本论》在第一卷就说明白了,“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所以他当然也不怕将此事原原本本讲给陈太忠来听,至于杜大卫找他的真实目的,议员先生倒是没有提,因为……咳咳,陈没有问嘛。

所以,杜大卫根本不知道,他才一开口,人家陈主任就已经知道了结果,而且居然很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沃达丰也做通信产品的生产?”

“他们会定制一些产品,贴牌嘛,”杜总想不到这一点上被人将了一军,说不得尴尬地笑一笑,“主要是国内通信市场,不对外国运营商开放,他们可以借此抢占一个桥头堡……这是一个经营策略的问题。”

“哦,”陈太忠微微一笑,也没再说什么,不过他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已经明明白白地写出了他要说的话——你丫就扯淡吧。

也正是因为这个表情,没过多久,杜大卫就找个借口羞愧而走,袁主任微微地挽留了一下,怎奈杜总实在有点没脸呆着,陈太忠也没兴趣送出去。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背景?”袁珏知道领导的话不假,可是杜大卫那副看起来很有底气的样子,让他多少还是有点忐忑。

“管他什么背景呢?没准就是一个骗子,”陈太忠哼一声,有心再说一句老袁你对他那么客气做什么,不过想到那谷姓参赞,他也就懒得再说了——老袁身板不行,扛不住啊。

不过陈某人心里是真的不怕,想当年他只是个小科长的时候,就敢收拾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别说背景大小,遇上那些不争气的主儿,这所谓的背景也未必就那么好用。

袁珏的妻子所乘坐的航班,于第二天下午四点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同行的还有四名保洁工,陈太忠只说袁主任去接就行了,不成想中午时分刘园林接到一个电话,汇报了过来,“大使馆请您下午三点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情找。”

“哦,你去吧,”陈太忠手一挥,就将任务发派给了小刘,“就说我要接机呢……对了,他们要是跟你呲牙咧嘴,你也别客气,出了事有我兜着。”

刘园林只是个实习生,不像袁珏有正式的职务,怕他们何来?正经是……要是有人对着学生刁难,陈某人就能借机发难了。

今天巴黎的天气不太好,航班降落时晚了一点,直到下午五点,一行人才从机场走出来,陈太忠看着打头的那位,有点傻眼……这不是教委主任钱自坚吗?

敢情,教委来的可不止是袁珏的夫人李冬梅,还有四男三女七个人,其中三个是教委领导,大家都说马上要开学了,抓住这个机会来欧洲玩一玩,顺便考察一下。

这就是公款旅游了,居然把玩放在了考察前面,不过,教委的人也不怕这么说,因为这钱不是教委出的,是承建校园网的某公司友情赞助——领导们这段时间辛苦了,眼下趁着还有点时间,去欧洲休闲一下吧。

该公司还想揽下所有的费用呢,不过教委肯定不会答应,那样可就有点那啥的嫌疑了,得了,你们把来回机票买了就行了。

凭良心说,这真的不算吃拿卡要,这公司能承揽到校园网的活儿,光搞定凤凰市的领导是没用的,人家省里有人呢,而眼下的殷勤,也不过是想跟当地现管的部门处好关系而已。

别的不说,在工程验收和款项支付上,凤凰教委拥有一定的发言权,识趣的人都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该意思就意思一下,大几百万的单子,花个十来万买个平安也正常了。

可是就算他们想给,教委的人也得敢要不是?于是就是往返机票的钱而已,其他的一些费用,教委内部自己就解决了。

袁珏也听说有人要陪着爱人过来,还以为是教委领导照顾冬梅没出过门,有人会跟着来蹭着玩一玩,却是没想到一下来了七个,一时也有点傻眼——陈主任借来的九座商务车坐不下这么多人。

结果还是临时打了一个车,才挤下了那么多人,开出租的法国小伙看着几个中国美女直吹口哨,不过非常遗憾,挤进出租车的,全是大老爷们。

李冬梅其实也算美女——如果只看脸蛋的话,浓眉大眼皮肤白皙,一笑俩酒涡,以袁大才子当年的眼光,看得上的人自然不会差了。

不过她的个子略微低了一点点,大概就是一米五五、五六的模样,再加上人到中年,发福是必然的,体重看起来倒有一百斤冒头了,实实在在的珠圆玉润。

她跟袁珏这一米七七的瘦高个儿,委实有点不搭调,某个无良领导心里暗暗评价自己下属的家庭,啧……她有点危机感,其实也挺正常的哈。

凤凰教委的人来,自然是要住在驻欧办的,钱自坚这也不是第一次出国了,不过走进驻欧办的时候,还是长长地感慨一声,“嗐,还是有个自家的地方好,这一进来,就感觉回家了……让人放心。”

这是大实话,人在异国他乡游荡,身边要是有知根知底儿的人,那确实不一样,更何况这人还是陈太忠这种强势人物,在国外都不吃亏的主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