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4章 让步

“这家伙真的太不知道好歹了,”走出驻欧办之后,勒法弗瑞狠狠地哼了一声,他虽然不太擅长跟人沟通,却也听出了陈太忠的意思——想要让我帮你们说话吗?好吧,先在凤凰投资一个工厂再说吧。

总监先生很是为此气愤,我们已经给了你那两个小情人优渥的合同,难道不是诚意吗?结果你倒是又提出了新的条件,做人可不兴这么狮子大张嘴的。

事实上,安迪与人沟通的能力,比他强一点也有限,不过,投资顾问的思维还是很缜密的,他非常清楚,驻欧办主任的要求也算不得很离谱,双方在接触伊始,谈的话题就是关于阿尔卡特在中国增设分厂的事宜。

然而,他很清楚地看清了事情的本质,“这个人是个麻烦,接触越多,他提的条件越多,这是一个欲望没有止境的人。”

他这话一点不假,但是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点,若不是阿尔卡特试图耍小聪明,事情原本不至于发展到这一步,不过勒法弗瑞对此倒是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其实,他的要求并不算高,难道不是吗?”

“对你来说,或者是如此吧,”安迪叹一口气,心说你眼里全是大单,关于一个小厂的投资,你当然用不着斤斤计较,“还是让缪加先生拿主意好了。”

董事长听到这样的回答,犹豫一下,“既然他忙得走不开,那我去看他一下,也是无所谓的,”他不会觉得这个决定有失身份,正经是他很好奇,这个年轻人到底拥有怎样的底气,居然忙得顾不上来看自己?

缪加先生来的时候,甚至没有提前通知驻欧办的人,来的也只有三辆车,以他的地位,足算得上是轻车简从了。

那俩法国门卫本来是比较惫懒的,可听说来的是阿尔卡特的董事长,也禁不住面色微微一变,忙不迭拿起呼叫器向刘园林报告。

陈太忠正在接凯瑟琳的电话,听到这消息,也只得放下电话,跟着袁珏一起,双双迎了出去,人家董事长都主动上门了,不出门迎一下的话,也实在说不过去。

缪加先生的个子并不高,人也长得精瘦,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却又灵活异常,一看就是不容易打交道的精明之辈。

他可没有在门外等着迎接,陈太忠和袁珏走到门口的时候,董事长刚刚走上台阶,通过勒法弗瑞的介绍,他笑嘻嘻地冲陈太忠伸出手,“哦,陈先生,听说你事情多,那我就过来了,因为明天我就要动身赶往美国了。”

“美国吗?”陈太忠笑一笑,却也没接话,他刚才接的就是美国来的电话,凯瑟琳飞回去了,说是有些事情要处理。

跟能做主的人在一起,想谈一点东西其实真的很简单,随便聊了两句之后,缪加先生就拍板做主了,可以考虑在凤凰建一个工厂,不低于两百万美元的投资。

陈太忠当然不会满足这少少的一点钱,一千多万够干个什么?可是董事长说的很明白——我说的是不低于,至于说到底能建多大的厂子,那也得看具体的条件不是?

说穿了,这就是两百万买个平安,买个支持,缪加先生就差实话实说了,陈先生琢磨一下,心说连甯瑞远耶鲁大学的同学王泰信,都把厂子设在素波而不是凤凰,哥们儿也不能强人所难不是?

于是,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了,其实只是个面子问题,至于葛瑞丝和贝拉两个女孩,人家董事长根本提都没提——谈这种事儿,降低谈话的档次不是?

接着,就是缪加先生请教中国方面的态度了,陈太忠喜欢痛快人,说不得也痛痛快快地回答,“你们想打开局面,就是两点:一是要给科齐萨先生足够的尊敬,二就是要体现出足够的诚意,要放眼于未来。”

这简直跟副部长提的要求一模一样嘛,董事长先生觉得自己此来,应该有更多的收获才对,说不得直接发问了,“怎么才算足够的诚意?”

“你们亚太区的职员找到了我,他们的工作态度值得称赞,”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然而下一句,他的话锋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但是这一点不够。”

一边说,他一边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我无意中同科齐萨先生谈起了此事,由于他的坚持,所以我才跟国内做了沟通,于是,你们有了这次非常正式的机会……”

他并没有回答董事长先生的问题,只是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缘由,但同时却是又真正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没有我和科齐萨的交情,没有副部长在中国的影响力,没有我积极地沟通,你们想谈的话,还得再想办法努力呢。

这种情况,你还要问我,如何才能表示出你们的诚意……好吧,这就是我的答案。

缪加先生执掌阿尔卡特这么大一个公司的董事会,这点东西一听就明白了,略一思索之后笑着点点头,“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对了,以后在巴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不用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们工作的性质,本来就是为国际交流穿针引线……事实上,我觉得阿尔卡特是受了中法关系的影响,迟迟打不开中国市场,真的有一点冤枉。”

这可不是他的实话,陈某人对阿尔卡特并没有多么好的印象,只是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得不说一些漂亮话,而且缪加先生表现得很有风度也很有担当,他做为国家干部,也不能一点表面工作都不注意吧?

是这样的吗?缪加先生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你这么想,我很欣慰,看来科齐萨先生拥有很强的人格魅力。”

这是跟陈某人上一句相差仿佛的扯淡话,不过却也是展示出了董事长不输于陈某人的语言艺术,好吧我们听你的,去找科齐萨商量好了,对了,在合适的时候,你也可以把我们的尊重转述给副部长。

谈话至此,就告一段落了,陈太忠眼见还不到五点,心说这会儿邀请人家共进晚餐似乎有点早,正犹豫呢,缪加起身告辞了,说是要准备出行美国的事宜。

“等您不忙的时候,希望能有时间来参加我这里的酒会,”陈太忠将他送出门去,笑着相约,“我这里总是很热闹的。”

“我听说了,”缪加笑着跟他道别,还连连点头,“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我期待你的请柬。”

只是,这二位相互离开彼此视野的时候,脸不约而同地沉了下来,缪加看一眼坐在自己身侧的勒法弗瑞,“这个人,你们接触的时候要小心,他有远超他的年龄的成熟。”

“我听说,他同罗纳·普朗克公司,也有不错的交情,”勒法弗瑞前所未有地跟董事长同乘一车,真的是太荣幸了,“看起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他。”

“你们能找到这个人,已经是前所未有的成功了,”缪加在来之前,已经将陈太忠的事迹摸得差不多了——起码他的职员知道的,他都知道了,“看来,我们还是忽略了科齐萨先生在中国的影响力。”

“科齐萨受到中国国家主席接见,也是这个人撮合的,”勒法弗瑞还真是不会说话,居然会强调这一点,“厉害的是这个陈主任。”

你知道什么?缪加侧头看他一眼,却是懒得再说什么了,搞技术的就是搞技术的,对政治一点都不敏感——科齐萨在中国人眼里,绝对不是一个副部长那么简单……

“老家伙厉害啊,”陈太忠见车行得远了,也是一声感慨,在缪加身上,他感觉到极强的气场,带给人的压力不差于副省级别的领导,这也就是他了,换个处级干部来,能不能坐得那么镇定,还真是不好说了。

饶是如此,他还是把这件事的经过讲给了对方,这就是人家的水平——在官场摸爬滚打了三年,他其实已经不习惯向人解释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偕着袁主任转身向大门走去,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陈主任,这是送客人去了?”

嗯?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头大,现在在巴黎,他还真是有点头疼听到别人说汉语,尤其是京腔的这种——哥们儿好不容易才跟有关部门撇清的。

当他转头看去的时候,心里这份郁闷一点也没减少,来的倒不是有关部门的人,却也是他不待见的主儿,两人才在英国分别了——香港金德利公司的老总杜大卫。

杜总坐在一辆标致车的后座上,笑着冲他招一招手,接着车就靠了过来,前面副驾驶位置上跑下一个年轻人,弯腰跑到后面为他打开了车门。

气派挺足的嘛,你也要学一下领导做派?陈太忠看他这样子,心里越发地有点不顺畅了,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原来是杜总,你不是在英国的吗?”

“我是满欧洲转悠呢,”杜大卫见他脸上没表情,也收起了那份笑容,不过说话倒还算热情,“想起来你在这儿有个招商办,就来看看,认认门儿。”

“哦,欢迎,”陈太忠点点头,遗憾的是,他的脸上却是半点欢迎的样子也看不出来,当然,人家找上门儿了,他也不能推出去不是?说不得伸手跟他握一握,又向袁珏介绍一下双方来历。

袁主任看出来了,陈主任不待见此人,不过,听说人家是香港公司的老总,说话又是一口的京腔儿,他也不敢怠慢,有些人陈主任惹得起,他的小肩膀却是扛不住——像谷涛谷参赞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驻欧办俩主任,一个尚算热情,一个却是冷淡得很,只是,这种怪异看到杜大卫眼里,却认为这是对方有意如此——这点小把戏还能瞒过我?不过就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嘛。

然而,他也没兴趣计较这些,走进驻欧办之后,他左右打量一下大厅,点点头,“房子还可以,不过这个摆设,就有点简陋了。”

他想的是对方说点什么,自己就能说我帮你布置一下之类的,不成想陈太忠知道他的底细,不想跟他多打交道,闻言也是淡淡地一笑,“公家的地方,差不多就行了,摆设再好也不是我的。”

“跟外国人打交道,还是注意一点好,他们可是很看重实力的,”杜大卫不缺乏跟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这话说得熨帖无比。

事实上,他还想说公家的钱不花白不花,可是,见到陈主任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也就懒得再说什么,跟着走进了主任办公室。

袁珏见状,主动冲一杯茶给杜总,不过,跟着杜总进来的那二位,可就没这招待了——副处级干部冲茶,一般人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杜大卫坐下之后也不说话了,而是看着陈太忠,等了半天,见对方也是看着自己不语,才淡淡一笑,“陈主任不问我为什么来吗?”

“你都说了,来认认门儿啊,”陈太忠见他发话了,索性从茶几上拿起一份杂志翻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回答,“要是没吃饭,晚上在这儿吃吧……不过要喝白酒啊。”

他这态度,搞得杜大卫也不清楚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杜总想不到人家打算灌他呢,于是笑着摇摇头,“这个再说吧……对了,我听说陈主任你跟阿尔卡特公司关系不错?”

“就那么回事吧,”陈太忠不冷不热地回答他,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这厮认出缪加来了吗?“怎么,有事儿吗?”

“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手上有个项目,想跟阿尔卡特谈一下合作,”杜大卫微微一笑,“在英国我跟沃达丰谈了,看看阿尔卡特能不能给个更好的条件。”

“刚跟阿尔卡特谈崩了,你看见离开的客人就是,”陈太忠放下手里的杂志,侧头看他一眼,“我倒是能介绍其他公司给你,说说你的项目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