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3章 所谓诚意

不止是袁珏的夫人要到了,四个保洁工也要跟着来了,之所以耽搁这么久,主要还是因为这四个女孩儿的签证有点麻烦,不是留学也不是劳工——驻欧办在法国都还没有登记注册。

无非就是两个持了公务护照的中国人,租了两层楼房,这就是驻欧办在普通巴黎人眼中的印象,反正只要不涉及经营类的业务,倒也没那么多人去管你。

原本,科齐萨是想帮着陈太忠搞个特设的涉外政府机构,至不济也要弄个社会团体之类的,不过陈主任觉得“特设”这词儿容易让人想到“特务”,而社会团体什么的,未免就淡化了政府味道,他又不想受到什么旁人的审查和监督,心说就这么稀里马虎下去算了。

尤其是他这里整天莺歌燕舞的,往来的非富即贵,开张的时候还有科齐萨、尼克等一干欧洲头面人物出现,做个简单的联络处可不就完了,费那么大劲儿做什么?

可是,就在从国内招来这四个保洁工的时候,就遇到了点儿麻烦,大家签证不知道该签个什么缘由,到现在为止,那四个女孩儿来也是用的旅游签证——大不了到时候工资在国内发,还省了把个人所得税交在法国这儿了。

关于这一点,科齐萨部长倒是担保了,只要人来了,总要帮她们找到留下的借口,甚至连埃布尔都敢拍胸脯保证,人来了的话,就算部长不管我也包了,由此可见,法国人也是相当懂得变通之道的。

反正,就这么磨磨蹭蹭的,保洁工的事儿就耽误到现在了,如今可好,跟着袁珏的夫人一起来了,倒也算热闹。

陈太忠正不想去见缪加呢,就跟袁珏商量,这新来的人该怎么安置,又该怎么调派——没办法,驻欧办一帮大老爷们儿,猛地来四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容易惹是非不是?

其实,陈主任主要是不想上门去见阿尔卡特的董事长,他也承认,就世俗社会的眼光里,缪加的地位,不知道比他强出多少,但是他就是不想上门去见人,当然,老缪要是能确定,阿尔卡特的投资就是落地凤凰了,那他上门一趟也无所谓。

然而,阿尔卡特的办事效率,远远超过陈主任的想像,他中午回来的,下午的时候,安迪和勒法弗瑞就出现在了驻欧办。

“哦,陈主任你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走了呢?”安迪变得热情了许多,然而陈主任却是走回桌去写划了起来,“稍微等一下,我要出个方案……”

这可不是他有意搞什么学习时间,而是确实在核实方案,以前驻欧办里光制定了员工守则岗位职责保密制度什么的,现在却是要搞一个同事配合工作时的注意事项。

现在搞的这个,一个是用来限制女孩儿们过于活跃,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另一个也算是……袁主任变相写给爱人的保证书,陈主任不过是审核一下。

当然,既然有两个外国人等着,又是让他不太痛快的那种客人,那么拖延一点时间也是必然的了,约莫等了五分钟,他才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发话了,“我这儿是驻欧办,肯定不能只呆在法国……嗯,二位找我什么事儿?”

“陈主任为我们公司所做的一切,我们非常感激,”安迪笑吟吟地回答他,“中国公司的职员已经拜访了信息产业部的井部长,前一段时间语言上有些冒犯,请您不要介意。”

“哦,有吗?”陈太忠看他一眼,不苟言笑地摇摇头,心说这帮人效率还真高,这么短时间居然就找到了井部长,不过,对方道歉的方向,并不是他所计较的,所以他并不以为然,“朋友之间因为立场不同而起争执,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认为你需要道歉。”

“这位是我们亚太区的技术总监勒法弗瑞先生,”可怜的安迪,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把总监介绍给对方,“他才从香港回来。”

“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从桌后走出来,同勒法弗瑞再次握一握手,心说你才从香港回来,那关我什么事儿呢?“哦,原来是总监先生,您有什么技术上的建议吗?”

“技术方面,你可以提出你的方案,”总监木呆呆地回答,而且这答案似乎有点不着边调,然而事实上,是他误会了陈太忠的身份,“我确认,我们有优秀的团队管理经验,和研发、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对未来的市场和技术做出精准的判断,这些都可以交流的。”

哪儿凉快你去哪儿玩吧,陈太忠都想翻白眼了,哥们儿只负责牵线介绍,不负责具体谈判,你是笑话我没有大学文凭吗?想到这个,说不得他侧头看一眼安迪,“安迪先生,总监先生的意思是?”

“我们愿意同贵国政府分享、交流这些经验,”安迪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这个技术总监果然是传说中的书呆子,连话说不囫囵。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亚太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在亚洲呆着呢,要不然也轮不到投资顾问来谈这个问题,还好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勒法弗瑞先生来了,这就是诚意,“还请陈主任转达一下我们的诚意。”

“哦,这个好说,”陈太忠终于露出个笑脸来,不过也只是微微的那么一点,“我们凤凰市之所以设立这个驻欧洲办事处,目的就是促进同世界的交流与合作,坦诚的交流,就是合作的基石……”

勒法弗瑞先生听得微微点头,安迪在一边看着却是恼火,你点个什么头啊,投资顾问已经领教过了某人忽悠人的水平,知道任由这厮发挥下去的话,没准整个下午都要浪费掉了。

说不得,他捡个空子咳嗽一声,“陈主任,那两位美丽的小姐……葛瑞丝和贝拉,她们的经纪人在已经谈妥了新的合同,我想,这也是我们诚意的一部分。”

“新的合同?”陈太忠讶异地打量他两眼,实则是在扫视这厮是否夹带了记录影音的设备,在确定了没有那些东西之后,他才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哦,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消息……我很愿意恭喜她们一下,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葛瑞丝说了,这是获得您支持的前提条件之一,”安迪见他不想认账了,心里自是难免郁闷,声音也就略略地大了一点,“陈主任,我们对你是非常有诚意的。”

“你们的诚意?”陈太忠收回打量勒法弗瑞的目光——总监身上也没夹带什么,不屑地看安迪一眼,“如果不是阿尔卡特中国公司联系上了井部长,恐怕你们的诚意还需要很久才能体现出来吧?”

安迪听得登时就是老脸一红,这话太尖酸了,但却是事实,若不是中国公司传来了消息,大家就算很重视陈,但是缪加董事长的面,也不是那么好见的。

其实,井部长在同阿尔卡特中国公司的通话中,并没有提及陈太忠,他只是很直接地表示——想谈?可以,但是我仰慕贵国的副部长科齐萨先生很久了,你们先跟他联系一下,咱们再谈其他事情。

这话的态度就相当明显了,人家信息产业部在意的不是阿尔卡特而是科齐萨,可就算科部长也只是被井部长所“仰慕”,而并不是见过面!

还需要别的什么解释吗?不需要了!真相赤裸裸地摆在面前,这是科齐萨在中国的人脉起到作用了,而其中关键的一环,便是那凤凰市驻欧办年轻的中国人!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亚太区的人都没敢实话告诉缪加先生,而是马上找了公共关系服务部,要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延长那两个女模特的合同——哪怕是这笔费用由亚太区来支付。

当然,陈太忠真正的影响力——确切说是阿尔卡特人眼中的“真正影响力”,也被汇报到了董事长那里,所以,缪加先生才有兴趣见陈太忠一面。

是的,缪加先生不是一般人想见就见得到的,他去“五常”之类的大国访问,对方都起码要出个副部长来接待,或者与其身份相符的大公司的董事长或总裁,一般小一点的国家,都得副总理、总理之类的出面接待。

科齐萨这样的副部长能一个电话把他找过去,那也是因为阿尔卡特的总部在巴黎,而总裁又不在,涉及到中国攻略这种大事,董事长才前往的——换个别的事情,他真的未必就买账。

“那是下面的人不了解情况,”安迪咳嗽一声,老着面皮解释,“而且您也知道,阿尔卡特是个很大的公司,机构比较多,权力的细化导致了繁琐的手续……说实话,我很想帮助那两个可爱漂亮的女孩儿,但是非常遗憾,这不在我的权力范围之内。”

“你来这里,就是向我解释你的不得已吗?”陈太忠听得有点腻歪了,于是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还以为你是来通知我,阿尔卡特打算在凤凰市投资建厂了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