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2章 中间商

安东尼决定到格勒诺布尔市去洗钱,陈太忠一直觉得这个地方他似乎有所耳闻,后来在跟埃布尔的谈话中,他才猛地想起来,驻欧办开张的时候,似乎有个叫达诺的法国胖子,据说就是来自那个地方。

于是,他就借着谈达诺此人,想巧妙地探听一下格勒诺布尔那里的情况,是不是像安东尼说的那样无法无天。

埃布尔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随便说了两句,猛地想了起来,“哈,你不是想搞一个友好城市吧?这样的话,我倒是能帮着你撮合一下,不过这件事最后还是要找达诺,那里的人比较强调‘我们的秩序’,地方势力比较强大。”

他知道,陈太忠撮合凤凰市跟英国三个城市结成了友好城市,心说你在法国不是还没有类似的友好城市吗?当然,巴黎你是不用指望的,那么格勒诺布尔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那里可是欧洲硅谷呢,而且又是著名的旅游胜地,绝对配得上你凤凰了。

陈太忠却是被他这个建议吓了一跳,心说安东尼要带着何军虎去格勒诺布尔,好继续在那个三不管的地带敲诈勒索,哥们儿我躲避还来不及,还专门凑上去?

搁在以前,他是不会在乎这点事情的,可这不是最近陈主任大局感变强了吗?为了防人调查,连大使馆都积极地同驻欧办划清界限了,他当然也要有样学样,远离那些可能带来麻烦的地方。

“友好城市啊,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他笑着摇摇头,见老埃还要张嘴说话,他索性转移了话题,“这件事情暂时放一下,哦,你要是不说,我差一点忘了,已经来了巴黎,居然很久没有去看尼克了……嗯,我想我需要去一趟英国。”

巴黎和伯明翰很近吗?埃布尔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想一想此人是来自一个国土面积等于整个欧洲的国家,嘴巴动一动,终于没问出来,只是笑着点点头,“哦,也是。”

陈太忠去英国,一来就是远离法国,彻底撇清自己的意思,二来也是想找尼克问一问,看看能不能再通过议员先生,影响一下沃达丰的战略构思。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在尼克的办公室里,他居然遇到了两个同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尼克议员很热情地介绍,“陈,这是你的香港同胞,金德利实业的董事长,杜大卫先生。”

那杜大卫年纪不大,约莫就是三十出头,瘦高身材骨架却极大,衣着讲究,看人的眼光很有点冷漠,当他听说眼前的年轻人是“中国驻外官员”之后,眼里也散出一点淡淡的傲气。

他看陈太忠的眼光不太客气,陈某人自然也不会买他的账,总算是当着尼克,他也没做出什么冷漠的举动,微笑着点点头之后,冲尼克笑一笑,“看来你很忙,那么我出去转一转,等你不忙了,我再来找你。”

“哦,需要我帮你安排两个小妞吗?”议员先生听得就笑,也不避讳那杜大卫,就这么直接说了,不过显然,他也知道什么当讲什么不当讲,“晚上一起吃饭吧,找一家中餐馆……你送我那两件礼物,我很喜欢,呵呵。”

“你千万不要试图拉拢腐蚀我,”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笑一笑,转身出去了,心里却有点发恨,你这家伙嘴巴上还真是没把门的。

晚饭是在一家中餐馆里吃的,除了尼克和他的跟班,那杜大卫和翻译也在场,陈太忠倒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是随意聊一聊最近在巴黎的见闻,“那边事情多,我来看看你,就该回去了。”

尼克却是对他客气得很,那杜总看得有点奇怪,说不得就要问问陈主任在巴黎主要是负责什么,议员先生一听就笑了,“陈是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的主任,杜先生应该多跟他打打交道,他认识很多厉害的人呢。”

“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杜大卫听得嘴角抽动一下,这东西怎么听怎么像个闹剧,不过,既然尼克如此推崇此人,恐怕也非是无因吧,说不得勉力笑一笑,“那期待以后能跟陈主任好好合作一下……”

酒饭完毕之后,陈太忠就跟着尼克走了,议员先生在车上就笑了起来,敢情他用陈太忠送的那个海洛因茶杯,很成功地阴了自己的对手一把——在一个达官贵人云集的酒会上,出现了大量的海洛因,又被他安排的人戳穿,会引起怎样的轰动,那也就不用赘述了。

“遗憾啊,不能用第二次,”尼克长长地叹口气,他实在太喜欢这种阴人的手段了,然而,同样的事情第二次发生的话,那他就太愚蠢了。

“只要你肯帮忙,类似的手段我还有,”陈太忠听得就笑,“对了,这次找你来,是问点事情,沃达丰现在跟法国人谈到哪一步了?”

“你在法国,跟科齐萨关系又好,还问我这个?”尼克听到这个消息,真是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当他弄明白对方是想介入下一起对德国公司收购案的时候,一时就沉默了。

这沉默就直到进了他的别墅,撵开两个妖艳女子之后,两人坐进他的书房,他才缓缓开口,“这件事真的不好操作,我正在关键的时候……哦,或者,你该找一找香港合记,那可也是中国人公司,在奥运捷的归属上,他们有一定的话语权。”

香港合记,陈太忠当然是知道的,这是华人圈里相当有影响力的富商家族,甚至凤凰甯家跟他们相比,都有不小的差距,不过很遗憾,陈某人不认识这个家族的人。

“他们啊,那就算了,”他遗憾地摇摇头,这不仅仅是他不认识合记的问题,关键是人家就是玩资产运作起家的,就算再不了解这家族,做为招商办的副主任,道听途说的事情也进入他耳朵不少。

玩资产运作的商人,重的就是收益,自己这么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找过去,要人家响应国家号召顾全大局的话,那真的是自取其辱,而且,合记的家族跟上面的关系不错,要找合记也是有关部门的事情,跟他不搭界的。

而且陈太忠最终的目标,是德国的曼内斯曼,跟奥运捷的关系也不大,想到这个,他悻悻地摇摇头,岔开了话题,“对了,我记得你不怎么跟华人来往的,这个杜大卫怎么回事啊?”

香港人又不是你大陆人!尼克心里是这么想的,却是不敢这么说,闻言耸耸肩膀,“因为你的缘故,我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习惯……这个杜大卫原来是北京人,也是想找我牵线。”

合着这金德利做的也是招商引资的买卖,不过,却也是玩资产运作的,比如说,他们曾经成功地撮合了一家新加坡公司同大陆一家企业的联姻,交易额达到一千万新元。

一千万新元合人民币五千多万,这家公司占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而金德利出资两千万占了百分之十八的股份,国内那家企业还保留了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算是第一大股东。

不过,两年之后金德利转手出售自己的股权给外资公司,卖了四千万,结果新加坡企业成为控股企业,用了不到一个亿,控股了已经发展到价值两亿的厂子。

这是一个简单的三赢的例子,当然,最开心的肯定是新加坡人,最不开心的,当是控股了的国内企业,而这金德利不但得了红利,投资也在不到两年内翻番。

其实,这就是中介商人和外资联手吞并国内企业惯用的手段,不过,国内企业是不是真的不开心,那就不好说了——国资的话,领导开心就行了;要是民营企业,只要能保证人家的经营权,人家也会乐意戴个外资的帽子。

“原来是这么个人啊,”陈太忠心里对杜大卫的印象,越发地恶劣了一点,不过显然,能撮合了这种买卖的主儿,背后肯定也有相当的背景,最起码,三年前是九六年,那时候能拿出两千万的主儿,不多。

第二天一早,他接到了驻欧办的电话,说是有阿尔卡特的人找来了,原本他还想着就回去呢,接了这个电话,反倒是不肯回去了。

不过阿尔卡特的人也真的大能,英国公司这边居然找上门来了,“陈主任,我们董事长缪加先生想见您一面,董事长三天后要去外地,您什么时候能回去?”

他要去外地,关我什么事儿呢?陈太忠最烦的就是这种话,合着你觉得自己有身份,就要我去迁就你的时间……没搞错吧,你以为你是我的领导?

所以他就不想离开,说不得含糊其辞一句,“哦,我在英国还有点私人事情要办,具体时间……我也说不太准,真的非常抱歉。”

可是他就偏偏忘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尼克呢,议员先生一听,马上自告奋勇了,“哦,天哪,陈,你在英国有事居然不肯跟我说,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吗?好吧,英国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吧,我想缪加先生一定有急事找你。”

跨国大公司的影响力,就在这里了,以英国议员的放浪和不羁,居然会替法国公司的董事长着想,由此也可见资本的魅力,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问题是……沃达丰的事儿,你帮不上忙不是?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转头瞟他一眼,心说我找个借口你都要多事?“哦,尼克,请恕我直言,我要办的是私人的事情,你帮不上忙的。”

不过,既然有了这家伙在一边惹厌,陈某人想拖三天似乎也不太可能,于是他假巴意思地出去转一圈,还关了手机,终于,在第二天他回转法国……这就算有面子了不是?

他却是没想到,这稀里糊涂地一转,却让尼克越发地肯定了他的身份……陈果然是负有神秘使命的家伙……

当然,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不过他回到驻欧办,还没说怎么安排跟缪加先生的会面,却是袁珏喜不滋滋地告诉他一个消息,“头儿,我爱人的签证办下来了,马上就能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