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1章 回邀

阿尔卡特对陈太忠的话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不过,贝拉和葛瑞丝试镜都通过了,只是没有像一开始答应的那样,签一份长期意向的合同。

这个原因,阿尔卡特的人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要看两人的表现,陈太忠也没搭理这个碴儿,心说不着急,我不看你说了什么,要看你做了什么——你要不识趣的话,哥们儿要让你明白什么叫得不偿失!

事实上,就这个没有明确答复,已经让陈某人很恼怒了,你求人都没个求人的态度,等回头我得空了,慢慢地拿捏你!

埃布尔听说此事后,还专程来找过他,也是和稀泥的意思——至于他是否得了别人的委托或者授意,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话说得很有诚意。

“法国人就是这点不好,太要面子,”掮客先生的表情,很是有点痛心疾首,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是法国人似的。

“而且,阿尔卡特公司也是个大公司不是?他们就是想保持那一点无谓的尊严,后面贝拉她俩的事情交给我了,要是阿尔卡特不用她们了,我帮着联系几个公司,保证收入不差于给阿尔卡特干……其实模特最合适做的,还是女性奢侈品的广告,相信我吧。”

“他们要面子,所以我的面子就无所谓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阿尔卡特是大公司这不假,不过它的员工……有十三亿那么多吗?”

“埃布尔,这不关你的事儿,你愿意帮着安排贝拉和葛瑞丝,我很感激,而且,以后我也不会少麻烦你,但是我不希望你再在这件事情上劝说我,他们不值得你付出这些。”

这家伙真的很无耻,埃布尔一时有点全身乏力的感觉了,你既要阻止我的劝说,又敲定了我“愿意帮着安排”所以“你很感激”,以后还“不会少麻烦我”,却偏偏不肯答应我。

不过,这一切反应,随着井部长那边传来的消息,变得清晰了起来。

一开始,陈太忠并没有就邀请的事情给井部长打电话,他认为这个电话由科齐萨来打比较合适,反正黄老板那边必然是招呼过了的,不存在什么突然袭击之类的说法。

可是科齐萨部长认为,自己先发一个邀请函才算比较正式的诚意——陈太忠认为丫看惯了《佐罗》之类的武侠片,觉得在决斗之前先扔一只白手套出来,会比较绅士吧?

可是偏偏地,这大使馆不配合,于是,在驻欧办寄送出邀请函之后,陈主任不得不打个电话给井部长,意思是说……领导啊,那个啥,老科给你发邀请函了,请你来法国玩儿一趟。

“嗯,这件事,我听黄总说过了,”井部长对上他的时候,还是比较客气的,“不过小陈,我最近没时间出去,就算出去也不会去法国。”

“所以,还请你转告科齐萨先生一声,想谈我们很欢迎,但是希望他们能来中国……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的,相信科齐萨部长也清楚,中国人民是很热情好客的。”

这话的重点,是在于“出去也不会去法国”,陈太忠当然听得明白,他一时间就有点不明白,难道井部长对此事有抵触的心思?

搁下电话好半天之后,他才琢磨出点味道来,未必是老井有抵触,十有八九啊,是阿尔卡特的介入,引起一些利益集团的不满了。

他越来越会琢磨类似的事情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穿了无非“利害”两字——法国人想抢占中国市场,必然会伤及那些既得利益的团体。

现在中国的通信市场两级分化得很厉害……简单说吧,低端市场和部分准高端市场,有国货和进口货相拼,又有行货和水货之分,大打价格战,利润空间并不是很大。

而高端市场则不同了,死死地由那么几家外国品牌把持着,虽然几家之间争得也是你死我活,但是打的不是价格战,还有相当的利润空间在里面。

如此一来,当又一个通信业巨头强势挤进这市场,会遭到什么样的抵触,那也是不言而喻的,而井部长此举,多半就是有意避嫌——同时也不无暗示的意思:阿尔卡特你来谈是可以的,但是你也不要抱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是老成持重之举啊,陈太忠认为确实是这样,不过……老科才去了中国没多久,再去的话,是不是有点勤快了?

不管那么多了,陈主任拿定主意,又等两天,估计那快递已经差不多到了中国的时候,才又上一趟文化和通信部,将井部长的决定通知了科齐萨。

“这是很正常的,我能理解,”科部长非常通情达理,他笑着点点头,“正好我也有点想念北京的老朋友了,如果井部长向我发出访问邀请的话,我非常乐意再去一趟……哦,对了,陈,听说你们今年的国庆,会有阅兵?”

不得不说,科齐萨现在比大多数法国人更了解中国,最起码一些大事上他的信息非常准确,居然能关注到中国的大阅兵。

“会有阅兵的,”陈太忠笑着点头,却是不肯再接这话,开什么玩笑,你想去天安门城楼观礼的话,那真的是超出哥们儿的能力了,再说了,你知道天安门城楼上出现外国人,意味着什么吗?

科齐萨也知道,这个问题问陈主任,是注定得不到答案的,于是笑着摇摇头,“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希望部长先生的邀请能快点到来,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了。”

“我会尽快联系他,”陈太忠微笑着点头,这就是他拖两天才来的原因,等邀请函递交到井部长手上的时候,老井肯定要有一个回应,私下打电话联系是非正式的,是双方用来做前期沟通工作的,正式的邀请函一到,信息产业部那里必然会有一个正式的回复。

而陈某人就是想着那边的邀请函到手的话,肯定要打电话再跟自己核实一下,科齐萨愿意不愿意再访中国,有这两天的拖延,自己将井部长的答复转述给老科,那就意味着他能很快捷、很高效地联系井部长。

这是一件长脸的事情,而且同时能卖弄一下他在国内的办事能力,做为涉外机构的办事人员,在国内有影响力,才能让他在外事活动中,掌握足够的话语权,也更容易赢得别人的尊重——所以说学会把握时机,是很重要的。

就像听到了他的想法一样,由于安排的是航空加急快递,他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了驻京办张主任的电话,“太忠,这个邀请函,我送到信息产业部了……说实话,我也真服了你了,这种文件你居然没有专人送。”

“呵呵,这不是正好有张主任关照吗?”陈太忠干笑一声,也懒得跟他打嘴皮子官司——咱俩都是卫华市长的人,就不客气了,于是直奔主题而去,“井部长怎么说?”

“我哪儿见得着部长?”张主任在电话那边笑,“都是你,害得我被小毛孩子追着问,这邀请函是哪儿来的,回来你得请客啊……说正经的,我看他们的意思,话传到井部长那里,也就是今天的事儿。”

别说,他说的一点都没错,还就是今天,上午九点来钟,搁给北京也就是下午五点左右,井部长将电话打了过来。

做部长的有涵养,不会问这邀请函为什么是由凤凰驻京办送来的,他关心的是,“小陈,邀请函我收到了,以你的了解,是我回个电话表示感谢比较好,还是邀请他在合适的时候来访问合适一些?”

“他说了,不介意今年第二次访华,”陈太忠听得就笑,他跟老井只见过一面,但是两人基本上没啥交集,又有黄汉祥做纽带,他自然也就能放得开一点,“呵呵,他还想在大阅兵之前就赶到中国,不过我觉得他上天安门有点困难。”

“哈哈,”井部长也笑一笑,笑声听起来有点干巴巴的不甚真诚,对于阅兵这种事情,他是半点能力皆无,自然不会在意这是否是个暗示,甚至,他连接口的兴趣都没有。

事实上,这么多年的领导当下来,他早养成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良好的工作习惯,“那成,我知道了……小陈在国内有事儿没有,有需要尽管说,大家都不见外的,啊?”

最后一句话有点亲热的意思了,不过要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井部长隐隐也有把整个圈子拉进来的意思,未必是舍命陪君子那种支持了——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毕竟也是副部长的示好不是?

跟他试探清楚情况,井部长就知道该怎么回答科齐萨了,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文化和通信副部长,两人做了简单而热情的交流之后,井部长向老科同学发出了正式的邀请,并且表示已经发出了邀请函,而科部长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这就是日后广为人念叨的“科齐萨两年五去中国”,以后的是是非非,这里暂且不表,不过显然,副部长先生目前紧紧地靠在了中国这棵树上,做为一个政客,他有自己的政治需求。

以后的事情暂且不提,科齐萨先生撂了电话之后,又打电话给阿尔卡特的董事长,意思是说他已经确定,信息产业部的领导在短期内是不可能来法国了,人家反倒要约我去中国转一转,你看……贵公司有没有意向跟我同往?

对缪加先生来说,这不算是个好消息,主场作战的优势肯定要大于客场作战,他甚至都已经想到了,等中国的井先生来到法国之后,公司该如何找媒体配合一下,再找其他团体游说一下,争取谈下一个有利于阿尔卡特的意向。

然而,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所有的设想都要改变了,这让老缪有点生气,说不得指示一下亚太区的相关人等:我说,你们尽快准备一下资料,同时联系中国有限公司,这次是那个谁要去中国,是的,你没有听错,信息产业部的人不来了!

亚太区的人一听是这个结果,登时就炸锅了,他们并不知道,科齐萨已经跟自家老大说过了,要么我去要么人家来——董事长也没必要跟自己的员工交待这么细不是?

于是在大家眼里,就认为这多少算是个变故,所以,在准备资料的同时,就有人琢磨,是不是凤凰市的那个年轻人歪嘴了?

不管怎么说,阿尔卡特既然要在中国跟信息产业部谈,那相对就要被动点,在准备相关工作时也需要越发地周全些,而陈太忠也因此成为了一个值得注意的因素,以前这个因素是不存在的,但是现在,却是不能忽略了。

这次,就是阿尔卡特的人主动找上驻欧办了,而且不但有亚太区的投资顾问安迪,还有亚太区的技术总监勒法弗瑞。

不过遗憾的是,陈主任去英国了,驻欧办里只有袁珏和刘园林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