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20章 吃糖衣

对于那些接触过陈太忠的阿尔卡特人来说,谁都知道,此人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在中国有点能量”,他们是通过埃布尔找上驻欧办的门的——埃布尔先生对陈主任撮合的某些事,心里可是一清二楚。

但是,前天大家去凤凰驻欧办,沟通得并不是特别顺畅,那么眼下再去,也未必就能有更好的效果,而董事长先生希望“尽快”得到确切消息——这个要求比较令人为难。

所以大家开动脑筋琢磨一下,就有人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模特们,然后再找埃布尔略略打听一下,就知道葛瑞丝和贝拉是怎么回事了。

事实上,此事通过埃布尔也不是不能操作,但是掮客先生也会算账,做为一个中间商,他并不缺跟人打交道的能力,于是就婉拒了——我已经帮你们协调过了,另请高明吧,我不可能为打探一个消息,就再去领陈主任一个人情,你们知道陈的人情有多么宝贵吗?

而对于葛瑞丝和贝拉来说,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意外的惊喜了,模特们想要走红,最简单的方式就莫过于为某些大公司做产品代言人,虽然她们也为疾风电动车拍过广告,赚了少少的那么几万美元,但是显然,一百个疾风电动车厂,也赶不上阿尔卡特的影响力。

虽然这只是一次简单的路演广告,赚的不会超过在中国赚的钱,但是公司不一样啊,而且,如果操作得当的话,进入阿尔卡特更高层面的广告中也不是不可能的。

别说为手机代言那种家喻户晓的广告,只说能代表阿尔卡特做个交换、传输或者沟通之类业务的广告,那就能赚得不菲的酬金。

一旦能够接到这样的单子,下一步的天空就更为宽广了,可以考虑做阿尔卡特的形象代言人,也可以借此进入别的大公司的视野……

当然,只拍完这个广告,然后就桥归桥路归路,各人回各家,这种可能是所有可能性中最大的,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次宝贵的机会——尤其关键的是,这次是阿尔卡特主动找上门来的,两个英国女孩儿绝对不愿意放弃。

不过有得到必然要有付出,阿尔卡特的人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我们希望你们二位能在陈的面前美言几句。

这是很正常的交换条件,对阿尔卡特来说,路演必然要制作海报和宣传资料,甚至还会雇佣模特做礼宾,既然要用人,用谁不是用?但是用上葛瑞丝和贝拉,还能为公司做点别的事情,这是很划得来的。

他们觉得此事简单,可是听在葛瑞丝耳朵里,就有点为难了,贝拉不但略略小一点,性子也活泼,想得要少一点,但是她不一样,是的,她隐约觉得,这件事有可能激怒陈。

要说陈太忠,真的算是一个不错的情人了,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不但出手大方,也愿意在别人面前维护她俩的利益和尊严,但是此人有个非常不好的毛病,那就是脾气特别暴烈。

搁给一般人,脾气暴烈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可陈不一样,他不但脾气不好,而且他有很强的能力去泄愤——他是连尼克都不敢招惹的人,并不是只敢关住门打老婆的懦夫。

葛瑞丝不知道自己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她只是直觉地认为,太忠不反对她俩赚钱,可是自己要接受了外人的条件,背地里有目的地对他做什么,万一被他知道,恐怕后果会很不乐观。

她将自己的想法跟贝拉交流一下,小贝拉倒没觉得这是什么事儿——不得不说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儿,不过,既然做姐姐的坚持,她就同意了,“那么咱们去找他,把事情说明白。”

当然,临时起意想见陈太忠,那是必然要电话预约的,两个女孩已经知道了他的禁忌,事实上,她俩在巴黎呆了这么一段时间,这里的上流社会也有类似的避讳。

不过电话里陈太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耐烦,“嗯,想来就来吧,今天应该没问题……甚至可能以后一直都没问题了。”

这话是气话,他只是在抱怨,袁主任拿着邀请函去大使馆了,结果那边接待的人直接将他领到了谷涛的办公室——谷参赞自报家门的时候就说了,他负责科技和文化。

面对陈太忠的时候,谷涛是想生气都没能力,但是对上袁珏就不同了,再加上凤凰驻欧办不经过大使馆就拿到了法国文化部的邀请函,这……这也太伤自尊了不是?

不带这么打脸的!谷参赞既然认定是如此了,说不得冷嘲热讽了几句,说是你们凤凰市都能直接弄到邀请函了,那就自己送了吧,谁送不是个送呢?

袁珏知道人家气儿不顺,只能低声下气地委曲求全,说您看我们驻欧办只是个地级市的派出机构,送这种东西它不合制度,您就帮忙转送一下吧。

谷涛却是充耳不闻,阴阳怪气地折腾了袁主任半天之后,才亮出了他的观点,“小袁啊,不是我不帮你,上面有这个政策,要我们跟你们那儿保持距离……这个事情你问陈太忠,他最清楚,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最后这几句话倒像是那么回事了,可是听到袁珏耳中,却好悬没气得一口血喷出来,麻痹的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你要早这么说,我转身就走了,调戏我半天才丢这么个理由出来?

袁主任气儿不顺,就要回来跟自家领导告状,陈太忠一听,气得狠狠一拍桌子,“行,谷涛我算你厉害,你就自求多福吧,千万别犯到我的手上。”

陈主任原本就是异常护短之辈,自己的人受了欺负,他肯定不干,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也很严重,大使馆的人不管的话,这个邀请函该怎么送到信息产业部呢?

这个问题以前他没想到,但是经过袁珏提醒,他已经认识到其严重性了,部委的规矩多啊,你说一个外国副部长邀请中国的副部长访问,这邀请函肯定要归类到异常重要的文件中,是要专人携带回去的。

倒是陈洁那儿,问题不是很大,一来下面省市就没这么多规矩了,二来是陈太忠跟陈省长也惯熟,礼节上略略忽略一点也无所谓。

大使馆要帮忙中转,那就是先口头通知再专人送邀请函了,可是凤凰市驻欧办总共就两个半人,让谁专程回去一趟?而且别的不说,只说这来回机票就上万了。

“这是要咱们好看啊,”陈太忠哼一声,正说我回头捎回去吧,不成想袁主任太为自家单位考虑了,“这个,咱们可以多包装一下,先寄送到凤凰驻京办,让张主任亲自送过去,估计问题就不大了。”

“这么重要的文件……”陈主任迟疑地皱一皱眉,又郁闷地叹口气,“唉,这么搞万一传出去,会不会不太合适啊?”

“就算丢了,以你跟老科的关系,再弄一份儿也不成问题嘛,”袁主任笑吟吟地拍自己领导的马屁,“井部长跟您也熟不是?没人会计较……关键这是咱能省的钱嘛。”

我是想溜回国去,玩一玩再回来!陈太忠听得嘴角抽动一下,老袁啊老袁,拍领导的马屁你也得瞅准了不是?

他正琢磨着唐亦萱还会在北京待多久,就接到了葛瑞丝的电话,由于有点情绪,就略略地发了一点牢骚——当然,这情绪主要还是冲着谷涛去的。

“那我去安排寄送吧,”袁珏笑吟吟站起身,要说生气,他可是比领导还气得多,心说好你个谷涛,这种文件,你居然逼着我去投快递,真的是闻所未闻!

“带着小刘去吧,”陈太忠在他身后说一句,袁主任心里正在称赞,说领导果然很重视此事,不成想领导又来了一句,“教会他怎么寄送,以后这种小事儿,你就不用出去了。”

呃,袁珏听得差点趔趄个跟头,我记得刚才你说这是大事来着……

半个小时之后,葛瑞丝和贝拉来到了驻欧办,一进他的办公室,小贝拉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今天的事儿哇啦哇啦地说了一遍。

“嗯,不错,有长进啊,”陈太忠听得笑着点点头,旋即看一眼葛瑞丝,“这主意不是小贝拉能想出来的,我说得对不对?”

葛瑞丝冲他笑一笑,雪白的贝齿在阴暗的房间里显得极其耀眼,“我还猜,肯定是你做了什么,阿尔卡特才会主动找上我们的。”

这也算是变相试探吧?想到这个可能,陈太忠心里有点高兴不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这屁大一点的女娃娃知道个什么?

嗯,提前指点一下她们,打一打预防针倒是很有必要,想到这里他脸色微微一沉,“我先跟你们强调一下,以后别人托你们找我办事,不管能不能答应,你们必须先通知我,这是原则问题,明白吗?如果我要遇到麻烦……你们的生活也不会轻松的。”

两个英国美女听到他说得这么严重,忙不迭地点头,贝拉听得眼睛都微红了,她对此深有体会,“我们可不想像别的模特一样,麻烦那么多……太忠,今天我错了,没想到这个。”

我说的麻烦,可未必就那么一点,陈太忠脸色转晴,微微一笑发话,“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们就跟阿尔卡特的人说,这次路演不能亏了你们,而且,我已经帮了他们的忙,不信的话,请去问科齐萨先生吧……我昨天专程去了文化部。”

当这话传到阿尔卡特亚太区负责人耳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不过他可是不敢怠慢,说不得马上联系一下董事长——中国攻略出现变数,原来还是因为这个凤凰的年轻人。

缪加先生听到这话,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么,他为什么不联系咱们,而是跟科齐萨沟通?”

不过,这话一问出来,他就后悔了,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人家是要力撑副部长先生了,“消息可靠吗?”

确认了消息可靠,董事长立刻做出了指示,“嗯,给那两个模特的酬金,翻倍,要她们向这个人做一做工作,我们会给她们更好的待遇,只要她们能做出成绩……形象代言什么的,只要她们想要,全部都可以答应下来。”

这边领了命令之后,马上联系小贝拉——是人就知道她比较跳脱,反倒是葛瑞丝比较稳重,所以这公关对象,也得找准。

遗憾的是,小贝拉正跟着陈太忠泡酒吧呢,听到这要求,真是不敢再做主了,还好她有点小聪明,说是要先联系一下陈,才好作答。

陈太忠听了她的话,也没觉得意外,反倒是微微一笑,“哈哈,看来别人都知道,找人公关的话,小贝拉比较好说话。”

贝拉被这话臊得脸有点发红,可心里还有点期待,说不得侧头看一眼葛瑞丝:你帮着说一说啊,阿尔卡特答应捧咱们了呢。

葛瑞丝却是对小贝拉的暗示视而不见,要说别的,她还不是很确定,但是阿尔卡特摆明了是要通过陈太忠,摸中国政府的底儿了,这件事,怕是太忠不会答应。

陈太忠没注意她俩的反应,沉吟一下,才轻咳一声,“本来这个人情,我是彻底地打算给了科齐萨的,既然他们找到你俩了,还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么,葛瑞丝你告诉他们,做为一个官员,我是不会出卖国家利益的……”

小贝拉听得脸就是一白,不成想,自己的中国情人沉着脸话题一转,“但是他们能给你们的,必须给,否则的话,我能成事就能坏事……当然,他们可以选择不相信。”

这话说得就太霸道了一点,可陈太忠不认为自己这么想就错了,这是你们咎由自取啊,我默默地帮你们了,而且也给你们指对路子了,可是你们居然敢打主意拉拢腐蚀我——哼,那就不要怪哥们儿把糖衣吃掉,把炮弹丢回去!

“哏儿”的一声,葛瑞丝听得就乐了,显然,她很自豪自己的选择,“我发现,我确实比小贝拉聪明一点点哦。”

贝拉却是没心思跟她计较,她听这霸气的话听得心潮澎湃,软绵绵地靠在陈太忠的膀子上,低声发话了,“太忠,认识你真荣幸……”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思却是飞到了别处:在国外工作,这思想觉悟还真不能低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