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19章 诚意?出卖?

陈太忠找到科齐萨的第二天,法国文化部就派专人上门,送来了两份邀请函,邀请的当然是天南省副省长陈洁和信息产业部的井副部长。

陈省长这一张邀请函,通过凤凰市驻欧办中转倒是无所谓,毕竟凤凰是天南的一个地级市,但是井部长这一张就有点问题了,按说是该通过大使馆来中转的。

可是,应该归应该,人家科齐萨就愿意让陈主任帮着办理,天大地大,邀请人的意愿最大,谁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陈太忠本来没想到这一层,正说要安排办理呢,不成想被袁珏拦住了——既然铁下心跟陈主任干了,那就要敢于提出建议。

袁主任轻轻一点,陈主任就反应了过来,心说哥们儿最近有点活跃了,还是藏拙比较好一点,不过,他是死活不想跟大使馆那帮人打交道,“老袁,这事儿交给你办了,没问题吧?”

“领导都说没问题了,我还能说什么?”袁珏听得就笑,接着就皱一皱眉头,“说句实话,我也有点头疼那帮人。”

跟陈主任呆得久了,他也不知不觉地对大使馆抵触了起来,大家是不相统属的两个部门,平日里没事还是各行其是的好,更不要强调谁领导谁、谁命令谁、谁征用谁的问题。

当然,这也就是他跟对人了,才敢、才有资格有这种抵触情绪,换个领导的话,先别说领导扛得住扛不住上面施加下来的压力,只说这人在外国,有不少不方便处和难处,就需要有人协调——有困难要找大使馆啊,如此一来,谁还敢有抵触情绪?

而不管是从陶大军的事情上,还是从安东尼的事情上,陈太忠充分地展示出了他在异国他乡的应急和生存能力——不仅能生存,而且还活得不错!

至于第三张邀请函,就比较难办了,袁珏拿着邀请函才出门,科齐萨就打来了电话,“陈,农业部的邀请函,你要稍微等一下,我已经安排阿尔卡特的董事长去办了……”

科部长已经派人去农业部打招呼了,说是这边出于打开中国市场的需要,想要农业部帮忙邀请这么几个人来法国访问。

农业部部长跟科齐萨有点私人恩怨,而科部长在以前风光时,做事也不是很谨慎,在部分人心中口碑很差劲,所以说整个农业部的领导层都不怎么待见这个副部长。

所以农业部办事的人根本没请示领导,直接就将此事顶了,“打开中国市场?哦……凭着这些二级行政区下属的管理机构?好吧,如果他们有意向购买小麦的话,我们甚至可以考虑负担他们的考察费用。”

这就是很扯淡的俏皮话了,法国是世界第五大小麦生产国不假,可是法国小麦从来就不便宜,出口也是向周边国家,不远万里卖到中国的话,那真不知道该涨成什么价钱了。

其实,卡住的这位心里明白着呢,心说你们文化和通信部要是换个人来,这事儿其实很好处理,无非就是发个邀请函嘛,不过既然是科齐萨要办,那我们这儿还真的不愿意支持。

科齐萨听说农业部是这么一个反应,倒也没觉得奇怪,其实他在农业部也有个把相厚的主儿,通过私人关系,此事并不难处理,但是还是那句话,他得核算成本不是?为了这么一点小屁事去求人,真的太不划算了。

于是,他就让人跟阿尔卡特公司打个招呼,“我已经邀请中国信息产业部的官员来法国考察了,你们公司有什么需求没有啊?”

阿尔卡特的首席执行官不在法国,不过董事长缪加倒是在,听说此事之后,推掉了两件相对不重要的事情,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科齐萨的办公室。

“听说你们最近在致力于开拓中国市场?”科部长其实也会打官腔,不紧不慢地发话了,“如果你们能拿出足够的诚意的话,我想,或者我能帮着撮合一下……请相信我,中国人是很热情的,但是前提是,你们应当有足够的诚意。”

其实,缪加先生都不知道巴黎市有凤凰驻欧办这么个机构,更不知道陈太忠其人,这其实也很好理解,阿尔卡特这么大的公司,相关的事情自然有相应的人和部门去处理,区区的一个中国小处长,怎么进得了董事长的法眼?

所以,在他离开部长办公室的时候,脑子里就不住地琢磨:这事儿它不归科齐萨管啊,中国的信息产业部,下面也不是没接触过,不过对方一直就是不冷不热的,为什么这次,科齐萨部长会表现得这么有把握呢?

不怪他如此猜疑,科部长办事,也是讲究统筹安排的,他不告诉对方,此事是陈太忠居中联系的,以彰显他的能力——原本人家陈主任就说了,此事是给我面子,根本不对你们的。

于是,一头雾水的缪加先生回去之后,就找了亚太区的负责人来问,“是不是中国政府知道咱们有计划将亚太区总部搬到上海了?”

“他们早知道了,也欢迎咱们去,”这边如此回答,“不过,他们没说好能提供给咱们什么优惠政策,我们正拿着这件事,跟他们讨价还价呢。”

“那就是咱们的公关奏效了,”董事长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刚才科齐萨部长叫我去,说是他邀请了中国的一个部长来访……若是来不了,他也可以带团去中国,唉,我最怕的就是这种外行领导内行了,他懂通信吗?”

“科齐萨?”亚太区负责人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怪异了,“他是这么跟您说的?”

“是啊,他在中国很有影响力,这个我知道,”缪加先生点点头,这也是老科同学受到中国大老板接见之后,回来没命地宣传,搞得他都听说了。

所以,董事长很不满意,“不过,他想借着咱们讨好中国人,那就大错特错了……哼,居然要我‘充分地表示诚意’,拿纳税人的钱讨好中国人还不够吗?居然把主意打到咱们身上,他想过董事会会是什么反应吗?我们又该怎么向股东们解释呢?”

“那是,这个科齐萨太能标新立异了,”亚太区的负责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了,面对自家的大老板,他只能频频点头,然而,因为他心里有怀疑,所以死活都不肯把话说死,“但是,也许他真能帮到咱们什么,谈判是要受很多外界因素干扰的。”

“你的建议不错,不过,我从他身上看不到能影响的因素,”董事长冷笑一声,不屑地摇摇头,“不过,进入中国市场,还是需要他帮着说话的,好吧,你做一份计划书……对了,光纤集团似乎跟农业部关系比较好一点?”

“嗯,他们的长途光缆,要经过的地方很多,农田或者林区,”这位不明就里地点点头,“农业部的农业食品局可以帮着协调……事实上这是运营企业的事情。”

“啧,好了,找个人帮发一个邀请函,”缪加先生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中国……让我看一看,嗯,中国天南省青旺市农业局,哦,还有粮食局,这都是什么嘛……我说,你这副表情,是想表示不满吗?”

“请恕我冒昧,请您重复一遍,”这位可是对天南有点印象,他也知道自己部门的人里最近在中国四下公关——亚太区总部转移到中国,已经是大势所趋了,若是不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阿尔卡特在中国只会被进一步地边缘化,最后丧失全部的竞争力。

所以,他听到“天南省”三个字心里就是一揪,“难道不是天南省的凤凰市?”

“嗯?”董事长并不是笨人,他只是觉得科齐萨的行为不但是贪功了,也有出卖阿尔卡特利益的嫌疑,再加上所吩咐的事情也不是很靠谱,才会这么恼怒,可是听到下面人这么问,猛地就发现了不妥,“为什么你认为会是凤凰市呢?”

“因为凤凰市在巴黎有个办事处,”这位苦笑一声,一摊手,“请别小看了这个小小的机构,他们刚刚成立的时候,副部长先生去那里的频率,超过每天一次。”

“请继续,”缪加听出他想说什么了,然而,这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我们部门的人,也积极地同这个机构接触了,”这位当然要标榜一下自己部门的工作,这简直是必然的,“他们的负责人陈先生,似乎是个能量很大的人,而且他同副部长拥有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也许在中国,他曾经帮科齐萨先生做过什么。”

“哦……是这样吗?”董事长先生沉吟了起来:看来在此事上,或者我有错误的认知?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判断的问题,他很干脆地点点头,“那么你们保持接触吧,对了,尽快了解清楚,科齐萨的邀请,跟这个机构有什么关系。”

所以,就在驻欧办接到两份邀请函的当天,葛瑞丝和贝拉接到了经纪人的通知:阿尔卡特公司要在意大利搞一次路演,需要制作一批宣传海报,想让你们去试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