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12章 小事?

“我们被人偷了,”男人见袁珏一副领导的样子,赶忙低声下气地解释,他说话带一点口音,“机票和钱包都没了,到大使馆求助了,那边要落实情况才肯处理,不过我们着急回去……您这儿是政府机关吧?方便借我们点儿钱吗?”

“什么?”袁珏听得就是眉头一皱,他来巴黎也有一段日子了,知道这儿的小偷确实多,自家领导似乎还捉过小偷,也警告过自己当心。

不过,袁主任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了,他总觉得对面这俩人,有骗子的嫌疑——这种人他在凤凰见多了,说什么找女儿或者老婆丢了之类的话,利用人们的同情心骗取钱财。

“既然大使馆出面了,你们安心等着吧,”他不想再说什么,合着你觉得我们比大使馆还牛吗?“抱歉了,这儿是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跟你们海角省无关的。”

“我可以打电话,让别人证实我的身份,”虽然明知道对方就是婉拒了,可是眼看着袁珏说话温文尔雅的,也能直言训那法国人,这位觉得事情似乎还有转机,“我打借条还不成吗?”

“你打电话?”袁主任听得笑一笑,那笑容里就带了一点不屑,心说你要借钱怎么还不得万把块?为了这钱,在国内安排个内应,多简单的事儿?“你该跟大使馆这么说的。”

“大使馆有大使馆那边的程序,人家不听我的,”这位着急得直皱眉头,“绕云市知道我陶大军的人不少……您通融一下吧?”

“行了,让他打电话,”陈太忠站在那儿听了很久了,听说这家伙居然敢号称绕云市知道他的人不少,说不得发句话,转身走了回去。

他在绕云市还是有几个朋友的,绕云科委的大主任孙凯华来凤凰考察过,还有绕云市委副书记张广厚的弟弟张永贵,也从科委的高速公路应急站上获益。

不多时,袁珏走了过来,证明此人打过去电话之后,那边说了,陶大军确实是个小有实力的商人,做中药材买卖的,若不是丫连卡都丢了,那边就直接汇钱过来了。

“你等我打个电话,”陈太忠自然也不会相信对方的一面之词,说不得跟张永贵联系一下,让张总帮忙找个跟陶大军熟悉的人,回个电话给这个号码。

张永贵一听是他打来的,那是相当地热情,还说自己刚从北京回到绕云,交通部老部长都说了,想见一见凤凰科委的小陈——一来是感谢陈主任撮合了双方在海角高速公路上的合作,二来就是,他的老部下高胜利高副省长也很推崇这个年轻人。

两人客气两句之后,约好回头在北京坐一坐,旋即就说起了陶大军的事儿,张永贵没口子地答应了,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就有人将电话打了过来,这位是绕云工商局某分局副局长,认识张永贵也知道陶大军,受托打来这个电话证实。

陶大军过来接个电话,随便聊两句,那边就确定这确实是陶总本人,陈太忠扬一扬下巴,“条子不用打了,这事儿走公家账也麻烦,回头把借的钱还给凤凰市科委的张爱国。”

这就是陈主任的霸气和底气了,在他想来,既然知根知底儿了,这点钱打个条子还不够砢碜的呢,反正他也不怕对方不还。

可是陶大军就感动到不行了,见识过大使馆的办事程序,再看看驻欧办这反应速度,不由得他不服气,所以他执意要打条子,见袁珏坚决不答应,那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我去凤凰市还钱的时候,一定去市政府给您这单位送个锦旗。”

袁主任倒也没把他这承诺放在心上,送这夫妻俩走了之后,转头去找陈主任,发现领导正心不在焉地上网,鼠标乱点,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心上的样子。

见他进来,陈太忠松开鼠标,去端桌上的茶杯,轻啜两口才叹口气,“老袁,你说咱这驻欧办,怎么整天都是这种小事儿?”

“小事儿才能体现效率,这也是咱比大使馆强的地方,刚才这个还说要到凤凰送锦旗呢,”袁珏笑一笑,嘴巴向外努一努,“这法国门卫……脾气挺大的嘛。”

“嗯,你刚才做得不错,以后得多提醒他们,”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说这雇了外国人,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外国人终究不如中国人听话,可是,对那些崇洋崇到骨子里的主儿,有俩外国门卫也能少去很多事情。

“这是您在呢,您不在的时候,他们更不老实,一个爱喝酒,一个爱撩拨女孩儿,”袁珏心说我这算是说小话了,不过那俩确实不怎么听话,“不过,听说他们是居伊的朋友,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

“啧,这可不行,”陈太忠一听“撩拨女孩儿”五个字,就想到了即将来驻欧办的保洁工,眉头也禁不住皱了起来,这还得了?“得想个法子……”

他懒得解释这两个人不得不留的缘故,老袁你自己琢磨去吧,“居伊的朋友,就很大吗?这么清闲的活儿,一年三万美元很不少了。”

居伊不算什么?袁珏心里正开心呢,却不防陈太忠伸手去拿电话,“我跟安东尼联系一下,请他过来吃饭……你跟他处好关系,那俩要是还不老实,让安东尼收拾他俩。”

安东尼正好闲得无聊,听说中国的陈邀请自己吃午饭,还说从国内带来了些礼物,于是带了四个保镖,兴冲冲地赶了过来。

这次就是彻彻底底的中餐了,不过安东尼吃得很开心,酒足饭饱之后,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陈太忠努努嘴,刘园林搬出了一套景德镇瓷器,还有两盒茅台。

安东尼对那茅台是印象深刻了,一见就是眼睛一亮,“哈,这个东西好,陈,下次给我多带一点,我出钱买。”

“回头我再给你弄点甜甜的也能醉人的酒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下次就是曲阳黄了,你要啥我就给你啥,那多没面子?

一边想,他一边又拿起景德镇的瓷器,细细地解释,“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喏,看到了吧?能看见外面的光线,再听听这声音……”

“哈,怪不得中国叫瓷器呢,”安东尼用过瓷器,不过景德镇瓷器的白、明、薄、脆,岂是一般瓷器比得了的?“这个我也要……很多。”

“这个东西是限制出口的,”陈太忠很郑重地摇摇头,旋即微微摇头一笑,“不过看情况吧,谁叫我看着你投缘呢?”

“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安东尼不知道陈在忽悠自己,反倒是眼珠转一转,做出了试探,事实上他一直怀疑陈太忠并非单纯的官员,“呵呵,这种东西一定卖得起价钱。”

你也就是个土棍了,就算真的想走私,也不该当着这么多人说吧?陈太忠听得颇有点无语,说不得耸一耸肩膀,“你说的是走私吗?哦,我宁可去搞特许专卖证,我是个很正直的人……而且,我们国家目前正在严打走私。”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别的想法,所以才画蛇添足地加了最后一句,将来他万一用得上安东尼走私的话,这也算留了一个活话不是?

听到他这话,安东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是没再说别的。

两个法国门卫也是坐在一起吃饭的,见他俩聊得高兴,上午被训斥的那位就算了,没被训斥的那位——也就是袁珏嘴里说比较好色的,笑嘻嘻地发话了,“老板,这瓷器真的不错,可以捎给我们一份吗?”

“我倒是觉得那个酒不错,”另一位是嗜酒的,自然不需要跟这位一样,琢磨着拿上精美的瓷器去讨好美女。

“你俩可以出去了,”陈太忠正琢磨怎么警告一下这二位呢,闻言脸微微一沉,“想要礼物好说,但是……只有认真工作的员工,才能得到奖励。”

这二位对陈老板还是有点惧怕的,见状只能站起身,悻悻地出去了,陈太忠哼一声,看一眼安东尼,“有些人……你不能对他太好。”

“那是,绝对的权威很有必要,”尊敬的唐也郑重地点点头,旋即伸手在脖子上一划,“需要警告他俩一下吗?”

安东尼想得明白,陈结交的人非富即贵——那些卑贱的模特除外,所以,他想跟对方打好交道,那就只能发挥他自身的优势,所以并不介意这么问一局。

“哦,我想暂时不需要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旋即又抬手指一指袁珏,“不过,我不在的时候,若是我的副手遇到小麻烦的话,还请尊敬的唐·安东尼……”

“哦,这个是没有问题的,”安东尼笑着点点头,小眼中一丝狡黠一掠而过,“可是,我想他们都喜欢喝这个……这个茅台。”

“总不会让你白忙的,这个规矩我懂,”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旋即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哦,我有点瞌睡了……”

安东尼见状,自然是要告辞的,不过,就在他离开之后两个小时,又将电话打了过来,“哦,陈,我有一件礼物送给你,我想,你会喜欢的。”

“哈,你太客气了,”陈太忠打着哈欠回答他,不过,当他听说这个礼物是什么的时候,登时就愣在了那里,“什么……你抓住了何军虎?”

何军虎此人,他是听说过的,最近东南那一起案子影响实在太大了,其中有些人,是相当有名气的,这何军虎便是其中之一。

此人是邢昶走私集团的核心人物,也是潜逃出国了,只是,这些人基本上都拥有外国护照,反正在一些小国搞个国籍什么的并不难——还不影响他们的中国国籍。

何军虎手上拿的就是太平洋小国帕劳的护照,不过他不在那儿住,现在就满世界游玩,不但是放松心情,也有逃避通缉的意思。

安东尼听陈太忠中午说了“正在严打走私”,猛地就想起,最近听说有这么个人在唐人街出没——尊敬的唐在巴黎混得并不算太好,他手下的小混混也不敢欺负太牛的主儿,但是欺负华人是没啥问题。

要说这何军虎也是该出事,他在国内不会说自己是走私的,但是既然跑出国了,就要宣扬一下自己的无辜,“我走私只是从垄断企业手里抢了口饭吃,又没欺负老百姓,正经是我捐了不少钱出来,造福当地人民。”

他欺负没欺负老百姓,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关键是他这么宣传,无非是想让争取舆论支持,博得别人的同情——我冤得慌啊。

他要不说这话,那是啥事儿都没有,可是一嚷嚷,好死不死地,这话就传到安东尼耳朵里去了,于是尊敬的唐知道了有这么个人。

中午听陈太忠说完,他一时没把握此人走了没有,所以没接话,回去之后就派人去找此人,他想的是落实了以后,跟陈联系一下,也算是个人情不是?

不成想,他派的人干这一行当不太专业,而何军虎警惕心又很强,居然就发现了异常,何同学见势不妙就想溜走,结果安东尼的人心说不过就是个华人嘛,抓住他先,抓错人不怕,就怕唐·安东尼要人,交不出人就惨了……

安东尼接到消息之后,也不能说自己的小弟做得不对不是?哭笑不得地训斥了一顿手下人不够警惕之后,就打个电话给陈太忠。

巴黎的混混,办事效率还真高啊……陈主任听得颇有一点无语,只是,这种事儿他也拿不定主意,说不得苦笑一声,“真的谢谢你的热情了,我会有精美的礼物奉送……不过,我需要向我的老板请示一下,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

撂下电话,他轻叹一口气,哥们儿才说,驻欧办净是小事儿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